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84章 两个丞相

第584章 两个丞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汉吴双方再次达成协议以后,就各自撤回了大军。*文學馆*魏霸重新调整了防务,赵统依然驻扎在临沅,靳东流驻在临烝,和驻扎在临湘的吴军对峙。按照双方的合约,蜀汉军可以利用吴军境内的湘水等大型河流进行物资运输,只要事先通知吴方即可。也正因为如此,夏侯徽的船队才能一路顺江而下,转入洞庭湖,进入湘水,再逆水而上,直至泉陵。

    与此同时,从交州购买的稻米和各种珠宝也一路北上,到达襄阳之后,有的溯汉水而上,进入新城郡,交到孟达、宗预的手中,再由他们负责转运至关中。有的向北进入魏国境内,虽然双方正在交战,可是互相之间的贸易却没有停止,特别是像夏侯玄这样有着深厚背景的人更能够从中得利。夏侯玄在贸易的两端都有常人难企的人脉,其中蕴含的利润更加可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夏侯玄才得意的说他把夏侯徽的聘礼全部要了回去。

    这当然是句玩笑话,实际上的情况比这个还要乐观。

    魏霸把夏侯徽引进了城,到了房里,一阵忙乱之后,夏侯徽坐了下来,打量着四壁,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终于离开成都了。”

    “成都不好吗?”魏霸笑道:“阿母那么喜欢你,难道还有人欺负你?”

    “欺负我的人都没有,可是见不到最想见的人也是一种煎熬,特别是一想到你和关姊姊在这里。”夏侯徽斜睨着魏霸,似笑非笑的说道:“你的那些花样可真多,偏偏还要赖在我的头上,让我被关姊姊好生笑话。你说你该怎么补偿我?”

    魏霸捂着嘴,得意的偷笑起来。夏侯徽娇嗔的推了他一下。红着脸说道:“关姊姊留在成都虽然不是我的主意,却是我希望的结果。我要把这一年多的时间补回来,我可不想吃亏,现在有关姊姊,以后还不知道又有哪个姊姊妹妹的来抢,我要先把便宜占足了。”

    魏霸收起了笑容,咳嗽一声。“成都的情况怎么样?”

    “还好罢,临贺大捷的消息传到成都,很多人都心动了。正准备着到荆州来呢。这次可不像上次,你要做好准备,想到这儿来分一杯羹的人太多,如果处理不当,很有可能会弄巧成拙。”

    魏霸点了点头。“这其中可有什么有用的人才吗?”

    “有没有人才。要看你怎么用。把他放在合适的地方,他就是人才,放在错误的地方,他就是个庸才。”夏侯徽站了起来,走到魏霸身后,伏在他肩上,嘴巴凑在他的耳边说道:“我兄长对评鉴人伦有独到之处。你有没有想过把他留下来。”

    魏霸沉默了片刻。“不是我想不想留,是他愿不愿意留的问题。这种事勉强不来,我又不能把他像你一样抢过来,抢不到人找不到心。那也没用。”

    “要不要去问就问?”夏侯徽试探的问道。

    “如果你能说服他,那当然再好。不过……”魏霸转身,把夏侯徽拉到怀里,搂着她的腰。下巴搁在她的肩上,眉宇间也多了几分忧虑。“如今人多了。事情也复杂了,我真觉得有些吃力,希望有些人来帮我。成都来的人,我可以用,却不能完全信任,至少暂时不能信任,谁知道他们是真心的投靠我,还是只想利用我与丞相做对,抑或他们根本就是丞相安排来的。”

    “丞相安排来的?”夏侯徽眼神一紧。“你已经发现了这样的人?”

    “我身边暂时还没发现,但是我想肯定会有,因为我知道别的人身边有。”

    “谁的身边有?”

    “李严。我有八成的把握肯定那是丞相的人,只是李严自己可能还不清楚,居然把那个人安排在那么重要的位置。”

    夏侯徽倒吸一口凉气,半晌才道:“丞相果然高明,能把李严瞒住,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她眼珠一转,轻掩胸口,庆幸的说道:“亏得我的夫君慧眼如炬,早有准备。”

    魏霸嘿嘿一笑,心道你当然不知道,我如果不知道李严的结局,也不可能这么留心,当然也不会从蛛丝马迹中一眼就认出那个人。

    “这么说,我们倒是要小心了。”

    “太过小心谨慎也没有必要,我的思路和丞相正好相反。他追求纯洁,偏受荆襄人,我则是兼收并蓄,不管他们动机如何,只要他们能适应自己的岗位,我就可以用他们。当务之急,是要制定一套制度,让每个人都事先知道,免得到时候以为我挟私报复。而这一切,丞相都已给我准备好了。”

    “丞相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你能做到?”

    “这种事很难说,考虑事情的角度不一样,得到的结果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丞相是天才,总想一个人把所有的事情都做了。我知道自己不是天才,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所以需要更多的人来帮我。”

    夏侯徽眨了眨眼睛,忽然笑了起来。“你不像这个丞相,你更像另一个丞相。”

    魏霸笑了笑:“是吗?我不这么觉得。那个丞相喜欢夺人妻,替人养儿子,我可做不到那么大度。”

    “呸!”夏侯徽啐了他一口,面红耳赤,轻轻的揪着他的耳朵说道:“你倒是想。他那么多好的你不学,怎么就学坏的。”

    魏霸哈哈大笑。

    ……

    周胤和周鲂发生了激烈冲突。

    周胤奉孙权之命,率领一万精锐从庐陵进入南海,在半路上遇到了周鲂。周鲂是奉陆逊之命,准备袭击苍梧。两人合在一起,一共有一万三千多人。因为人数太多,为了保证隐秘,他们走得非常小心,也因此耽搁了不少时间。当他们到达苍梧之后,却收到了陆逊已经被击败的消息。

    接到这个消息,几乎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不管是谁,都不敢相信陆逊会败在魏霸的手下。在他们看来,魏霸能够保持不败,守住临贺,便是最大的成功,要想击败陆逊是根本不可能的。在刚接到消息的时候,他们都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可是当越来越多的蛮子载誉而归,成为各部落的英雄,将战利品分给左邻右舍。所到之处都传颂着神将的威名时,他们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接受了陆逊战败的这个结果之后,对于接下来如何行动,他们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周鲂认为,陆逊主力战败。吴军无力再战,需要一段时间来缓冲,双方媾和的可能性更大。虽说双方最后肯定还要再起纷争,决一死战,但在吴军做好准备之前,贸然与魏霸开战是不明智的。没有稳定的后方支援,仅凭这一万多大军。也许能在交州取得一些战绩,可是要想彻底击败魏霸,可能性微乎其微。

    难道这一万大军还能超过陆逊的三万大军吗?

    周胤对此不以为然。他用讽刺的口吻对周鲂说,你们最喜欢把民心挂在嘴边上。可是在我看来,魏霸争取民心的手段远比你们高明。你看他仅仅几个月之内就把蛮子收拾得服服帖帖,交州人心向背已经一目了然。如果再给他一段时间,你们还能收复交州吗?既然争取民心不如他。那就应该快刀斩乱麻的击败他,把他赶出交州。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魏霸之所以要争交州,就是看中了交州的稻米和财富。魏霸把持交州的时间越长,对我们越不利。因此,宁可把交州都打烂,也不能坐等时机,把魏霸牵制在交州对吴国的休养生息更加有利。如果让魏霸坐大,到时候双方的实力差距更大,情况对我们更加不利。

    两人的意见截然相反,谁也不能说服谁。周鲂指责周胤有私心,只顾自己立功,不顾大局。周胤说周鲂等人只顾江东人的利益,不顾吴国的生死存亡,才是真正的自私。

    双方不欢而散。周鲂带着自己的三千人马退回了庐陵郡,同时宣称要上书吴王,谴责周胤刚愎自用,自以为是,穷兵黩武,有可能丧失南海郡这最后的一块基地。

    对周鲂的做法,周胤非常生气。他发誓即使没有任何人支援,也要拿下苍梧,夺回交州,至少要让魏霸睡不安寝,食不甘味。他和孙俊商量,孙俊也觉得取胜的可能性不大,只会再次挑起战事,给魏霸重起战端的机会。在得到孙权的同意之前,他不想轻举妄动。

    周胤还想据理力争,想说服孙俊支持他的行动。不料,一封从武昌发来的命令让他彻底绝望。孙权下诏,让他将兵权交给孙俊,由孙俊镇守番禺,他自己返回武昌。这里面什么原因也没说,甚至没有提到陆逊战败的消息,从发出命令的时间来看,这个命令很可能是在陆逊战败之前就发出来了。

    周胤从中闻出了一丝不祥的味道,他已经大概猜到了其中的原因。他犹豫了很久,还是接受了命令,将大军交给孙俊,自己带着亲卫营离开南海,返回武昌。半路上,周胤越想越失望,到达巴丘时,他写了一封辞呈,声称自己身体有病,不能带兵作战,让人送给孙权,自己径直返回吴郡,准备回家过年。

    在接到周胤的辞呈之前,孙权已经接到了周鲂的报告,心情本来不怎么好。见周胤以这种激烈的方式表示不满,顿时勃然大怒。他以周胤延误战机,造成临贺惨败为由,下令解除周胤的兵权,剥夺他大部分部曲,徙庐陵,无诏不得返回吴郡。

    腊月底,周胤在山里跋涉了大半个月,紧赶慢赶,总算在年前赶到了吴县,却没能看到他的家人,就被孙权的使者拦住了。使者传达了孙权的命令,要周胤立刻起程去庐陵,不得返家。周胤想回家看一眼母亲都不行,更别提在家过完新年再走了。

    周胤怒火攻心,当着使者的面,口不择言的破口大骂:“圣人说得没错,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大王的基业,终有一天会毁在女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