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73章 反击的时候到了

第573章 反击的时候到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众所周知,魏霸几乎是单身入武陵,他从夷渊逃跑的时候,身边除了一百名武卒,就只有赵统和五十名赵家矛兵。*文學馆*他现在的实力都是积累起来的,主体是武陵蛮和交州蛮,战士虽多,部将却屈指可数,而靳东流无疑就是屈指可数中的一个,而且是首屈一指的那个。

    诸葛恪知道靳东流,最初听说这个人,是从潘平的嘴里得知。潘璋奉令支援孟达,就是被靳东流挡在安桥塞。后来魏霸与潘濬内外夹击,这才攻破了安桥塞。

    再后来,靳东流成了魏家的部曲。

    在魏霸征战武陵、交州的过程中,靳东流一直作为魏霸的副将,正是他守在锦屏山,一路追击吕岱,最后在龙岩滩击杀吕岱,结束了吕岱的征战生涯,同时也到达了他自己征战生涯的顶点。

    靳东流的名字,在吴国的名声仅亚于魏霸,比赵统可能还要更出名一些。魏霸取苍梧的时候,镇守严关的重任就落在靳东流的肩上。也正因为如此,陆逊才没有考虑分兵去攻严关。

    他怎么会在临贺?诸葛恪以为自己看错了,或者魏霸帐下有两个姓靳的将领?

    诸葛恪来不及多想,拔出战刀,扯起了嗓子,厉声大吼:“准备战斗——”因为太紧张,他的声音憋得又尖又细,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片刻之间,诸葛恪觉得自己的后背全是冷汗,眼皮也不由自主的乱跳起来。惊慌之下,他还没有乱了阵脚,一面准备阻击,一面急报陆逊。

    靳东流在临贺城已经躲了一个月,他一直在等山坡上的双兔大旗。这么多天来。山谷里连番恶战,双方都死伤惨重,数次濒临崩溃,但是他一直没有等到双兔大旗。他甚至担心魏霸会不会把这个约定给忘了,要不然仗打到这个份上,怎么还不让他出手?再不出动,可就来不及了。

    今天,他终于看到了双兔大旗,立刻下令出击。一万大军从临贺城里冲了出来。为了赶时间,他下令打开了三个城门,同时出击。

    他自领中军,以魏霸留给他的两千精锐为刀锋,没有任何迟疑。直奔诸葛恪的大阵。两翼各三千人马,像两把剔骨尖刀,直插诸葛恪的两肋。

    诸葛恪虽然放松,却并不大意,他的阵势很扎实,只是他没想到城里一下子出来这么多人,根本来不及做出调整。他手下的这些士卒也不是他的部曲。不过因为他是大王宠臣,这才听他命令,要说忠诚,那是一点也谈不上。这一个月来。他们跟着诸葛恪在城下设防,日子过得轻松而安逸,骤遇强敌,而且是超出想象的强敌。顿时手忙脚乱。

    见形势不妙,诸葛恪大急。也忘记了危险,拔出战刀就冲了上去,大声吼道:“顶住,顶住!”

    见他冲了上去,亲卫们吓了一跳。仗打输了,跟他们没什么关系,可是如果诸葛恪有所损伤,他们的责任就大了。他们不敢怠慢,立刻奋勇上前,拼命厮杀。在诸葛恪的亡命反击下,中军虽然摇摇欲坠,却奇迹般的坚持住了。

    可惜,两翼没有这么幸运。面对狂奔而来的蛮子,面对蛮子们射出的箭雨,两翼的士卒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一触即溃,阵地很快沦陷了。

    两翼崩溃,蛮子们立刻反卷过来,杀向中军的后背。见些情景,中军的士卒魂飞魄散,诸葛恪声嘶力竭的吼叫,连杀两个逃跑的士卒也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阵地如春冰般豁然消解。

    一万大军,像是一头远古巨兽,轰隆隆的碾过诸葛恪的阵地,直奔陆逊的中军。

    后军原本有潘濬的五千人,可是现在陆逊把潘濬调到了前阵阻击相夫,后营空空如也。击破了诸葛恪之后,陆逊的中军就暴露在靳东流的面前。为了压制营里议论,陆逊派出了自己的部曲上阵,十多天的战斗,战死四五千人,现在又大部分派到了前线作战,陆逊的身边只有一千亲卫营,另外就是躺在辎重的几千伤病员。

    面对在临贺城里憋了一个月的靳东流和一万大军,陆逊和诸葛恪的反应差不了太多,非常惊讶。临贺城的大小他很清楚,通常驻军三千人,如果挤一挤,可以安排下五千人,这也就顶天了,魏霸是怎么安排一万人藏在里面的?要知道这可不是大家挤一挤就行的,做饭,饮水,排泄,人一多,这些事都会成为问题,稍微出点岔子,就可能引发疫病。

    更让他不理解的是,魏霸既然把这一万人藏在临贺城,为什么到现在才出手?

    没等陆逊想明白,靳东流已经指挥大军冲了上来。这些人大多是蛮子,虽然经过了几个月的训练,对战斗的理解大多还停留在一拥而上,不太习惯列阵而进。不过此刻众寡悬殊,也不需要什么阵势,他们将陆逊团团围住,四面攻击。

    一时间报警声四起。

    陆逊虽然意外,却不紧张。一面指挥反击,一面向前线的朱绩等人发出警报。他身边的这一千亲卫都是跟随他多年的精锐,不少人是陆家子弟,虽然面对强敌,他们毫不示弱,全力反击。靳东流率领一万人就四面围攻,眼看着陆逊就在数十步之外,却无法像击破诸葛恪的阵地那样迅速攻克陆逊的阵地。

    陆逊站在指挥车上,看着魏霸所在的山坡,眼中露出了一些不安。现在他的主力围住了魏霸,可是魏霸的主力同样包围了他,就看哪一个能先得手。如果朱绩能够迅速攻克魏霸的阵地,蛮子的士气将遭受重创,他就有可能获得最后的胜利。可是如果靳东流先攻破了他的阵地,那后果就完全是两样了。

    陆逊有些后悔,如果知道魏霸将一万主力就藏在临贺城,他绝对不会这么冒险。至少不会将潘濬的五千人马全部派到前阵,哪怕再留下两千人,他也能保证中军不失。

    中军被敌人的优势兵力围住。在他长达二十多年的用兵生涯中,是绝无仅有的第一次。而仅此一次,就被魏霸紧紧的抓住了。

    或者说,这个疏忽原本就是魏霸造成的。如果不是魏霸节节败退,如果不是击杀魏霸的机会是如此诱人,唾手可得,陆逊绝不会这么冒险。

    他想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山岭,击杀魏霸,为吴国除去这个心腹之患。魏霸崛起得太快。他要在他羽翼未满之前扼杀他,这才违反兵家常识,兵行险着。

    可是,靳东流的出击证明了一个一直隐藏在他心里的不安:这是个机会的同时,也可能是一个陷阱。

    陆逊握紧了手中的玉如意。手心汗津津的,一片冰冷。

    一千亲卫营布成圆队,刀盾手在外,长矛手在内,弓弩手在内圈不断射击,一万蜀汉军虽然将他们团团包围,却遇到了顽强的抵抗。靳东流勃然大怒。下令弓弩手逼到最前线,疯狂集射,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击破陆逊的中军。

    箭落如雨,攻势如潮。

    听到中军的报警声。正在前线厮杀的吴军大惊失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士气顿时大坠。朱绩已经攻到了阵前,离魏霸不过十来步之遥。正准备发起最后一击,斩杀魏霸。结束这场战斗,忽然听到中军的报警声,回头一看,正好看到漫山遍野的蛮子从临贺城的方向冲杀过来,涌向陆逊的中军。

    朱绩大惊失色,稍一犹豫,凝神看了看中军的战旗,又侧耳听了听,没有听到中军下令撤退的声音,立刻明白了陆逊的意思。在此关键时刻,一退就前功尽弃,只有奋勇向前,击杀魏霸,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杀——”朱绩从藏身处站了起来,举刀长啸:“亲卫营,随我冲锋。斩杀魏霸者,赏钱百万——”

    亲卫营将士一听,发出一声怒吼:“杀——”

    他们迈开脚步,向山顶飞奔,发起了最后的攻击。

    生死存亡,在此一击。

    面对狂奔而来的朱绩,魏霸忍不住放声大笑。

    此时此刻,他快意非常。一个多月的煎熬与忍耐,就是为了今天这突然一击。陆逊不把潘濬的人马从后营调到前营,不把所有的主力都派到前线,他就坚决不让藏在临贺城的靳东流出击。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没有足够的兵力优势,又没有地形可以利用,蛮子们的战斗力要大打折扣,短时间内如果不能摧枯拉朽的击败对手,他们就没什么机会了。

    现在,他创造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机会,陆逊把主力几乎全派到了山谷中,只留下诸葛恪的三千人马和数量非常有限的亲卫营,靳东流率领的一万蛮子有较大的胜算。事情的发展比他预料的还要完美,靳东流几乎没有任何悬念的迅速击溃了诸葛恪,包围了陆逊。

    接下来,就是反击的时候了。

    “连弩车,射击!”魏霸大喝一声,举起手弩,对准快要冲到面前的吴军扣动了弩机。“呯”的一声,三枝弩箭飞出,那名吴军士卒大惊,还没来得及举起盾牌,就被射中了胸口。他人还在向前奔跑,身体却仰了过来,扑通一声仰面摔倒,登时气绝。

    在魏霸的身后,数十架连弩车掀去了遮盖物,露出了狰狞的面容,密密麻麻的箭头在冬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露出森森寒意。

    突然见到这种杀器,朱绩骇然变色,一股凉气直冲后脑,浑身冰冷。

    ps:多谢诸位大力支持,总算差距没有被拉大,还缩小了一些。还差十来票,霍霍,老庄要赶上去!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