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65章 狂士廖立

第465章 狂士廖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色慢慢笼罩了帝女峰,魏霸和靳东流坐在窗前,在一张画着各种标记的图上指指点点。

    “这是整个帝女峰的防务图,兵力安排全在上面,加上你今天带来的一百多武卒,我们总共有八百三十一人。吕岱到了之后,我们大概要面对一万三千多人的攻击,不可有任何大意。”

    “少主放心,有如此险要的地形,就算吕岱再多一万人,我们也不用担心。”靳东流笑了一声,将图卷了起来,“少主,我自己去实地查看一番,等看完了地形,再和少主商议。”

    “好,辛苦你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事。”靳东流笑道:“在庄里天天练兵读书,我正想再检验一下自己的进步呢。”

    “好战份子!”魏霸笑了一声,挥了挥手。靳东流刚要走,关凤带着楠狐端着一只食案走了进来,见靳东流要走,便招呼道:“靳昭明,说了半天,喝口水酒润润嗓子。”

    靳东流连忙停住,接过酒,一口饮尽,恭恭敬敬的谢了,这才转身离开。楠狐将食案放在案上,退了出去,静静的站在门口。魏霸瞟了她一眼,无声的笑了起来,对关凤挑了挑大拇指。楠狐是个多么骄傲的女子啊,虽然迫于形势,主动嫁给了他的亲信魏兴,但是现在这么乖巧的做了侍女,却是关凤调教的功劳。

    “没你想的那么难,读过书的,多少知道些规矩。”关凤在魏霸对面坐下,将案上清理出一块地方来,放下酒菜。“不过,有时候书读多了也迂。比如那位名士。”她用下巴示意远处的廖立,廖立从到寨子里来,一直就坐在崖边赏风景,一壶酒接着一壶酒的喝,已经喝了半天了。“你确信你能收服他?”

    魏霸忙了一天,腹中早就空空如也。他一边喝着喷香的肉粥,一边说道:“他既然没有从这里跳下去,又没有要回临沅,我相信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姊姊。媛容来信了,夸你知大体,要我好好对你呢。”

    魏霸说着,从怀里抽出一封信,递给关凤。关凤接过来。还没看,脸先红了。她打开书信看了一遍,不禁喜道:“媛容有孕了?”

    “嗯,我要抢在我兄长前面做父亲了。”魏霸挤了挤眼睛,促狭的说道:“按时日算来,就是那一次。姊姊,你可是这孩子的见证人呢。”

    关凤一愣。随即羞得满面通红,她伸过手,正要掐魏霸一下,门口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魏侍中。你不能只让我喝酒吧?”

    魏霸抬头一看,廖立板着一张死人脸站在门口,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一看到廖立,关凤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了。她站起身,一言不发。扬长而去。魏霸苦笑了一声,起身相迎:“公渊先生,请进,来点肉粥怎么样?山里野麋肉熬成的,挺香的。”

    廖立进了屋,在魏霸的对面坐下,自己动手,搬起粥罐,往自己面前一搁,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吃得那叫一个天地变化,地动山摇。魏霸忍俊不禁,一边喝着粥,一边看着廖立狼吞虎咽。等廖立吃完了,他将案上搁的布巾递了过去,笑道:“公渊先生,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和丞相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了,你们根本不是一类人。”

    廖立擦了擦嘴,将布巾扔在一旁,听了魏霸这句话,不禁哼了一声:“你不要想挑拨我,我不会上你当的。诸葛丞相的手段远不是你能想象的。要想和他斗,你还差得远。”

    魏霸不以为忤,点了点头:“首先,我要声明一个事实,我从来没想和丞相斗。我到这里来,也是受了丞相的密令。”他说着,从案下取出一只锦囊,递给廖立:“公渊先生,这上面没有丞相的印信,不过他的书法,你应该认得出来。”

    廖立接过来看了一遍,眉头微微挑起,犹豫了片刻,将密令还给了魏霸。正如魏霸所说,这封密令上没有印信,但是书法和文风都是诸葛亮的,这一点他可以肯定。不过他不清楚的是诸葛亮的那封密令的确曾经存在过,却已经被费祎烧掉了,魏霸现在手上的这一封却是假的,是魏霸花了很多心思摩写出来的。他模仿诸葛亮的笔迹已经有七八分相似,只要不细看,很难分辨得出来。至于内容,那却是千真万确,的确是诸葛亮密令的原文。

    “其次,我虽然敬重丞相,却不觉得丞相就是不可战胜的。寸有所长,尺有所短。论行军作战,出谋划策,当年的法孝直就比丞相高明,论治民理政,先生也可以和丞相一较高下。当然了,要论综合能力以及举一反三的聪明,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谁能和丞相比肩的。”

    廖立有些杂乱的眉毛一挑,若有所思。他沉默了片刻:“既然你知道不是丞相的对手,又何必如此?你口口声声说不想与丞相作对,可是要我这个贬官要到这里来,你就已经是和丞相作对了。”

    “我更愿意看成是我替丞相分忧。”魏霸向后靠了靠,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

    “分忧?”廖立冷笑一声:“你难道不知道马幼常已经被丞相安排到关中去了吗?其原因,就是因为他赞成你这个要求。”

    魏霸无动于衷,他已经知道马谡被派到了关中,官方的名义是加强关中的力量,防止曹魏的反扑。不过真正的内幕知道的人并不多,而他却应该是其中一个。

    “如果丞相不愿意,别说一个马谡,就是一百个马谡赞成也没用。”魏霸不动声色的说道:“你能来到这里,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丞相愿意让你来。”

    廖立不吭声了,他把头扭向窗外。天色已黑,远处的青山与夜色混为一片,只剩下隐隐约约的影子。过了好一会,廖立才淡淡的说道:“我能帮你什么?”

    “你不是帮我。”魏霸一本正经的摇摇头,“正相反,是我在帮你,帮你有机会来证明自己的能力。”魏霸顿了顿,又道:“你不是想做卿吗?现在我给你机会证明自己有做卿的资格。”

    廖立眼神一缩,语气恢复了不屑:“就凭你?我今年已经五十岁了,等不了太久。”

    “不用等太久。”魏霸笑笑,“丞相的身体不好,估计很难再活十年。”

    这两句话说得莫名其妙,前言不搭后语,可是廖立听明白了。他愣了片刻,忽然长叹了一声:“我就知道,像他这样靡无巨细,是不可能得享天年的。”

    魏霸默不作声的看着廖立。他看得出来,廖立虽然被诸葛亮赶到汶山那个蛮荒之地去了,但是他不恨诸葛亮,甚至很钦佩诸葛亮。听到诸葛亮身体不好,他的感觉不是喜悦,而是惋惜。做敌人做到这个份上,诸葛亮够高明,廖立这个狂士也够磊落。

    廖立感慨良久,低下了头:“那我能做什么?”

    “我想请先生联络乡党,帮我解决一部分粮食,另外,我要派一些斥候到临沅去,想请先生帮忙安顿一下,不要被吴军发现。”

    “这个应该没问题。”廖立微微颌首:“不过,我想你现在应该考虑的还是长久之计,而不仅仅是眼前的难题。”廖立起身,走到悬挂着武陵郡地图的前面,伸手一指地图的空白处:“长沙有米。取长沙之米,既可以解决眼前的困境,又可以断吴军的资粮,一举两得。”

    魏霸眯起了眼睛:“长沙太远了,我很难深入……”

    廖立一抬手,打断了魏霸的话,态度很不友善。“我刚才说过了,你不应该局限于眼前的困难,更应该考虑一下长久之计。而我现在说的就是长久之计,你想不想听?想听,就闭嘴,听我说。不想听,我也懒得和你废话,你给我安排船,我明天就回成都复命。”

    魏霸翻了个白眼,苦笑着连声说道:“先生说,先生说。”

    廖立这才接着往下说:“我在长沙做过太守,对长沙的情况了如指掌,在长沙也有一些旧相识。只要你出得起价钱,不需要你走一步路,他们就能把米送到这儿来。溯湘水而上,可以直达灵渠。你缺粮的问题还算个屁的问题?”

    魏霸一听,眼睛顿时亮了。

    廖立挥挥手,示意魏霸不要急着激动,接着又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大圈:“你不要以为只有武陵有蛮子,其实整个荆州都有蛮子,而整个江南的蛮子更是数不胜数。你既然想做蛮子们的神将,又何必拘泥于武陵蛮?你不应该满足于做神犬的主人,你还应该把白虎、青狼之类的畜生一概收入麾下,率兽吞吴,岂不快哉……”

    听着廖立唾沫横飞的讲解,魏霸心花怒放。他知道自己捡着宝了,这个能让诸葛亮忌惮三分的狂士果然不是白给的,他对江南的情况太熟悉了。有了廖立的帮助,他的眼界一下子打开了,不仅荆州的江南四郡都被纳入他的考虑范围,甚至整个江南都有可能成为他的猎物。

    这下子,孙权只怕要哭了。

    丞相,你这一步棋够狠啊。如果这是你的本意的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