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31章 围魏救赵

第531章 围魏救赵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临烝北。

    陆逊轻轻的拍了拍障泥,驭手轻吁一声,拉紧了缰绳,拉车的骏马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陆岚催马靠了过来,在马背上弯下腰。

    陆逊面沉如水,指了指远处。陆岚顺着他的手看去,只见一匹战马逆向狂奔而来,马背上空空如也,仿佛没有人,只有仔细看才会发现,骑士伏在马背上,几乎和战马融为一体,这才看起来似乎没有人。

    这是骑兵冲刺的时候才会有的情况,骑士要和战马融为一体,才能最大限度的提高速度,现在虽然是战时,却不是大队骑兵冲杀,大可不必如此。

    除非出现了紧急情况。

    陆岚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脸上没了血色,手里的马鞭颤了两下,叩击着马鞍,发出笃笃的声音,像是牙齿打颤。

    “将军!”骑士奔到面前,飞身下马,在地上顺势打了两个滚,在陆逊的车前停住。陆岚特别注意看了一眼骑士的肩膀,没有发现表示军情紧急的三面赤旗,这才松了一口气。

    “慌什么?”不等陆岚开口,陆逊便喝了一声。

    “将军?”骑士一惊,连忙从怀里掏出军报递了上去。陆岚跳下马,接过军报,看了一眼上面的三道朱砂,顿时吓了一跳。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刚刚恢复了一点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朱绩是个谨慎的人,他既然派人送出标有三道朱砂的紧急军报,却又不让来人佩上表示紧急军情的赤旗,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情况太过危急,他不敢让人知道,以免引起人心扰动。

    陆逊瞪了陆岚一眼。接过军报,没有看,却瞥了那骑士一眼:“慌慌张张的,乱了规矩,拖下去,打二十军棍。”

    “将军?”这次不仅是骑士觉得委屈,就连陆岚都觉得不妥了,连忙提醒陆逊。没等他说完,陆逊哼了一声:“还等什么。立刻执行。”

    陆岚立刻明白了,转身挥挥手,叫过两个亲卫,把那个目瞪口呆的骑士拖了下去。二十军棍打完,陆岚又让人架着骑士巡营。宣告他触犯军规,扰动人心的罪名。一切完成之后,他把骑士带回辎重营,立刻让人给他疗伤。骑士心知肚明,咬着牙,一声也不吭。

    陆岚匆匆回到陆逊的身边。陆逊已经看完了军报,脸上却什么表情也没有。看到陆岚回来。他摆了摆手:“扎营吧,今天早点休息。”

    陆岚传下命令,就在扎营。将士们有条不紊的忙碌起来。

    大帐立好,陆岚安排好了杂务。这才走进大帐。一进大帐,他就感觉到了气氛不对。陆逊背着手,站在地图前,一动不动。那份军报就放在案上。皱成一团,案上的笔墨却不见了。散落在四周,墨汁洒得到处都是,连帐壁上都沾了不少。几个亲卫站在一旁,瑟瑟发抖,求助的看着陆岚。

    陆岚暗自叹息,挥了挥手:“收拾一下,去为将军准备晚餐吧。”

    “喏。”亲卫们如逢大赦的应了一声,手脚麻利的收拾好,迅速的离开大帐。

    “仲山,你看看那份军报。”陆逊说话了,声音有些沙哑,像是破木头一般刺到人心里。“这就是大王坚持要夺情使用的吕凯。”

    陆岚没说话,拿起军报,手却不由自主的发抖。他知道肯定是件大事,已经有心理准备,可是他从陆逊的话里听出了更大的危险。问题出在吕凯身上,那自然是严关出了事。他们离严关还有一千多里,如果严关出事,他们根来不及救,万一严关已经失守,那就更不用说了。

    陆岚心里还有一丝希望,严关坚固,不会这么快就失守吧,吕凯有八千人,守上一两个月都不难。可是陆逊为什么这么说呢?他甚至因此质疑孙权,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就连上次孙权乱命导致三路大军遭受重大挫折,陆逊都没有指责孙权一句。

    陆岚只看了一半,就觉得脖子被人扼住了。

    魏霸夺了越城?

    “这……这怎么可能?”陆岚目瞪口呆,浑身冰冷。

    “你也觉得不可思议?”陆逊转过身,脸色铁青,两眼赤红。

    “这绝对……不可能。”陆岚结结巴巴的说道:“严关两侧都是深山老林,别说是大军,就是小股斥候都很难通过。魏霸难道真能飞,而且能带着大军一起飞?越城也是一座坚城,只要有两千人把守,没有一万人就无法攻克。魏霸究竟有多少人?两万,还是三万?难道诸葛亮没有北伐,他来了交州?要是这么说,倒是有可能,从牂柯顺水而下,可以直达潭中……”

    听着陆岚言无伦次、异想天开的猜测,陆逊眉头紧锁,不悦的哼了一声:“仲山,镇定,镇定!”

    陆岚停住了,嘴唇却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严关虽然还没有失守,可是魏霸出现在严关之南,轻取越城,却让他感受到了更大的震撼。敌人再强大,都没有关系,那毕竟是人,可是魏霸的表现已经不怎么像人了,他莫非真是神将?

    “这件事看起来很神奇,仔细分析,却也不是不可能。”陆逊吐了一口气,强自镇静的说道:“诸葛亮的大军当然不可能在南中,魏霸却完全有可能。他这几个月一直神出鬼没,我怀疑他早就不在武陵,而是去了牂柯。当年汉武帝伐南越,曾经有一路大军就是取道牂柯,只是后来因为且兰的原因,未能及时到达。魏霸要从这里出兵取郁林,我们是无法得知的。”

    “那越城呢?”

    “越城虽然是坚城,可是在严关未失的情况下,谁会相信越城会受到攻击?吕凯自己就是个粗疏之人,他的部下大概也不会有多谨慎。更何况吕凯把主力留在严关备战,越城的当然只有交州郡兵,那些人刚刚归顺不久,未必肯死战守城。骤然遇敌,献城而降,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被陆逊的情绪所感染,陆岚也渐渐的平静下来。他走到地图前,仔细的端详了片刻:“将军,我们该怎么办?”

    “严关尚未失守,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陆逊摇摇头:“我现在先要弄明白,魏霸为什么能总是抢先一步。如果不搞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只能跟着他的步骤走,疲于奔命,总有露出破绽的时候。”

    “将军的意思是?”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陆逊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以前魏霸对我们很了解,我们对他却不熟悉。现在,我们交手数次,也应该对他有点了解了。当务之急,就是先找到他用兵的习惯。仲山,你觉得他的用兵习惯是什么?”

    陆岚撇了撇嘴,没说话。陆逊等了半天,见他一点反应也没有,眼中露出几分失望。他在帐里缓缓踱着步,低着头,沉默不语。大帐里一时安静无比,只有陆逊单调的脚步声。陆岚尴尬的看着陆逊,他从陆逊的沉默中感受到了失望。

    “将军,魏霸不过是借了地利,用诡计骗过了我们的斥候……”

    “兵不厌诈。战阵之上,讲仁义道德不是不可以,但必须有实力。像宋襄公一样不自量力,拘泥于道德,只会自取其辱。”陆逊毫不客气的逼视着陆岚。“如果是为掩饰自己的不努力,那就更不能原谅了。”

    陆岚窘迫的低下了头。

    “魏霸用诈,我们也用诈。魏霸上次有地利,胜利情有可由,可是这次地利在我们手中,我们为什么还会落了下风?可见归根到底还是人的原因。”陆逊停住了脚步,提高了声音:“是我们不如魏霸。在此之前,我们谁会想到魏霸会在这个时候出兵?我们双方都清楚,当初留下雄溪部落这个问题不解决,就是为了以后有借口再起战端,可是当魏霸扑向越城的时候,我们还在怀疑这次又要白跑一趟。如此大意,焉能不败?”

    陆岚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将军说得对,魏霸这次出兵,真正做到了出奇不意。”

    “他总是在我们觉得不可能的时候出手,所以他能掌握主动权,逼着我们跟着他的步伐走。”陆逊冷笑一声:“那这一次,我就不按他的计划走。”

    陆岚皱了皱眉,没太明白陆逊的意思。魏霸已经夺了越城,正在准备攻打严关,难道我们不可以不去严关?

    “我们不去严关。吕凯在严关,不缺人,只缺粮,我们派人给他送粮就是。”陆逊忽然转过头,眼神凌厉如刀:“我们转去溆浦、辰阳,捣毁魏霸的根基。”

    陆岚一惊,随即大喜:“将军,这是好计啊。魏霸被挡在严关之南,就算是知道我们去了辰阳,他也来不及回援。我们占据辰阳,收了他种的稻米,他就是赶回来了,也拿我们没办法。”陆岚哈哈一笑:“批虚捣亢,避实击虚,将军,魏霸如果得知,一定会后悔莫及的。”

    陆逊微微一笑,摆摆手,示意陆岚且慢激动。“去辰阳,的确可以一击得手。可是在此之前,我们还要做好安排,以免逼得魏霸狗急跳墙,破罐子碎摔,率军突入荆州,把荆州打烂。荆州是我们的,他舍得,我可舍不得。”

    陆岚笑着连连点头:“将军担心得是,以魏霸的性格,他还真能做得出这种事。”

    ps:  求保底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