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44章 孺子可教

第544章 孺子可教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到几天的功夫?临贺城外的稻田就被蛮子们一扫而空。曾经一望无垠的金色稻田只剩下了光秃秃的秸秆。蛮子们满载而归,兴高采烈的走了。他们知恩图报,给魏神将留下了不少粮食,还有不少人主动要求从军。魏霸依照以往的习惯,没有全部接纳,而是从中挑选了一些最精壮的勇士。这么精挑细选既可以减少人数,避免不必要的消耗,又可以提高将士们的荣誉感:跟着魏神将打仗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行的,只有最勇猛的战士才有资格。有荣誉感的战士才是真正的战士,在战场上才能勇往直前,奋勇杀敌,这是那些募来的兵不可能拥有的战斗意志。

    蛮子们在收割稻子的时候,魏霸也没有闲着。他派出小股部队,将诸葛恪在周边山岭上的要塞一个接一个的拔除,既起到了清除外围的作用,又达到了训练将士的目的,让他们熟悉地形,为接下来的攻城做好准备。经过半个多月的战斗,城外的要塞一一被攻克,只剩下临贺城内的诸葛恪主力。在魏霸的安排下,每攻克一个要塞,都要把俘虏带到城外来示众,以打击城内守军的士气,然后又强迫这些人在城外打造工程机械,进一步的压榨守军的士气。

    被围困了半个多月,虽然真正的战斗还没有开始,可城内的守军已经非常沮丧。他们对诸葛恪的战术产生了严重的怀疑,觉得诸葛恪根本不懂打仗,把自己困在了城里。现在无路可去。只能看着魏霸按部就班的剪除羽翼,最后集中全力攻城。

    诸葛恪虽然没有打过仗,但兵书读得不少,攻城为下、攻心为上的原则他也是懂的。只是那些都是书本上的文字,他也许能倒背如流,却未必能得心应手。面对魏霸这样的心理战高手,他步步落后。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有失控的迹象。

    看到城外魏霸大军准备就绪,诸葛恪也变得紧张起来。他也不知道潘濬和戴良什么时候来救他,会不会来救他。如果没有援兵,仅凭城中的三千士气低落、各怀鬼胎的人马。他能不挡住魏霸的进攻实在是一个问题。这些人都是孙权拨给他的兵,不是他自己的部曲,忠心欠奉。

    每天,诸葛恪在城墙上看着城外准备一天天的就绪,心不断的往下沉。

    就在诸葛恪近乎绝望的时候。好消息终于传来了。交州刺史戴良带着一万大军从番禺赶来,已经到达广信。他要求诸葛恪守住城池,拖住魏霸,做好准备,和他内外夹击,打败魏霸。

    诸葛恪仰天叹息,如释重负。他知道自己赌对了。戴良的弟弟戴伟死在雪峰山大营。戴良和魏霸有杀弟之仇,他一定会来。戴良赶到这里来并不是为了救他,更多的是杀死魏霸,为弟弟报仇。

    戴良是为什么来的并不重要。只要有援军,诸葛恪就有生存的希望。局势有了转机,士气也为之一变,诸葛恪觉得那些看向他的目光也变得柔和了许多。不再那么杀气腾腾,让人心生寒意。他的脸上甚至有了笑容。看向窗外的目光也不再那么忧郁悲凉。

    ……

    魏霸比诸葛恪更早知道了戴良的到来。士匡奉命在苍梧郡联络乡党,响应魏霸,戴良的到来对他的工作产生了非常不利的影响。一听到戴良进入苍梧的消息,士匡就以最快的速度通知了魏霸。

    魏霸召集众将议事。戴良有一万大军,而他们只有六千人,兵力悬殊,如果正面决战,他们可能要付出惨重代价。身后还有城里的三千人,一旦被内外夹击,后果不堪设想。大敌当前,大家虽然谨慎,却并不怯战,一致决定主动邀击戴良,寻找有利地形进行伏击。重创了援军之后,可以打击城内的士气,对接下来的战斗有利。如果在城下消极坐等,一旦战事有所不利,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经过讨论,魏霸决定在临贺城南百里的桂岭伏击戴良。这里已经进入苍梧郡界,是从苍梧进入临贺的必经之路。既有足够的警戒距离,又有可以利用的地形,以逸待劳,对己方非常有利。

    得知援军到来,诸葛恪提高了警惕。他下令将士们做好准备,防止魏霸攻城,又做好出城接应的准备。如果魏霸把想离开,他还要拖住魏霸。一出城就可能遇到危险,想到其中的利害,诸葛恪既紧张又有些兴奋,终于和魏霸正面对战了,这是他盼望已久的机会。如果能击败魏霸,他将一战成名。

    城外的大营没有任何动静,仿佛根本不知道援军的到来。诸葛恪虽然初上战场,却不敢低估对手,他深知他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任何掉以轻心都会引发不可想象的灾难。他密切注视着城外的迹象,就像一只警惕的豹子,绷紧了每根神经,做好了出击的准备。他甚至因此有些颤栗。

    ……

    夜晚,诸葛恪坐在案前,晃动的油灯照亮了他的脸。看着案上的地图,诸葛恪有些按耐不住的叫来了亲卫:“援军到哪里了?”

    “大概还有一百里,按照速度应该还有两天吧!”

    “不会有两天,戴良来得很急,最迟明天晚上他就会赶到这里。”诸葛恪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屋内转来转去,计算了良久,胸有成竹地说道:“魏霸不会坐以待毙。他不会让戴良来到城下,那样对他非常不利,如果我估计的不错,他应该会在城南三十里伏击戴良。”他握紧了拳头,用力对自己说:“我不能让他如此得意,明天我就要出城邀战,让他不得安生。等戴良一到,就打他一个落花流水,岂不快哉。”

    亲卫恭维的说道:“大人高明,难怪大王对大人如此器重。如果这一战击败魏霸,就再也不会有人说魏霸是战无不胜的神将了,而大人将是打破这个神话的第一人。”

    诸葛恪矜持地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只是眼角的笑意却暴露他他此刻的激动和兴奋。

    诸葛恪下令全军准备,明晨出击,分四路骚扰魏霸。

    就在诸葛恪为即将到来的胜利而欢欣鼓舞的时候,魏霸正带着大军赶向桂岭。桂岭是封阳城东的一座小山,紧临贺水。对岸的便是封山,两山之间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山路崎岖难行,易守难攻,是一个伏击的有利地形。在这里伏击戴良。不仅有地形可以利用,而且可以避免被诸葛恪骚扰。

    实际上,如果击败戴良,他就可以放弃临贺,直接进入苍梧郡。朱绩不肯出出击。不给他机会,他也没有必要在临贺死等。临贺的稻田已经被收光,短期内没有可以看得到的利益,攻破临贺对他来讲没有太大意义,而打败戴良对占领整个交州却有着不可估量的意义。为了这个目的,他把留守在龟山的相夫和黑沙等人全部调了过来。临贺城下只剩下一座空营。这些天诸葛恪被吓坏了,一直没有敢出城。他如果派出斥候打探一下,就会发现这个秘密。

    魏霸站在山坡上,看着远处排成一路长龙急速前进的大军,转过头对气喘吁吁。汗如雨下的夏侯玄笑了笑。“知道我为什么要急行军百里吗?”

    夏侯玄感慨的说道:“我知道了,原来这就是出人意料。兵法上都说出奇制胜,我一直以为出奇制胜有多么神奇,谁能想到其实是这么简单。”

    魏霸笑笑。“出奇并不是一定要做得如何古怪。只是要超出对方的想象就是出奇。你首先要摸清对方的思维习惯,然后打破这个习惯。就能做到出奇。兵法有云:百里趋利,必蹶上将军,这是有道理的。为了保证体力,日程不会超过三四十里。大部分都是这么做的,也习惯于这么想对方。他们根据这个来做安排战术,一旦对方做出了他们意想不到的决定,他们就会无法应付。戴良为了报仇,在山路上日行五六十里,他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按照正常情况下,他会在到达之前做一天停留,让将士们喘口气,恢复体力。现在他就是最疲惫的时候,虽然人多,却没有什么战斗力,我们可以一击得手,也就是所谓的出奇制胜。”

    夏侯玄侧过脸看了看魏霸:“你是不是不想让我离开了?”

    魏霸说道:“你现在才明白是不是有点太晚了?”

    夏侯玄撇了撇嘴:“腿长在我身上,我想走你拦得住吗?还是你想杀了我?”

    “你又何必如此。你我情趣相投,你又是媛容的兄长,是我能够信任的朋友,我怎么会杀你呢?哪怕对你有一点慢待,我都无法向媛容交待,你看我这段时间对你的关照,就应该知道我的心意。难道你还想回魏国去?你我都清楚,你这个名士在魏国是没有什么地位的。其实我是在救你,你应该感激我才是。要不是看在你是媛容的兄长份上,你以为我稀罕理你?名士能当饭吃?”

    夏侯玄叹了口气:“道理都被你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以后只能靠着退媛容的面子,请魏大神将赏碗饭吃了。”

    魏霸笑了起来:“你放心,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魏国太小,容不下你这大名士,我给你一个更大的空间。诸葛丞相说过,年轻人,志当存高远。你应该放眼天下,不要总想着魏国那点地方。曹睿处处学他的祖父,可是在我看来,怕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你在他手上会不会有前途的。”

    “跟着你就有前途吗?”夏侯玄斜着眼睛看着魏霸,反问道。

    魏霸哂笑一声:“你不要在这里挑拨,你应该清楚我和丞相之间已经没有缓和的可能。我会回去送死吗?”

    夏侯玄暗自松了一口气。“那你这打算怎么办?割据交州,学士家?”

    魏霸不屑一顾:“我都说了,志当存高远,年轻人应该放眼天下。魏国我都不放在眼里,又何况是一个小小的交州。充其量,交州也就是我们征程的起点而已。”

    夏侯玄呲了呲牙:“交州是起点,你难道还想坐天下吗?未免太自大了些。”

    “你不就是想听到这样的话吗?何必心里开心,嘴上却在劝我。”魏霸揽着夏侯玄的肩膀,轻松的笑道:“怎么样?虽然没法还你一个宗室身份,却可以生你做个王侯,这个生意做得吗?”

    夏侯玄咂了咂,没有说话。他虽然希望魏霸成为蜀汉内部的不安定分子,却没有想过魏霸能够君临天下。对于魏霸的话,只能当作疯话听听而已,不能当真。

    “你还是想想怎么击败戴良吧。他们虽远道而来,人数却是你的两倍。这是一场恶战,你不能掉以轻心。”

    魏霸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拍拍夏侯玄的肩膀。“大战之前,你还有这样的心境,实在是进步不小,孺子可教。”

    夏侯玄很无语。对魏霸这些老气横秋的话,他实在是无话可说。朽木不可雕也罢,孺子可教也罢,反正都是你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