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58章 重任在肩

第558章 重任在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孙权没有说谎,他现在真是穷疯了。如果不是穷疯了,他也不会对陆逊、潘濬的建议这么恼火。

    武陵被魏霸夺了去,孙权也就是觉得丢面子,实际损失并不大,真正能有点收入的也就是临沅以及附近的几个县,辰阳一带基本上只能自给自足,至于山里的那些蛮子,他就没指望从他们身上榨出什么油水,不过指望征几个兵,补充一下去年的损失罢了。

    交州失守,真正是伤了元气,这么多年来,孙权处心积虑的要掌握交州,就是因为交州是他能全部掌握的仅有财源之一,或者是直接就是仅有的财源,没有之一。交州被魏霸夺去,能供他自由支配的财赋没了,要想有所作为,他就只能仰江东世族的鼻息。

    这年头,土地就代表一切,没有土地,就没有财赋,没有财赋,靠什么养兵?

    办什么事不要钱?

    襄阳一战,他被蜀汉人骗了,结果襄阳没拿着,兵损失了上万,连儿子都死了一个。想报复,结果又被诸葛亮和魏霸这一老一小耍得鼻青眼肿,诸葛亮只派出魏霸一个人,就把武陵搞得天翻地覆,现在更是变本加利,连他的交州小金库都抢走了。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孙权现在只有两个愿意:一是弄点钱,二是弄死魏霸。

    弄钱的办法他想了很多,北面被魏国堵死了,西面被蜀国堵死了,原本还能向南发展,现在交州眼看着又靠不住了,他只能把目光投向辽东和海外,据说海外有夷洲、亶州。上面有蛮人小国,如果能征服那些地方,不仅可以掠民为兵,还能增加财赋。不过大海风波险恶,很多大臣都不同意,甚至是坚决反对,这让孙权有点不太敢草率行动。如果张奋能像魏霸一样改造战船,降低出海的危险,他也许能说服那些大臣。实施出海征服的战略,缓解一下空得快要抽筋的国库。

    除了多弄点钱之外,另一个愿望同样能指望张奋。

    孙权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反思,他在想为什么魏霸能异军突起,一个人就能把他搞得焦头烂额。想来想去。他觉得魏霸有两个长项是普通人所不能及的,一是魏霸有武卒。魏家武卒精悍,擅长突袭,更擅长在山地作战,所以魏霸在山里如鱼得水,把吕岱等人肥的拖瘦了,瘦的拖死了;一是魏霸精通机械技术。他通过制作各种机械,做成了很多人觉得不可能做到的事。比如襄阳之战,他因为有改造战船的技术,由一艘楼船起家。通过打败魏军水师,奇迹般的建议起一支水师。又比如在辰阳,他用那骇人听闻的攻城车火烧辰阳,居然在一夜之间攻克了辰阳。再比如在严关。他同样是用他的机械技术打造了一座会移动的竹城,迅速攻克了严关。

    除此之外。孙权觉得魏霸也没什么过人之处。而这两个特长中,起到了最大作用的无疑是后者。武卒再强,毕竟不能以一当百,而且在大战之中,数量有限的武卒能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后者则不同,魏霸的机械技术能创造出一个接一个的奇迹。

    孙权曾经想把魏霸诱降到吴国来,也正是因为看中了魏霸的机械技术,虽然当时魏霸的机械技术发挥的作用还远远没有现在这么辉煌,只是因为在战船改造上的优势才吸引了孙权的兴趣。

    如果说孙权的想法原本还有些模糊不清,现在经过孙鲁班一提醒,孙权的思路一下子豁然开朗。

    他找到了对付魏霸的办法。

    只要能克制魏霸的机械技术,就有可能打败魏霸,而且可以大幅度的提高吴军的战斗力。

    孙权不是儒生,他不歧视技术,他只是没有给技术以足够的重视罢了。

    张奋是个不错的人选。当初步骘推荐他的时候,就是因为他造了攻城用的大车,那时他才二十岁,和魏霸现在一般大。不过因为他的伯父张昭不赞成,非要逼着他去读书,才没有重用他。一想此,孙权不禁对张昭又多了几分怨气。

    孙权随即下令,调张奋赶到西陵,归入步骘麾下,改进攻城大车。一旦试验成功,就准备出兵收复临沅。既然辰阳都被陆逊占了,没道理还让赵统占着临沅。如果能生擒赵统,那当然再好不过了。至于临贺的战事,孙权对陆逊还是有信心的。他相信,魏霸也就是在山里逞雄,要到开阔地带列阵而战,他肯定不是陆逊的对手,至少无法取得那么辉煌的成就。事实上,辰阳之战时,如果不是陆逊受伤在先,费祎又从中捣乱,魏霸未必有机会奇袭辰阳,烧了辰阳的粮草,陆逊还是有机会击败魏霸的。

    孙权的命令下达之后不久,费祎赶到了武昌,孙权听了他的来意,一口否决了谈判的建议。他赞成陆逊的看法,现在魏霸根本没有谈判的诚意,谈判也没有意思,还是先打一场再说。

    费祎很无奈,他还不知道孙权在寻找克制魏霸的办法,但是他很清楚,孙权君臣显然意识到接下来的战事是他们翻身的机会。如果魏霸不能战胜陆逊,之前的所有胜利成果都有可能化为乌有。

    费祎再次给诸葛亮发出急报,希望他在关中战场忙碌的空余,给予交州战场必要的关注。

    时间,就在三方的命令来往中悄悄过去。当秋收全部结束,魏国大量的民伕肩挑手扛,车拉船载,将一袋袋新收上来的麦子送往前线的时候,天下的形势迅速的紧张起来。

    九月下,魏国皇帝陛下进驻宛城,再次派使者与吴王孙权重申盟好,赠送良马两匹,宝刀五口,礼物无数,并再次提议与吴国共同出兵伐蜀,以长江为限,共分天下。孙权派人答谢。却对曹睿共同出兵伐蜀的建议婉拒了,说目前正在与蜀汉争夺交州、荆州,无暇出击益州。只等腾出手来,就出兵响应曹睿。

    曹睿也知道孙权是什么德性,更清楚孙权现在被魏霸搞成什么样子,根本不可能出兵伐蜀。夏侯玄的报告早就送到了他的案头。得知魏霸不愿意去关中,甚至不想回成都,他多多少少松了一口气。

    曹睿到达宛城之后,骠骑将军司马懿正式率兵出征。因为关中之战时魏霸主动放弃了武关。将阵线后撤到上洛,之后一直没机会夺回武关,所以司马懿长驱直入,大军一直开到上洛城下。他没有急着攻城,而是命令辎重营的工匠大量打量攻城器械。决心拿下上洛,杀入关中。

    司马懿如此,大将军曹真也不例外。他虽然病重,不能亲临一线指挥,却把平西将军夏侯霸派到了最前线,和他搭班的是侍中陈泰。魏国最杰出的工匠马钧也在潼关之前,在他的指挥下。魏军上山伐木,制造了大量的攻城器械,不论是数量还是质量,比起魏霸当初为潼关准备的器械都不遑多让。也让城里的魏延看得直皱眉头,恨不得派人把马钧给暗杀或绑架了。

    与上洛、潼关前的魏军准备强攻城池不同,北地郡的骁骑将军秦朗和抚夷将军田豫却率领三万步骑在北地郡游荡,迟迟没有进入阵地。驻守在富平的赵云不敢大意。派出大量的斥候,随时监视着魏军的动向。不过魏军也没有放松。双方主力还没有接触,斥候们已经展开了惨烈的厮杀。

    而陇西却一片平静。十月中,征西车骑将军张郃就率领一万精骑失去了踪迹,镇西将军郝昭统兵五千守冀县,讨虏将军魏平率军五千守榆中。张郃的战术很明显,就是等蜀军去攻城,而他这一万骑兵则不断的活动,让蜀军不能全力以赴,一旦蜀军露出破绽,他就会像一柄尖刀狠狠的刺入。

    “张郃会不会去了北地?”诸葛亮站在巨幅地图前,沉声问道。

    “完全有可能。”奉义将军姜维站在一旁,打量着诸葛亮额上的如刀刻般的皱纹和鬓边的白发,暗自感慨道,丞相真的老了,这段时间以来,头上的白发增加了不少。“不过,我更担心的是秦朗和田豫会奔袭泾阳。来去千里,骑兵三五日便能到达。如果他们合兵一处,四万步骑进入关中,情况不堪设想。”

    “没有骑兵,我们很被动啊。”诸葛亮叹了一口气:“不过,他们要真是来了泾阳,那也不是坏事,击败了这四万步骑,我们就胜利了一半。伯约,一旦接战,虎步营能大用么?”

    “请丞相放心。”姜维恭声道:“丞相命令一下,维必身先士卒,人在阵地在。”

    诸葛亮轻抚胡须,忽然有些走神,过了一会儿,他回过神来,打量着有些不解的姜维道:“你这句话,让我想起了魏霸。魏霸曾经说过,人比阵地更重要。必要的时候,可以用空间换时间,只有要人,总有东山再起的时候。如果人死了,就算得到了城也没用。所以,相比于人在阵地在,他更赞成阵地不在人还在。”

    姜维板着脸不吭声,霍弋却在一旁忍不住笑了起来。姜维看了他一眼,霍弋却不以为然,仿若未见。

    “那丞相的意思呢?”姜维小心翼翼的问道。

    “因事而异,岂能一概而论。”诸葛亮淡淡的说道:“魏霸性子野,用兵无迹可寻,所以派他去武陵,他能把孙权打得焦头烂额。可是他守长安的时候,却不是这样的,他也是死守潼关、上洛,不肯后退一步。可见,他是懂得奇正的,不过更喜欢用奇罢了。”

    他的目光从霍弋和姜维脸上扫过。“伯约,绍先,你们要努力。绍先心思机敏周密,与魏霸有别,各擅其长。伯约呢,你兼有奇正,合两者之长,却又正不过霍弋,奇不过魏霸,若能用心,自能成一代名将,如不思进取,终究不过是一中人。”

    “多谢丞相指点。”姜维和霍弋不约而同的躬身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