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15章 仁者无敌

第515章 仁者无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要做仁者,绝不是什么良心发现,或者真把自己当成恩泽天下的神将了,他这也是没办法,现实环境逼的。※※

    正如朱武所说,从秦始皇派五十万秦军入岭南开始,中原汉人对南方的征服已经持续了四五百年,可是结果如何?别说岭南还是化外之地,就连江夏、长沙、武陵这些地方都还是蛮人的地盘,可以这么说,过了长江以南,大部分地区都是蛮人的天下。

    这倒不是蛮人强悍。蛮人的确强悍,可真要和汉人阵而后战,那他们还是不够看的。他们倚仗的就是地利,汉人和蛮人的分界线通常就是地理分界线,入了山,是蛮子的天下,出了山,就是汉人的天下。

    由此向前,就是连绵数千里的山区,要想一个个的去征服,别说魏霸,就算魏霸的儿子、孙子一起来,恐怕也难以完成这个重任。

    强攻不成,那就只有利诱。

    蛮子为什么易叛难安?大部分都是因为汉人官员欺压太狠,擅自在朝廷规定的赋税之外增赋。蛮子们生活在山里,生活本来就困难,一增赋,就有可能倾家荡产,如果再遇到那些不良的官员,可能就是个家破人亡的结果。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不造反还有什么选择?所以蛮子们很容易反,但是只要朝廷更弦易张,派能施仁政的官员来,他们很快又会投降。真正想造反谋取政治利益的蛮子毕竟是少数,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成功的。

    蛮子们不反对汉人官员,能给他们带来福利的官员,他们还是非常欢迎的。这样的例子不少见,后世最著名的应该就是诸葛丞相。诸葛亮平定南中之后,就是考虑到蛮子们的特殊情况。允许蛮子自治,所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这才让南中保持大体安定。南中人对诸葛亮心怀感激,虽然诸葛亮其实也是在奴役他们,只不过实力不够,只能保持克制罢了。

    蛮子过得苦,他们的狠是穷狠,是活不下去。只能和你拼命的狠。对付这样的人,你和他比狠,那是自找麻烦。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要想得到他们的支持。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给他们带来更好的生活。

    魏霸现在没钱。关中大战在即,魏家的财力物力要首先支持老爹在关中的战事,不可能再有余力来支持他,这一点,老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是想把魏霸带到关中去的,可惜丞相不准。他也无能为力。

    可是魏霸有技术。所有人都知道魏霸的机械技术独步天下,什么连弩、攻城车,都是攻守的利器。可是他们不知道,魏霸的机械技术原本不是杀人的。而是活人的。他学的是农业机械。

    魏霸近乎神奇的机械技术可以给山里的蛮子带来好处,那座横跨峡谷的天桥便是明证。山里交通不便,峡谷纵横,交通基本靠走。通信基本靠吼,眼睛看着只有百十步远。可是要想过去,也许就得走半天。魏霸能架桥,可以提代极大的便利。

    这只是一个方面。

    山间耕地少,灌溉不便,有时候看着滔滔的江水却无法利用。魏霸有水车提水技术,可以增加灌溉的面积,给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能带来粮食的增产。

    这些都是魏霸的秘密武器,有了这个秘密武器,魏霸才有底气说,我能给你们带来福祉。

    诸葛亮给蛮人的好处是减轻赋税,是被动的,魏霸给蛮人的好处却是更好的生产力,是主动的。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完全可以做得比诸葛亮更好。

    这也是廖立对魏霸有信心的原因所在。

    好处,当然得先给身边的人,儒家讲五服,也是指利益圈的五个层次。对魏霸来说,目前最近的当然是五溪蛮,相夫的雄溪部落也是五溪之一,又关系到以后进军交州,魏霸自然要把雄溪部落的事优先处理。

    “我打算先派人去雄溪,对他们讲明利害,希望他们能迷途知返,不要和吴人一条道走到黑。”魏霸在辰阳的位置点了点。“谈判虽然还没有结束,但是辰阳做为武陵的新郡治却已经在我的计划之中。到时候,以辰阳为心,五溪为后盾,我准备勘查地形,广开稻田,同时整治山寨,架设桥梁,开通商道,把武陵郡整合成一个大的利益共同体,尽可能的让每一个部落都从中得利,过上更好的生活。辰阳之东,有上好的稻田,可以生产更多的粮食,辰阳之西,也有大量的山货、奇珍异宝,如果双方互惠互利,互通有无,我相信,大家的日子会比现在好过得多。”

    魏霸把自己的考虑详细的对相夫和朱武说了,朱武还好一些,相夫却怦然心动。他看得出来,魏霸的计划有很大的可行性。魏霸不仅有那些汉人好官的仁政,他更有那些官员不具备的技术,更关键的是,他没有带多少兵来,魏家武卒、赵家矛兵,关家刀盾手,全部加起来也不超过五百人,剩下的全是蛮子自己。换句话说,他们需要负担的很少,而魏霸可以提供给他们的却很多。

    这样的机会,雄溪部落不应该错过,否则,就只能看着其他的部落吃肉,雄溪部落连汤都喝不着了,说不定到时候还会被魏霸率领其他部落瓜分了。

    “大人,你这个办法好,先礼后兵,我看行。”相夫满脸堆笑:“要不,我亲自走一趟?”

    “你不能去,我怕槐根丧心病狂,坏了你的性命,那我的损失可大了。”魏霸笑着摆摆手:“你挑两个能说会道的人,我到时候安排人跟他们一起回去,等他们同意了,你再出面不迟。”

    “多谢大人关心。”相夫感激的点点头。

    “吕凯和槐根在一起,一旦雄溪部落重归五溪,吕凯想必会退往郁林。我想请你派人先回郁林,联系你的主人,做好接应的准备。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彻底把吴人赶出交州。”魏霸又对朱武说道:“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士家要想恢复当年的荣耀是不太可能,但是,他应该有尊严的活着,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朱武躬身领命:“诚如大人所说,我家主人一定会感激不尽。大人。我现在就出发?”

    “不,除夕之会后再走,我还有些细节要和你商量。”

    “喏。”

    ……

    辰阳西不久有座武山,半山腰有个山洞,据说就是当年帝女和槃瓠隐居的地方。不过年日久了。就连武陵的蛮子也只是记得有这么一个传说,却没有太当回事。魏霸得知这个山洞之后,却没有轻易的放过,他宣布,以后每年新年都要在这里祭拜槃瓠和帝女,就像汉人新年时要祭祖一样,要变成一个习俗。

    为了这一天。魏霸在大战刚刚结束的时候,就派人赶往三山谷,拉来了飞狐和帅增两位精夫,只留下伤势刚好的单程留守。考虑到在一段时间内。吴人还有可能来报复,在留一部分人在三山谷经营还有非常有必要的。

    除夕这一天的早上,飞狐、帅增等人终于及时赶到了龙岩滩,与他们一起来的还有潘子瑜。看到潘子瑜。一向沉稳大方的赵统有些局促起来,在黑沙等人促狭的哄笑声中。赵统扭扭捏捏的走上前去,牵着潘子瑜的手,逃到没人的地方。

    潘子瑜红着脸,咬着嘴唇,憋了半天才说道:“我父亲可好?”

    “好着呢。”赵统笑道:“就是脾气大,我去见了几次,都没给个好脸色。”

    “是吗?”

    “唉,这也怪不得他。”赵统连忙为潘濬解释道:“他一把年纪了,却落到这个境地,难免有些不舒服。再说了,这么好的女儿,嫁给我这么一个武夫,他不满意也是很正常的。”

    潘子瑜睨了赵统一眼:“你真的这么想?”

    赵统连连点头:“是啊,我的确是这么想的。我能娶到你,是我的福气。这一点,我还真要谢谢子玉,如果不是他在合约里坚持,我想你父亲肯定不会同意的。”

    潘子瑜嘴角微微一挑:“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公主对你的心思吗?”

    赵统脸一红:“他……应该知道吧,不过,他非常不喜欢公主。”

    潘子瑜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那你呢?”

    “我……”赵统结结巴巴的犹豫了很久:“我虽然不像子玉那么讨厌公主,不过也觉得她的确没有你贤惠。”

    “巧言佞色。”潘子瑜扑哧笑了一声:“走吧,去见见我阿爹,不先讲通,到时候他会不高兴的。”

    “唉,我要去么?”

    “你就不要去了。我们还没成亲,按理不能见面,被他看见了,又有话说。”

    “那好,你小心一点啊。”赵统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亲自撑着船,把潘子瑜送到关押潘濬等人的地方,然后站在一旁,看着潘子瑜走进了山洞。

    潘濬跪坐在山洞里,闭目养神,朱绩坐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什么,周胤背着手,低着头,在洞里来回踱着步。听到潘子瑜的脚步声,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潘濬脸一沉,又闭上了眼睛,周胤却扑嗤一声笑,阴阳怪气的说道:“潘将军,你快看哪,这不是你的女儿嘛,她没死啊?我一直以为她守节了呢。这是穿的什么衣服,是蛮子的喜服么?”

    潘子瑜眼珠一转,反唇相讥:“哟,这不是周大都督的儿子吗?怎么,你都攻到蛮人的腹地来了?果然是用兵如神,神出鬼没,没羞没臊啊。”

    周胤翻了个白眼,哑口无言,灰溜溜的躲到一边去了。

    ps:进分类前十了,哈哈哈……

    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