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38章 退而求其次

第538章 退而求其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孙权做好了部署,立刻书写诏令,一面派人送给陆逊,通知他安排潘濬给他当副将的用意,以免陆逊生疑,一方面又紧急召见费祎。费祎没有随诸葛亮去关中,他一直住在武昌,担负着与吴国联络、沟通的重任,确保双方不会产生新的误会。

    孙权向费祎通报了当前的情况,魏霸背约,入侵交州,现在正在攻打严关。陆逊因此实施报复,正在赶往辰阳,如果不出意外,大概已经占领了辰阳。这次冲突,双方都有责任,但归根到底是魏霸先挑起的。交州是我吴国的,零陵也是我吴国的,他去打严关,就是挑起事端,如果出了事,你们要承担所有的责任。

    面对孙权的指责,费祎不作任何评论。他很平静的对孙权说,我不能只听大王一面之辞,魏霸这人是鲁莽冲动,但是我们也不能因此就冤枉了他。我会亲自赶往严关,当面问一下魏霸,然后再回复大王。

    对费祎的应对,孙权早有准备。魏霸是干什么来的?捣乱啊。让吴国没有余力去配合魏国攻击蜀汉,以减轻诸葛亮在关中的压力。要捣乱,当然要拖时间,现在关中局势正是紧张的时候,费祎怎么可能会轻易的答应他撤回魏霸。要诸葛亮撤回魏霸,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关中蜀汉惨败,诸葛亮需要魏霸的兵力支援。二是关中战局僵持,诸葛亮需要吴国去策应,侧击魏国,逼魏国撤兵。如果诸葛亮在关中大胜,那魏霸就不用回去了,诸葛亮肯定会让他一口气攻取荆州,然后再夺取江东。彻底灭亡孙吴。

    所以,孙权派诸葛瑾去见诸葛亮,把自己的战略意图托盘相告,你要是再不召回魏霸,就形同与我吴国宣战,我不会给你时间考虑,我会直接和魏国联手。就算我现在兵力不足,不可能大举入侵益州,可是我派人攻击新城。牵制你襄阳一带的兵力还是不成问题的。

    ……

    就在孙权为了对付魏霸而运筹帷幄,调兵遣将的时候,魏霸正在严关考虑进一步行动。攻克了严关之后,他就接到了廖立送来的消息,陆逊已经去了辰阳。魏霸很清楚。辰阳没什么兵,陆逊攻占辰阳是易如反掌,只要他愿意。不过这也不是坏事,严关得手,雄溪部落归入旗下,他已经没有借口再和吴国开战了,现在陆逊攻占辰阳。正好给了他一个借口。

    借口有了,但是战局却不见得有多乐观。没错,现在他是兵强马壮,如果想要。他可以扩军到五万人。问题是他根养不起这么多人,所以他对刚刚归顺的雄溪部落进了整编,从雄溪部落中挑出一千精锐,其他人都遣散回家。抓紧时间,准备秋季收割。应邀前来的乌浒蛮也同样处理。之前挑出的五千人留下,其他的发了一些战利品,都回家过日子。

    士匡和夏侯玄对魏霸有兵不要的决定都不在理解,人家打仗都是人越多越好,你怎么有人来投还往回赶?虽说你出手大方,那些蛮子并没有觉得丢人,可是人多不好么?

    魏霸回答得很肯定,不好。每多一个士卒,就少一个农夫,我就要多供一份粮,少收一份粮,这一来一去,我的负担有多重?我宁可少征些兵,让更多的人回家种地,给我交钱交粮。吃粮的人越少,供粮的人越多,我这日子才能活得轻松些。

    这个问题并没有给魏霸带来多少困扰,士匡也好,夏侯玄也罢,都没有左右他的权力。魏霸现在头疼的是开战的理由有了,他却没有想好扩大战事的计划。

    靳东流等人建议向东向南,攻占整个郁林,然后进攻苍梧,沿着五岭的南麓,一直向东攻击,直至占领整个交州。士匡也是如此建议,他向魏霸保证,他可以帮着魏霸占领整个交州,毕竟士家统治交州三十年,根基远不是刚刚来了几年的吴人能比的。

    魏霸相信士匡的话,士家有这样的底气。可问题是他没有时间。现在已经是六月底了,再过两个月就要秋收,秋收之后,关中之战必然爆发。从夏侯玄口中得知,魏国为了这次大战准备了一年多,一心要夺回关中,为了能将所有的力量聚集到关中,曹睿不惜向孙权低头,不仅送回了孙虑的首级,还厚赐孙权,允诺只要孙权帮他牵制住蜀汉,就同意他称帝,并有意划江而治,与孙权共有天下。

    魏霸同样清楚,虽然蜀汉比魏国多了半年的时间,去年的收成也不错,可是蜀汉毕竟只有一州之地,不论是人口还是财富总量都不是魏国的对手。再加上骑兵上的短缺,使蜀国只能立足于守的被动局面,相对攻的灵活多变,守的一方总是要吃亏很多,一旦有所疏忽,就有可能全面溃败。

    换句话说,这场战事最好的结局就是平局,维持目前的情况不变,如果有一点闪失,那关中很可能得而复失。

    关中得而复失,对蜀汉来说也许不是那么可怕,关中反正也是刚刚到手的,丢了就丢了。可是魏家就不一样了,为了夺取关中,魏家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仅是武卒就战死了近一半。如果在关中再败一次,那魏家的家底基上就空了。

    蜀汉败得起,魏家也败不起。魏霸根不想在荆州纠缠得太久,他随时都准备赶往关中战场。

    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按部就班的攻取交州。

    “是击败朱绩,直接进入零陵,还是转道苍梧,进入桂阳?”魏霸对靳东流、相夫等人说道:“这个决定其实就是先吃掉朱绩这一千骑兵,还是避开他。依我看,吃,不怎么容易,可是避,同样也不同意。我们在山里走几天,朱绩可能一天时间就能赶到了。不管我们怎么躲,可能都躲不掉他。”

    “那将军的意思是吃掉他?”靳东流撇着嘴,摇摇头。“将军。一千骑兵虽然数量不多,却也不易对付。如果朱绩不肯进山,我们基上没有机会和他正面作战,只能被动挨打。”

    魏霸没有吭声,他看看其他人。在座的所有将领中,对骑兵的战法最熟悉的无疑是从魏国投降来的靳东流和王双两人。相夫等人都没有经历过大规模的骑战,他们根不能理解成千的骑兵日夜不停的追着你是一种多么痛苦的经历,这不是简单的人数对比就可以解决的。

    对付骑兵最好的办法就是伏击,把他们诱入不利骑兵的地形。遏制骑兵的冲击能力,围而攻之,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当年张飞就是这么战败张郃的。可是用计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对方会中计。如果对方不上当,你再好的计策也是自己演戏给自己看。朱绩的确年轻。可是他并不莽撞,上次在龙岩滩,他已经见识过魏霸的厉害,现在魏霸又轻取了严关,朱绩更是警惕。他直接退到了泉陵,扼守湘关,摆明了是想以守代攻。坚决不肯进入山区。要想诱这样的惊弓之鸟出击,难度可想而知。

    打,又不能打,避。又避不开,这可是个大难题。

    魏霸和众将商量了半天,也没有商量出一个结果,只好让大家各自去休息。明日再议。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正坐在案前看书的关凤迎了上来。一看他的脸色,就笑了起来:“怎么,议事议得不顺利?”

    “嗯,要用两条腿追四条腿,的确不太容易。”魏霸脱下大氅,交给关凤,踱到案前,瞅了一眼案上的书:“这是什么书?”

    “士燮的《春秋集注》。”关凤笑道:“这从过名师的就是高明,有些微言大义,就是想一辈子也未必想得出来。”

    “你还真想当个博士啊?”魏霸咧咧嘴,躺倒在榻上,双手抱在头后,看着青黑色的屋顶出神。

    “不想当博士,就不能读书?”关凤坐在榻边,伸手摸着魏霸瘦削的脸颊,心疼的皱了皱眉:“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这段时间太累了,下巴都尖了。”

    “是么?”魏霸摸了摸脸,叹了一口气:“我是觉得太累了。以前一心想着要兵权,现在有了兵权,这才知道这真不是人过的日子,眼睛一睁,一万多口人要吃饭,要穿衣,要这要那,真是烦啊。还是当初好,虽然没什么权,也不用管这么多事。”

    “你现在才知道啊。”关凤嗤的笑了一声:“这话,当年我也听阿爹说过。最开始的时候,他跟着先帝东奔西走,手下经常是只有几百个人,最多也就是千人,已经觉得够操心的了。后来坐镇荆州,手下有数万人,才知道以前的日子有多么轻松。”

    “是啊,我压力太大了。”魏霸喃喃的说道:“我要减减压才行,要不然我快爆了。”

    “你要怎么减压?”关凤拿过一把蒲扇,一下一下的扇着,鬒边一缕青丝随风飘起,刮在魏霸的脸上,痒痒的。魏霸瞟了她一眼,忽然笑道:“跟你说了也没用。”

    “那跟谁说了有用?”关凤也不生气,顺口应道。

    “这事儿吧,得跟媛容说。”魏霸故意叹了一口气:“不过,她现在大概也快要临盆了,说了也白说。唉——苦啊。”

    关凤脸一红,咄了他一口:“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是这样,天天就想着……交配?”

    “你不要说得这么难听。”魏霸忽然来了劲,“我跟你说,这事儿吧,除了有繁衍子孙的作用,还有减轻压力,促进感情的作用。房中四大功用,广嗣只是其一,灵与肉的交流才是最重要的,你知道为什么私生子聪明不?就是偷情的人最投入,才能生出最优秀的孩子。”

    “胡说八道!”关凤面红耳赤的唾了魏霸一口,起身要走。魏霸一把拽住了她,央求道:“姊姊,实践出真知,要不我们试试吧。”

    “你想找谁去试就找谁去谁,我可不想这么不清不白的,更不想生个没名份的孩子,将来遭人耻笑,一辈子抬不起头。”关凤挣脱了魏霸,转身要逃。魏霸叫道:“那不如这样,姊姊,我们不搞出人命,也不坏了你的贞节,不就成了?”

    关凤在门口停住了,却不肯回头,她侧着脸,声音低得像蚊子叫:“还有这样的办法?”

    “那当然了。”魏霸兴奋的一跃而起,将关凤拦腰抱起,用脚踢上门,兴冲冲的向榻走去,一边走,一边凑在关凤耳边嘀咕了几句。

    关凤惊叫一声:“你真恶心!”

    “你又不是没做过,有什么恶心的。”魏霸嘎嘎坏笑,不顾关凤的挣扎反对,抱着关凤上了榻。

    ps:  魏霸需要勇气,老庄需要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