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10章 统一战线

第510章 统一战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家庄园一片欢腾.

    魏家最近喜事连连,少主魏风的亲事迫在眉睫,各项事务在夏侯徽的艹办下准备就绪,新郎倌魏风已经从房陵赶了回来,家主魏延也正在路上。而最让人担心的武陵战事终于有了结果,魏霸大获全胜,再次战胜吴国最著名的战将陆逊。虽然最后的结果还有待磋商,但是从吴国手中夺取武陵却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这个胜利不仅是魏家的荣耀,更能大大激发蜀汉君臣的热情。自从先帝刘备在夷陵惨败,无数将士葬身长沙,蜀汉人就觉得在吴国人面前抬不起头来。虽然在诸葛亮的主持下,蜀汉和吴国重新结盟,但是没有人认为汉吴之间真的和好了,相反,大家都一致认为,这不过是迫于形势的暂时忍让,是勾践式的卧薪尝胆,是为了一次痛快淋漓的复仇积累力量。

    如果说上半年的襄阳之战不过是借着魏国人的铁骑,小小的报复了一下吴国人,现在魏霸出击武陵,只凭着数百部曲,硬生生的把吴国再次拖入战争的泥潭,并且取得了斩首数万的辉煌战绩,这就是全国上下期盼以久的复仇之战。

    虽然还不是全面复仇,却无疑是一个漂亮的开始。

    可以想象,这个胜利一旦公布,成都将是怎样的情景,将有多少人会赶到魏家来祝贺,魏霸将得到什么样的名声,连带着整个魏家都会得到什么样的赞誉。

    仅仅是想一想,就足以让人激动不已。

    “媛容,你看我们要不要先给那几家透个风?”张夫人笑盈盈的说道:“打败吴国,打败陆逊,可不仅仅是我们魏家的喜事,他们听到了,也会开心呢。”

    夏侯徽含笑道:“阿母,这自然是个喜讯,不过依我来看,由咱们自己来说,毕竟不如由丞相来说的好。要夸,也得由别人来夸,是不是?”

    张夫人忍不住笑出声来,眼珠转了转:“这话说得也是,阿风迎亲在即,那几家又与习家亲近,总是要来祝贺的,这时候上门去说,说不定会有人以为我们想多要一点礼物,还是由丞相公布的好。不过,媛容,你觉得丞相会及时公布吗?”

    夏侯徽也笑出声来。她知道张夫人在高兴什么,为魏霸的战绩高兴当然是免不了的,而魏风将迎娶习家的女儿,和襄阳的世族走在了一起,现在又借着魏霸的战功能够亲近冯家、张家,隐隐的站在诸家前列,这才是张夫人最开心的事。出身世家的人,总希望自己的家族名声更显赫一点。夏侯徽出身世家,对张夫人的这种心理自然揣摩得一清二楚。

    “丞相会公布的,他向来大公无私,这么大的事,他岂能藏着掖着?”夏侯徽从容的说道:“子玉在武陵站住脚,牵制得吴国不能西向,对他的北伐大计也是有利无弊。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会冒着触犯荆襄武人的危险压制魏家的战功。再说了,北伐一旦开始,他倚仗我们魏家的时候还多着呢。”

    “说得也是,马谡虽然去了关中,他也只能做做政务,真正要冲锋陷阵,还要靠我们魏家的男人。”张夫人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之色。她虽然希望魏家越来越好,可是身为武人,战场上的凶险也是无所不在,在生死面前,谁能保证自己的运气一直那么好?魏霸这样的战绩只能归功于奇迹,魏延、魏风能不能有这么好的运气,实在很难说。一旦有什么损伤,那可是无法承受的痛苦啊。

    “那是自然。”夏侯徽又笑道:“不过,其他人家可以不去,关家和张家却必须先去一下。一来关姑娘马上就要成为我们魏家的人了,这件事不能不先通知了一下关家。而孙权要送回孙夫人的事,也要提前告诉皇后,好让她有时间给皇太后提个醒,万一皇太后不高兴,这事儿可就有些美中不足了。”

    张夫人笑了,夏侯徽做事果然是滴水不露。她不赞成抢在诸葛亮前面发布这个消息,自然是不想抢诸葛亮的风头,可是她也不能容忍诸葛亮压制魏家的战功,所以先要让关家、张家知道。张皇后知道了,皇帝陛下自然也就知道了,到时候诸葛亮想瞒也瞒不住了。迎回孙夫人的事,现在还没有定论,孙权有可能会不同意——只要诸葛亮愿意做出让步,可一旦这事捅到皇帝陛下的耳朵里,不管最后成不成,魏霸在皇帝陛下的心目中那就是功臣了,相信诸葛亮也要考虑拒绝的考虑后果。

    “你办事,我放心,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吧。如果需要我出面,你告诉我一声就行。”

    “阿母,这件事啊,还真得你出面,不管是关家还是皇后那里,我可是镇不住场面的。要是阿母不想动弹,等习家嫂嫂进了门,由她出面,也是可以的。”

    “你啊,就是不自信。”张夫人亲昵的刮了一下夏侯徽的鼻子:“就算是习家的女儿进了门,你还是我的左膀右臂,没人能代替你。关凤虽然办事妥贴,不过她大概没什么时间在家,大多要留在武陵帮子玉的。关侯的女儿,对荆襄人来说这可是一面好大的旗呢。”

    夏侯徽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她说这些,倒不是想争夺魏家的控制权,对她来说,有魏霸的魏家才是魏家,没有魏霸的魏家与她半点关系也没有。她有些吃味的却是关凤即将成为魏霸的正妻,从此要压她一头,之所以会形成今天的局面,还是因为当初诸葛亮的阻挠。如果当时与魏国和亲,这正妻的位置又怎么可能落到关凤的头上。

    身为魏国宗室的女子,却做了妾,虽说是命运所致,要说夏侯徽一点想法也没有,那也是不现实的。

    夏侯徽很快去了张家,夏侯夫人听到这个消息,也是非常欢喜。

    “是吗,子玉还真是用兵如神,这么说来,他很可能要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太守了?”

    夏侯徽喜滋滋的点点头,嘴上却谦虚道:“古有甘罗十二为相,子玉这也算不得什么。”

    夏侯夫人瞥了她一眼,含笑道:“你的心思也未免太大了,做丞相还早了些,二十出头就能做太守,就是那些世家子弟也不敢奢望。你睁开眼睛看看,普天之下,算上当年的袁家、杨家等豪门,有哪个是弱冠为太守的?就算是狂士廖立,也是快到三十岁才做太守。”

    夏侯徽抿着嘴笑了。正如夏侯夫人所说,太守可不是那么好做的,世家子弟起家为太守的也不少,不过这么年轻的却几乎没见过,廖立为什么对刘备那么忠心,还不是因为刘备对他青眼有加,让当时还不到三十的他做了太守,正是这样的赏识和器重让狂傲的廖立对刘备死心塌地。

    “姊姊,关姊姊也立了功,丞相要怎么赏她啊?”张星彩倚在夏侯夫人身边,睁着两只大眼睛看着夏侯徽:“丞相会不会也让她进宫?”

    夏侯徽眼神一黯,随即又笑道:“小星彩,这一点你放心,关家姊姊是不会进宫的,她马上也要成为魏家的人了。”

    夏侯夫人眉毛一挑:“关凤要嫁给子玉?”

    “嗯。”夏侯徽捻着衣带:“他们一起出生入死,朝夕相处,两情相悦也是正常的……”

    “我就知道,关姊姊把万人敌送给表姊夫没按什么好心眼。”张星彩叫了起来,一脸未卜先知的得意:“哼,她还不承认呢,等她成亲的时候,我可得好好的羞羞她。”

    夏侯夫人和夏侯徽互相看了一眼,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两人说了一阵闲话,夏侯徽说明来意,夏侯夫人还没说话,张星彩先跳了起来,拍着手道:“好啊好啊,我听关姊姊说过,孙夫人的武技比她还好,身边还有好多会使刀弄剑的婢女。关姊姊要成亲了,没时间再教我习武,我可以去找孙夫人。”

    “你这么懒,三天打渔,两天晒网,还练什么武。”夏侯夫人嗔道:“你真要练武,先听你姊姊说说子玉阿兄是怎么练武的,他只用了两年时间,就练出了一身的好武艺,你以为是天下掉下来的?那是他每天一个时辰,风雨无阻的练出来的。就你这样天天睡到自然醒的小懒鬼,还想练出一身好武技?”

    张星彩翻了个白眼,撅着嘴,小声的嘟囔道:“我武技不好,是关姊姊不肯传我绝招好不好?她就是怕我超过她,所以不肯用心教我,要不然,我早就成高手了。”

    “去去去。”夏侯夫人又好气又好笑,把张星彩轰了出去,这才转头对夏侯徽说道:“子玉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迎回孙夫人,就是因为陛下思念孙夫人?”

    夏侯徽点了点头。

    “他之前和丞相商量过吗?”

    “没有。”夏侯徽摇摇头,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丞相派他入五溪,却不肯给一点支援,很明显是想利用五溪的战事削弱我们诸家。只是他没想到子玉居然真的打赢了,而且取得了这么大的战绩。此刻他大概会后悔养虎为患,尾大不掉。如果我猜得不错,接下来子玉更不可能得到他的支援,要想在武陵站稳脚跟,除了依靠陛下和皇后,还有其他选择吗?”

    夏侯夫人眼神微缩,沉吟半晌:“你确定这不是丞相的欲擒故纵?没有丞相的支援,子玉在武陵坚持不了太久。”

    夏侯徽微微一笑:“姑姑,到现在,你还对子玉没有信心吗?持重是必要的,可是如果想万无一失,只怕会错失良机。关家已经抢了先,关兴做了表兄的上官,姑姑就一点触动也没有?”

    夏侯夫人轻叹一声:“继先已经和我抱怨过好几次,我岂能一点触动也没有。可是你要清楚,丞相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高明啊。关家没有选择,张家却还没到那一步。媛容,不是我胆小,实在是丞相的势力太大,一步踏错,可就没法回头了。”

    夏侯徽想了想,躬身一拜:“姑姑,你的担心,我可以理解,不过,我希望姑姑对子玉有点信心,也给张家多一个选择。姑姑不要忘了,丞相年近半百,身体曰见衰弱,他一旦弃世,丞相之位必然是马谡的,此人薄情寡义,犹过丞相,对张家可是一点好感也无。丞相虽以荆襄人为根基,可他毕竟不是荆襄人,还需要其他人制衡,一旦马谡当政,恐怕除了荆襄人之外,朝堂上再难看到其他人。”

    她顿了顿,又说道:“姑姑,皇后至今无子,你就不担心这皇后之位花落别家吗?”

    夏侯夫人眼神一紧,半晌无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