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67章 反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吕岱有一万三千多大军,还有五千多包括雄溪部落在内的蛮人辅助攻战,总兵力超过魏霸的二十倍。不过魏霸有地利,沅溪部落的山寨经过他的改造,已经固若金汤,没给吕岱留下一点机会,要想发动攻击,吕岱就只有一个办法:派人从陡峭的山路爬上去,以巨大的伤亡为代价,慢慢的耗尽他的有生力量。

    这显然是一个非常笨的办法,以双方目前的地利,只怕吕岱把这些人都耗光了,也未必攻得下山寨  。因此,吕岱采取包围而不是强攻的办法就成了不是办法的好办法,至少可以避免大量的伤亡。

    吕岱在山下扎营,甚至没有带逼山寨,而是把守住几个要道,然后就耐心的等着。

    与此同时,潘濬率部经过长途跋涉,逐渐逼近三山谷。前锋大将正是朱绩,麾下还有在辰水和魏霸恶战一场的周胤与周峻兄弟。

    朱绩字公绪,征北将军朱然之子,弱冠为郎,后来拜建忠校尉。他的叔叔朱才也是领兵的将领,年前刚刚因病去世,儿子还年幼,所以孙权就拜朱绩为中郎将,率领朱才留下的两千多兵。

    朱绩虽然年轻,却不莽撞,相反非常谨慎。有周胤等人的前车之鉴在前,深入辰溪之后,朱绩步步为营,不敢有丝毫大意,生怕和周胤一样遭了魏霸的道。他始终和潘濬保持五里左右的距离,确保一旦遭受攻击,潘濬能够及时的支援。而他又能为主力提供足够的预警。

    也许是因为他们的谨慎,一路上太平无事,除了看到零星的斥候外,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有威胁的骚扰。他们要对付的更多是崎岖山路和激流带来的麻烦。时近冬日,水量大减,过了锦湾之后,大船已经无法行驶,只能用竹筏。竹筏的载货能力远不如大船,吴军的辎重运输一下子变得艰难起来。

    等潘濬挺进千里,赶到三山谷外围的九龙山时。已是年关将近。吴军将士疲惫不堪。面对早已严阵以待的赵统,几乎所有人都希望能休息一段时间,恢复一下体力再战。可是潘濬却下令立刻开始攻击。

    朱绩等人不理解,大军远道而来。士卒疲惫。而敌人以逸待劳。又占据了地利,仓促之下发动攻击,怎么可能取得胜利呢?为什么不等一段时间。让士卒们有时间恢复体力,打探地形,到时候再攻击岂不是更好?再者,蛮子粮食不足,不利持久,等的时间越长,对他们越不利啊。我们完全可以以守代攻,困死他们。

    潘濬解释说,五溪部落之所以选择这里暂避,为的就是拉长我们的补给线。你们一路上也看到了,我军行进得有多难。我们只带了三个月的粮食,来就花了一个时间,回去还要一个月,留下的时间也就是一个月。就算能克服困难,再运一次粮,也不过增长两三个月的时间。要说不能持久,我们更不能持久,更需要速战速决。你们以为蛮子真的没有补给?如果他们得不到补给,又何必迁到这里来?如果不出我的所料,恐怕益州的补给已经运到了。你们想缓口气再战,恐怕会正中敌人的下怀。

    朱绩等人恍然大悟,不再犹豫,驱使着将士们发动了攻击。朱绩和周胤作为前锋,义无返顾的首当其冲。在辰水之侧,周胤已经和赵统交过手,又犯下了大错,现在孙鲁班已经回到了武昌,周胤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与死在孙鲁班手上相比,他更愿意战死沙场,是以一开战,他就身先士卒,向赵统的阵地发动了猛攻。

    赵统准备多时,哪里肯轻易放弃,他依托有利地形,顽强阻击。

    双方恶战一场。

    ……

    秀山,步骘率军猛追。

    酉溪部落精夫帅增跑得非常狼狈。他一路西撤,原本以为逃到了秀山就算安全了,可没想到步骘穷凶极恶,一路追到了秀山。酉溪部落虽然还有千余勇士,可是面对数倍于已的步骘,帅增根本没有一战的勇气,他只能带领部落继续西逃。

    可是要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老老少少的都跟着,还带着各种家什,他们的速度根本快不起来。步骘麾下的将士是在丛林里征战的好手,虽然地形不如酉溪部落熟悉,跑了一些冤枉路,可是他们跟踪的本事一流,很快就能重新捕捉到帅增的踪迹,越追越近。

    帅增后悔莫及,早知如此,他应该和魏霸一起撤往三山谷的。为了保持独立,他不肯和魏霸一起行动,结果现在只能单独承受步骘的压力。

    帅增被逼无奈,只得向益州涪陵郡发出请求,他已经逃到了延水边,马上就要进入涪陵郡界,如果不给涪陵人打好招呼,他这个部落很可能会被一扫而空。

    步骘显然也预料到了这一点,早在行动之初,他就以西陵督的身份通告镇守永安的都督陈到,并传书诸葛亮,要求他们不得接受五溪蛮,否则,他将率军追击,进入益州境界。诸葛亮为了避免与吴军发生直接冲突,不能明着接受酉溪部落,还要派人在郡界看护,以免步骘趁势越界。

    接到这个消息,帅增欲哭无泪,只得掉头向南,企图与三山谷的其他部落会合。

    步骘随即也追了上去,像赶羊似的把酉溪部落赶往了三山谷。

    赵统接到消息,大吃一惊。以他现在的实力,抵挡潘濬一路还勉强能行,如果步骘赶到,他很难保证守住三山谷。到时候只能撤入牂柯郡。如果牂柯郡和涪陵郡一样不能接收他们,他们将进退维谷。

    赵统不敢怠慢,立刻给魏霸发出消息,请他立刻出动,骚扰吴军后路,减轻三山谷的压力。

    接到赵统的消息,魏霸也有些意外。吴军来势汹汹,居然这么快就突入到三山谷,步骘更是把酉溪部落一路赶向三山谷,他们的行动速度也太快了些。战局的发展有失控的迹象。

    魏霸立刻召集众将议事。

    看完了赵统的求援信,关凤、王双和靳东流沉默了很久,气氛一时有些压抑。过了很久,靳东流轻轻的吁了一口气:“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吴军前进速度太快,必不能持久。我看赵中郎应该能坚持得住。”

    魏霸看看靳东流,眨了眨眼睛:“你细说说。”

    “喏。”靳东流躬身致意,伸手在地形上划了划。“吴军三路大军,除吕岱一路行程较近外,步骘由西陵出发,潘濬由辰阳出发,行程都在千里以上,又是山路。时近冬日,水浅难运,他们带的辎重必然有限。若非如此,大可不必攻击得如此迅猛。攻坚,若无大型攻具,损失必大,以吴军的统兵方式,没有谁会愿意承受这么大的伤亡。只有在迫不得己的情况下,他们才会不惜代价的猛攻。因此,我认为只要赵中郎顶住最初的压力,待吴军的锐气受挫,接下来就是僵持的局面了。”

    靳东流笑了笑:“赵中郎父子都是善守之人,他又在三山谷经营了这么久,守上一两个月,应该不成问题。”他扫了一眼众人,又慢慢的说道:“更何况相隔数百里,就算我们想去救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我们一撤,吕岱必然跟进,三山谷的形势更加紧张。”

    魏霸没有表态,目光从其他人脸上扫过。王双揪着胡子,无所谓,关凤却是连连点头,对靳东流的看法深表同感。

    “那我们就静观其变?”魏霸问道。

    “那却不然。”靳东流摇摇头:“吕岱一直不敢攻击,显然是知道攻击的难度太大,舍不得伤亡,转而想把我们困死在这里,好让其他两路人马放手施为。如果我们也静观其变,那岂不正中他的下怀?”

    “昭明,你的意思是出击?”

    靳东流点了点头:“少主,我们应该主动出击。”

    “出击哪里?”

    “我建议……这里。”靳东流伸手在辰阳的位置点了点,目光中有些不太自信的游移。

    “辰阳?”魏霸非常诧异。辰阳是吴人防备五溪蛮的重镇,向来防范森严,这可不是一个偷袭的好目标。

    “对,辰阳。”靳东流舔了舔嘴唇,接着说道:“少主,你别忘了,辰阳向来是吴军驻军的前线,也是这次潘濬大军出发的起点。如果我猜得不错,在辰阳必然还有大量的物资随时准备运往前线。毁掉辰阳,潘濬就必须撤军。”

    王双疑惑的看着靳东流:“潘濬又不傻,这么重要的地方,他能不派重兵防守?”

    靳东流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千里奔袭,以少胜多,出奇制胜,不正是魏家武卒最擅长的吗?”

    关凤等人把目光转向魏霸,魏霸沉思不语。靳东流的主意是不错,打蛇要打七寸,如果能在辰阳搞出点事来,甚至于毁掉潘濬在辰阳的积储,潘濬得不到充足的补给,只能撤退,三山谷之围自然就解了。可是辰阳有重兵把守,不是那么好取的,魏家武卒又不是天兵天将,无所不能,仅凭不足两百的武卒,很难完成这个任务。

    “大人,何不先攻舞阳?”一直没有说话的相夫忽然说了一句。(未完待续……)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