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86章 噩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战斗如此顺利,可以归结为两个方面。一是装备了吴军的军械之后,蛮子们的战斗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制式弓弩的射程远,射速快,魏霸率领的已经不再是卫旌等人印象中用竹弓木弩作战的蛮子,而是一支装备精良的正规军,战斗力不在普通的吴军之下。二是魏霸选择的战场非常好,虽然跑的路远了一些,却取得了出其不意的效果。卫旌知道陆逊在沅陵,却不知道魏霸也到达了沅陵,更没想到魏霸会跑出这么远来伏击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面对如乌云压城一般的箭阵,根本没有防备的吴军受到了重创,失去了反击的可能。

    仅仅一个时辰后,战斗就全部结束了,干净而利落。

    初战告捷,蛮子们兴奋得嗷嗷叫,对陆逊的畏惧一扫而空,对魏霸的敬畏则越发高涨。他们不知道双方的具体实力,他们只知道当年一战打得刘备元气大伤,连蛮王沙摩柯都战死沙场的陆逊现在面对魏霸的挑战闭门不出,被骂得狗血淋头都不敢出城,这分明就是他畏惧神将之威,不再是那个可怕的辅国将军的最佳证明。

    有如此神将率领,连陆逊都不敢迎战,区区卫旌又算得了什么。

    再次抓住了卫旌,魏霸的部下轻车熟路的开始甄别、劝降俘虏,愿意归降的蛮子、山越挑出来,不愿意投降的也不勉强,给他们留点粮食,让他们自求多福,至于战船以及船上的物资,则全成了魏霸的战利品。

    最让魏霸开心的还是那些大大小小的战船,有了这些战船,他不需要再靠运输船来行军了。

    处理完了一切,坐在卫旌的帅船上,魏霸让人请来了廖安。廖安是和卫旌一起来的,不过他知道魏霸会在这里伏击。所以他找了个借口提前下了船,安然无恙。见到魏霸的时候,他刚准备跪下行礼,魏霸从案后绕了出来,双手托住他的手臂,亲热的笑道:“子平先生,不用多礼了。来。快请坐。”

    “多谢大人。”廖安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更多的是高兴。廖立曾经说过,魏霸虽然没什么学问,但是他和刘备一样,有容人之量,也敢于用人。他能够向诸葛亮讨要廖立。并且一见廖立便授以重任,将库房里的一大半财物都交给廖立,就是明证。作为一个自诩有点才干,一心想建功立业的士人,廖安当然对这样的上官非常向往。

    “这次能一击得手,与先生的帮助分不开。”魏霸开门见山的说道:“不过,这里的战事还没有完。如果我估计得不错。陆逊本人的部曲很快也会赶到临沅。先生,我想请你回临沅,监视这支人马。”

    “大人放心,这是我应该做的。”廖安从容的一笑。对他来说,这样的事太轻松了,他只要凭着自己太守府主簿的身份,很容易了解到过境吴军的动向。他只要把这些消息转告给魏霸安排的细作,细作们就会用他们的方式把消息传到魏霸这儿来。他可以说是一点危险也没有。

    “那太感谢先生了。”魏霸一挥手,楠狐和青索儿捧过来一些财物。“一点薄礼,不成敬意,还请先生笑纳。”

    廖安喜在心里,脸上却不肯露出太多的喜悦,他矜持的点了点头,又和魏霸商量了一番。然后转身离开,连那些财物都没有亲自拿——这些粗活自有魏霸安排给他的人动手。

    送走了廖安,魏霸趁着战船返回沅陵。清浪滩一战,他胜得轻松。几乎没什么损失,就击败了卫旌率领的一千多援军,还缴获了大批的物资。现在,他神将的威名如日中天,都不用他亲自出面,那些狂热的蛮子就主动做起了说客,又轻松的劝降了三百多士卒。

    魏霸再一次感受到了愚弄百姓的重要性。

    陆逊派出的人很谨慎的向前走,他们越走心越慌,越走心里越没底。他们已经走了五六十里,还没有看到敌人的影子。他们不知道陆逊是不是想错了,魏霸根本没有来这里,而是去了别的地方。他们又担心魏霸就在前面的某个地方等着伏击他们,越来越紧张,越来越害怕,前进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当斥候发现魏霸的时候,魏霸已经解决了卫旌返程了。当看到一艘艘的战船铺在沅水中时,这些吴军知道他们的任务已经失败了,卫旌已经败在了魏霸的手下。他们二话不说,掉头就跑,一路狂奔回沅陵城,把消息报告给陆逊。

    陆逊沉默不语,心情有些沮丧。在襄阳之后,他又一次被魏霸给耍了。虽说攻守双方本来就不对等,魏霸比他拥有更多的主动权,可是卫旌就在他的眼前被魏霸击败,对他来说,这无疑是比单挑和骂阵更具有实际意义的羞辱。

    除了羞辱之外,卫旌的失败让他的处境更加艰难。卫旌是要去接应步骘的,卫旌败了,步骘就更危险了。如果他坐视不理,步骘那一路大军必然损失惨重。

    如果是在以前,他也许会对这个结果乐见其成。江淮系受到打击,他的地位才会更加稳固。可是现在情况不同,吕岱的雪峰山大营失守,不管吕岱的主力能不能安全的撤回,他暂时都失去了战斗力。如果步骘再被魏霸截击,损失惨重,吴国在荆州的兵力将会遭到重创,将来怎么面对蜀汉可能发动的攻势?

    他不能看着这一幕发生,他必须竭尽全力的挽救步骘等人,他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这个。

    可是他没兵。区区两千人,要出城和魏霸正面对阵,他没有足够的把握。有城池为倚仗,他还能控制部下的情绪,一旦出了城,他担心那些征招来的蛮子会一哄而散,甚至倒戈相向。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魏霸这个神将的身份比他手中的战刀杀伤力更大。

    陆逊沉思良久,派出斥候去迎步骘,告诉他卫旌已经败亡,酉阳不会再有接应的人马。如果他的损失不大,还能支撑,就直接退回西陵。如果不行,那就退到沅陵来,和他汇合。

    陆逊的决定非常及时,一天之后,实力更强的魏霸回到了沅陵城下,再一次包围了沅陵。他像一只蜘蛛,盘踞在网的中央,耐心的等候着蛛网上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出击,捕获猎物。而陆逊就像是一只被蛛网紧紧缠住的飞蛾,虽然还没死,却也无法挣脱。

    然而,陆逊清楚,魏霸也清楚,这一切很快就会发生逆转,一旦陆逊的部曲赶到沅陵,陆逊就将占据绝对的优势,到时候他之前所取得的所有优势和胜利都会像泡影一样幻灭。

    陆逊在城里等,魏霸在城外等。

    ……

    步骘扶着战刀,气喘吁吁,看着远处挡住了山谷的乱石堆,气得手脚发麻。从三山谷退出来,一个多月的撤退之路,他走得是如此艰难。赵统等人就像一个不散的冤魂,无时不刻的缠绕着他,让他无法呼吸。

    每天都在死人,每时每刻都在死人。最初还只是巡逻、警戒的士卒遭到袭击,随着时间的推移,敌军越来越猖狂,居然在大白天也敢靠近大军发动偷袭。他们用沾了毒的毒弩进行偷袭,只要被射中,几乎就很难活命。看着一个个同样被阴暗自的敌人偷袭中箭,在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后,变成一具脸色发青,面目狰狞的尸体,每一个将士都受到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步骘知道,大军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这些人随时都有可能化身为不分敌我的禽兽,也许下一刻就会向他举起屠刀。

    步骘担心的还不止是这些。赵统的缠斗大大延滞了他的速度,他走了一个月,却只走了一半的路程。仅凭剩下的余粮,他根本无法安全的回到酉阳。

    士气低落,断粮在即,久经沙场的步骘也有些慌了。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被动的局面,他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难缠的对手。他和交州的蛮夷交过手,他也和桂阳、零陵的蛮夷交过手,他同样也和五溪的蛮夷交过手,可是之前的那些蛮夷都没有眼前的敌人更凶残,更阴险。那时候的蛮子呼啸而来,呼啸而去,虽然可怕,却没有太多的计谋,装备也远没有现在这么好,他们只是凭着本能利用自己的优势。

    可是赵统却有足够的才智将这些优势发挥到极致。当他的才智和蛮子们的优势结合到一起的时候,就成了步骘的噩梦。

    步骘在接到孙权的命令时就知道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他一直以为,自己就算无法剿灭这些蛮夷,至少也可以全身而退。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全身而退几乎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这次作战远比他想象的凶险。

    归根到底,是他们低估了魏霸,是他们低估了诸葛亮。很显然,在对这些蛮子的了解上,诸葛亮要胜他们一筹。在对魏霸的了解上,他们更是望尘莫及。如果知道魏霸这么难缠,他当初就不会让魏霸离开西陵城。

    可惜,现在已经迟了。

    步骘的心里就像那条回去的峡谷,被堵了无数的巨石,非常憋闷,堵得难受。他暗自叹了一口气,冲着远处的贾桐招了招手。

    贾桐跑了过来,提着手里血淋淋的战刀:“将军,你让我上阵吧,我还有力气。”

    步骘摇了摇头:“不,我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继续求月票!

    ∷更新快∷∷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