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79章 善败者强

第479章 善败者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廖安抱着腿,坐在自家东跨院的望楼上,看着相隔百丈外的驿馆门前一排排挺立的甲士,沉吟不语。[本文来自]一个相貌普通,体格健壮的汉子站在他的身后,眼睛看着同一个方向。

    廖安伸手拿起了酒杯,浅浅的呷了一口:“你可以走了。”

    “喏。”那汉子应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你等等。”廖安转过头,看着那个神情平静的汉子,想了想,又摆了摆手:“算了,你走吧。”

    那汉子却没有走,他眼神一闪,淡淡的说道:“子平先生,我家少主是个大度的人,不会因为先生曾经与他为敌就记恨先生。其实先生可能不太清楚,我就是个降卒,原本是魏国骠骑大将军麾下的斥候,是在襄阳之战被俘的。”

    廖安眉头一挑,眼神亮了一下,笑了起来,点点头。“好,你一路小心。”

    “多谢先生。”那汉子快步下了楼,闪身出了小院,消失在夜幕之中。

    廖安独自坐在望楼上,看着远处灯火通明,戒备森严的驿馆,嘴角微微挑起,轻叹一声:“用时如珍宝,弃时如敝履,孙仲谋终究不是可侍之主啊。”

    驿馆内,陆逊坐在堂上,慢慢的吃着粥。他从武昌一路奔驰到此,浑身的每一块肌肉都酸疼之极,两条腿更是血肉模糊,可是他依然坐得笔直,拿着粥匙的手微微的颤抖,却依然沉着。

    陆岚捧着几份公文,快步走了进来。他的脸色很不好,额头全是细密的汗珠,刚要说话,陆逊摆摆手:“仲山,先坐下吃饭。”

    “将军。情况很不妙。”

    陆逊打断了他,不容置疑的说道:“先吃饭。”

    陆岚无奈,只得坐在陆逊斜对面,有人送上食案。陆岚舀起一大勺粥,看了看,又忍不住抬头道:“将军……”

    “食不语!”陆逊瞥了他一眼,沉下了脸。

    陆岚一愣,轻叹一声,低下头。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他很快就将一大碗粥吃完,陆逊却还在慢慢的吃,又过了一会儿,陆逊才放下了粥匙。他的粥碗里干干净净,一粒米也没有。而陆岚的碗里却残留了不少粥,显然刚才吃得非常仓促。

    陆逊端过漱口的水盂,漱了口,又擦了嘴,这才拿过公文,一边拆一边说道:“仲山,魏霸是个什么样的对手。我们也非常清楚,这么大的一个破绽落在他的手里,他没有道理不紧紧抓住。目前的形势对我们非常不利,出现任何情况都是可能的。可越是这个时候。你越要是冷静,如果形势不利就失去了理智,那你只会被敌人彻底击垮,永无转机。”

    陆岚神情一肃。躬身道:“多谢将军教诲。”

    “善胜者,不为名将。善败者,方是英雄。”陆逊不紧不慢的说道:“只有冷静的人,才能从必败之局中看出一丝半缕的胜机,才有可能转败为胜。”

    “喏。”

    陆逊没有再说,他细细的看着公文。公文是从酉阳转送来的,内容还是步骘半个月前从三山谷发出的,内容是在三山谷的攻击不顺利,将会在近期撤军,请卫旌做好接应的准备,特别是要做好酉阳的防务,免得为敌所趁。

    陆逊眉头一皱:“卫旌既然收到了这封公文,为什么现在人还在临沅?”

    陆岚不屑的哼了一声:“他大概是觉得还有时间吧。”

    陆逊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真是白废了步子山的一片苦心。三山谷既然攻击不顺利,就说明战局即将逆转,我军千里撤退,敌人岂能让他们全身而退?蛮子们正面作战也许不敌,可追击骚乱却正是他们的优势所在。这一路岂能太平。步子山一旦在路上耽搁的时间太长,军粮自然短缺,他应该带着人马和军粮前去接应才是,怎么还没动身?”

    陆岚犹豫了一下:“有这么严重?”

    “只会比这个更重要。”陆逊将公文放在案上,轻轻的拍了拍:“这些江淮人,自以为来自文化之乡,读过圣人书,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可是他们能做什么呢?现在是乱世,高坐清谈是没什么用的。”

    “那我们……”

    “让他来见我。”

    “将军,这恐怕不合适吧?”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思想这些事?”陆逊抬起头,眼神中充满了责备。“败局已定,现在我们要尽可能的减小损失。如果还这样互相猜忌,奈国事何?一旦让魏霸的反击全面展开,大军损失太重,恐怕就仅仅是五溪,甚至整个江南都有可能因此崩溃。”

    陆岚已经听陆逊分析过后果,对此倒没什么意外,只是对主动提醒卫旌有些不太乐意。不过陆逊发怒了,他也不敢违抗,立刻起身让人去请卫旌。

    闻说辅国将军召他,卫旌还有些不太满意,拖了半个时辰才来,又一脸的满不在乎。等陆逊给他把后果一讲,并且警告他说步骘此刻很可能已经遇险,如果不及时救援,很可能会全军覆没,卫旌这才意识到形势的严峻,匆匆的去了。

    看着卫旌的背影,陆逊长叹不已。

    第二天天刚麻麻亮,陆逊就早早的起来,带着亲卫营赶往沅陵。

    陆逊离开临沅的时候,陈时正在山路上狂奔。他没能攻克自己的大营,眼睁睁的看着魏霸烧掉了所有的辎重粮草,本来以为天下最严重的事莫过于此。他一面守在大营前和魏霸对峙,一面派人送信给吕岱,让他早做准备,希望他能及时赶回来,如果有可能把魏霸堵在这里,还有机会将功赎罪。

    可是他很快就发现丢失大营远远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还在后面,一夜醒来,他忽然发现魏霸不见了。等他试探着派人走进大营,这才发现大营里除了一地的灰烬,就只有三百多被捆在一起的俘虏。

    陈时一问,这才知道魏霸黎明的时候就率领全军翻过身后的雪峰山,走了。陈时大惊失色,翻过雪峰山,便是零陵郡,不论魏霸是向北去了辰阳,还是向东进入零陵腹地,都是一个不可估量的损失。一千多人如果在零陵四处攻击,零陵就毁了。

    陈时立刻率军翻过了雪峰山,很快找到了魏霸等人的踪迹,确认魏霸是顺着资水河谷向北去了。他下令全力追击。辰阳是潘濬所部的根据地,是三路大军中最重要的一个要塞。他们当然有防备,但是他们防备的重点是西南面的沅水和辰水方向,一旦魏霸从他们的身后出现,辰阳很可能会遭受到意外打击。

    为了能追上魏霸,陈时不得不冒险。魏霸比他提前出发近一天,要想追上魏霸,他就必须全力以赴。

    陈时追了三天,疲惫不堪。好在他没有跟丢,而且离魏霸也越来越近。不过他依然不敢放松,根据路程估计,魏霸离溆浦只有一天的路程了,如果不能在此之前追上,溆浦很可能会落入魏霸的手中。

    冬天的白天总是很短,山里的白天更短,老天爷显然不在乎陈时急不急,正午似乎刚刚过去一会儿,山影便越拖越长,狭窄的山路越来越暗,渐渐的看不清了。陈时早有预料,一路上顺手采集了不少枯枝朽木,点起火把,尽可能的多赶一些路。他也知道夜里行军危险,可是此时此刻,为了能追上魏霸,他已经顾不得太多了。

    哪怕是用牙齿,他也要咬住魏霸。魏霸是从他的手中跑出来的,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魏霸再来祸害辰阳。

    事实上,陈时一直输得不服气。他觉得,如果不是魏霸耍诈,如果不是那些蛮子背叛,他根本不会丢掉雪峰山大营,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一步。他有足够的实力击退魏霸,让他的阴谋胎死腹中。现在魏霸有一千多人,而他有两千多人,同样是精通山地战的精锐,只要足够小心,只要让他追上魏霸,他还有机会击败魏霸,力挽狂澜。

    “校尉,不能再追了。”一个亲卫提醒道:“万一中了埋伏,那就……”

    亲卫没有敢再说下去,在山间遭遇埋伏的后果太严重了。

    “不会的。”陈时掐着腰喘息着,每一口呼吸,他都觉得非常吃力。“前面的斥候说,魏霸的大军已经过了溆水。我们赶到溆水东岸扎营。”

    “喏。”亲卫松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跑到队伍的前面,大声的鼓舞士气,争取赶到溆水东岸扎营。溆水离此还有十多里,也就是大半个时辰的事。溆浦是一片盆地,比山里的日头长,按照那里的时辰,还不到睡觉的时候。士卒们听了,顿时精神百倍,加快脚步前进。

    不到一个时辰,陈时率军赶到了溆水东岸,在斥候的指引下,陈时看到了不久前魏霸等人涉水的痕迹。他借着微弱的残阳,极目远眺,有些犹豫。魏霸已经过了溆水,离溆浦也就是三十多里路,他是会连夜赶到溆浦攻城,还是休息一夜再走呢?我是现在就一股作气的追上去,还是让将士们休息一夜,养足精神再追上去呢?

    陈时考虑了半天,觉得还是小心一些的好。他派出几个传令兵赶往溆浦,提醒守军小心,自己在溆水东岸扎营,让将士们睡一个安稳觉。

    可是,陈时的愿望落空了。半夜时分,他扎好大营,刚准备早点休息,斥候忽然冲了进来,报告了一个让他惊恐万分的消息:在他们的东面,出现了大量的敌人,正是他们一直紧追不舍的魏霸。

    ps: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