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18章 暗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天亮之前?”张绍吃了一惊:“这么急?”

    “嗯,你犹豫不决,可是有人等着我回话呢。”关兴得意的笑了笑:“别怪做兄弟的没提醒你,想支持子玉的人可不少。”

    “谁这么热心?”

    关兴嘿嘿一笑:“你之所以犹豫,是因为你现在抱着丞相的大腿。可是你要清楚,没机会抱丞相大腿的人多的是,他们只好去抱子玉的大腿了。”

    张绍骇然变色:“那些人……”

    “那些人怎么了?”关兴漫不经心的瞟了张绍一眼:“他们愿意掏钱,丞相还能拦着?”

    张绍眉头一挑,忽然想到了什么:“是啊,为什么丞相不拦着?这会不会是个一坑?”

    “武陵本来就是一个坑,不过很显然,子玉很擅长跳坑。”关兴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当初子玉势单力孤,都能从武陵这个坑里跳出来,现在他拥有精锐近万,又有什么样的坑拦得住他?继先,作为兄弟,我再提醒你最后一次,等子玉在荆州站稳脚跟,打开局面,你再凑上去帮忙,他未必能把你当回事。到时候,你和我之间可就不是差一品两品的问题了。你如果想靠外戚的身份和我比,我觉得你可以先想想吴家的境遇。有些事,不需要等到眼前就能看得清楚。你说是不是?”

    ……

    陈家书房,房门紧闭,陈祗坐在案后,一手抚着颌下的短须,一手搁在案上,不停的捏放着,指节啪啪作响,就像是外面的爆竹一般。

    陈祎坐在他的对面,似笑非笑的看着兄长。

    “公伟,你不要这么看着我。”陈祗有些生气的说道:“你是不是和那些蛮子呆得太久了,该有的礼节都忘了?”

    陈祎笑笑:“敢问兄长。我哪儿失礼了?”

    陈祗一时语塞,过了片刻,有些恼怒的喝道:“你这么和我说话,便是失礼。”

    “兄长,迁怒于人,可不是君子所为。”陈祎从容的摇摇头:“你的方寸乱了,现在大概做不出什么好的决定。我还是去陪表兄们喝酒,等你冷静些再谈。”

    “谁说我乱了?”陈祗没好气的说道:“你坐下。”

    陈祗话说得硬气,口气却已经软了。正如陈祎所说,他的确有些乱了。当初让陈祎去武陵的时候,他几乎没抱什么希望,所以关照陈祎的第一句话就是。万一情况不对,立刻回成都。可没想到,仅仅是两三个月的时间,魏霸居然打赢了,逼着吴军坐下来谈判,割让武陵郡,陈祎也成了魏霸的亲信。

    陈祎超额完成了任务。陈祗应该高兴,可是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魏霸身边可能已经没有他的位置。在各方面和他都差不多的李譔已经在他之前进入了魏家庄园,并且得到了魏霸的重用。陈祎这次回来,就有把李譔带到武陵去的任务。

    这可是棋差一着,逼手逼脚。第一个是宝,第二个就是草了,心高气傲的陈祗怎么肯屈居李譔之下,而且还在弟弟陈祎之下。

    “你不要高兴得太早。魏霸能战胜吴军,是因为孙权出了昏招,大军深入山区,这才被魏霸抓住了机会。那些不算什么,真正的考验才开始。丞相要北伐,所有的财赋、粮食、军械都会拨往关中,一粒粮、一斤絮也不会运往武陵。魏霸本事再大,他能变成粮来,还是能变成絮来?缺衣少食,那些蛮子就甘心跟他受苦?到时候只要孙权肯出点血。他这个神将立马就会现出原形,怎么死的还说不定呢。”

    “兄长的担心当然不能说没有道理,不过,魏霸也有魏霸的应对之策。”

    “他有什么应对之策?”

    “他的应对之策,我猜不出来。”陈祎笑笑:“我要是有他那样的本事,就不用听他的了。”

    “且!”陈祗不屑的哼了一声,扭过头,故意不看陈祎。陈祎低下头,暗自笑了笑,兄长的脾气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他想了想:“兄长,丞相北伐,你怎么没有随军?按说,他重视军械改造,你应该大有用武之地啊。”

    “我怎么知道。”陈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大概是因为他自己在这方面造诣精深,不需要我这样的人吧。”

    陈祎眉头一挑:“丞相日理万机,他还会自己负责这些细务?”

    “事必躬亲嘛,你又不是不知道。”陈祗撇撇嘴,没有再说下去。他本来是想趁着这次机会向诸葛亮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没曾想诸葛亮一点机会都没有,就连军械制造的作坊都没让他进。这让陈祗非常受刺激,他看不到自己的前途在哪里。

    “兄长,跟我去武陵吧,以你的能力,魏侍中一定会重用你的。”

    “魏霸?哈,算了吧,他的机械之术独步天下,我那点儿门道,哪能入他的法眼。”

    陈祎摇摇头:“兄长,你错了。魏侍中的机械之术的确是独步天下,可是他不会像丞相那样事必躬亲,而且他对丞相这样的做法并不认同。”

    “是吗?”陈祗犹豫了片刻:“可是……”

    “可是他身边已经有了李譔这样的人,是吧?”

    陈祗眼睛一瞪:“就你聪明。”

    “我们兄弟一场,你想什么,我还能不知道?”陈祎温和的笑着:“如果你真是担心这个,那我倒可以劝你大可放心。魏侍中说过,像李譔和兄长这样的人才永远不会嫌多,只会嫌少。当然了,你要是看中的仅仅是那个官职,那的确可能有冲突,可是……”

    “等等。”陈祗打断了陈祎:“除了官职之外,还有什么冲突的?丞相为什么压制非荆襄系,不就是因为官职有限,要优先满足荆襄人吗?”

    陈祎沉默了片刻,静静的看着陈祗,陈祗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想要避开他的眼神,却又不肯示弱,只好硬撑着。

    “兄长。魏侍中在襄阳时,用一艘改装过的战船就打得吴军的朱然等数名重将晕头转向。”

    陈祗思索了半晌,不解的问道:“这……跟我们刚才说的有什么关系?”

    “道理很简单,官职大小,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技术是否先进。”陈祎缓缓说道:“在一架犀利的连弩面前,就算有二十个、三十个将军。一样射成刺猬。”

    陈祗有些迷茫,不太明白陈祎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陈祎也不解释,起身行了一礼:“如果兄长是为了一官半职,那就不要去武陵了。如果不出意外,魏侍中自己也不过是个武陵太守,最多再加个杂号将军。他给不了你什么显赫的官职。如果兄长想凭着高超的技术建功立业,留名青史,我建议兄长可以考虑考虑。”

    说完,他转身离开,陈祗也没有留他,品咂着陈祎的那些话,似乎琢磨出了什么。却又一直抓不住要点。不争官职?那还争什么?大丈夫辛劳一世,不就是想位列公卿,封侯受土,光宗耀祖,恩泽子孙吗?没有官职,还有什么意义?

    “这竖子,骗人骗多了,说话神神道道的。”陈祗恼怒的哼了一声。

    第二天早上。陈祗等着陈祎过来拜年,却一直没等到,一问才知道,陈祎出门拜年去了。他非常不高兴,让人去找,过了好一阵,家人回报。陈祎去来敏的府上了。

    “来敏?”陈祗眉头皱了起来,良久半语。

    ……

    来敏看着陈祎,花白的眉毛颤了颤,想笑又没笑出来。他觉得陈祎疯了。陈祎带来了魏霸的口信。魏霸准备在武陵办学堂,想请来敏去做教授。

    魏霸疯了,武陵一大半是山地,魏霸能控制的人几乎都是蛮子,他吃饭都成问题,哪来的财力建学堂,就算建起了学堂,又哪来的学生?难道让我去教那些蛮子读书?

    “来公,魏侍中说,圣人有教无类,五溪蛮也是黄帝苗裔,并非茹毛饮血之辈。正因为他们的蒙昧,才需要像来公这样的饱学鸿儒去教化。荆州本是文化昌盛之地,可是江南却一直未染士风,来公若肯屈尊前往武陵,功德不亚于文翁之于巴蜀,将来先贤祠中,必有来公一席之地。”

    来敏心头一动,抚着须尖,有些犹豫。读圣人书,最希望的事无非立德立功立言,他生就一副臭脾气,年纪越过越大,官却越做越小,立功基本上是和他没什么关系了。如果能像文翁那样兴一方教化,被后人立祠纪念,也算是立德了。和诸葛亮出身世家不同,魏霸父子武人出身,想必对他这个博学的大儒同乡更敬重一些,不会像诸葛亮那样把他纯粹当成一个摆设。

    只是……要是和魏霸走得近了,会不会惹得诸葛亮猜忌?现在的日子已经够难过了,再得罪诸葛亮是不是合适?诸葛亮让魏霸去武陵,那可没存什么好心啊。

    来敏左思右想,难以决断。正在此时,外面有人来报,镇北大将军魏延来给来公拜年了。

    来敏一听,脸上顿时泛起一阵潮红。魏延来给我拜年?我的天,难道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来敏没敢多摆架子,魏延的臭脾气是有名的,他肯来是好事,如果怠慢了他,惹得他发怒,那可就是祸事了。来敏不敢怠慢,立刻出迎。

    魏延一见来敏,立刻抢上几步,满脸堆笑的躬身行礼:“来公,新年好啊?恭祝你身体康健,教化四方,立德立言,万世流芳。”

    来敏一听说明白了:“文长,是替儿子来做说客的?”

    魏延哈哈一笑:“犬子顽劣,急需来公这样的大儒教诲。哈哈哈……魏延只好来请来公出马了。来公,我已经向丞相请示过了,丞相也说能当此大任者,非来公不可。来公,就不要推辞了吧。”(未完待续。)

    ps:还有三天,月票榜已经开始暗流涌动了,不到两天的功夫,老庄就看到了无数的单章,连打油诗都出来了,实在是……高。

    老庄也一样,求票,求月票,诸位,你们就不要推辞了吧,难道要镇北大将军带刀上门去求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