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75章 壮士断腕

第575章 壮士断腕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成功切断了潘濬的退路,魏霸没有急着攻击,他下令将士们用所有可能得到的东西建立起路障,在山谷中列了一个简陋的阵势,然后停止了攻击,开始劝降。

    “降者免死!”

    “潘将军,回家!”

    “潘将军,你女儿女婿喊你回家吃饭!”

    听到这些奇怪的劝降声,潘濬回过神来,气得暴跳如雷,拔出长刀,就要冲到阵前拼命。可是他的部下却死死的抱住了他。现在山谷的两头已经被堵死了,两侧的山坡上也有敌人,要想靠自己的力量逃出去,基本已经不可能。而山谷外只剩下陆逊的中军,数量也非常有限,陆逊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都说不准,指望他来援救,好像更没什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依靠潘将军与蜀汉的特殊关系求得生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他们怎么能让潘濬去战死?

    潘濬大怒,想要自杀,以免受辱,同样没能如愿,那些亲卫们死死的抱着他,连声哀求。

    潘濬长叹一声,泪流满面。突然之间,他心灰意冷,他想到了陆逊说的那个天意。自己一把年纪,居然两次被魏霸这么一个年轻人堵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这也只能用天意来解释了。

    谷外,陆逊也是一头冷汗。他的亲卫营虽然暂时挡住了靳东流的攻击,可是战局对他非常不利。特别是当魏霸从山下冲下来,势如破竹的切断了潘濬的退路时,他更加绝望。魏霸的反击之强悍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如平地一声惊雷,一下子就击溃了朱绩,取得了战场主动权。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切断了他和潘濬之间的联系,也切退了潘濬回援中军的可能。

    他的所有计划都在魏霸的反击面前变得那么虚妄,那么无力。

    现在,他没有任何援军,只能独自面对靳东流率领的一万主力。自信如陆逊,也知道仅凭他这千余人是不可能战胜十倍于已的敌人的,更别说打破魏霸的堵击,救出潘濬。

    面对突然逆转的战局,陆逊喟然长叹。不期然的与潘濬想到了一起。除了是天意,还有什么能够导致这个结果?他不再犹豫,下令突围。

    鼓声一起,亲卫营将士立刻变阵,由圆阵变成突击阵型。他们人数虽少。却悍不畏死,很快就撕开了一道缝隙,鱼贯而出,迅速撤离战场。

    陆逊离开指挥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山谷中的魏霸战旗,轻声叹息,然后决然而去。再也没回头看一眼。

    陆逊的战旗一动,吴军的士气彻底崩溃。主将都逃走了,再拼命还有什么意义?除了陆逊的一部分部曲拼死杀出重围,尾随陆逊而去之外。其他的吴军纷纷放下武器,向魏霸投降。

    持续了一个月的战事,在陆逊即将看到胜利成果的时候,魏霸终于使出了杀手锏。彻底扭转了战局。这其间有很多yin差阳错,有很多次面临崩溃。可是他毕竟克服了这些困难,在极其不利的局面下稳住了军心,坚持到了最后,等到了机会,最终笑到了最后。

    他终于以堂堂之阵战胜了吴国最著名的战将陆逊,证明了自己的不败神话。

    从惨败逆转为狂胜,所有的蛮子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他们相信了一个真理,只要跟着神将,不管敌人有多么强大,他们都能取得胜利。

    “神将威武!”相夫举起手中血淋淋的战刀,振臂狂呼。

    “神将威武!”涂虎举起了战刀,厉声长啸。

    “神将威武!”上万名将士跺地大呼,风云变色,地动山摇。

    被困的吴军面色沮丧,心如死灰。

    ……

    诸葛恪坐在战马上,听着远处隐约可闻的欢呼声,面沉如水。他的身边还有两千多将士,一个个惊魂未定,斗气全无。他们运气不错,虽然遭遇了一万蜀汉军的突击,伤亡却不大。靳东流急着去攻击陆逊,对他们没什么兴趣,除了那些被当场砍死的人之外,大多数人捡回了一条性命。

    听到敌人的欢呼声,他们心情沉重,这些欢呼声无疑证明大王寄予厚望的陆逊陆将军也战败了,是生是死,目前还不得而知,可是他的失败却毋庸置疑。在一万多人的围攻下扭转战局,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就算他们对陆逊再信任,也不会报以这种奢望。

    “撤!”诸葛恪挥了挥马鞭,面无表情的向前走去。走了一会儿,他忽然笑了起来。如果不出意外,离魏霸最近的朱绩大概会遭到魏霸最猛烈的反击,山谷最深处,负责阻击相夫的潘濬大概也很难逃出来。陆逊如果见机快,也许能凭着亲卫营的强悍实力突围,保住一条性命,可是损失之惨重毋须诲言。三万大军,到最后居然是他的部下最完整。

    这大概也是个意外。可是谁又能说意外就不是天意呢?也许上天让我活下来,就是为了让我承担起更重要的责任。诸葛恪抬起头,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心情忽然轻松了许多。

    陆逊,再也不是吴国的不败名将了,他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诸葛恪督军急退,一路撤往谢沐城。这时,他收到了陆逊撤出战场,在富川收拢残兵的消息。他笑了笑,提起笔,斟字酌句的写了一封军报,将临贺城下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报告给孙权。

    ……

    魏霸走进辎重营,看着面容憔悴的潘濬,一声不吭的坐了下来,解开了潘濬身上的绳子。潘濬被俘之后,不肯投降,自己将自己捆了起来,坐在辎重营等死。魏霸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赶来。

    “你别指望我投降。”潘濬声音干涩,神情落寞。“义不再辱。当年我已经降过一次,现在不想再降第二次。”

    魏霸点点头:“我明白将军的心情,我不是要你投降。”

    潘濬诧异的看着他。

    “将军,你似乎忘了,对付俘虏,通常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劝降,一种是收取赎金。前一种,你已经说得很清楚,我就不勉强了。后一种,我也不指望。孙权如果来赎你,你恐怕也不会愿意回去。除此之外,能赎你的人大概只有你的女儿女婿。赵统和我是师兄弟,我也不好意思收他的钱,你说是不是?”

    潘濬很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魏霸的调侃。

    “既然如此,那我不如做个人情,干脆放了你。”魏霸站了起来,拍拍手,一脸灿烂的笑道:“我还可以送将军一些盘缠,一匹马,两个卫士,将军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他顿了顿,又加重了语气说道:“你如果还想回武昌,我也不反对。不过,我建议你尽快离开武昌,因为我很快可能就要包围武昌,我不想再生擒将军一次。”

    潘濬沉默不语。

    魏霸看了他良久,恳切的说道:“潘将军,回家,你女儿女婿等你回家呢。”

    潘濬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摇曳的灯光,一时有些出神。过了一会儿,他叹道:“我女儿在临沅,可是我的两个儿子却在吴郡,魏将军,你说我该怎么选择?”

    魏霸理解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将军就请便。来人,给潘将军准备马和干粮。”

    “你真准备放我走?”潘濬诧异的看着魏霸。

    “当然。”魏霸坦然的看着潘濬,笑笑:“我说过,你是我师兄的阿舅,我不好收你的赎金。再说了,你能将女儿嫁给我师兄,也算是给了我一个面子。这次,算是我还你人情。”他顿了顿,又道:“我不希望有下次。”

    “不会有下次。”潘濬不假思索的说道:“连续两次败在你手上,我已经对自己没信心了。一个没有信心的将领,是不能领兵的。我回去向吴王请罪,如果蒙他不杀,我就卸甲归田。对了,魏将军,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让我卸甲也卸得毫无遗憾。”

    魏霸的眼神闪了闪,不好意思的笑了:“你想问我为什么把最犀利的武器留到最后?”

    潘濬眼神一闪,若有深意的看着魏霸。他原本想问的并不是这个,但是魏霸却抢先限定了范围,而这个范围显然比他想知道的要小得多。不过,既然魏霸这么说了,他也不会再多问,就算他问了,魏霸也不会回答他。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觉得魏霸更可怕。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能打仗已经让人奇怪了,却还可以解释,毕竟他的父亲魏延就是一名悍将,可是他的心机如此之深,却着实让人不解。

    魏延显然没有这样的心机。

    如果再想到他病了一场就脱胎换骨的传奇,似乎已经足够说明什么了。

    “是的。”潘濬微微颌首,接上了魏霸的话题:“如果你早点把这样的武器用起来,伤亡不会这么大。”

    “可是那样一来,陆将军和潘将军也不会觉得我是一块值得啃一啃的骨头。”魏霸摸摸鼻子,笑盈盈的说道:“天底下又有什么样的磨刀石能比陆将军和潘将军这样的组合更坚韧,更能磨砺出一支真正的铁血雄师?”

    潘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笑容有些苦涩和落寞。

    “我和陆伯言不知道是该感到荣幸,还是该感到不幸。”他站了起来,将手放在魏霸的肩上,轻轻的按了按:“年轻人,努力!你的征程刚刚开始。”

    “多谢将军。”魏霸躬身施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