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94章 斗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陆岚匆匆的走进大帐,声音有些发颤:“将军……”

    陆逊拥被而卧,眼睛半睁半闭,迟迟没有回应陆岚,陆岚站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出。可是他又实在屏不住呼吸,如风箱的喘息声清晰可闻。

    “是不是有尸体下来了?”

    陆岚点了点头。

    “有多少,清点过了没有?”

    “清点过了,从昨天开战开始,到现在一共是六百五十一人。”

    “不少啊。”陆逊轻声叹息,扶着榻缘,慢慢的坐了起来。陆岚连忙上前扶着他。陆逊腿上的伤还没有好利索,以后走路可能都会受影响。

    “有没有检查伤势?”陆逊慢慢的走到案边坐好,当他坐下来的时候,大腿上的伤口似乎又裂开了,撕心裂肺的痛,痛得他额头一阵阵的冷汗。

    “将军,你不用这么辛苦的坐着,躺着就行。”

    “没关系,疼痛有助于清醒。”陆逊咬着牙坐好,又问了一句:“有没有检查尸体的伤口?”

    “检查了,大部分是溺水而死,还有一些是被箭射死,被硬物砸中的。”

    “有没有被利刃割喉的?”陆逊咧了咧嘴,扶着案缘的手关节发白。

    陆岚摇了摇头:“目前还没有发现。”他顿了顿,又道:“将军,双方还没有肉搏战,怎么可能会有利刃割喉而死的?”

    陆逊斜过头,瞥了他一眼,沉默了片刻,慢慢的说道:“魏霸虽然劫走了溆浦的粮食,可是他也有大量的人要吃饭。我估计他不会好心的留着俘虏,增加消耗。仲山。你派人联系一下潘濬,看看他昨天究竟损失了多少人。”

    陆岚倒吸一口凉气:“杀俘?不会吧?”

    陆逊没有理解他的惊讶,平静的招呼道:“安排洗漱,然后请费祎来下棋。”

    陆岚看了他一眼,躬身领命。

    费祎双手握在腹前,静静的站在岸边,看着岸上排得整整齐齐的尸体,面无表情。他粗粗的扫了一眼,尸体大概在五六百左右。如果再加上被俘的。失踪的,那么昨天吴军的损失至少在一千以上。

    一天的伤亡就有一千,只要魏霸能坚持十天,那潘濬和吕岱的大军就会全军覆没。就以他目前得到的数据来看,这次战事的战果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初丞相最乐观的估计。这一战之后。吴国对荆州的控制将大大削弱,两三年内不可能再有实力发动对益州的攻击。

    魏霸果然是一把非常锋利的战刀,这一刀砍得吴人遍体鳞伤,血肉模糊。看来当初决定让他来完成这个任务还是对的,马谡果然是对魏霸非常了解。

    一想到马谡,费祎不由得笑了一声,摇了摇头。马谡的眼光是独到。可是他去关中却未必有什么好结果。魏延可不是个知道忍让的人,要想他分一部分权利出来,并最终让出对关中的控制权,马谡面临的困难实在不小。他要想成为大汉第一重将的路还有很长。费祎对诸葛亮的这个安排不太理解。他觉得把马谡安排到永安来接替陈到远比让马谡去代替魏延来得可行。

    莫非丞相是希望马谡在关中立功,以便升迁吗?

    “费君,有空吗?”陆岚步履从容的走了过来,冲着费祎拱了拱手。

    “我能有什么事?”费祎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将军要见我?”

    “是的。将军说,如果费君没什么事。他想和费君手谈一局。”陆岚笑了起来,只是笑得有些勉强,他一夜没睡好,身边还躺着几百具等着入棺收敛的尸体,他实在无法做到真正的轻松。

    “好啊。”费祎搓了搓手,有些兴奋的说道:“我正好最近又悟出了一些新的棋路,正好和陆将军切磋切磋。”

    “那再好不过。”陆岚侧身相邀:“请费君随我来。”

    “请!”

    费祎跟着陆岚来到陆逊的大帐,陆逊已经吃完饭了,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眼神却非常平静。听到脚步声,他放下手中的书,向费祎招了招手。费祎在他对面坐好,两人你一子我一子的开始下棋。

    棋一下就下了整整一天,两人仿佛心有灵犀,谁也没有提外面的战事,只是专心致志的下棋。大帐里一片安宁,谁也无法想象,仅仅是五里之处,正在发生一场关系到上万人生死的恶战。

    当亲卫点起灯时,陆逊将手中的棋子撒到棋盘上,无奈的笑道:“费君高明,我输了。”

    费祎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将军的棋路也不错,只是有点急了。”

    陆逊无声的笑了起来,双手交叉,握在腹前,平静的看着费祎。费祎不动声色,不紧不慢的捡着案上的棋子,将他的白子一一捡净,这才用目光发出邀请:“再来一局?”

    “不了,我说了,我不是费君的对手,十局中输了八局,又何必再自取其辱。”

    “棋道本就是修身养性,将军又何必太在意输赢。”

    “你是赢家,当然可以大度一些,我是输家,难免有些气短。”陆逊让人收了棋,洗了手,拿来酒菜,冲着费祎举起了手中的酒杯:“费君,请满饮此杯,然后好好休息一下,我们明天再谈。”

    费祎依然面色平静,只是微微颌首,拿起酒杯,浅浅的呷了一口。他到这里来,是因为孙权向诸葛亮让步,愿意答应诸葛亮的条件,重申盟好,保证蜀国的利益,但是他要求诸葛亮把魏霸撤出五溪。费祎赶到这里来,就是执行诸葛亮的命令,结束这场战事的。现在蜀汉占优势,吴国窘迫,他当然可以从容的面对陆逊。陆逊想通过心理干扰为后面的谈判争取更多的利益,费祎岂能让他如愿。

    两人喝完酒,费祎站起身,拱手告别,扬长而去。他一出门,陆逊的脸色就沉了下来。握着酒杯的手险些要将酒杯捏碎。陆岚走了进来,面色发白的看着他。

    “今天又死了多少?”

    “到目前为止,一千一百二十一人,估计夜里还会有一些,总数大概在一千五百人左右。”陆岚低下了头,“潘濬那边送出话来了,昨天总伤亡是一千一百七十三人。”

    陆逊再也忍不住了,“哗”的一声,将案上的杯盘全部扫落在地。他胀红了脸,大声骂道:“潘承明疯了吗?两天战死三千人,他还有多少人可以死?”

    陆岚咬着嘴唇,一声不吭。这个结果也让他非常震惊。到目前为止,山崖上魏霸的阵地还完好无损。一点也没有受到冲击的征兆,潘濬这么蛮干,用不了几天,他的大军就会全军覆没,不用救了。

    陆逊气得咬牙切齿,他腾的站了起来,大腿一下子痛彻心肺。让他不由自主的惨叫一声。陆岚连忙上前扶着他。陆逊死死的揪住他的袖子,一字一句的说道:“让人告诉潘濬,不要急,千万不能急。要尽可能的拖下去,拖的时间越长,对我们越有利。他没什么余粮,魏霸也好不到哪儿去。再坚持……”

    他伸出一只手。在陆岚面前用力的摇了摇:“五天,再坚持五天。我们就能争取到一点谈判的资本。”

    “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陆逊的额头全是细密的汗珠:“你让人告诉他,五天之后,我一定会把粮食送到他的手中。我会想办法。我求他,我求他了,千万不要再这么拼,人拼完了,我们就输定了。”

    “可是,我们怎么才能把粮食送上去?”

    “你不要管,你就这么对潘濬说。”陆逊气喘吁吁,仿佛随时都可能断气:“战斗,不仅仅是在战场上,还在朝堂上,让他把眼光看远一点,看远一点。”

    陆岚点了点头:“喏,我这就派人去见他。”

    “快去,快去!”陆逊推了陆岚,急急的说道:“一定要把我的话带到。”

    ……

    潘濬在舱里来回踱着步,不时的停下来,看一眼远处的那座桥。桥上插着火把,在夜风中摇曳,宛若天空的星辰。那座桥就像是一座缀满了星星的天桥,架在天上的桥。

    潘濬不知道魏霸为什么要架起这座桥,仅仅是为了联络两岸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这座桥就像是一面战旗,无时不刻的不在彰显魏霸的实力。也只有这样匪夷所思的天桥,才能配得上他神将的赫赫威名。若非神将,又有谁能在那么高的地方架起一座桥?

    人是不能和神斗的。潘濬知道,经过两天的激战,遭受重创的吴军士气已经跌落到了低谷。除了断粮的威胁之外,魏霸是天神转世的谣言开始在军中传播。转世重生的观念是天竺那边的蛮夷信仰,西南人也有不少人信,特别是那些山里来的蛮子,吕岱部下的那些交州人也有信的。

    潘濬非常不安,他担心这样下去,他可能撑不到断粮就会崩溃。神将的谣言就像那座天桥,居高临下,横亘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也堵在潘濬的心头。

    怎么才能毁掉那座天桥?潘濬眯起了眼睛,沉默了片刻:“来人,把吕公请来。”

    “喏。”亲卫转身走了。潘濬重新在舱里踱起步来。过了一会儿,外面响起沉重的脚步声,形容枯槁的吕岱出现在潘濬面前。这两天负责清障的人主要进吕岱的部下,损失非常大,吕岱只剩下千余人,作为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重将,作为一个在孙权幕府里的老将,落到这一步,他的心情非常不好。

    “潘将军,有事?”

    潘濬一脸笑容的迎了上去:“吕公,快请坐。这两天辛苦吕公了,还好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