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09章 稍纵即逝

第609章 稍纵即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看着远处打马飞奔的斥候,马岱的嘴里是说不出的苦涩。

    跟了夏侯霸三四天,夏侯霸总是躲着他,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把方圆百里内烧杀了个遍。因为自知实力有限,又有丞相的嘱咐,他没有全力追赶,在保全了实力的同时,也让自己的威望大减。那些从各部抽调来的骑士原本对这次调动就不满,现在看到他这么软弱,更是把马家军都看扁了。

    就连那些扶风马家的人对他都有些不屑,私下里议论说,他只是依附诸葛亮才得到今天的地位,为此还把马超的女儿马文珊嫁给了安平王刘理。刘理才多大的孩子,比马文姗小好几岁,还尿裤子呢,娶什么妻,这分明就是马岱讨好诸葛亮。

    还有人说,马岱如此怯懦,简直是丢尽了马家军的脸,要是天将军马超领兵,哪里会让夏侯霸这么猖狂,扶风也不可能遭受这么大的损失。

    听到这些议论,马岱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他征战多年,早就见惯了血腥,也习惯了胜负,再有丞相的嘱托,他还不至于为了几句议论就乱了方寸。能把夏侯霸赶到边缘地区,他觉得就已经不错了。

    可是现在情况变了,他一直以为不会主动求战的夏侯霸居然返身杀了过来,一下子把他逼到了绝路上。迎战?必然是一场恶战,损失很可能会非常大,丞相会不满意。不战?满腹牢骚的士卒会不会因此四散而逃,不战而溃?如果是刚刚开始。士气不是这么低落,他还可以说是诱敌,暂时退却,可是几天下来,情绪已经有所变化,他再说诱敌大概也不会有人信。

    在马岱权衡利弊的时候,远处的斥候已经奔到马前,大声叫道:“将军,牛金率领五百余骑,正向我军杀来。”

    听了这话。马岱叹了一口气。指着一个眼巴巴的看着他的校尉钱飞:“你去迎战,尽快把牛金吃掉。”

    “喏!”钱飞一听,顿时两眼放光,领着自己所部的一千余骑就冲了出去。

    马岱不敢怠慢。立刻下令备战。他很清楚。夏侯霸绝不会让牛金带五百人来骚扰一下。既然要战,必然是全力以赴。牛金的作用有两个:一是冲阵先锋,不惜马力。以最快的速度发起攻击,让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准备。二是让他无法逃脱,如果面对五百敌骑都不敢迎战的话,他这个将军以后还怎么领兵作战?是以明知夏侯霸这招很阴险,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接战。

    诸葛亮的主力离他还有很远,他指望不上,只能希望这四千骑能够顶住夏侯霸的攻击,凭借兵力的微弱优势取得胜利。如果能打赢这一仗,重创夏侯霸,就算损失大一点,也是值得的。

    两军相距不过二十里,当马岱接到斥候报告的时候,牛金已经在五里之外,是以马岱的命令一下,钱飞带着部下刚刚冲出队伍,就与牛金迎面相遇。

    远远的看到对方的战旗,牛金和钱飞不约而同的发出了命令。

    “加速,冲锋!”牛金大声怒吼:“不留后手,直冲本阵,斩杀马岱!”

    “喏!”骑士们轰然应喏,伏下了身子,人马合一,猛踢战马,再次加速。他们大多是陇西人,骑射技术原本就好,再经过多年的厮杀,早就是百战精兵。虽然战马经过长途奔袭,体力不足,可是在他们精妙的骑术配合下,还是将速度提到了极限。

    钱飞也发出了命令,他踩着马镫站了起来,举起手中的战斧,厉声咆哮。

    钱飞是赵云的部下,汝南人,十来岁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成了黄巾贼,从属于汝南黄巾刘辟。刘备到豫州的时候,钱飞被赵云俘虏,后来一直跟着赵云南征北战,积功升至都尉。凭着一身好武艺,这次集结到马岱麾下后,他接连战败数人,成功的担任了四校尉之一,手下领有千骑,就连马岱也不敢轻视他。

    这是马岱部下集结后的第一次硬仗,钱飞抢到了先发的机会,当然要发挥一下。他举着跟随自己征战一生的战斧,抵制着激动的心情,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

    “加速冲锋,挡我者死!准备射击!”

    诸葛亮对这些骑兵非常看重,不仅给每一个骑兵配备了轻便坚固的半身甲,还为他们配备了三连发手弩。在奔驰的战马上,拉弓射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用可以预先上箭的手弩则容易多了。

    钱飞一声令下,所有的骑士都端起了手弩,扣动了弩机。

    “嗖嗖嗖!”一蓬箭矢飞了出去,撕破春风,呼啸着直扑牛金等人。

    “举盾——”牛金一看到对方举起手臂,就立刻大吼下令,同时举起了左手的骑盾,右手挥起战刀,一刀砍在马臀上。战马吃痛,长嘶一声,再次加速。

    牛金的话音未落,蜀军的箭已经到了,一支箭擦着盾牌的边缘射中牛金的肩胛,深深的扎了进去。牛金的身子在马背上晃了一下,却没有停下,反而高高的举起了战刀,厉声长啸:“加速,杀——”

    “杀——”骑士们怒吼着,有的举起手中的战刀,有的端平了手中的长矛,有的拉开了弓,猛烈还击。不少人被箭射中,有的翻身落马,随即被后面飞奔的马蹄踩死,有的脚还挂在马镫上,被战马拖着狂奔,更多的人则死死的揪住马鬃,视身上的箭于不顾,发红的眼睛盯着越来越近的敌人,嘶声怒吼。

    “轰!”两军相撞,无数骑士落马。战马巨大的身体撞在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骑士从马背上飞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向前扑去。即使是在半空中,他们依然瞪大了眼睛。寻找着最近的敌人。

    “杀!”牛金的战刀一闪,劈开一柄长矛,战刀反弹回来,割开了那名骑士的脖子。骑士惨叫着翻身落马,随即被后面的马蹄踩中胸口,惨叫声嘎然而止。他手中的长矛飞了出去,正中一匹魏军战马的胸口。长矛深深的刺入战马的身体,战马长嘶一声,横了过来,轰然倒地。马背上的骑士早有准备。趁着马速腾空而起。一声怒吼,一刀避开了一个而来的敌人的头颅,没等他庆贺自己的胜利,一柄长矛飞驰而至。洞穿了他的腹部。

    战马奔驰如风。战刀挥舞如电。鲜血飞溅,血肉横飞,惨叫声混杂在马蹄的轰鸣中。不绝于耳。

    “杀!”钱飞连声怒吼,手中的战斧连砍带砸,接连杀死三名魏军骑士。他的骁勇立刻引起了魏军的注意,魏军骑士调整战马,纷纷向他撞了过来。接连数口战刀向他砍来,钱飞全力拨挡,狼狈不堪,一名魏军骑士从马背上飞身跃起,扑向钱飞,钱飞大惊,抡圆了战斧,一斧砸向那骑士的头。

    那名骑士大吼一声,双臂合拢,死死的拽住了斧柄。他刚刚拽住斧柄,就被斧头结结实实的砸中了太阳穴,一命呜呼,可是他的手却依然握得紧紧的。

    钱飞连忙松手扔掉战斧,同时拔出腰间的战刀,堪堪挡住了两名骑士的攻击,随即被两柄长矛刺中,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大腿上鲜血直流。他惊骇莫名,眼前全是飞驰的马腿,头顶不断的有战刀劈来,有长矛刺来,片刻之间,他的身上就多了几处伤。如果不是身上的战甲坚实,他只怕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校尉,快上马!”一名蜀军骑士冲了过来,挥舞长矛,挡在钱飞的面前,为钱飞争取到了宝贵的喘息机会。钱飞二话不说,飞奔两步,跳上了一匹无主战马,那名骑士却已经被人砍去了首级,无头尸身还坐在马背上,手中的长矛依然紧握。

    钱飞痛极,厉声怒吼,状若疯狂。

    牛金打马飞奔,手中的战刀在连砍三人之后已经不知去向,现在他握着一柄不知道从谁手中夺来的长矛。矛头闪动,连挑两人。肩窝里的箭杆打在他的脸上,干扰着他的视线。牛金大怒,伸手握住箭杆用力一折,一阵剧痛传来,箭杆“啪”的一声被他折断。他扔掉箭杆,再次握紧了长矛。

    两军相对冲杀,片刻之间,无数骑士落马。

    魏军骑士胜在骑术精湛,配合默契,蜀军骑士胜在装备精良,他们身上的战甲和手中的连弩、战刀、铁矛都给魏军骑士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不过,钱飞的武技虽然骁勇,可是他的指挥能力却不如牛金,他被打落马上,险些被临阵格杀,虽然最后死里逃生,却还是失去了对部下的控制。他的部下只是凭着旧有的习惯在冲锋,却把马岱教给他们的骑战技能忘在脑后。

    这些人大多是各个将领的亲卫骑,平时担任保护任务,战时投入战场,作为保护主将,决定战局的胜负手,可是这样的机会毕竟不多,要论大规模骑战配合的能力,他们比起牛金率领的魏军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牛金虽然冲杀在前,可是他的身边却有大量的亲卫保护,所以他除了中了一箭之外,几乎没有遇到真正的危险,他也有足够的时间来调整队形,指挥手下以最有利的方式战斗。在他的指挥下,魏军骑士排成流畅的冲锋阵型,像一柄锋利的长矛,势如破竹的刺破了钱飞所部的阵势,将他们一分为二,大大降低了伤亡。

    双方迎面冲杀,经过短暂的惨烈厮杀,双方脱离接触。在身后,离下了一具具尸体,一汪汪鲜血。

    牛金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部下,估计了一下伤亡,举起长矛,大声下令:“继续冲锋,斩杀马岱!”

    战鼓声再响。

    “斩杀马岱!”骑士们士气如虹,齐声大喝,再次加速,卷起一阵狂飚,直扑马岱的本阵……(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