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69章 脱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九龙山,激战正酣。

    周胤左手举着盾牌护住面门,右手挥舞着血迹斑斑的战刀,第七次冲上了山坡,再一次和赵统迎面相遇。赵统双手持矛,分心便刺,周胤挥刀相迎,刀矛相交,丁丁当当一阵乱响。赵统居高临下,又是双手握矛,占有了不少便宜,把周胤杀得立足不稳,步步后退,眼看着又要败下阵去。

    周胤眼睛红了,接连大半个月的战斗,他和赵统交手无数次,每次都是如此败下阵去,实在窝火得很。论武艺,赵统并不比他强,论勇气,他每次都冲锋陷阵,赵统却一直躲在山上的掩体里,直到最后才冲出来截杀。他不是打不过赵统,可是等他攻到掩体前,部下已经损失过半,体力也消耗严重,无法和以逸待劳的赵统对抗。

    如果这一次再被赵统杀下去,他不知道自己下次还有没有机会再冲上山来。

    周胤怒气冲天,厉吼一声,用力甩出了手中的盾牌。盾牌打着旋,向赵统飞了过去。赵统吃了一惊,却并不慌乱,双臂用力一抖,矛头挑中了盾牌,盾牌翻滚着,不知道落到哪个山凹里去了。

    周胤却抓住了这个机会,双手握刀,猛的向赵统的双腿跺了过来。赵统持矛来架,矛头深深的插入石头缝隙中,挡住了周胤这一击,富有弹性的矛柄反弹起来,矛头刺向周胤的胸口。

    让赵统瞠目结舌的一幕再次出现了。周胤撒手扔刀,双手伸向刺来的矛头,抱在怀里,全力向后拽。赵统措手不及,险些被周胤拖下山去。他向前迈了一步。一只脚支在山石上,极力稳住身子。

    周胤双手紧握矛柄,两只脚用力的蹬着山体,恶狠狠的瞪着赵统,放声狂笑:“给我射!射死他!”

    他身后的亲卫一看。立刻举起手弩,向被周胤拉出了掩体的赵统射击。赵统眉头一皱,突然松开长矛,弯腰掩起一面盾牌,挡住要害,拔出腰间的长刀。一刀斩向周胤。

    周胤正和赵统全力争夺长矛,赵统突然松手,他根本来不及反应,险些一跤摔下去,没等他回过神来,赵统已经挥刀杀到他的跟前。而他还倒持着长矛,无法招架,只得连滚带爬,这才避开了赵统的攻击。在躲避中,他也顾不上长矛了。赵统用脚挑起长矛,凌空接住,用力向他掷了过来。

    周胤大吃一惊。下意识的腾身欲起躲避。等身子腾了空,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退,挥舞着双手,从山路上一路滚了下去,将所剩无几的部曲亲卫撞得东倒西歪。

    “呸!”赵统唾了一口唾沫,悻悻的退回了掩体。

    朱绩远远的看着周胤从山坡上滚下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周胤疯了。”

    “我们都疯了。”潘瀎眯着眼睛,满是灰尘的脸上看不出一点情绪,只有冷漠。

    “将军,你……”

    “千里行军。最重要的敌人却在我们身后,我们不是疯了,还能是什么?”潘瀎回头扫了朱绩一眼:“你不会到现在还以为魏霸在这里吧?”

    朱绩眨了眨眼睛,也无奈的苦笑起来。大半个月的战斗,魏霸的战旗虽然一直在山坡上飘扬。可是他从来没有看到魏霸本人露面。如果他猜得不错,那魏霸肯定不在这里,而是在什么地方潜伏着,等待着最佳的出击机会。

    一想到魏霸以往的战绩,朱绩就不由得心生寒意。这样一个善于用奇的对手藏在黑暗中窥视,足以让任何一个人胆战心惊。

    “将军,他会不会在锦屏山?”朱绩带着最后一线希望问道。

    “就算他曾经在,现在也应该不在了。”潘瀎再一次看了一眼山顶,挥挥手:“撤退吧,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我们会全军覆没。”

    “将军,现在撤是不是太可惜了?”朱绩惋惜的说道:“我们已经攻到他们的面前,再加把劲,也许就能拿下阵地,救回令爱。”

    “我也想救回我女儿,可是不论是我的女儿,还是赵统,都不是我们的目标。”潘瀎大步向大营走去:“我们的军粮不多了,再坚持下去,万一在路上遇到阻碍,就没有回旋余地。走吧,能全军撤回辰阳,便是胜利。”

    朱绩不再多话,转身就走。

    周峻赶到山下,从部曲手中接过遍体鳞伤的周胤,埋怨道:“仲英,你不要命啦?”

    周胤有气无力的瞥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也懒得说。当他得知孙鲁班已经回到武昌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这颗首级已经不在脖子上了,如果能战死在沙场之上,未尝不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惜,恶战了半个多月,他却未能如愿,还是活着撤下来了。

    老天真是瞎了眼,不想死的死了,比如兄长周循;想死的却怎么也死不了,比如我。

    周胤悲叹一声,挣脱了周峻的搀扶,走到朱绩面前,喘息着问道:“将军,还攻么?”

    朱绩苦笑道:“打不下来,不打了,将军要留点时间在路上。”

    “不打了?”周胤一时有孝呆,似乎不太能接受这个结果:“那……潘姑娘也不救了?”

    “你还真是,你看将军从头至尾提过他的女儿一句吗?”朱绩虽然是周胤的上司,身为江东人,对江淮系也颇有微词,可是对这个打起仗来又精又狠的同辈却非常佩服,说话也随和得多。

    周胤叹息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恨恨的向地上唾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无功而返,他在这里损失的所有人都白死了。

    潘瀎走进大帐,帐门刚在身后关上,眼泪就禁不住流了下来。女儿已经落入贼人之手数月,不知道是否还活着,而他为了保住这些将士的性命,却不得不主动撤退了。作为一个将军,他知道这是明智的,赶到三山谷作战,本来就是一个乱命,越早撤退,生机越大,可是作为一个父亲,却不能救女儿于水火,他觉得很无力,很悲哀。

    山坡之上,潘子瑜红着眼睛,小心翼翼的给赵统包扎伤口。战斗越来越激烈,赵统已经受了三次伤,虽然都不致命,却让他非常疲惫。

    处理完了伤口,潘子瑜小心的系好战甲,转身要走。

    “你回去吧。”赵统低着头,抚平原本已经很平整的甲叶。

    潘子瑜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你父亲就在山下,你去见他,给他带个话。”赵统低着头,仿佛自言自语:“你告诉他,他是攻不下九龙山的,我会和他血战到底。”

    “你自己对他说吧。”潘子瑜匆匆的走了,走得非常急。

    “唉——”赵统苦笑一声,欲言又止。他挠了挠头,一脸的纠结。

    ……

    沅水边,魏霸带着两百多武卒悄悄的行走在竹林之中。寒冷的夜风吹拂着竹林,沙沙作响。数十头神犬在驯犬者的安抚下,在竹林中无声的穿行。关凤一身戎装,紧紧的跟在魏霸的身后,锦索儿、青索儿一前一后,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不远处,两个蛮子正在大声的说话,不知道说到了什么,两人放声大笑。如果注意听,能听得出他们的笑声有些干涩,有些紧张。

    他们知道魏霸等人的存在,他们站在这里就是为魏霸等人突出重围做掩护。他们大声说话,只是告诉那些巡逻的吴军,这里是他们负责的范围,一切安好,无须担心。可是如果吴军走近,或者那些神犬叫一声,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魏霸等人迅速的离开了,消失在密林之中,相夫走在最后,冲着那两个如释重负的蛮子摆了摆手,手一扬,扔过来一个东西。其中一个蛮子接住,看了一眼,顿时大喜。

    是一块金子。

    “精夫,这怎么好意思?”

    “神将赏你的。”相夫笑着看了一眼魏霸消失的方向,泰然自若的说道:“等我们打了胜仗,战利品不知道要多多少倍呢,这点金子小意思。”他拍拍那个蛮子的肩膀:“小心些,不要被吴狗发现了。”

    “精夫放心,那些吴狗傲得很,不会注意我们的。”蛮子将金子揣进腰里,喜滋滋的问道:“精夫,什么时候带着我们发财啊?我们也想跟着神将呢。跟着这些吴狗,天天看他们的臭脸,鸟都快憋炸了。”

    “快了。”相夫再次拱手,转身匆匆离去。那两个蛮子互相看了一眼,得意的笑了笑,哼着小曲,悠哉游哉的走开了。他们转了一圈,回到营地,径直来到部落精夫的大帐。精夫正在等他们,一见他们就问道:“如何,有没有被吴狗发现?”

    “精夫放心,一点破绽也没有。”蛮子掏出黄金,双手送到精夫的面前:“相夫精夫说,这是神将赏的,以后打了胜仗还有。”

    精夫接过黄金,在手里掂了掂,满意的说道:“嗯,这个神将不管是真是假,大方却是没话说,比那些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吴狗好多了。嘿嘿,只怪老子当时一时糊涂,居然信了槐根那王八蛋的狗话。他能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总有一天,老子要砍下他的脑壳,送给神将当个见面礼。”

    ps:月中了,大伙儿有月票了吧?老庄分类第十五,眼看着又要被人赶上了。今天加更,求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