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72章 张网以待

第472章 张网以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眼看着韩珍英长剑凌空刺到,唐咨身边的亲卫们冷笑一声,迎了上去,两柄长矛直刺飘飘若仙的韩珍英。招数简直而凌厉,如果没什么意外,韩珍英毫无疑问的要被刺成肉串。唐咨的嘴角甚至露出了一丝冷笑。

    的确,他有资格冷笑。他在战场上无数次生死搏杀,有资格看不起这种花哨的剑法。凌空飞刺,看起来很漂亮,实际上很危险。

    比如像现在这样,在空中无法转身形,就是一个活靶子。

    可惜,韩珍英身边还有其他人,自然不会看着韩珍英落入险境。

    韩珍英凌空跃起的同时,隐在她身后的敦武挥刀迈步,两步就跨到了唐咨的面前,长刀左右一荡,磕开了两柄长矛,刀尖从两名吴军士卒的颈边一掠而过,带起一溜血珠,然后狠狠的砍向了唐咨刚刚挥起的战刀。

    “当”的一声,唐咨如遭重击,手臂一麻,握不住战刀。没等他缓过这个劲来,眼前一道寒光掠过,韩珍英的长剑刺到,正中唐咨的咽喉,锋利细长的剑尖从他的后颈透出。

    唐咨瞪圆了双目,不敢置信的看着韩珍英那张俊俏而杀气腾腾的脸,血沫从嘴里涌了出来。他伸手想去抓韩珍英手中的长剑,却只能举到半空中,就无力的落了下去,向后退了两步,仰面栽倒。

    一个照面,电光火石之产是,骁勇善战的唐咨就死在敦武和韩珍英的联手攻击之下。

    唐咨的亲卫都傻了,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这怎么可能?

    他们发愣,武卒们却一点也不迟疑,冲上去一阵乱刀,将唐咨和他的亲卫们尽数斩杀。

    唐咨的意外战死让所有的吴军失去了指挥,战鼓声虽然四起,却得不到应有的响应,吴军只能各自为战。眼看着无数的蛮子涌入内城。大砍大杀,粮仓又一个接一个的起了火,主将唐咨却迟迟不见踪影,吴军彻底的慌了。

    当一个武卒用长矛挑起唐咨的首级,在城墙上飞奔的时候,大部分吴军丧失了斗志,放下武器。跪地投降,少数负隅顽抗的吴军也很快被斩杀。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来得突然,结束得更是突兀,绝大多数吴军还没明白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击败了。跪在充满了血腥和烟火气的寒风里。他们莫名其妙,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些蛮子是怎么杀进城的,而一向骁勇善战的唐咨又怎么会被人砍了脑袋。

    这一点,恐怕连唐咨自己也搞不清楚。

    关凤刚放完火,吴军就投降了,蛮子们又大呼小叫的去救火。火焰很快被熄灭了。一股股青烟袅袅升起,潮湿温暖的烟味闻起来那么温暖,那么舒心。关凤赶到水门旁,看着那个两尺宽的缝隙,吃惊不已,用肩膀拱了拱魏霸:“唉,你们是怎么把这么粗的铁栅搞弯的?这么小的缝隙,怎么能钻进人去?”

    魏霸正在指挥人将粮食和军械装船。听了关凤这个问题,不由得笑了起来:“没什么,很简单的杠杆原理。这样的缝隙你也能钻得进去,就算是王双那样的身材,只要小心一点,也能钻得进去。武卒们只是身手更灵活一点罢了,这样的训练。他们几乎天天要做。”

    “是吗?”关凤吃惊不小。她只知道武卒训练很辛苦,却不知道还有这样的训练内容。

    “武卒本来是按照魏武卒的训练来做的,主要是训练耐力和战斗技巧,我接手之后。又增加了一些特种作战的内容……”

    “什么叫特种作战?”关凤立刻捕捉到了关键词。

    “呃,这个……特种作战嘛,就是要完成一些普通战场上遇不到的问题,比如像这类的问题。”魏霸用下巴指了指那个洞:“还有潜水、偷袭、潜伏、追踪等一系列的问题,基本上就是一个斥候、细作加战士的综合体吧。”

    关凤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眼珠转了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大人,事情安排好了,就等着你训话呢。”相夫喜气洋洋的赶了过来,冲着关凤行了一礼,就把魏霸拉走了。关凤撇了撇嘴,笑着摇摇头。这次入城,相夫是首功,他大概不会再是孤家寡人了。

    关凤猜对了,相夫不再是孤家寡人了。当相夫把魏霸带到那些莫名其妙就打了胜仗的蛮子面前,对他们说,这位就是大汉皇帝陛下身边的侍中大人,镇北大将军的二郎魏霸时,蛮子们立刻想到了那个战无不胜的二郎将神,槃瓠老祖的主人转世化身。

    没费多少心思,蛮子们就拜倒在地,叩头如捣蒜,搞得本来准备狠狠忽悠一顿的魏霸都不好意思了。这是多么纯朴的人啊,不用骗就信了。

    魏霸宣布,舞阳城从现在开始归大汉所有,城里的粮食军械,也都是战利品。他马上就要离开,还要去夺取更多的胜利,所以不能久留。舞阳城和这些战利品,都将转交给蛮子们。你们愿意守城,那就好好的守着城,如果不愿意守城,就带上能带的东西,散了吧。

    魏霸话音未落,蛮子们欢声雷动。他们本来就是被吴人逼来打仗的,吴人对他们又不怎么友善,他们早就想回去了。只是部落被吴人扫荡过了,没有过冬的粮食,只好跟着吴人卖命。现在有这么多粮食,他们不用魏霸吩咐,就各自行动起来,片刻之间,就将吕岱存在这里的军粮分得一干二净,如鸟兽散。

    连俘虏都被他们带走了,这些壮劳力可以当奴隶。

    蛮子们也没有全部走,还有三百多人留了下来,愿意跟着相夫,跟着神将一起征战。魏霸当然求之不得,把他们编作一营,由相夫率领。相夫主动挑出五十多名剽悍骁勇的勇士,补充到魏霸的亲卫营中。

    在夜色之中,魏霸等人趁着缴获来的战船,顺水而下,直扑吕岱在彦山下的大营。

    第二天中午,几个溃逃的吴军赶到了锦屏山,将舞阳遭到来历不明的敌人袭击的事告诉了吕岱。吕岱大吃一惊,暴跳如雷,须发贲张:“哪来的敌人,能够袭击舞阳城?”

    吕凯等人面面相觑,他们哪里知道是谁。这几个逃卒说得颠三倒四,根本没什么有用的信息,从他们有限的叙述来看,这更像是守外城的蛮子造反了,因为吴军士卒当时看到的更多的是蛮子,而且蛮子们在外城闹事持续了很长时间,怎么看都像是有预谋的。

    不管是蛮子还是谁,舞阳城不明不白的失守了,连唐咨的首级都被人挂到了城头上,粮食、军械也保不住了。吕岱犹豫半晌,立刻下令撤军。没有充足的后勤补给,他无法继续围困锦屏山,哪怕知道孙权的心腹大患魏霸就在山上。

    吴军撤退了,靳东流很快就收到了消息,他立刻意识到魏霸已经得手,战局已经发生了逆转,反击的时候到了。他立刻派人给赵统等人送信,希望他们做好反击的准备。

    吕岱撤退的时候,潘瀎和步骘也先后踏上了归程。他们虽然暂时没有后路之忧,可是他们从一开始就清楚,这次对三山谷的攻击看起来声势浩大,其实是一招险棋,千里行军,深入大山腹处,补给线的漫长和脆弱是明摆着的。如果不是公主被劫,暴怒之下的孙权给他们下了死命令,他们才不会做出这么冒险的举动。既然不能快刀斩乱麻的攻克三山谷,那尽快撤退就是唯一的选择。

    潘瀎和步骘都是带兵多年的将领,深知其中要害,他们恨不得身插双翼,飞出大山,可是这一点注定了他们不能如愿。万余人的队伍在大山里行军,又刚刚经过了大半个月的苦战,他们士气低落。为了防止他们出现溃败,潘瀎反而不敢快速行军,只能按部就班的撤退。

    潘瀎、步骘一撤,赵统也意识到了战机,他立刻和黑沙、飞狐等人商议,开始追击吴军。为了确保存万无一失,赵统放弃了同时追击的想法。他留下帅增守护三山谷,自己带着飞狐和黑沙共两千多人追击步骘。

    赵统率领的人马以五溪蛮为主,崎岖的山路对他们来说家常便饭,速度远比行船的吴军来得快,经过十天左右的急行军,他们抢在步骘的前面赶到了秀山。在这里,他们意外遇到了一股援军,从永安赶来的两百白眊军,领头的正是那个曾经保护过魏霸的都尉白俭。

    赵统一问才知道,这是永安都督陈到接到丞相密令,让他暗中支持魏霸的,这两百白眊兵都是真正的精锐。赵统大喜,立刻对白俭说,你先跟着我行动,击退步骘之后,我们一起去支援魏侍中。

    白俭躬身领命。

    随同赵统追击的有酉溪部落的寒如。酉溪部落这次被步骘追得非常狼狈,损失也不少,寒如对步骘早就恨之入骨,现在有机会打步骘的伏击,他当然是求之不得。在他的带领下,赵统等人做好了伏击的准备。

    他们刚刚准备好,步骘的先头部队就进入了秀山。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