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04章 焚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乔仁虽然紧张得声音发抖,却没有丧失战斗的勇气,他拒绝了魏霸的劝降。

    得到了拒绝的答复,魏霸也没有什么沮丧,他平静的下达了攻击的命令,似乎乔仁的拒绝对他来说是意料之中,抑或者根本无所谓,劝降对他来说似乎只是一个程序,结果如何并不重要。

    他的冷漠让乔仁更加紧张,他在城头奔跑,督促着将士们做好接战的准备。其实不用他说,每一个吴军士卒都已经感受到了森森杀意,这成千上万的敌人大半夜的跑到辰阳来,当然不是为了和他们开篝火晚会。

    就在城头吴军惊恐的注视中,魏霸缓缓的举起了手,轻轻一挥。

    战鼓声突然炸响,打破了城下的寂静。

    “点火!”手执火把的蛮子点燃了网篮里的竹球,浸过油的竹球立刻燃烧起来,照亮了由数根竹子捆扎在一起的竹弓高大的身影。

    “放!”蛮子们松开了手里的绳子,竹弓猛的反弹起来,将熊熊燃烧的竹球抛上了天空,像一颗流星,划过天际,飞向城头。

    接着又是一个。

    一瞬间,五六十个燃烧的竹球从阵中飞起,飞过两三百步的距离,飞向辰阳,照亮了城头吴军惊恐的面容。竹弓弹放,嗡嗡作响,竹球掠过天空,烈火熊熊。

    乔仁面如死灰。这是霹雳车吗,五十多架霹雳车?按照通常的配置,这是至少万人大军才拥有的军械啊。乔仁一边暗自叫苦,一边大声呼喝道:“注意隐蔽,准备救火——”

    辰阳是粮仓所在,防火是基本要求,乔仁倒不担心这些火球会点燃粮仓。可是他非常担心城墙上准备好的粪汁、滚油等防御物资,以及堆在城上的柴草等易燃物。这些都是为了防守用的,如果被敌人先点燃了,那可就适得其反了。

    城头的吴军开始行动起来,城头一片忙碌。

    城下的吼声连续不断,随着一阵阵令人牙酸的张弦声,无数枝羽箭冲破黑暗,出现了城头,射在吴军的盾牌上。射在城墙上,如急风骤雨,让人心生寒意。

    原本像棋盘一样排列整齐的大阵前部忽然一阵喧嚣,百余名士卒扛着十余架填壕竹筏冲了出来,他们冲到护城河旁。将竹子扎成的竹排扔进护城河,溅起一阵水花。这些填壕竹筏全部用粗大的整根竹子扎成,上下两层,头尾交叉,长七八丈,宽两三丈,却比通常用的填壕车轻巧许多。四五个人就能抬起,十个人就能抬着飞奔,往护城河里一扔就是一座桥,轻松快捷。

    片刻之间。护城河上就多出了十座桥。

    城头的吴军怎么能让敌人如此轻松的填壕,他们开始放箭射击,羽箭带着啸声,扑向正在填壕的敌人。扑向那些刚刚架起的竹桥。箭射在粗大的竹子上,扑扑作响。却很难射穿。

    完成了填壕任务的蛮子们一边拨打着钉在铁甲上的箭羽,一边退了回去。接着又有百余名士卒扛着填壕竹筏冲了上来。护城河里水花四溅,一架架竹筏扔进水中,很快开辟出一条条宽数丈的通道。

    城上的吴军惊骇莫名,敌人填壕的速度简直快得让人不敢想像。填壕是正式开战后的第一道障碍,要在城头守军的箭阵阻击下填壕,用的时间越长,付出的伤亡代价就会越大。一般填壕是用填壕车。填壕车体积要很大,这样才能达到目的,可是体积越大,重量就越大,搬动起来就不方便,消耗的时间就越长。攻城的一方往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才能完成填壕的任务。

    他们从来没有看过像现在这样快捷的填壕方法。

    其实,用竹筏填壕的确要轻松很多,制造起来简单,搬运起来也方便。同样体积的竹筏要比木筏轻一半以上,几个人就能抬着走,还不怕沉到水里去。

    这些都是魏霸想出来的办法,蛮子们虽然做篾匠很熟练,却没有这样的复杂的技术。有了魏霸的指示之后,他们把竹子的优点发挥到了极限。白天在山谷里忙碌的时候,他们就感受到了竹筏的妙用,现在并不惊讶,可是对于城头的吴军来说,如此快速的填壕进程让他们感到非常惊恐。

    一通鼓尚未结束,填壕任务已经完成。鼓声一变,数十个高大的黑影被推到了阵前。乔仁扑到城头,瞪大了眼睛细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那些黑影全是巨大的攻城车,不过与普通的攻城车不一样,这些攻城车全是手臂粗的竹子扎成的。在最前面,是连枝叶都没有除去的整个竹子,上下排成七八排,浓密的竹枝挤在一起,挡住了城头的目光,也挡住了城头的箭雨,看起来像是一只无比巨大的怪兽,仅是体量就足以让人心生恐惧。

    五十名蛮子抬一辆攻城车,他们喊着整齐的号子,踩着竹筏,越过了宽阔的护城河,径直向城下冲来。

    “放箭!”乔仁在城头奔跑,大声叫道:“用火箭!”

    吴军弓弩手纷纷张开搭箭,在火把上点燃绑在箭上的引火物,向攻城车射去。攻城车体积很大,根本不用瞄准就能射中,前面是密实的竹叶,一点就着。吴军刚射出第一批箭,攻城车就烧了起来。

    不过,火只在攻城车的前面燃烧,暂时还烧不到攻城车下面的蛮子。感受到上面着了火,蛮子们不仅不紧张,反而更加兴奋,他们嗷嗷的叫嚷着,跑得更快。攻城车像是长了腿似的,向城墙冲了过来,就像数十个大火球,呼呼作响,扑向辰阳城。

    乔仁突然明白了,吓得连声大叫:“停止射击,停止射击!”

    其他的吴军也明白了,这些攻城车根本不怕他们点火,反而希望他们射箭点燃前面的竹枝。这些攻城车和城头差不多高,顶端的竹枝又伸出前端很远,一旦攻城车接城墙,这些着火的竹枝就会出现在城头,就会出现在他们面前,到时候烧的就是他们自己。

    对付攻城车,最好的办法当然是用长木棍顶住,不让他靠近城墙,让攻城车上的敌人无法跳上城墙。可是现在这些攻城车的前面有大量的竹枝,而且着了火,让手持木棍的守军根本无法靠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攻城车靠在了城墙上。

    一辆攻城车靠上了城墙,前端伸出四五丈长的枝叶烧得吱吱作响,几乎覆盖了整个城墙。吴军猝不及防,纷纷避让,也有勇敢的士卒挥舞着战刀,上前劈砍。他们冒着大火的炙烤,砍下那些竹枝,却发现砍断的竹子俨然就是一枝锋利的长矛,无情的向他们刺了过来。他们砍掉一截,剩下的一截更加粗大,更加锐利。

    几个吴军被竹矛刺中,惨叫着倒地。

    更多的攻城车靠近了城头,车头伸出的竹枝竹叶在燃烧,像一个个大火把,无情的扫过城墙,面对这巨大的火把,吴军还击乏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火把横亘在城墙上,将城墙上的守军分隔在城门两侧一段段城墙上,再也无法互相支援。

    城门正在火阵之中。

    在城南发起攻击的时候,城北的赵统也发动了攻击,填壕,用竹弓弹射火球,用带着大火把的攻城车分隔城墙,一连串怪异的武器让吴军疲于应付,不过两通鼓的时间,城头的防守就陷于混乱。

    乔仁心急如焚,他跟随陆逊征战多年,是一个经验丰富、心思周密的人,也正因为如此,陆逊才会把镇守辰阳的重任交给他。面对数不清的敌人,他没有丧失勇气,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可是面对这些怪异的武器,他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他没有见过这样的武器,他也没有遇到过类似的场面,急切之间,他找不到解决的办法。而且他心里一直有个担心,魏霸也许不是来攻城的,他也许是来烧城的。吴军只剩下辰阳最后一个粮仓,只要烧掉辰阳的粮食,吴军就再也无法坚守了。

    现在,魏霸使用的手段正是火攻,这验证了他的担心,让他更加紧张。如果魏霸想夺城,夺取城里的粮食自给,他还可以拿焚城来要挟,可是如果魏霸的目的就是焚城,他就没有任何倚仗了。他不仅要防着魏霸夺城,更要防着魏霸焚城。

    “用水!用水!”乔仁满头大汗,捶胸顿足,城墙被燃烧的攻城车隔成了十几段,不少吴军被火堵在里面,进退不得,发出惊慌的喊叫,不少人为了躲避,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去,城头的防守已经崩溃。可是乔仁此刻心里却还是担心那关系到吴军生死存亡的粮食。

    魏霸坐在指挥车上,看着被火光照亮的城墙,看着城墙上十几堆巨大的篝火,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快要成功了,对手乔仁是一个稳重有足却应变不足的人,面对他精心准备的这些怪异攻城招术,他无法做出及时的反应。这一次,他又赢了。

    “子全,准备登城。”

    “喏!”披挂整齐的王双舞了一下长刀,掩在身后。

    “关校尉,神犬营可以出击了。”

    “喏。”关凤严肃的应了一声,转身挥动彩旗。

    准备多时的沙拉曼等人松开了神犬,纤纤玉指一指城头:“咄!”

    数十头神犬如箭一般射出,一路狂奔,冲过护城河,冲上攻城车的顶层,面对熊熊燃烧的火球,它们毫无惧色的一跃而起,如神兵天降,突然出现在惊慌失措的吴军面前,张开了血盆大口。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