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90章 横看成岭侧成峰

第490章 横看成岭侧成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撤离沅陵的第三天,陆逊的部曲赶到沅陵。部曲一到,一直隐忍的陆逊立刻行动起来。他派出三千人马,带着粮食,逆流而上,到秀山一带去接应步骘。这个任务原本是由卫旌负责的,不过现在卫旌本人都被魏霸擒了,时间已经了耽搁得太久,再拖下去,步骘大概会全军覆没。

    安排好接应步骘的人后,陆逊亲自率领大军赶到辰阳。一到辰阳,陆岚就向他汇报了龙岩滩的情况。龙岩滩就在辰阳西三十多里,魏霸的行动也没有瞒着他的意思,陆岚对龙岩滩发生的一切清清楚楚,当然对魏霸的用意也一清二楚。

    “将军,如果不出意外,魏霸的目标是潘濬。只要把拦住龙岩滩半个月,潘濬所部就会崩溃。没有粮食,再多的人也没用。”

    陆逊凝视着地图,半晌才叹了一口气。

    “雪峰山大营被毁,溆浦的存粮又被魏霸夺走了,如今武陵只剩下辰阳还有一点粮食。就算潘濬从武陵山西麓转向酉水,避开魏霸的堵截,最终还是要回到辰阳来就食。况且这样一来,又多出半个月的行程,就算魏霸不追击,让他安全撤退,他的损失也不小。”

    陆岚无奈的点了点头。他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才觉得无计可施的。魏霸在龙岩滩阻击,就像是卡住了潘濬的咽喉,让他上不得上,下不得下,只能睁睁的被憋死。

    陆逊背着手,在堂上慢慢的踱着步,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教导陆岚。“吕岱的大军虽然还不知道结果,可是从雪峰山的情况来看,他的损失至少在六千以上。步骘一路撤退,就算最后能撤出来,损失也在五千以上。加上之前几战的损失,仅是这两路人马直接损失就超过一万五千人。目前仅潘濬一路损失还算不大,如果能把他安全救出来,我们虽然吃了亏,却还不是不能承受。可万一潘濬被魏霸截住,不能及时回到辰阳就食,那我们这一战的损失至少在两万人以上。超过出征大军的半数,甚至可能达到七八成。”

    陆逊侧过头,瞟了一眼陆岚:“这还没有算损失的大量军械、粮草。”

    陆岚默默的点点头,眼神中全是苦涩。这次吴蜀之战,吴国吃的亏太大了。蜀汉从头到尾派出的人不到五百。却生生的吃掉了吴国两万大军,还有数不清的粮草军械。这一战过后,吴国对荆州的控制力将大大削弱,更别提威胁蜀汉的南部了。

    这一场较量,从朝堂到战场,吴国都输得一败涂地。

    “对蜀汉来说,控有荆州。就可能对江东产生直接威胁,随时可以出兵攻击。对我们吴国来说,失去了荆州,就是门户洞开。从此不能安寢。因此,我们必须保证对荆州的控制,绝不能放弃荆州。”

    陆逊不紧不慢的说道:“要想继续控制住荆州,就要有足够的兵力。因此,潘濬的大军必须尽可能完整的接应出来。否则。荆州很可能不再是我们所有,前后十多年的努力将付之东流。”

    “可是,我们怎么接应他出来?”陆岚不解的问道:“强攻吗?”

    “强攻绝非善策。”陆逊摇摇头:“我们承受不起这么大的伤亡。”

    陆岚有些焦躁起来。在陆逊来之前,他已经考虑过这些问题。让潘濬另外择道逃生也好,强攻接应也罢,结果都差不多。魏霸选择在龙岸滩立阵,显然也考虑到了方方面面的因素,没有给他们留下多少选择余地。

    “那该怎么办?”陆岚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有什么破解之术,要不然也不会向陆逊请教。

    陆逊打量着他,眼中掠过一丝失望。“仲山,你束手无策,是因为你只从自己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如果你把眼光放远一些,看到整个天下,如果你能换一个角度,从魏霸的角度去看,事情也许并不是一点转机也没有。”

    “魏霸的角度?”陆岚还是摸不着一点头绪:“他现在稳操胜劵,还有什么转机留给我们?”

    陆逊迟疑了一下,走到陆岚的身前,盯着他的眼睛,轻声问道:“你觉得,这一战之后,魏霸会离开武陵,回到成都做一个无所事事的闲官,让诸葛亮成为唯一的胜利者吗?”

    陆岚脱口而出:“当然不会。”

    “那他该怎么办?”陆逊嘴角一挑:“他如何才能在荆州站稳脚跟?”

    陆岚的眼神亮了,一丝笑意从眼角荡漾开来,他对陆逊拱了拱手,深施一礼:“将军,你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他顿了顿,又道:“不过,我担心魏霸未必会想到那么远。”

    “如果他没想到那么远,那我们可就真是的输得太冤枉了。”陆逊微微一笑:“仲山,你千万不要低估魏霸的野心。我想,不仅仅是我们吴人不想看到他在荆州立足,诸葛亮更不希望。”

    陆岚无声的笑了起来,连连点头。

    “传我的命令,进兵龙岩滩!”

    “喏。”

    ……

    步骘拔刀怒吼:“击鼓,击鼓,给我冲!”

    “喏!”传令兵大声应喏,上下挥动彩旗,发出再次攻击的命令。鼓手们大汗淋漓,两条胳膊已经酸得抬不起来,却不敢停下,咬紧牙关,使出吃奶的力气,再次敲响了战鼓。

    “咚咚咚——咚咚咚——”雄浑的战鼓声透着无言的疲惫,在山谷间回荡。

    “杀——”五百刚刚集结完毕的吴军再次向山坡上冲去。他们虽然鼓足了勇气,全力奔跑,可是爬了不过三十多步,脚步就慢了下来。连日征战,吃不饱,睡不好,他们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如果不是有督军的亲卫营在后面看着,他们恨不得躺在地上,再也不起来了。

    “射!”赵统抬手松开弓弦,一只羽箭离弦而去,正中一个脚步迟疑的吴军。那吴军的身子晃了晃,张开双臂,仰面栽倒,从山坡上滚了下去。后面的吴军将士纷纷避让,可是他们太累了,不仅手脚反应慢,连大脑似乎都来不及反应,被撞倒两三个,咕辘辘的滚了下去,惨叫声不绝于耳。

    占据了地利的蛮子们哈哈大笑,射出一蓬箭雨,吴军更是狼狈,举着盾牌,四处寻找藏身之处,哪里还顾得上攻击。黑沙更加得意,他穿着重甲,手持长刀,威风凛凛的站在一块大石上,宛如神灵,看得寒如直撇嘴。

    有重甲护体的黑沙因为其强大的战斗力,现在已经深得蛮人们的敬重,隐隐有下一任蛮王的味道。这让寒如等人羡慕不已。私下里,寒如可没少埋怨老爹帅增。魏霸入五溪,第一个联系的就是他们酉溪部落,可惜老爹帅增太胆小,不肯和魏霸合作,这才让黑沙的辰溪部落占了先。要是这身重甲给他寒如,他也不会比黑沙差啊,说不定下一任蛮王就是他呢。

    占据有利的地形,有足够的粮食,有赵统的指挥,有黑沙这样的勇将领头,蛮子们仗打得很轻松。步骘不惜代价的猛攻了两天,还是没能打破堵截,倒是损失了上千人。损失如此之大,一方面是形势不利,另一方面却是吴军战士太饿了,一天一升米,根本不够吃,几泡尿就没了。没有体力,如何战斗?

    步骘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可是他也没有办法。贾桐突围快半个月了,一点消息也没有。他马上就断粮了,就连一天一升也无法供应。如果再不突破赵统的堵截,冲出秀山,就不仅是千余人死在这里的事,剩下的三千多残军也将全军覆没,甚至连他这个主将都难逃一死。

    步骘只能拿人命去拼,他已经对援军不抱希望。他虽然不知道卫旌为什么还没有来接应他,但他很清楚,卫旌到现在还没来,十有八九是出了事,来不了了。

    没有援军,他只有靠自己,在彻底断粮之前杀出一条血路。

    “攻击!攻击!”步骘双目充血,声音嘶哑,提着战刀走到阵前,一刀斩杀了一个刚刚逃下来的士卒。然后举起血淋淋的战刀,厉声嘶吼:“退后者,杀无赦!”

    吴军将士噤若寒蝉,只得转身再次向山上冲去。

    “击鼓,再战!”步骘转身看向鼓手,两只红通通的眼睛瞪得溜圆,仿佛要择人而食。他的话音刚落,一阵战鼓声忽然响起,步骘一愣,忽然抬起手,示意鼓手们等一会儿。

    鼓手们莫名其妙的停住了,步骘却觉得那阵战鼓声还在耳边回响,他侧耳倾听了片刻,转身问身边的亲卫:“你们听到战鼓声了吗?”

    亲卫们一头雾水,所有的鼓手都在待命,哪来的战鼓声?“将军,你是说……蛮子的战鼓吧?”

    “不,不是蛮子的战鼓,是我们的战鼓?”步骘坚持道。

    亲卫们的眼中露出慌乱之色,难道是步骘出现了幻觉?将是一军之胆,大军之所以坚持到现在还没有崩溃,就是因为步骘还能控制得住。如果他疯了,那就全完了。

    “是我们的战鼓声。”步骘慢慢的把头转向东面的山谷,一阵狂喜忽然涌上心头,淹没了他。他不顾危险,冲上一旁的山坡,举目远眺。过了片刻,他举起双臂,厉声狂啸:“援军,援军来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