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48章 长刀在手,天下我有

第548章 长刀在手,天下我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戴良的战场感觉很敏锐,反应很迅速,可是后营的将士毕竟不是他的四肢,做不到如臂使指。命令发出去了,后营的将士却没能按照他的期望迅速杀上来。

    或者说,他对后营将士的期望太高了,战阵之上,数千人的行动,怎么可能像一个人的手臂那么灵活呢?

    战鼓声刚刚响起,后营吴军还没冲出营垒,王双已经意识到了危险,他推起面甲,冲着二十步外的黑沙大吼一声:“长刀在手!”

    黑沙下意识的应声怒吼:“天下我有!”一边喊着,一边迅速向王双靠近。重甲士们舞动长刀,齐声怒吼:“长刀在手,天下我有!”

    这是魏霸重金悬赏的重甲士专用战斗口号,最后由大名士夏侯玄摘得,听起来很简洁优雅,却又非常豪迈大气,非常符合重甲士的形象。他们就像是优雅的骑士,在无情杀戮的同时,却又保持着一份难得的从容和雅致。

    手段是无情的,心态是优雅的。

    一百名重甲士齐声怒吼,怒声从面甲中透出来,仿佛有了一种金属的质感,听得身后的蛮子们热血沸腾。他们也不禁跟着大叫起来。

    “长刀在手,天下我有!杀!”

    “杀!杀!杀!”

    在整齐的吼声中,重甲士的推进速度再次加快,迅速向前杀进,顷刻间再破三重长矛阵。

    戴良汗如雨下,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重甲士,再看看还在百步外的后营将士,悲叹一声。他知道,他和魏霸的较量结束了,胜负已经决出。他只犯了一个错误,这个错误就让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还有三千主力没有出手,可是他却再也没有机会出手了。那些将士虽然离他只有百余步,却已经来不及挽救他的性命。

    戴良跳下指挥台,从面色苍白的亲卫手中接过头盔,戴在头上,系好颌带,拔刀长啸:“亲卫营,随我出击!”

    亲卫营的将士们虽然紧张得两腿发抖。却还是拿起武器,跟着戴良,义无反顾的迎了上来。

    王双冷笑一声,眼中没有丝毫怜悯,却有一丝尊敬。然而这丝尊敬却没有减弱他的战斗意志。相反更加激起了他的豪情。他怒吼一声:“黑沙,不准抢!”

    黑沙藏在面甲下的脸微微一笑,脚步一错,会意的向戴良身后的亲卫杀去。他非常清楚王双的心情,作为魏府君麾下的第一猛将,在同伴靳东流临阵斩杀了吕岱,先立了大功的情况下。王双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拿得出手的战绩,对于一向以斩将夺旗为己任的王双来说,这实在是一个非常尴尬的事情。现在终于有一个够份量的敌人在面前,他如果和王双去抢。后果肯定会非常严重,不能保证王双不会先一刀砍死他,然后再砍死戴良。

    见黑沙如此知趣,王双长啸一声。挥起战刀,向戴良杀去。戴良身边的亲卫怒吼着冲向王双。挡在戴良的前面。王双视而不见,长刀左劈右砍,眨眼间连杀四人,冲到戴良的面前,双臂用力,长刀如电,呼啸而下。

    戴良大骇,举起左手的盾牌,几乎使出浑身的力气,将自己挡在盾牌的后面。他已经不再考虑反击的问题,在这个如杀神一般的敌将面前,能挡住这雷霆一击便是胜利,哪里还能想到反击。

    “当!”一声闷响,镶了铁的盾牌木屑飞舞,却堪堪挡住了王双的猛击,戴良如遭雷击,腿一软,单腿跪在了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的左臂失去了知觉,软软的垂了下来,所有的力气似乎都在刚才那一击中被王双击垮了,连脖子都失去了支撑头颅的力气,无力的垂在王双面前,如引首待戮。

    王双大喜,挥刀再斩。

    戴良的亲卫们大惊失色,飞扑上来,有的去拖戴良,有的去挡王双。眼看着到手的首级又要飞走,王双怒了,长刀翻飞,砍劈抹斩,刀光霍霍,鲜血四溅,顷刻间连杀七人,斩落了四五只想来拉戴良的手臂,最后如愿以偿,一刀砍下了戴良的首级。

    当戴良的头颅滚落在地,鲜血从腔子里喷射而出的时候,王双快意已极,厉声长啸。

    朝阳跳出了厚厚的云层,照在惨烈的战场上,照在王双满是鲜血的脸上,照在已经被鲜血染红的铁甲上。刹那间,王双的双目精光四射,甚至掩过了长刀和战甲。他环顾一周,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那些正准备扑上来抢压戴良尸身的亲卫,有如雄狮在巡视自己的领地。戴良的亲卫们被他看了一眼,心头一寒,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没有人再敢与他对阵。

    “来战!”王双大踏步前进。

    吴军如惊弓之鸟,哗啦啦的向后退了一步,脚步杂乱,混着沉重的呼吸声。

    “来战!”王双再进,晃动着手中的长刀,嘶声大喝。

    吴军再退,面无人色。

    重甲士们如墙而进,齐声怒吼:“来战!”

    “当”的一声,一个吴军放下了武器,掉头就跑。

    紧接着,又有两人扔掉了武器。

    更多的人开始溃败。

    片刻之间,吴军就丧失了斗志,有的跪倒投降,有的四处奔逃,他们没有胆量和重甲士对阵,却敢于对挡路的同伴举起战刀。

    吴军中军大乱。

    在重甲士们齐声大叫的时候,前军正在苦苦坚持的相夫等人就听到了,知道魏神将麾下最强悍的重甲士已经出阵,胜负即将分晓。他们终于克服了恐惧,重新爆发出勇气,向吴军杀了过去。

    黑沙抢在正在享受荣耀的王双前面,一个健步冲上了戴良的指挥台,抡起长刀,大吼一声,一刀斩落了戴良的战旗。战旗发出哗哗的响声,在朝阳中缓缓坠落。黑沙振臂长啸:“戴良授首——”

    这一声怒吼惊醒了所有人,重甲士和亲卫营的将士们不约而同的大叫起来。

    王双用长刀挑起戴良的首级,也奔上了指挥台,和黑沙并肩而立,将长刀高高举起。鲜血顺着长刀流也下来,滴滴嗒嗒,如泪。

    吴军听到这个消息,惊骇莫名。他们转头向中军看去,看不到戴良的战旗,也看不到戴良的身影,只看到两个高大的身影,还有那个被高高挑起的首级。虽然看不清楚,但是每个人都意识到,那就是使君戴良的首级。

    戴良已经死了,战斗已经没有意义。

    相夫看到这一切,兴奋莫名,不禁哈哈大笑。“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劫后余生的蛮子们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切,互相看看身边的同伴,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了狂喜。他们终于回过神来,跟着相夫大喊大叫:“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吴军士气大落,他们不再战斗,慢慢的向后退去,与蜀汉军保持安全的距离。

    魏霸站起身来,金色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照亮了他的眼睛。夏侯玄也跟着站了起来,看着突然寂静下来的山谷,轻轻的吁了一口气:“子玉,没想到你的杀器这么锋利,一刀致命。”

    “嘿嘿,好钢要用到刀刃上,这些重甲士就是我精心锤炼的刀刃,王双和黑沙就是最锋利的刀尖。”魏霸握紧了拳头,轻轻一晃。“有这样的战刀在手,天下任我横行。”

    夏侯玄难得的没有和魏霸争论,亲眼目睹了重甲士的威力之后,他有些相信魏霸的话了。如果魏霸能够拥有一万这样的重甲士,天下又有谁是他的对手?恐惧就是名扬天下的虎豹骑也未必能挡得住这样的精锐。

    夏侯玄在兴奋的同时,又隐隐的有些担忧起来。

    “走,我们去迎接将士们的欢呼,享受胜利的喜悦吧。”魏霸拉起夏侯玄下山。这时,一个斥候从远处奔了过来,抄近道赶到魏霸的面前,躬身施礼:“将军。”

    “什么事?”魏霸停住了脚步。从斥候的脸上,他看出了一丝紧张,知道肯定有重要情报要说,要不然这个斥候不会赶在这个时候拦住他。

    斥候上前一步,附在魏霸的耳边轻声说道:“将军,留在大营里的人追上来了,他们说,诸葛恪发现了大营的秘密,已经追上来了,大概有两千人。”

    魏霸眉毛一挑,一抹笑意从嘴角泛起。“不错啊,这小子有胆气。”他顿了顿,又道:“离我们还有多远?”

    “按照他们的速度计算,应该还有一天到一天半的路程。”

    “那正好,把这里收拾完了之后,休息一下,再回去收拾他。”魏霸哈哈大笑,大步向山下走去。

    五十里外,诸葛恪忽然惊醒,亲卫听到了他的声音,掀开帐门,从外面走了进来。阳光从帐门缝隙里钻了进来,刺痛了诸葛恪的眼睛。诸葛恪下意识的抬起手,挡住阳光,呻吟了一声:“什么时辰了?”

    “大人,卯时初刻。”

    “好刺眼的阳光。”

    “嗯,今天天气非常不错。”亲卫顿了顿,又问道:“大人,还是卸了甲吧,这天气太气了。”

    卸甲?诸葛恪心头咯噔了一下,觉得这两个字有些不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