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05章 捉襟见肘

第605章 捉襟见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大将军,赶紧退入后营吧。”陈泰见情形不对,连忙建议道:“毁营为阵,我们还有机会。”

    曹真点了点头:“你去准备吧,我再看看。”

    陈泰没有多劝,应了一声,转身去了。

    魏家武卒强悍的战斗力严重干扰了曹真的节奏,大军被堵在大营里,无法出营列阵,只能以散兵与蜀军作战,守方的优势无法发挥出来。如果再僵持下去,等魏延的主力赶到,恐怕魏军更遭受更大的损失。是以陈泰建议曹真退入后营,干脆把前军和中军都放弃,利用两营之间的间隔列阵,做好应战的准备。这样一来,前军和中军的大营必然会受到极大的破坏,对士气也有所损失,却可以换取宝贵的时间和空间,两害相权取其轻,还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陈泰赶到后营,以最快的速度列阵,他刚刚做好准备,魏延就率领大军赶到了。稍微一扫战场的形势,魏延就下令投入战斗。

    一千五百精锐士卒投入战场,原本就被魏家武卒打得没有还手之力的魏军更抵抗不住了,节节后退。曹真叹了一口气,下令撤退。

    一声令下,幸存的魏军如释重负,互相掩护着退出战团。文钦一手捂着腰,一手举着血淋淋的战刀,意犹未尽的看了一眼踮着脚的魏武,带着亲卫营迅速撤离。

    魏武同样没尽兴,正准备再追,魏延赶了过来,见魏武走路一瘸一拐的,连忙问道:“受伤了?”

    “没事。”魏武笑嘻嘻的收起了刀:“扭了一下脚而已,那竖子不简单,被我踹了一脚。还能和我拼到现在。”

    魏延松了一口气,命令魏武等人撤回后阵休息,他指挥着大军展开了攻击。经过几年的恶战,魏家武卒的数量锐减,总数不足千人。好钢要用到刀刃上,不能轻易的消耗。

    魏家武卒和文钦率领的亲卫营先后退出战场,接下来的战斗就在双方普通士卒之间展开。这样的战斗中,魏延依然占据了优势。曹真把精锐交给了曹植,营里剩下的都是老弱或者受了轻伤未愈的。此刻面对魏延率领的精锐,他们同样疲于应付,不过倚仗着营盘和预先设好的阵地才勉强维持不败。

    曹真也清楚,僵持只是暂时的,双方的兵力虽然相近。可是战斗力不在一个档次上,时间拖得越长,对他越不利。他虽然不怕死,可是如果魏国的大将军战死在阵前,对魏国全军的士气必然是一个重大打击。于公于私,他都不能死在这里。

    曹真下令,由侍中率领辎重营先撤。将粮草和伤兵先送上停靠在河边的大船,运到河对岸去,他自己率领亲卫营,紧守着渡口。为了阻碍魏延。他下令点燃了除了后军以外的四个大营。

    看到火起,魏延立刻明白了曹真的意图,他下令魏武率领包括武卒在内的一千五百人再次出击,沿着河岸猛攻曹真的侧翼。切断曹真的退路,尽可能的把曹真留在这里。魏武听到命令。立刻飞奔出阵。

    “杀——”武卒们呼喝着,一边奔跑,一边拉动手中的强弓,射出一枝枝利箭。

    “坚持住!”陈泰提着战刀,在阵中来回走动,大声的下达着一道道的命令:“弓弩手,射击!”

    “轰轰轰!”魏军躲在用辎重营搭起来的壁垒后面,全力射击。连弩车不断的咆哮着,将一蓬蓬的箭雨射向涌来的蜀汉军。

    “不要慌,躲在大车后面还击,缓步推进,注意互相掩护。”魏武举着一面大盾,厉声大喝。在他的指挥下,武卒们用辎重大车架在一起,建成一个高大的壁垒,互相配合着向前推进。魏军有连弩车助阵,箭势密集如雨,他们急行而来,没有这样的大型军械,如果强攻冒进,肯定要吃大亏。

    魏武虽然骁勇,却不莽撞,他耐心将阵线一步步的向前推,虽然慢一点,却不失稳妥。

    陈泰在对面看着那个躲在大盾后面的稚嫩面孔,心生寒意。魏延自己是个悍将,可他的儿子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魏霸就不用说了,现在已经名扬天下,而这个魏武同样不可小觑,小小年纪就在这样的身手和心机,将来必然又是一员大将。

    经过一刻钟的激战,魏武终于冲到了陈泰的阵前,大车后面的武卒如潮水般的涌了过来,再次对魏军展开了凶狠的攻击。陈泰极力抵抗,依然挡不住魏武的攻击,眼看着阵势就要被破,后路就要被截断,陈泰只得向曹真发出警报。

    曹真正指挥着中军和魏延搅杀在一起,他也坚持得非常辛苦,在魏延的步步紧逼面前苦苦支撑。听到陈泰的警报,他不再犹豫,下令中军撤到战船上。上了船后,他命令把所有的连弩车都推到一边,对着岸上展开猛烈的射击,掩护陈泰撤退。

    在曹真的接应下,陈泰且战且退,终于在最后一刻撤上了船。

    两个时辰的苦战之后,曹真带着不足五百人的残兵退过了大河,魏延大获全胜。虽然曹真苦苦支撑,争取到了不少时间,尽可能的将粮草、辎重和一些伤员运到了河对岸,可还是有千余人战死,数百人被俘,大量的辎重落入了魏延的手中,大营更是被烧成了白地,损失惨重。

    魏延迅速清点了战场,带着伤亡的战士和俘虏赶回潼关。休整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他就带着两千人离开了潼关。魏武因为脚伤,行动不太方便,只能留在潼关养伤。

    接到魏延击败曹真的消息,赵云松了一口气,他一边耐心的守住营盘,等待魏延的到来,一边把消息转告给马谡。马谡得到这个消息,也总算放了一点心,至少短期内潼关不会有危险了。

    这时,休整了两天的曹植再次开始行军,他率领大军气势汹汹的向长安而去。接到消息。马谡不敢怠慢,他亲自守护渭水河畔的作坊,却把守护长安城的任务交给了其他人。他甚至做出了决定,在必要的时候,宁愿一把火把作坊作烧了,也不能让作坊落入曹植的手中。

    可是出乎他的意料,曹植并没有攻击作坊的意思,他和之前从长安城下经过的三千骑兵一样,没有在长安城下作任何停留。向西一路急行而去。

    马谡和随后赶到的赵云、魏延会合之后,面对曹植的诡异行动,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魏延的意思很简单。曹植现在大概有一万三千多人,他们三人加起来也差不多这个数,双方兵力相近。有一战之力。向西走,他们可以得到补给,像郿县、陈仓这些地方都有存粮可用,不像曹植只有随身携带的辎重,没有补给来源,时刻处于紧张之中。

    魏延建议追击,还有一个考虑。长安以西。一直到陇山,都是屯田之所,不过以民屯居多,一部分是关中的大族。一部分是天师道众。他们没有多少自保手段,遇到曹植,他们没有还手之力,只有投降的份。曹植打败了他们。就可以劫掠到粮草和民伕,就能坚持更长的时间。壮大自己的实力。如果他们追上去,曹植就不敢轻易攻击那些民屯,他的粮草问题就无法解决。

    马谡同意魏延的看法有道理,但是他有更深的考虑。曹植一路向西,他不可能不知道诸葛亮的大军就在那里,可是他为什么还要去,仅仅是为了和张郃里应外合,引张郃入关中吗?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曹植西行就是为了引我们跟上去,然后让张郃从北面入关,进入关中东部呢?

    张郃和秦朗有四万人,他们行踪不定,你怎么知道他是在六盘山,还是在黄龙山?

    魏延也不得不承认马谡说得有道理。

    说一千,道一万,他们还是吃亏在兵力不足,速度没有魏军快。原本还可以借地利拒敌人于国门之外,现在曹植破釜沉舟的杀入了关中,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麻烦,外有张郃的四万步骑,内有曹植的万余亡命之徒,他们没有足够的兵力防守,顾此失彼。

    三人商量到最后,谁也不能说服谁,只得采取了一个折衷的办法。由赵云率领本部八千人守在长安,兼顾北部的关隘,马谡和魏延带领五千人尾随曹植而去,在汉中的援兵到达之前,尽可能的避免与曹植接战,只是保持监视,见机行事。

    ……

    马岱大步进了帐,向诸葛亮躬身行礼:“丞相。”

    诸葛亮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一脸平静的微笑。“伯瞻,训练的情况如何?”

    “进步很快,不愧是各位将军的亲卫骑,基础都不错。”马岱感激的说道。

    诸葛亮把各部数量不多的亲卫骑集中了起来,大约四千骑,全部交给马岱掌管。这是蜀汉军中唯一一支人数过千的骑兵,马岱非常清楚其中的份量,更清楚诸葛亮对他的倚重,是以对诸葛亮非常感激,言听计从。

    “能战么?”

    “有战事?”马岱虽然高兴,却没有得意忘形,这些人能不能战,还要看对手是什么人。如果遇上强敌,他们没什么优势可言。

    “有三千魏军骑兵,由黄龙山进入了关中,赵子龙、魏文长他们没有骑兵,追不上。估计很快就要到汧县了。”诸葛亮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我想让你去迎战这些不请自来的客人,你可有把握。”

    马岱沉吟半晌,拱了拱手:“请丞相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

    诸葛亮满意的笑了。他摆摆手,示意马岱不要着急:“你的部下刚集中起来不久,配合可能不够默契,我不强求你一定要战胜他们,只是要让他们不能肆无忌惮就行了。这里的屯田是我们坚守关中的希望,我不希望毁在他们的手里。你去,让他们收敛一些,要战,来找我便是了。”

    马岱松了一口气:“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