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74章 不战而胜

第474章 不战而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作为彦山留守大营的负责人,校尉陈时最近有些心神不宁。他跟着镇南将军吕岱南征北战多年,对吕岱的用兵能力非常佩服。可是这一次吕岱远征沅溪,他却觉得非常不妥。

    其实只要有点常识的人都会觉得不妥。大军深入山区近千里,长途跋涉,只能通过沅水来进行补给,那些激流险滩之类且不说,一旦那些蛮子在两岸进行袭击,对沿河绵延数里的大军来说,就是一个无法承受之痛。

    这一点,在交州征战过的陈时深有体会。交州的地形和这里有相似之处,蛮子们很少正面决战,他们会利用地形不断的骚扰,神出鬼没的进行偷袭,时间一长,足以让人崩溃。汉人的优势在军械,在训练,在阵地战,在城池攻守,对付这样的战术,汉人并不擅长。所以汉人和蛮子的分界点一直就在辰阳一带,辰阳向东,是汉人的地盘,辰阳向西,是蛮子的地盘。

    现在,蛮子退守三山谷,放弃了经营多年的老巢,看起来是退却,实际上却是诱敌深入。而对于陈时来说,一向好勇斗狠的蛮子居然愿意以退为进,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不理解吕岱为什么会这么做。按理说,公主已经被救回来了,再深入山区与蛮子作战就没有意义了,为什么还要继续进兵呢?

    陈时不理解,但是他相信吕岱这么做必然有他的道理,所以他只是忠实的执行吕岱的命令,守好彦山大营。

    一个亲卫进来报告:“校尉,舞阳来人了。”

    陈时一愣,迟疑了片刻。舞阳是吕岱设立的中转站,送往前线的粮食军械都会暂时存在那里,吕岱出发还没到三个月,储存在舞阳的物资应该足够啊,舞阳来人干什么?

    陈时不敢怠慢。连忙让人把来人带了进来。来人是两个蛮子,陈时认识,是周边的两个小部落的头领,跟着雄溪部落一起来为吕岱效劳的。

    “你们是奉谁的命令来此?”

    “唐咨将军的命令。”一个蛮子从怀里掏出一份公文,双手递到陈时面前。陈时接过来一看,是唐咨让人来运粮的公文,上面说。吕岱在锦屏山困住了魏霸,不过攻击难度很大,只能围困,估计要很久才能见功,储存在舞阳的物资不敷使用,要陈时再送一批去。前线兵力不足。舞阳又非常重要,不能抽调太多的兵力,所以只能派这些蛮子来接应,护送粮草的重任还要陈时自己安排信得过的人执行。

    公文的末尾有唐咨的签名,只是公文似乎进过水,这个签名有些晕,不太看得清。不过公文外面的封泥完整。上面有唐咨的印记,陈时可以确认无误。

    事关前方战事,陈时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拨付了一批粮草军械,派出一千精锐,随同来接应的三百蛮兵一起出发。

    船队离开彦山大营后,径直赶向舞阳。当天晚上,他们驻扎在离沅水不远的地方。安置好大营之后。两个都尉回到自己的座船,摆开酒菜,正准备小酌一番,有人来报,两个蛮子头领来访。

    两个都尉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蛮子虽然和吴军一起征战,但各方面的待遇都不可同日而语。吴军不仅不给蛮子们提供武器装备,连军粮都控制得非常严苛。蛮子们要想吃饱,就只能向同行的吴军将领行贿,以求能多得到一些粮食配额。这样的事在吴军内部屡见不鲜。大家都心知肚明,是吴军将领勒索蛮子的常用手段之一。

    一个长着一张长脸的都尉李敢把头伸出窗外看了看,一眼看到两个蛮子头领恭恭敬敬的站在外面,身后跟着两个妙龄女子,虽然冬天,她们没有穿那种露出肚皮的衣服,可是窈窕的身姿在她们特有的服饰下还是隐约可见。在他们的身后,四个年轻健壮的蛮子手里捧着礼物,低着头,静静的等候着。

    李敢缩回头,对长着一张圆脸的同伴吴勇笑道:“这两个蛮子,总算是开了窍,不仅知道送钱了,还送了两个女人来。我们今天有人暖被子了。”

    两人相视而笑,随即让人把蛮子叫了进来。进了舱,蛮子们客客气气的行了礼,表示拨付的口粮不足,部众吃不饱,能不能请大人再给一点?为了表示感谢,愿意送上薄礼两份。

    李吴二人一口答应,立刻让人给蛮子们再拨一汹粮。蛮子头领连声感谢,躬身退了出去,两个蛮女和四个捧着礼物的蛮子却没有离开,静静的站在一旁。吴勇有些不高兴了,瞪着那四个蛮子,喝道:“你们还不走?”

    “大人,我们马上就走。”一个年轻的蛮子笑道:“不过,我们还是替大人先关上窗子吧。”他一边说着,一边泰然自若的走到舱边,拿下支撑,放下了棱窗。另一个蛮子也走到另一边,关上了另一边的窗子。

    李敢和吴勇虽然有些奇怪这两个蛮子的举止,却也没有多想。有两个少女在前,他们也不想让其他的部下看到春光,关上窗子也是应该的。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个淫荡的眼神,刚要说话,那两个关好了窗子的蛮子却突然出手,从背后制住了他们,雪亮的短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刀锋冰冷,激得两个都尉遍体生寒,一动也不敢动。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我姓魏,叫魏霸。”穿着蛮子服饰的魏霸笑眯眯的坐了下来,冲着青索儿和楠狐摆摆手:“你们也坐。”又冲着敦武和魏兴打了个响指:“先把他们捆上,堵住嘴,要是谁不老实,就割断他的喉咙。”

    “喏。”敦武和魏兴低声应喏,从都尉身上撕下一块布,把他们的嘴堵了起来。李敢和吴勇一听说眼前的这个蛮子居然是应该被吕岱围在锦屏山的魏霸,顿时吓得面色煞白,冷汗直流。虽然嘴被堵住了,喊不出来,可是瞪得溜圆的眼睛都将心中的恐惧暴露无遗。

    “我只需要一个人和我合作。”魏霸端起酒杯,楠狐立刻拿起酒勺,给他添了一杯酒。魏霸悠闲自得的呷了一口酒:“你们谁愿意?”

    李敢和吴勇互相看了看。忙不迭的连连点头。他们都听出了魏霸的意思,只要一个人,另一个人当然只有一个结果。他们谁也不想死,哪怕自己的生存就意味着同伴的死亡。

    “很好。”魏霸指了指那个吴勇:“你先留下,把那个拖到底舱去看着。”

    敦武应了一声,提起那个李敢就走。李敢拼命的挣扎着,嘴里呜呜作响。炙热的眼神盯着魏霸,拼命的眨眼。魏霸笑了。“我暂时不杀你,如果他不听话,我还要用你呢。”

    李敢听了,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任由敦武提着下到底舱。吴勇的脸色却变得更白了。

    “我如果松开你的嘴。你确定不会乱喊不?”

    吴勇连连点头。

    魏霸给魏兴使了个眼色,魏兴点点头,用绳子将吴勇的腿捆得结结实实,固定在榻上,然后才抽出了他嘴里的布。吴勇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怎么称呼?”

    “大人,我叫吴勇。另加一个叫李敢,大人就叫我阿勇就行。”

    “好,吴都尉,我要你写一封求救的军报,就说你被数千蛮军包围,急需救援,请陈时立刻派人来救。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吴勇连连点头。魏霸让人准备了笔墨,吴勇写好了军报。魏霸看过之后,才让他用了印,让人把相夫叫了来,让他安排人立刻把这份军报送往彦山大营。

    “大人,我还能为你做什么?”吴勇讨好的笑道。

    “陪我喝酒。”魏霸笑着举起酒杯,又对楠狐和青索儿笑道:“二位姑娘,麻烦你们唱个曲子。好让外面的人知道都尉现在很自在,很开心。”他又转过脸对吴勇说道:“都尉如果觉得好听,也请不要吝惜夸奖,夸她们两句。你也知道的。小姑娘家,都喜欢人夸的。”

    “大人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吴勇一脸的谄媚:“这二位姑娘长得这么漂亮,一看就知道肯定也唱得好听,我怎么能不夸呢。”

    青索儿和楠狐瞪了他一眼,也没有推辞,清了清嗓子,先唱了起来。吴勇果然配合,不时的拍手鼓掌,还大声赞美,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

    听着大船里传来的歌声和叫好声,吴军们在羡慕嫉妒恨中进入了梦乡,谁也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降临在自己头上,危险的敌人就在自己身边。

    第二天黎明时分,魏霸让李勇下令刚刚睡醒的吴军分批上岸,主动走进了埋伏圈,轻而易举的解除了这一千吴军的武装。吴军刚从睡梦中醒来,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成了俘虏,在冰凉的寒风中瑟瑟发抖,等待着未知的命运。而刚刚归顺的三百多蛮兵则喜形于色,一边搜罗着吴军身上的财物,一边激动的互相议论着。他们和吴人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还从来没有这么轻松的取胜过,连一滴血都没见着,一千吴军就成他们的俘虏。

    神将就是神将,这手段简直是鬼神莫测啊,怪不得槃瓠老祖都要奉他为主人。跟着这样的神将打仗,还有什么敌人是不可战胜的?

    ps:!

    老庄实在忍不住要吐个槽了。莫非求票就只有单章才行?老庄加更,还不如人家一个百十字的单章有用。如果大伙儿真的喜欢单章,老庄以后也练习一下写单章,应该不比写故事难吧。只是这么做,实在让老庄这样的实在人很失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