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84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第484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冥思苦想三天,并不是什么结果也没有,他有很多方案,只是缺少一个选择,一个判断。他知道陆逊思虑周密,所以也尽可能的把方方面面,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到,有些甚至是不太可能的事,他也要想到也许陆逊有什么办法做到,自己又该如何应付,以免到时候手足无措。现在,被关凤一语点醒,他立刻抛弃了那些太过谨慎、求全责备的想法,选择了一个陆逊最有可能采用的方案。

    魏霸起身看了看外面,深邃的目光透过窗子,看到数百将士正在武卒们的带领下操练。经过三天的练习,这些新降的士卒在心理上渐渐适应了自己不再是吴军,而是神将部下的转变,一个个精神状态不错,操练的时候也非常用心。

    “姊姊,我要吃点东西,休息一下,等他们操练完了,让他们来见我。”

    “好。”关凤如释重负,应了一声,出去安排。时间不长,有武卒拿来了酒肉,魏霸风卷残云般的将酒肉一扫而空,这才拍拍鼓胀的肚皮,满意的吐了一口气,倒头便睡。他三天没有好好睡一觉了,现在放下了包袱,头一靠枕头,就鼾声大作。

    关凤坐在榻边,看着沉睡的魏霸,无声的叹息着,肩膀不知不觉的塌了下来。看着魏霸紧张,她更紧张,魏霸是这些人的核心,是这些人的胆,如果魏霸自己不能放下包袱,任何人都轻松不起来。

    魏霸一觉睡到半夜,等他睁开眼睛,看到关凤正靠在榻边假寐时,他笑了起来。他一笑,关凤就惊醒了。揉着眼睛看着他:“你醒了?”

    “嗯,我醒了,什么时辰了,他们来了没有?”

    “他们等着呢,我让人去叫。”关凤冲着楠狐使了个眼色,匆匆的走到一旁,使起准备好的布巾浸入水中,拧得半干,让魏霸擦擦脸。

    魏霸刚收拾完。相夫、朱武等人就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先打量魏霸的脸色,见魏霸精神不错,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分别入座。时间不长。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王双也赶到了。

    “诸位,我得到可靠消息,大前天晚上,陆逊已经到了沅陵,接收了潘濬留在沅陵大营的人马,大概有一千多人。另外。他的部下陆岚昨天也已经赶到了辰阳,接管了辰阳的兵权。”

    相夫沉默不语。陆逊这个名字像是一座山,压在他的心头,沉甸甸的。让他想笑一下都非常难。

    “诸位,这是一个大好机会,一个击败陆逊的大好机会。”魏霸一拍手,朗声大笑道:“我本来还担心陆逊远在武昌。一时半刻的没有和他交手的机会,不料他自己赶来了。这太好了。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狠狠的击败他,为先帝报仇,为马先生报仇,为战死在夷陵的无数槃瓠老祖的子孙报仇。诸位,你们有信心吗?”

    相夫抬起头,仔细打量着魏霸。魏霸在屋里闷了三天,他大致能猜到是什么原因。现在魏霸说得信心满满,他非常怀疑魏霸只是为了安抚人心。

    “大人,我们怎么击败他?”

    “当然是迎上去,向他挑战,只要他敢出战,我们就正大光明的击败他。”

    “挑战?”相夫愕然。就这么简单?他还以为魏霸有什么高招呢,原来是这么笨的法子。

    “是啊,挑战。”魏霸摆摆手,开始做临战前的安排。溆浦有大量的粮食,关系重大,不可有丝毫大意。魏霸留下关凤镇守溆浦,其他人跟着魏霸去迎战陆逊。

    相夫等人虽然疑惑,可是见魏霸胸有成竹,倒也没有说什么。大家分头散去,关凤很自然的留了下来。虽然她现在还和魏霸没有任何实际接触,可是在相夫等人的眼里,关凤已经是魏霸的妻子。

    “明天这一战很凶险,你要小心。”

    “我倒不凶险。”魏霸耸耸肩:“我担心的是你。如果情况不对,你就烧了这些粮食,撤回山里,我想陆岚那个书生不敢追的。你带上半个月的粮,只要进了山,应该就安全了。”

    “没有你的消息,我不会撤退。”关凤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会守着溆浦,直到最后一兵一卒。”

    魏霸皱了皱眉,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天,魏霸给关凤留下了七百人,自己带着两千人出了城。打败孙俊之后,他得到了五十多匹战马,终于可以不用再走路了。除了他之外,相夫、朱武也分到了坐骑,王双最特殊,分到了两匹马,一匹驮人,一匹驮他那副重甲和长刀。

    十多名武卒骑着战马,在他的前后保护,青索儿和楠狐也骑上了战马,她们各自的训练的神犬在马前马后奔跑,搞得战马有些紧张,不时的打着喷鼻。

    溆浦和辰阳之间经常来往,有大量的船,虽然不是战船,用来运兵却也没什么问题。魏霸乘船而下,穿过一道长长的峡谷,第二天下午就来到了辰阳城外。到了城外之后,他没有扎营,而是立刻下令上岸列阵,同时派人向陆岚挑战。

    陆岚早就知道了魏霸的到来,他谨遵陆逊的安排,闭门不出,哪怕明知魏霸只有两千人,并不比他城里的人多。见他不敢出城,魏霸派人骂阵,几十个大嗓门的蛮子早就准备好了,在城前席地而坐,破口大骂。他们骂得很难听,也非常有条理,先从陆家的历史说起,说当年陆康忠于大汉,宁死不屈,被孙策困在庐江,宗族死者百余人。现在陆逊、陆岚不思家仇,反而利欲薰心,认贼作父,为了孙权而与大汉作对,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若干,他们是陆家的不孝子孙云云。

    蛮子们骂得兴高采烈,陆岚听得却是面红耳赤,恨得咬牙切齿。不过他来之前陆逊就提醒过他,魏霸这个人嘴很臭,为了激他出城一战,很可能会骂出很多难听的话,眼前这个局面正在陆逊的预料之中,他当然不会上当。

    陆岚秉承陆逊的指示,不肯出城一战,不给魏霸任何机会,当然不会错。可是这样一来,双方的士气就完全不一样了。魏霸杀到城下,陆岚不敢出战,被人骂到八辈子祖宗,连别人听了都觉得忍不下去,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未免也太丢人了。

    见城上没反应,蛮子们越骂越开心,越骂越难听,最后他们给陆岚起了一个名号:陆龟,说陆岚像乌龟一样,只知道缩着脖子,射在辰阳这个大壳里,不敢出头一战。当蛮子们齐声大喊陆龟的时候,城上的士气低落到了极点,陆岚的脸也变成了紫色。

    可是陆岚坚持不肯出战,哪怕有十几个勇士愿意出城迎接挑战,他也不肯同意。

    魏霸没有在辰阳久留,在城外骂了一通之后,他让人在城外的空地上画了很多大得足以让城上的人看清的大乌龟,然后再次登上船,顺流而下,堂而皇之的直奔沅陵,似乎他敢肯定陆岚不敢追他一样。

    陆岚的确没追他,为了谨慎起见,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派人出城查看。当城上的士卒看到那一只只乌龟的时候,觉得分外耻辱。

    在辰阳城外痛痛快快的骂了一场,陆岚连个头都没敢露,原本还有些忐忑的相夫等人松了一口气,对即将迎战陆逊也有了些许信心。当天晚上,他们和魏霸畅谈半夜,一个个眉开眼笑,意气风发。

    虽然坐在船上,可是魏霸也没闲着,他把那些负责骂阵的人叫了来,先赏了一些钱,然后又鼓励他们多想一些杀伤力更强大的骂辞。他许诺说,谁要是能把陆逊骂得受不了,出城迎战,重赏!要做的官可以升官,要发财的可以赏钱。

    蛮子们拿着实实在在的铜钱,开心得连连点头,没听说骂骂人还能领赏的,一个个劲头十足,铆足了劲要把陆逊骂出城来。

    第三天早上,魏霸等人到了沅陵城外。有了在辰阳的经验,将士们轻车熟路,离舟登岸,在沅陵城外列阵。那些琢磨了两天骂辞的蛮子们正等着上场表演的命令,却见中军战鼓雷鸣,旌旗招展,一步一骑缓缓走到了阵前。

    正是魏霸和王双。

    魏霸顶盔贯甲,身披大氅,腰杆笔直的坐在战马上,右手紧握长矛,虚掩在身后,左手虚扬,向目光灼灼的看向他的将士们挥手致意。王双举着被北风吹得猎猎作响的战旗走在马前,昂首挺胸,气宇轩昂。他身材高大,力量惊人,那么高大的战旗在他手中也稳如泰山,不带一点晃动。

    魏霸英俊风流,王双高大威猛,两人都威风凛凛,虽然只有一步一骑,可是缓缓行来,却生生走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引得蛮兵们兴奋不已,热血沸腾,青索儿和楠狐等蛮女的眼睛甚至冒出了小星星。

    魏霸径直走到阵前,离城门口五十步外站定。王双双臂用力,将旗杆插在地上,然后抽出长刀,严阵以待。魏霸轻踢战马,向前两步,戟指城门,大喝一声:“陆逊,魏霸在此,敢来一战否?”

    这一声中气十足,城上城下都听得清清楚楚。魏霸话音一落,不待城上反应,相夫兴奋的举起战刀,厉声大喝:“战!战!战!”

    两千余将士立刻响应,他们用手中的武器跺地,齐声怒吼:

    “战!”

    “战!”

    “战!”

    (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