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70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第570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夏侯徽确实非常担心。文学馆她立刻把关凤传回来的消息报告给了张夫人。张夫人也有些慌了神。她知道魏霸在外面很危险,却没想到形势会这么危急。她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把魏风的新婚夫人习氏叫了过来,当着她的面,授权夏侯徽出面斡旋,习氏进行辅助。

    习氏进了魏家的门,和夏侯徽多有接触,知道夏侯徽在这方面能力超群,非她所能比。她也知道,魏家能有现在的风光,一方面是因为魏延的资历功劳,但更多的却是因为魏霸的骄人战绩。如果魏霸有什么意外,魏家的根基就失去了一大半。魏风和魏霸关系非常亲近,如果因为她的原因影响了魏霸的生命安全,魏风一定不会原谅她。听了张夫人的话之后,习氏痛快的答应了,表示一定极力配合,联络娘家,尽可能多给魏霸一些资源。

    得到了张夫人的支持,夏侯徽马不停蹄,立刻赶到张府,通过夏侯夫人见到了张皇后,然后又去了吴府,通过吴懿夫人请求皇太后的帮忙。刘禅很快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不过他却不能作出任何决定,他虽然是皇帝陛下,可是成都的兵权却不在他的手上。他除了着急之外,帮不上什么忙。

    ……

    夏侯徽坐着一辆简朴的马车,来到了成都西郊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前。

    赋闲已久的李邈正在家中读书,忽然听说有客来访,不由得一愣。自从得罪了丞相诸葛亮之后,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客人了。他犹豫了一会:“是谁?”

    “对方没说。”老门卒应道:“马车上什么标志也没有,看不出是谁家的。对方又藏在车里不出来,不知道是谁。”

    “这是什么意思?”李邈瞪起了眼睛。他刚要破口大骂,老门卒颤巍巍的递过一个小布包袱。李邈接过来一看。脸色顿时大变。他匆匆起身,急声说道:“快,把人从后门请进来,不要让人看见。我换个衣服就来。”

    老门卒看着像兔子一样窜进了内室的主人,茫然不解。李邈性格狂直,见客时通常都不换衣服,像这么紧张,还是第一次。老门卒不多事,把夏侯徽迎进了后门。夏侯徽下了车,头上戴着一个斗笠,蒙着青纱,看不清面目。老门卒将她领到堂上,送上茶。便退了下去。

    夏侯徽静静的坐着,过了一会儿,李邈从内室走了出来,咳嗽了一声。“不知夏侯夫人前来,有何贵干?”

    夏侯徽取下斗笠,微微一笑:“给李先生一个机会,把李氏三龙改为李氏四龙。”

    李邈眼神一紧:“还有呢?”

    “还有就是为令甥彭姑娘嫁进魏家。准备一点有份量的嫁妆。”

    李邈抚着胡须,沉思半晌,点了点头。

    ……

    第二天,闲居已久的李邈突然上书求见皇帝陛下。主动要求去江州面见李严。现在蜀汉大军主力在关中与魏国作战,真正能够调动的也就是李严的部下,如果李严愿意出手相助,肯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刘禅大喜。立刻让李邈去江州。李邈日夜兼程,只用了两天时间就来到了江州。听完李邈的话。李严沉默不语,没有任何表态。李邈急了,上前拉着李严的袖子说道:“骠骑将军,当年先帝弃世,任命你为中都护,统内外军事,与诸葛丞相共辅陛下。如今丞相在关中作战,魏霸在交州形势危险,只有将军能够力挽狂澜,将军却不肯出手,难道忘了先帝的嘱托?”

    李严冷笑一声。“你休用这样的话来激我。交州离这里数千里,你是怎么知道的?再说了,我奉先帝之命辅佐陛下,要我出兵,那陛下的命令在哪里?”

    李邈大怒:“陛下的口诏,你还不相信吗?”

    “你说是陛下的口诏,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这么大的事情,陛下连一纸诏书都没有,你会相信吗?”

    李邈的额头沁出了汗珠,他觉得自己有些冒失了,怪不得李严不相信他。

    李邈灰溜溜的走了。李严却笑了笑,叫来了儿子李丰,让他准备出兵。李丰大惑不解:“父亲,你不是不相信他吗?没有陛下的命令,我们擅自出动,这是造反,万一丞相降罪下来,那可怎么办?”

    “竖子,你还不知道这是陛下的意思吗,没有陛下的口诏,李邈敢到这儿来?只是李邈这个笨蛋,连讨一纸诏书都不知道,就急急忙忙的赶来了。”他抚着胡须,笑了笑。“当然了,也许这原本就是陛下的意思。天意难测,我们这些凡人是无法猜测的。”

    李丰依然不解。“既然没有陛下的命令,将来丞相追究起来,我们怎么解释?岂不是授人以柄。”

    “我说出兵,就一定是出兵孙吴吗?也许是去成都押运粮草呢!”李严瞪了李丰一眼,不快的说道:“你也过了而立之年,怎么一点长进也没有?”

    李丰很尴尬,没有再问,退了出去,按照李严的命令进行准备。一时间江州骚乱。藏在江州的吴国细作立刻知道了,不敢怠慢,立刻把这个消息传回去。

    在虚张声势的同时,李严给永安都督陈到下了一道命令。陈到接到命令之后,也大肆备战,做出一副即将出兵的姿态,甚至把战船驶到了峡口,随时准备东下。

    ……

    李邈沮丧的回到成都,来到魏府,把自己出师不利的消息告诉了夏侯徽,夏侯徽什么也没说,给李邈准备了一份厚礼,向他保证,将来魏家一定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

    李邈莫名其妙,抱着礼物走了。

    ……

    益州的异动很快引起了步骘的的注意。步骘按照孙权的要求,正在打造攻城大车,准备收复临沅,突然接到李严和陈到有异动的消息,生怕他们顺江而下,攻击西陵,直捣荆州腹地。他一面严阵以待,一面派人急报孙权。

    接到步骘的报告,孙权也不禁紧张起来。荆州的主力都在临贺,如果这个时候蜀汉军东出,仅凭步骘的部下是挡不住他们的。一旦西陵失守,蜀汉军很可能顺流而下直捣武昌,荆州就会全面失守,其后果远比交州失守更严重。虽然他也担心这只是蜀汉的疑兵之计,却不敢冒险,立刻召见费祎,责问他是什么意思。

    费祎一头雾水。他对孙权说,我没有接到任何命令,可能是你们搞错了吧。

    费祎的解释不仅没有让孙权放心,反而让他更加担心起来。他非常清楚蜀汉内部的权力斗争,更知道李严无时不刻不想立功。现在诸葛亮率领主力在关中,控制不住李严,如果刘禅下令让李严声援魏霸,李严很可能会小题大做,主动出兵攻击东吴,把事态扩大,和诸葛亮争功。诸葛亮在关中,益州控制在李严的手上,李严如果要东出,诸葛亮没有足够的粮赋支援,就只能撤军,无功而返。

    为了确保万一,孙权下令步骘暂时不要离开西陵,加强防备,同时调兵遣将。他虽然没有下令陆逊撤兵,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陆逊,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就在孙权疑神疑鬼的时候,襄阳又传来了消息:孟达正在整军备战,有出军的可能。至于是出兵骚扰襄阳、宛城,还是出兵南下,目前还搞不清楚。这个消息进一步刺激了孙权,孟达和李严一样都属于东州系,他们一直就是盟友,这次很可能是联合行动。孙权甚至怀疑这本来就是诸葛亮的一计,让魏霸在南,李严在西,孟达在北,三面合击,一举夺回荆州。这看起来似乎不太可能,可是,有魏霸的事情在前,谁又能知道诸葛亮不会冒险?为了夺回荆州,诸葛亮和李严联合起来,要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在这种猜想之下,整个荆州进入了备战状态。这进一步加剧了荆州的粮赋需求。迫于压力,孙权不得不让张温与费祎重开谈判,拖延时间,希望在此之前陆逊能彻底击败魏霸,夺回交州,解除侧翼的危险。

    荆州的风云变动,魏霸一无所知。此刻,他正面临着陆逊的猛攻。连破四道阵地之后,陆逊不再前进,转而派人围攻魏霸所在的山岭,要先拔掉这颗钉子。魏霸拒绝了撤退的建议,死守山岭,亲自上阵与吴军搏杀。战斗异常惨烈。在陆逊有进无退的残酷军令下,在杀死魏霸、封侯拜将的诱惑下,吴军像发了疯似的,向山岭上的阵地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双方就在狭窄的山岭上展开了生死搏杀。蜀汉军有地利之优,有充足的军械,再加上魏霸亲自上阵杀敌,鼓舞士气,打得非常顽强。吴军虽然奋死攻击,却只是没有能够拿下阵地。在苦战十余天,付出了四千多人的伤亡后,终于停了下来。

    陆逊远远的看了山岭一眼,一声不吭地起身,走下了指挥台,回到自己的大帐。他让人请来了后营的潘濬和左营的诸葛恪,又让人叫来了朱绩,没有什么客套,开门见山的说道:“明天,我将发起最后的攻击,胜败在此一举,我需要你们的支持。”

    ps:老庄也需要你们的支持,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