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91章 高筑墙,广积粮

第591章 高筑墙,广积粮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对于普通人来说,春节前后是一年最清闲的时候,农田里没活,一般来说,官府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征发徭役。唯一的苦恼可能就是年关要还债,如果没有债务在身,甚至手里有点余钱,除了准备来年的种子之外,还可以打点酒,割点肉,犒劳一下全家干枯了一年的肠胃,那日子就算是幸福了。

    魏霸治下的百姓有不少人已经过上了这样的幸福生活。这些人指的那些跟随魏霸作战,不仅幸运的没有战死或者受伤,而且立了功,甚至升了官的人。这样的人当然不会太多,也就百十个左右,绝大部分士卒只分到了一点战利品,却大多是荣誉居多,实际上的物质收益非常有限。

    不过,普通人总是容易满足的,能活着回来,就是运气好,如果没有残废,那就是福星高照,如果一点伤也没有,或者只是皮肉伤,甚至还能带点战利品,那就更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更何况抚夷将军——不,听说现在已经是镇南将军了——还放出风声,凡是军中将士,开年后都要按口授田。

    这个消息比任何奖赏来得都更激动人心,覆盖面积也更广,追随魏霸征战的有四万多人,一个人就是一个家庭,四万多户虽然尚不足魏霸治下户口的十分之一,却涉及到大量的部落,这么多人能从山里迁出来,有了属于自已的耕地,这个好消息无异于甘霖普降。

    此时此刻,不仅是那些立了功的将士,凡是入选参战的将士都成了左邻右舍们羡慕的对向,而那些曾经去投军,却没能入选的男人则成了婆娘们鄙视的目标,人前人后有些抬不起头来。这反过来更增加了那些入选士卒的自豪感,坚定了跟随神将征战的信心。

    没能入选的痛下决心,苦练武艺,等着下次神将的征召令,已经入选的更是不敢放松,更要苦练武艺,以报答神将的一片厚爱。风声已经传出来了,神将为了能让更多的将士享受到实惠,拒绝了丞相府蒋参军的方案。把属于自己的那一块土地全部让了出来,将绝大部分无主土地都用来分给战士们。他不仅让出了一大片土地,更因此可能得罪了丞相。因此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应该苦练武艺,以报答神将的恩德。

    习武。成了搬家之外最重要的事务。

    新年刚过,荆南三郡、交州七郡就开始热闹起来,大量的山民从山里迁出来,到刚分到手的土地上居住,到处可以见到伐木造屋的景象。这也给那些相对数量不多,绝对数量却不少,没有分到土地的人一个吃饭的机会。他们借着帮忙搬家、造屋的机会走出大山,寻找属于自己的发展机会。

    正月十五过后,土地分配方案正式出炉,那些新分到了土地的家族开始招收部曲。不过进展并不顺利。那些从山里走出来的蛮子被同乡们的美好前景诱惑,宁可等着神将的征召,也不肯轻易成为哪一家的私人部曲。私人部曲其实就是家奴,没到那个份上。谁愿意去做家奴啊,跟着神将去打仗岂不更好。

    眼看着春耕在即。招收不到足够的部曲,新分到的土地就无法耕种,那些家主们都急了。迫于形势,他们有的提高待遇,有的则改招收部曲为雇佣,更有甚者急了眼,老子不招人了,老子去学堂找匠师们打造新式机械来代替人工,那些机械虽然一次性投资大一点,可是却比人听话,更比人合算。

    武陵学堂和交州学堂懂机械之术的学生一下子成了香饽饽,趁着放寒假的时候,他们到处打工,不仅好吃好喝的供着,走的时候还能拿一笔酬金,比起那些课余替人写家书的同窗要挣得更多。

    看到这个场景,那些原先不把读书当正经事的人家也开始热心起来,来不怎么受欢迎的工学生扬眉吐气,赶到镇南将军府,好说歹说,要请镇南将军开个后门,给一个学堂名额的人也多了起来。

    武陵学堂也好,交州学堂也罢,学费都是减免的,招收人数也非常有限,规模最大的交州学堂也不过才三百多人。开始的时候,入学堂读书更多的意味着入质,所以很多部落头领对把孩子送到学堂读书并不怎么热心,现在情况不同了,普通百姓把入学堂读书当成了一个晋身机会,纷纷来抢,他们有些坐不住了。

    镇南将军府门庭若市,门槛几乎要被人踏平了。

    法邈站在小楼上,看着府门外的牛马骡驴各式车,不禁笑道:“将军,你日理万机,还抽出时间来陪我,我真是有些过意不去。”

    魏霸微微一笑,半真半假的说道:“你是陛下和李骠骑的使者,我岂敢慢待?”

    法邈和魏霸接触了几次,知道他虽然年轻富贵,却不是那种眼睛长在头顶的人,相反,他很容易接近。两人很谈得来,虽说谈不上推心置腹,却也算不上互相提防。

    “我还以为将军是把我当朋友呢,原来只是因为我的身份。”法邈靠着栏杆,笑了笑:“那我如果回成都卸了差事之后,再来将军麾下听令,将军府里还有我的容身之处吗?”

    魏霸看看他,严肃的说道:“你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

    法邈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他迟疑了片刻:“当然是真的。”

    魏霸放低了声音,提醒道:“骠骑将军对你可是倚重得很。”

    “我知道骠骑将军的心意,不过,我更希望能像将军一样建功立业,而不是在那座城里勾心斗角。”法邈转动着手里的酒杯,脸上忽然有些落寞:“你也知道的,我父子得罪的人不少。”

    魏霸没有说话,法邈说得很坦诚,他老子法正原在益州人缘不好,只和张松是莫逆之交,后来得势,眦睚必报,可是得罪了不少人。法正在世的时候,权势薰天,连诸葛亮都要忍让三分,法正死了,当然要有仇的报仇,有恨的雪恨,虽说没人敢把法邈怎么样,可是他不受待见也是毋庸置疑的。

    那时候,李严可没伸手帮一把。要说法邈没点想法,大概也不现实。

    魏霸和法邈相处了几天,对他有所了解,法邈虽然不像他父亲法正那么偏激,也没法正那样智谋出众,可是他是个聪明人,却不用怀疑。毕竟法正死的时候,他已经成年了,法正的心术他继承得七七八八。如果能招至麾下,那当然是个人才,可是他要考虑李严会怎么想。

    李严能委托法邈来和他说那些话,当然是把法邈当成心腹。他招揽法邈,岂不是挖李严的墙角?而且他可不想因为和东州系走得太近让丞相不爽。

    他不认为李严或者东州系是丞相的对手,而且他人就是荆襄人,不可能和整个荆襄系作对。

    “如果你能来,我当然虚左以待,可是我怕骠骑将军不放你离开。”魏霸轻声笑了起来:“伯远,骠骑将军对你很是看重呢。”

    “只要你给我留个位置就行了。”法邈听懂了魏霸的意思,结束了这个话题,转而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

    “也没什么计划,六字方针:高筑墙,广积粮。”

    “高筑墙,广积粮?”法邈品咂了一番,赞许的点了点头:“很好,立足于守,着眼于粮,这正是陛下、丞相和骠骑将军对将军的期待。”

    魏霸一正经的说道:“我得陛下信任,又得丞相和骠骑将军栽培,当然要尽绵薄之力,效犬马之劳。伯远,请你回报陛下与骠骑将军,他能够体谅我的心情,不追究我擅行其事,我非常感激。接下来,骠骑将军让我把粮食运到哪里,我便运到哪里,北上西行,绝无二话。我说过,如果骠骑将军回京主持督运之务,我肯定会全力支持的。”

    法邈无声的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了魏霸一眼,沉吟了片刻:“既然如此,那我明天就起程回成都。”

    “明天?”魏霸有些惊讶的说道:“明天就走,是不是太急了?我还想请你去看看武陵学堂呢。”他笑了起来:“这多少也是我的一项政绩不是。”

    法邈哈哈大笑:“行了,将军的政绩,我已经看得足够多了,回报陛下和骠骑将军,他们一定会很满意。武陵学堂不看也罢,来夫子肯定会上书为将军请功的。我还是赶紧回去,让陛下和骠骑将军放心,有了将军的支持,他们肩上的担子总算轻了一些啊。”

    “惭愧惭愧。”魏霸惋惜的说道:“那就只能等下次你来,再与你畅谈了。唉,这新年过得真是忙啊,连送送你的时间都没有。伯远,我准备了一点薄礼,还请你帮我带给陛下和骠骑将军,明天我让伯达去送你,我就不去了,还请你海涵。”

    “将军治军要紧,不要着意我。”法邈笑笑,顿了顿,又道:“将军的礼物够实在,我就很满意了。”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心领神会的笑了。法正也是当年受重赐的一个,虽然这些年因为生活所迫,花了不少钱,家里的积蓄还有一些。法邈这次来,也是想从交州商道上分一杯羹,免得坐吃山空。魏霸当然爽快的答应了,以借贷的形式把法正手中的闲钱全部接了过来,给了法邈一个非常有诱惑力的回报利率,法邈当然心满意足。要不然,有些话他也不会说得那么透彻。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