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67章 临阵磨枪

第567章 临阵磨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半个时辰后,陆逊率领大军出营列阵。◎文學館魏霸的眼皮子底下,他的大军渐渐成型,和昨天一样的阵势,只是增加了更多的霹雳车。看着那些霹雳车,魏霸暗自庆幸。在襄阳时,他出动了连弩车支援吴军,还帮吴军打造了攻城车,现在却被陆逊用来对付他自己。好在他没有帮陆逊打造霹雳车,否则这些石弹同样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陆逊也有霹雳车,但他的霹雳车还是使用人工拉拽,而不是像魏霸一样使用轮子上弦,配重发射,速度和准确性都差了不少。在数量相同的情况下,它的威力大大削弱,远不及魏霸打造的霹雳车产生的打击效果。

    双方再战。

    吴军在战鼓声的激励下,迈着整齐的步伐,手持武器,向阵前推进。昨天已经有一千人死在阵前,陆逊的决心毋庸置疑,他们都知道,如果不能攻破蜀军的阵地,他们只有死路一条,没有退路。陆逊有军令,如果能攻破一道防线,这一批攻击的人员就可以安全地退回去休息,因此他们只有勇往向前,才能有一线生机。

    在严酷的军令下,吴军发起了又一次猛烈的进攻。弓弩手和霹雳车一起发射,无数箭矢和石弹向蜀汉军阵地飞去。蜀汉军遭受到了比昨天更猛烈的攻击,他们疲于应付,精神更加紧张。如果不是昨天晚上魏霸给他们进行了战前动员,对今天的情况有所准备,很可能在吴军猛烈的攻击下一触即溃。尽管如此,他们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依靠着阵地和军械的优势,在昨天刚刚被魏霸洗过脑的将领指挥下,蛮子们勉强挡住了吴军的攻击。可是伤亡却非常高。短短的时间内就伤亡过半,阵地摇摇欲坠。

    魏霸站在山坡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握在背后的手慢慢的攥紧,指甲陷进了掌心,钻心的疼痛。他知道陆逊的用意是什么。陆逊对部下的控制能力远远超过了他。战斗中总有伤亡,伤亡越多,士气越低落,士气越低落。将领就越难控制部下。在重大的伤亡面前,能否有效控制部下已经成了一个将领治兵能力高低的评价标准。如果能让自己的部下面对重大伤亡还能死不旋踵,士气不坠,这才是真正的名将。有兵书上说,能让自己的一半士卒战死却不会生乱。方是名将,实际上这个标准非常高,当一支大军的伤亡达到三分之一就有可能面临崩溃,更何况是一半呢!

    魏霸相信,他的部下如果战死四分之一,甚至只有五分之一,这些蛮子就可能就会不再相信他神将的威名。进而发生动摇。一旦崩溃,就再也无法控制。可是陆逊显然有把握能将自己的伤亡增加到三分之一还不会产生叛乱。这是他现在无法达到的标准。这也就是他不如陆逊的地方,这里面有时间的原因,也有个人能力的差异。更多的是经验多少,不是短时间之内就能弥补的。如果他不是熟知以后的心理战术,知道党是怎么控制枪的,而他学习兵法的对向吴起又是以善于治兵著名的名将。昨天一战,大军可能就已经崩溃了。

    当吴军喘了口气。再次发起攻击的时候,魏霸下令且战且退,让出了第一道阵地。见蜀汉军退却,绝处逢生的吴军大喜,大声欢呼,士气大涨。蜀汉军却有些低落,第一道阵地被破,对他们的心理上产生的不小的冲击。

    “不要慌,稳住!稳住!准备反击!”那个年轻的蛮子都尉在自己的阵地上大声吼叫着鼓舞士气。在他的指挥下,蛮子们勉强稳下心来,握紧手中的武器,看着追击过来的吴军,摆开阵势,准备阻击。

    第一道阵地突然告破,吴军步卒趁胜追击,迅速向前,可是后面的霹雳车和弓弩手却来不及反应。冲在前面的步卒失去了掩护。蜀汉军猛烈反击,密集的箭矢从阵后飞出,射向吴军。霹雳车在咆哮,将一颗颗石弹砸向吴军阵地,所到之处,一片狼藉,数名吴军士卒被砸的血肉横飞。紧接着,蜀汉军从三个方向反冲过来,将已经苦战了大半个时辰的吴军包围在其中,大肆屠杀。

    吴军苦战多时,体力已经消耗殆尽,全凭一口气在硬撑。失去了箭阵和霹雳车的掩护,又被优势敌人围住,头顶还有无数的箭矢和沉重的石弹,他们陷入了重围,虽然拼死抵抗,还是没能撑住多久,全军覆没。

    蛮子们砍下最后一个吴军士卒的首级,高高举起,阵地上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这次防守反击打得非常漂亮,突然的撤退拉开了吴军突击步卒和弓箭手、霹雳车之间的距离,让步卒暴露在没有掩护的情况之下,出动优势兵力,迅速反击,将他们全歼。避免与必死的吴军硬拼,大幅度的减少了己方的伤亡。在短暂的挫折之后,又让他们享受到了胜利的喜悦,对参战的士卒也是一个心理上的锤炼。魏霸下令退却的时候,很多士卒都认为这是失败的开始,对神将产生了怀疑。现在,魏霸又迅速消灭了敌人,用胜利证明了自己。那些对他曾经有怀疑的人都非常惭愧,反而更加了坚定的对他的信任。

    昨天晚上,魏霸就已经对手下的将领讲解了他的意图,为的是给这些将领做好心理准备,防止他们也有这种误解,可是他不可能对每个士卒都进行讲解。能不能控制住部下,不会在反击还没开始的情况下崩溃,非常考验基层将领的指挥能力。为此,他特别给那个年轻的蛮族将领做了辅导,从今天的成绩来看,这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当蛮子们举起手中的武器向他发出欢呼的时候,魏霸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举手向蛮子们挥手示意,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尽显神将的风采。蛮子们更加兴奋,士气高涨。

    当吴军为成功突破第一道阵地而欢呼的时候,陆逊从指挥车上站了起来,看着远处迅速推进的阵地,心头也涌过一阵喜悦,可是,当他发现蜀汉军阵地响起激昂的战鼓声,掀起反击的**时,他脸上还未绽放的笑容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传我的将令,一旦突破阵地,弓弩手必须及时跟进。在没有共同掩护的情况下,不许冒进。”

    “喏!”传令兵大声应诺,将命令传了下去。

    前阵,朱绩看着死伤惨重的部下,后悔莫及。他本以为这次能大振士气,是胜利的开始,却没想到只是一个陷阱。听到陆逊的命令,他无奈的点点头。弓弩手要列阵集射才有威力,远远跟不上突击步卒的冲锋速度,霹雳车更是移动缓慢,如果要等弓弩手和霹雳车的掩护,他们很可能失去突破的机会。可是如果不等掩护,他们又会遇到敌人的强力反击,攻和守的优劣展现的淋漓尽致。这场战斗实际上已经表明,魏霸手下的临阵指挥能力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对吴军来说,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吴军又一次发起了攻击。蜀汉军故伎重施,用壕沟挡住了敌人的第一次攻击,大量杀伤之后,又一次放弃了阵地。这次朱绩没敢让部下迅速跟进,而是等弓弩手一起推进,进行掩护,这样一来给了蜀汉军更多的准备时间。蜀汉军阵地上的弓弩手和霹雳车齐声咆哮,将大量的箭矢和石弹砸到吴军头上。吴军付出了惨重代价才再一次攻到蜀汉军的阵前,却因为伤亡太大,攻击乏力,耗费了太多的时间,最终也没能再次突破阵地。

    再一次打败了吴军,蜀汉军士气大振。虽然接连丢失了两道阵地,却没有太多的沮丧。面对吴军锲而不舍的攻击,他们充满了信心,斗志昂扬。

    魏霸站在山顶上,笑盈盈地对身边观战的将领们说道:“你们看,我们放弃两道阵地,除了两个漂亮的反击之外,还有什么作用?”

    将领们兴高采烈的打量着阵地,很快发现了其中的奥妙。蜀汉军向后推迟了两百步,由原来的平行阵地变成了一个凹型阵地,这样一来,继续进攻的吴军就要面对三个方向的反击,处于更加不利的形势。他们必然要付出更加惨重代价,越是深入,遇到的阻力越大。

    在互相推让了几下之后,一个蛮子军侯怯生生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说完之后,他心虚地看看魏霸,黑脸上涨得微红,生怕当着众人的面被魏霸批评,沦为大家的笑料。

    “说的很对。”魏霸拍拍他的肩膀,大声地鼓励道:“你的目光很敏锐,一下子就看出了要害。在兵法上,这就叫诱敌深入。知道了吧,兵法其实就是这么简单,没那么玄妙,你们完全可以理解。要知道,有很多名将根本不识字,照样能打仗,你们有机会读书,将来的成就很可能比他们还高。你们要相信自己,也要相信我。”

    那个年轻的蛮子激动不已,语无伦次的说道:“将军,我一定听你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听着这熟悉的话语,魏霸哈哈大笑,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羡慕地看着那个年轻的蛮子。在魏霸有意的引导之下,他们讨论刚才的战局,推测接下来的可能,气氛轻松而热烈。

    战鼓声再一次响起,又一次战斗即将开始,蛮子们举起了手中的武器,高声大呼。

    “战!战!战!”

    听到蜀汉军的吼声,陆逊冷笑一声,手中的玉如意向前一指:“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