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14章 引而不发

第614章 引而不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五千步卒被三千骑兵突击会是什么后果?灾难。文學馆

    五千没有防备的步卒被三千没有明天的骑兵突击是什么后果?灭顶之灾。

    魏延和马谡都是有作战经验的将领,魏延和魏军作战多年,深知骑兵的厉害,而马谡更是亲身体验过骑兵突击威力的人,那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惨重教训。只是因为一点细微的疏忽,就酿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对于一向骄傲的马谡来说,这个记忆之深,教训之重,足以让他铭记终身。

    “怎么……怎么会这样,就算不敌,也不应该全军覆没吧?”就连久经沙场,经历过无数恶战的魏延也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马岱为人谨慎,这四千骑兵虽然集结的时间不长,配合不佳,可是基础都不错,僵持一段时间应该没问题吧?”

    “原本应该是的。”钱飞惭愧的低下了头:“可是魏军都疯了,牛金一口气从我身边杀了过去,就扑向了马将军。不知怎么的,中军一下子就乱了,迟迟没有反应,等他们反应过来,夏侯霸已经到了。”

    钱飞结结巴巴的把情况说了一遍。他是个溃兵,对自己前锋的情况略微知道一点,中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并不清楚,只能根据当时的情况来分析、猜测。

    然而他猜测的和当时的实际情况相差并不大,魏马二人从他的猜测中也大致明白了原因所在。他们在开始的惊讶之余,倒不觉得这个有什么奇怪。魏军杀入关中本来就是孤注一掷,置之于死地而后生,这种事亡命徒式的战斗方式,他们完全有可能做得出来。

    事实上,夏侯霸这么做才是正常的。不这么做才是不正常的。只要是正常人,都能看得出马岱这四千骑兵对蜀汉军的意义。马岱身为马岱的从弟,在骑战水平上虽然不如马超那么杰出,可是也不亚于目前魏军中的任何一名将领,只要给他时间,他完全有可能打造出一支能在同等兵力下和魏军骑兵相媲美的骑兵,这对以骑兵称雄三国的魏国来说,威胁自然不可小视。

    当初马谡愿意支持诸葛亮的这个计划,也有这个考虑在其中。这次北伐的目的就是夺取陇右。建立蜀汉军自己的骑兵,在此之前,先培养一些有骑战经验的军官就显得非常重要。如果能让马岱建成这支骑兵,一旦夺取陇西养马之地,有了更多的战马。蜀汉军就能迅速建立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以最快的速度投入战场。

    如果能将这不知道可能产生多少骑将的四千骑兵扼杀在摇篮之中,就算是拼个两败俱伤,对夏侯霸来说都是值得的。同样道理,马岱不愿意与夏侯霸拼命也在情理之中。诸葛亮将骑兵交给他来指挥,未尝不是看中了他的稳重性格。

    可是两军阵前,一个一心一意的要拼命。一个犹犹豫豫的想拖时间,这细微的心理差别往往会酿成无法承受的后果。

    马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猜到了这其中的原因,并不能让马谡和魏延感到轻松一点。相反,他们的心情更加沉重。

    马岱全军覆没。再也没有人能够抗衡夏侯霸,汧县和五丈原之间这三百多里就成了夏侯霸的天下,蜀汉军之间的联络都成了问题。更让人担心的是,曹植在五丈原停下来休整。未尝没有在与诸葛亮决战之前先吃掉他们的意图。

    五千步卒,面对一万八千步骑。如果是在野战中遭遇,下场几乎不言而喻。

    钱飞的意外到来,无异于给魏延和马谡敲了一记警钟。他们原以为曹植是跳进了陷阱的野兽,却不料自己险些成了这头野兽嘴里的一块肉。如果他们被曹植重创甚至全歼,那关中的形势就更危险了。

    魏延的脸颊一阵抽搐。“幼常,立刻加固营盘。”

    马谡摇摇头,捏着手指,沉吟道:“仅仅守住营盘也不是一个事,我看我们还是回到郿坞去,据坞而守,可能更安全一些。”

    魏延眉头一皱:“那曹植如果西去,我们还追不追?”

    “到时候再说。”马谡苦笑道:“就以我们这点兵力,追上去又有什么用?要想发挥作用,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曹植与丞相僵持的时候。在此之前,贸然追上去,不过是曹植的餐前果品罢了。”

    魏延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过了好一会儿,又慢慢的吐了出来。他知道马谡说得有理,眼下能挡住曹植的只有诸葛亮率领的主力。他们的兵力太少,根本不是曹植的对手,追上去也是自找没趣。

    “那就依幼常的。不过,我们要尽快通知丞相,免得丞相还指望着我们和他一起夹击曹植。”

    马谡眼神微微一缩,点了点头。

    魏延立刻派出数十名斥候,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向汧县进发。这些人当中绝大多数都会死在魏军的追杀之下,但是只要有一个人能把消息送到,魏延的计划就算是成功了。

    魏延随后拔营返回郿坞。他非常紧张,把斥候派出五十里,亲自殿后,命令所有的士卒提高警惕,刀在手,弓在腰,随时准备战斗。同时,他把所有的辎重车都安排在队伍的两侧,如果有敌情,这些辎重车一停就是临时的营垒,可以帮助士卒抵挡骑兵的冲击。

    他们撤退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曹植的耳中。

    曹植叹了一口气,有些遗憾:“要抓住这两人,还真是不容易啊。”

    曹植还不知道潼关以东的情况,但是他看到了魏延的战旗,大致也猜到了可能会发生什么事。不过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心情去管那些。就算曹真被击败,蜀汉军也没有实力长驱出关,河东、河内和河南的郡兵必然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堵截。

    他本想在与诸葛亮接触之前先击败这五千蜀汉军,他可不想在与诸葛亮拼命的时候还要留神后背。这一路上,他都在耐心的等候机会,可惜他也没想到夏侯霸会取得如此大的胜利,居然一口吃掉了四千蜀汉军骑兵。就连两三天前告别夏侯霸,刚刚赶到大营的郭淮也不敢相信这个结果,也许连夏侯霸在战前都不敢奢望如此。现在夏侯霸还有两百里之外监视诸葛亮的主力,根本来不及赶过来,否则,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出击。

    现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魏延跑了。正如他来的时候魏延追不上他一样,现在,他也追不上魏延。大家都是凭着两条腿跑,半个时辰的时间差足以让魏延全身退入郿坞。

    曹植有些惋惜,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他面临的困难不仅仅是魏延、马谡这五千人,他的时间不多,马上还要面临最大的敌人,不敢有任何掉以轻心。

    曹植像一只饥肠辘辘的猛虎,盯着身强力壮的对手,耐心的寻找着一击毙命的机会。

    他很清楚,他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一旦和诸葛亮接触,就没有改变计划的可能。

    要么死,要么力挽狂澜,反败为胜。

    曹植看着沉默的郭淮,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一路顺风。”

    郭淮躬了躬身:“多谢殿下。”

    ……

    张郃率军大踏步前进,再次紧逼到姜维的阵地前。这一次,他的一万精骑没有出现,究竟在什么地方,只有他知道,姜维的斥候不遗余力的寻找,几乎把百里以内的山沟都跑遍了,也没有看到那些骑兵的踪迹。

    姜维很紧张,他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曹植再凶悍,也不过是一头垂死反扑的猛兽,只要稳住阵脚,曹植的下场已经注定。真正的危险来自于他面前的张郃,曹植冒险入关,当然不可能是只求一死,他下了这么大的赌注,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接应张郃进入关中。

    张郃如果突破他的堵截进入关中,关中的形势就会彻底逆转。不仅丞相取陇右的计划会落空,连已经占领的关中都要拱手相让,包括丞相这些年在关中倾注的心血。

    随着张郃的到来,姜维的神经几乎快要绷断了。他夜不能寐,困了累了,就和衣而卧,眯盹一会儿就会从梦中惊醒。他梦到了很多,有张郃凶猛的冷笑,有丞相期待的目光,有母亲怜悯而宽容的眼神,还是魏霸轻蔑的冷笑。

    他知道,魏霸不喜欢他。不仅仅是因为丞相对他的偏爱,更因为他拒绝了母亲的召唤,铁了心要跟着丞相留在蜀汉。他能理解魏霸对他的鄙视,因为他自己有时候也鄙视自己。

    可是他不想回头,他只会更加努力。他要用自己的实力证明自己的选择没有错,证明丞相的选择没有错,证明母亲的理解没有错。总有一天,他会追随丞相兴复汉室,总有一天,他会荣归故里,骄傲的站在冀县的城楼上。

    然而,张郃的反应却让他暂时无暇顾及那些梦想。

    张郃来到六盘山下,扎下了大营,做好了攻击的准备,却迟迟没有发起攻击。就像一只弓,搭上了箭,拉满了弦,却迟迟没有发射。

    他似乎并不急着攻击关中。

    这让姜维百思不得其解,惴惴不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总觉得,张郃这种举动的背后,可能蕴藏着比猛烈的攻击更危险的计划。

    那会是什么样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