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10章 亡命者无敌

第610章 亡命者无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马岱经验丰富,只是瞟了一眼,就知道牛金的损失不大,最多不超过两成。看来钱飞虽然骁勇,指挥能力还是欠些火候。他原本只是赵云部下的一个都尉,大多数时候都是跟着人冲锋陷阵,勇猛自是毋须待言,可是独立指挥一场战事的机会却不多,一下子领千人作战,实在有些难为他了。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这样的骑兵冲锋,像钱飞这样的勇士也难免会遇到危险,一旦落马,也许就会被一个实力不怎么样的对手杀死,或者被战马撞死。

    在这样的战斗中,个人的武勇其实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依靠的更多的还是整体实力。

    马岱叹了一口气,挥挥手,下令左右两支各五百人的骑兵冲出队列,包抄到牛金的身后,同时下令中军五百人出击,正面迎战牛金,务必将牛金和他的手下尽快斩杀。

    骑战的节奏要比步战的节奏更快,稍有闪失,都有可能带来不可预料的损失。马岱不敢有任何大意,牛金的身后还有夏侯霸率领的两千多骑呢,他可不想在正与牛金混战的时候被夏侯霸抓住机会。

    一千五对四百,马岱相信牛金撑不过这一次冲锋,他率领中军的一千五百骑开始起动,绕过牛金,准备迎击牛金身后的夏侯霸,提前发动,抢占先机。

    一看到马岱的战旗动,牛金就猜到了马岱的想法,他冷笑一声。猛踢战马,冲了出去,手中长矛一指马岱,怒声大吼:“击杀马岱——”

    “击杀马岱——”三百余魏军骑士齐声怒吼,拨转马头,向刚刚起动的马岱冲了过去。他们在马背上侧着身子,强行控制着战马转向,三百多匹奋首扬蹄的战马在全力奔跑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转了个方向,劈开了正面冲来的五百骑。

    双方擦肩而过。

    蜀汉军骑士大吃一惊。在全速奔跑中转向的战术动作。他们也能做。但是这么多人一起做,他们做不到。只要稍一闪失,一匹战马失足倒地,就会带倒一大片。危险系数非常高。这不仅需要个人的骑术精良。更需要相互之间的多年默契。

    他们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牛金从离他们不到十步的地方冲了过去,却不敢尝试调整方向去迎击。现在,牛金等人就像是把肋骨露在他们面前。只要他们伸出手轻轻一点,就能将牛金的阵势打破,可是他们却做不到,只能白白的放弃了这个机会。

    牛金根本无视那些目瞪口呆的蜀汉军,他再次猛踢战马,将马力压榨到极限。战马已经口吐白沫,气喘如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头栽倒在地,可是牛金还是毫不怜惜的猛踢马腹。

    其他的魏军骑士也同样如此,正如牛金要求的那样,不留任何后手,全力以赴,也要击杀马岱。

    三百余骑,像一枝利箭,带着狞笑,射向了马岱。

    马岱皱起了眉,他发现自己遇到了疯子。牛金在数倍于已的敌人包围下做这样的战术无异于自杀。可是战场上的疯子是可怕的,发疯的牛金现在就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困扰。

    如果停下来迎战牛金,他有把握一个冲锋就能击毙牛金,实际上,牛金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轻轻一碰,也许就会轰然倒地。可是,他如果攻击牛金,就会给夏侯霸留下机会,仅凭钱飞是挡不住夏侯霸的。一旦夏侯霸的主力杀到,钱飞也许死得比牛金还快。

    战马奔腾,蹄声如雷,牛金没有给马岱留下大多的思考时间,前锋就冲到了马岱的阵前。马岱被迫无奈,只得举起手下令:“射击!加速!”

    骑士们拨转马头,向牛金迎了过去。战马刚刚启动,一阵密集的箭雨就射向了牛金等人。

    “举盾——”牛金嘶声狂吼,举起盾牌,挡在马头前。不仅护住了自己的面前,还挡住了战马的视线。对面的敌人太多,挡住马眼,战马才不会产生恐惧,只会凭着本能和惯性狂奔。

    所有的魏军士卒都像牛金一样用盾牌挡住了马头,此时此刻,他们根本顾不了自己的全身,只要挡住头部和胸腹要害不被箭射中就行,其他部位中两箭不会立刻死,而他们的生命显然也不会太长了,也许没等箭伤致命,他们就会战死沙场。

    他们不怕死,从越过黄河的那一刻起,他们就知道自己不会再有机会回到黄河东岸。

    他们都是亡命徒。

    现在,他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砍下马岱的首级,砍倒马家军的战旗。

    “杀——”三四百人齐声怒吼,一往无前的冲向马岱。

    漫天的箭雨瞬间飞至,无数人和马中箭,却没有人发出呻吟。

    “轰!”牛金率领数十名亲卫,杀到了马岱面前。

    他们太疯狂,全力以赴,马速已经到了极限,如一阵风卷了进来。

    马岱对牛金的疯狂估计不足,要权衡的事情太多,他的部下虽然也非常精悍,可是加速的时间太短了,他们的战马刚刚开始奔跑,牛金等人就杀到了。

    马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原本没有错,可是面对疯狂的牛金,他那片刻间的迟疑足以致命。

    狂奔的魏军铁骑势如破竹的杀入了蜀汉阵中,以牛金为锋,三百多余骑士连续不断的对马岱发起了撞击。马岱的亲卫虽然极力拼杀,可是他们的马速不够,面对全力冲锋的魏军骑士,他们的反击显得软弱无力。

    牛金眼里只有马岱,和他身后的马家军战旗。

    马岱面色如土,他嘶声怒吼:“密集防守,密集防守!”

    亲卫们一边踢打战马加速,一边向马岱靠拢,企图以密集阵型消耗魏军的速度,保护马岱的安全。

    “斩杀马岱!”牛金再次狂啸。

    魏军铁骑卷起一阵狂涛巨澜,无情的扑向马岱。

    “轰!轰!轰!”撞击声不绝于耳。

    “杀!杀!杀!”喊声杀震耳欲聋。

    马岱的密集防守非常及时,牛金等人虽然狂奔而来,可是面对挤在一起的蜀汉军骑士,他们却只能用战马去撞。片刻之间,数十人就撞在一起,落马的骑士有的摔落马上,有的却借着马速飞了起来,挥舞着武器,在落地或者被杀死之前向马岱发出最后一击。

    刹那间,无数的战刀、长矛和箭矢飞向马岱。马岱的亲卫们大惊失色,只能用盾牌挡在马岱面前,组成了一道厚实的盾阵。可是这样一来,也严重的干扰了马岱指挥,他再也无法观察整个战场。虽然他大声喊叫,可是他的声音混杂在喊杀声中,传令兵根本无法听到。

    失去了指挥,蜀汉军的反击立刻慢了下来,不少人惊慌的把目光转向中军,查看马岱的战旗是不是还在。询问的战鼓声不断传来,却无法得到及时的回应。

    牛金的舍命一击虽然还没有击杀马岱,却成功的干扰了马岱的指挥。当然他自己也陷入了危险的境地,战马被三柄长矛刺杀,痛苦的倒在地上抽搐着,他本人也被砍了两刀,鲜血如注。可是他却夷然不惧,一手舞刀,一刀持矛,在亲卫的护卫下,锲而不舍的向前杀进。

    牛金凭自己的经验和亡命,凭借部下的精妙骑术和默契配合,突破了蜀汉军的重重堵截,一下子击中了马岱的中军,可是钱飞却没有这样的能力。他个人也很骁勇,一柄战斧,一口战刀,片刻间接连斩杀数十人,几次被人从马上打下来,又几次死里逃生,重新上马,可是他的指挥却乏善可呈,面对奔腾而来的魏军铁骑,没有任何阵型的数百骑遭到了灭顶之灾。

    夏侯渊征战一生,对儿子们的培养大多也是在战场上。除了长子夏侯衡之外,其他几个儿子基本上都有过随他征战的经验。他的五子夏侯荣就是和他一起战死在定军山,当时只有十三岁。他的三子夏侯称也是一员难得的将才,曾经被曹操寄予厚望,也是因为在军中染疾,仅仅十八岁就英年早逝。

    夏侯霸作为次子,跟随夏侯渊征战的时间最长,经验也最丰富。此时此刻,他仅仅通过蜀汉军的战旗位置和形状就大致掌握了蜀汉军的形势,知道牛金已经成功的实现了他的战术目标,缠住了马岱,而眼前这根本没有一点阵形可言的骑兵不过是待宰的羔羊。

    夏侯霸没有任何犹豫,发出了冲锋的命令。

    两千五百视死如归的魏军骑士发出怒吼,在奔跑中形成一个矢形冲锋阵形向蜀汉军杀了过去,就像一只巨犁,轻而易举的击破了钱飞的堵截,杀向举旗不定的蜀汉军主力。

    被一面面盾牌保护得严严实实的马岱听到了四面八方传来的警报声,感觉到了大地的震动,心神剧震。他知道,肯定是夏侯霸率领主力赶到了,而他却还被牛金缠在这里。等着他指挥的骑兵现在面临着全军覆没的危险,诸葛丞相所有的心血,有可能在他的手里付之东流。

    马岱觉得一阵热血涌上了头,他用力推开身边的亲卫,狂吼一声:“击鼓,迎敌!”。(未完待续……)

    ps:周一,求推荐票!

    月初,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