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24章 虎头蛇尾的宣战

第524章 虎头蛇尾的宣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战船溯江而上,沿着雪峰山西麓一直向南。两岸竹影婆娑,苍山翠树,宛如一条看不到头的碧绿长廊,间有长着五彩羽毛的小鸟在树间鸣唱,歌声清越,仿佛脚下清澈的江水。满眼都是令人心醉的绿,只在雪峰山巅有一些白色的积雪,像是一顶缀了白羽的翠冠。

    夏侯玄站在船头,吹着凉爽的江风,畅快得放声长啸,啸声顺着河谷,袅袅不绝,引来了神犬营的侍犬女们娇笑不已,其中一个亮出了嗓子,想起了火辣辣的山歌,大胆的向夏侯玄表示爱慕,引得旁边的同伴们一阵调笑。

    夏侯玄笑了笑,并不在意。跟着魏霸出师数日,他已经习惯了这些蛮女们不加掩饰的性子。他本是豁达之人,喜的就是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对那些繁文缛节早就讨厌了,现在身处这莽莽群山之中,与一些崇尚自然的蛮子呆在一起,喜则载歌载舞,怒则横眉竖目,不用丝毫掩饰,他觉得浑身轻松。

    “如何?”魏霸从船舱里走了出来,敞开衣襟,用袖子扇着风。

    “痛快,不虚此行,不虚此行。”

    “那当然,我还能亏待你吗?”魏霸笑道:“我要是亏待了你,到时候媛容不高兴了,我可吃不消。”

    “少在我面前卖乖了,什么时候把我妹妹扶成平妻,才是正事。”夏侯玄很清楚,夏侯徽在关凤面前没什么机会,正妻是别想了,抢在魏霸纳妾之前,先把平妻的位置给占了才是正事。

    “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魏霸扫了一眼两岸的青山,指着山顶的白雪笑道:“看到没有,现在是夏天,可是山顶还有积雪,你倒说说,这究竟是为什么?”

    夏侯玄很无语。魏霸在很久之前给他提出的这个问题,他到现在还没有解决,又不肯向魏霸请教,已经成了悬案。在洛阳的时候,他也和很多人研究过这个问题,但是没有一个人能提出合理的解释。

    “唉,前面怎么转向了?”夏侯玄故作惊讶的指着前面的船队:“不是要去严关吗。怎么转向西了?”

    魏霸很鄙视的看着夏侯玄,摇了摇头:“我说太初啊,你这可不是学习的态度。”

    “嘿嘿嘿,这个问题更重要嘛。”夏侯玄掩饰道:“我如果记得不错,严关应该还在南面吧?”

    “嗯,严关还在南面。大概有一百五六十里,不过,我们如果向南,估计走不到严关,吕凯就准备好了。”魏霸背着手,意态悠闲的看着四周的风景:“不用到严关,只要越过雪峰山。就算是进入零陵郡内。进入零陵郡,就算是破坏了协议,陆逊就有正式的理由来攻击我了。我虽然不怕他,可是也不想在攻克严关之前和他发生冲突。”

    “那你准备怎么攻击严关?”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以迂为直,避实击虚罢了。”魏霸轻描淡写的说道:“你很快就会看到的。”

    夏侯玄撇了撇嘴,表示不屑。

    “向前不远,就是吕岱大营的旧址。我就是在那里烧掉了吕岱的积储。”魏霸指了指东南方,讲起了不久前的战事。半年过去了,烽烟早已散去,那些传奇的战事却依然在蛮子们之间口耳相传,七战七捷,那已经是一个神话,属于魏霸的神话。

    船队绕过一个弯。顺着沅水上行。在远处的山坡上,几个吴军斥候静静的蹲在树冠里,看着远处折向西的战船,轻轻的吐了一口气。不出所料。魏霸又是一次虚张声势的所谓拉练,根本不是去严关。

    消息很快送往严关。吕凯先收到了消息,他非常失望,他恨恨的骂了一句:“魏霸怎么跟女人似的,一个月来一趟?他也不嫌烦。”

    刘阐一时没听明白,过了一会儿,他忍不住笑出声来。吕凯这是真急了,以至于用这么粗俗的事来比喻魏霸。他是真的想魏霸来攻打严关,好报杀父之仇啊。

    “回复陆伯言,就说魏霸又是虚张声势。”吕凯兴致缺缺的挥了挥袖子,转身进了内室。

    “将军,那蛮子们的装备要不要收回来?”

    “一箭未发,干嘛不收回来?”吕凯没好气的说道:“那可是两千套装备,不是两套。”

    “可是……”刘阐的话还没说完,吕凯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刘阐只好把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心情也有些低落。他没有实力,只能听吴人的摆布,这些得罪人的事也落在他的头上。给蛮子装备是一件很受欢迎的事,可是去讨回装备,蛮子肯定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吕凯不管这些事,只能由他来干。

    果不其然,一听说吕凯要收回那些装备,五溪部落的部众顿时翻了脸,虽然这些不满被槐根强行压制住了,可是怨气却久久未能消散。不少人都在暗中议论,吴人就是想把他们当替死鬼,神将来了,让他们冲锋在前,神将走了,好处全是吴人的,他们什么也捞不着。

    不仅部众不爽,就连槐根都有些不太高兴,吕凯这分明是耍他玩嘛。

    ……

    魏兴快步走进了陆逊的大帐,陆岚上前迎接,手还没拱起来,魏兴一把将他推开,没好气的说道:“跟你说没用,让辅国将军出来见我。”

    陆岚也不高兴了,沉下脸:“你有什么事,辅国将军军务繁忙,不是随便就能见的。”

    “他如果不见我,恐怕就要更忙了。”魏兴斜着眼睛,戾气十足,一副一言不合就要撸袖子打架的样子。

    陆岚又好气又好笑,魏霸身边的人和他差不多,都是一副痞样,这哪里是使者应该有的风度。“究竟什么事?”

    “你们什么时候把雄溪部落的人交给我们?”魏兴提高了声音,大吵大闹。“这都拖了快半年了,你们再不给,我们就自取了。我不瞒你说啊,我们少主已经率领一万大军赶往严关,如果十天之内收不到我的消息,他就会强攻严关。到时候你们不要说我们不宣而战,侵入零陵地界。我今天可是宣战来了。”

    陆岚嗤之以鼻。宣战?还一万大军,你有那么多人吗?再说了,魏霸最擅长的就是偷袭,他真要取严关,绝不可能事先通知。照这个架势看来,魏霸这次出兵又是虚晃一招。作用无非是麻痹吴军,好为真正的偷袭做好准备。现在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根本不适合出兵,再来这么两次,秋收之后,才是出兵的最好时机。

    “这样不好吧?谈判刚刚结束。我们已经让出了武陵,你们如果再侵入零陵,于理不合,到时候挑起战事,可不是我们的责任。”陆岚好整以暇的说道:“诸葛丞相正在准备北伐,你们的敌人是魏国,可不是我们。你是不知道。我们为了压制将士们的复仇愿望费了多少心思。”

    魏兴转了转眼珠,口气软了些。“我们可不是要侵入零陵,实在是雄溪部落原本就是武陵的,你们引诱他们叛乱,这可不是盟友当为。当初是考虑到你们面子,潘将军又将女儿嫁给了我们赵将军,这才没有扣着潘将军和他的五千人马,强要槐根的人头。可你们也不能因此一再拖延啊。这都半年了,还不遣还雄溪部落,我们怎么向其他的部落交待?如果其他部落也有样学样,你们是不是也要接收过去?”

    如果真有部落要投降我们,我们当然求之不得。陆岚在心里说话,脸上却不露一点破绽,连声说道:“你过虑了。我们怎么会这么做呢。你放心,雄溪部落我们是一定送回去的,不过这事不能急。雄溪部落愿意跟着我们,我们也不能硬把他们赶回去不是?你给我们一点时间。行不行?”

    “时间时间,我们已经给了你们半年了,你们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魏兴恼怒的拂袖而去,声音远远的传来:“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了,你们不送回来,我们就自己去取,到时候不要怪我们不给面子。”

    陆岚哼了一声,不屑一顾。

    “他又来吵闹了?”陆逊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陆岚回过头,应了一声:“可不是,不知礼节的蛮子,居然还敢讹诈我们。”

    “你确定他真的只是讹诈?”陆逊慢慢的坐下,整理好衣摆:“会不会是故意掩饰真实动机?”

    “将军,你放心好了,我们当然不会只听他们说的。子鱼已经派了大量斥候到雪峰山一带打探情况。如果魏霸真的要取严关,我们很快就能得到消息。”

    “嗯,小心一点好。魏霸这人,虚虚实实,不能以常理待之。”陆逊摊开地图,看了一会,又道:“让大军准备好,一旦魏霸有进入零陵郡的迹像,我们就立刻出兵。否则,我们可能会来不及。”

    “喏。”陆岚有些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在他看来,别说魏霸进入零陵,就算魏霸开始攻打严关再出兵也来得及,严关要是那么好打,还称得上雄关么?

    两人正说着话,周鲂快步走了进来,交给陆逊一份军报。陆逊看了以后,眉梢一挑,将军报扔在一旁,无声的咧了咧嘴:“又是拉练?他还真是闲不住啊。”

    “依我看,他还真的闲不住。”周鲂笑道:“现在,从成都运来的钱粮大概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如果不能尽快打通交州商道,他很难支撑到太久。”

    陆逊点点头:“说到交州,你派人去监视士匡了么?”

    “按照将军的吩咐,我已经安排了五十人监视士匡,只要发现他和魏霸有接触,立刻收捕。”

    陆逊满意的笑了笑,敲着案上的地图:“我还真是好奇,他究竟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来攻打严关,打通交州商道。”(未完待续。)

    ps:还有13个小时就结束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