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16章 蝴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马谡接到了诸葛亮的回复,什么也没说,将人马交给魏延,自己只带着亲卫营和由数十名勇士护卫而来的程安一起赶往长安。¤本站网址:sp;¤对诸葛亮的用意,他一清二楚,可是他找不到任何理由反对,只有接受。

    当着魏延的面,程安允诺一定会和赵素配合,发动关中的天师道众,帮助马谡守住长安以及东部诸关隘。程安做了大半辈子吏,现在终于做了官,而且一跃成为二千石的太守,当然清楚要去掉“暂领”这两个字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魏延对诸葛亮的这个安排也非常满意,这样一来,关中东部无忧,而他也有了足够的自主权,不用再凡事和马谡商量了。他和马谡再亲密,终究没有自己一个人做主来得痛快。

    马谡离开之后,魏延紧守郿坞,派出大量的斥候密切监视曹植的动向。曹植在五丈原休整了三天,再次起程,沿着渭水南岸向西,径直杀向陈仓。

    收到消息之后,魏延没有出城,他除了派人把消息送给诸葛亮之外,根本没有出城的计划,反而一门心思的加固城防。

    五丈原离陈仓一百余里,曹植走了三天。这完全是正常的行军速度,和之前一日百余里的急行军大相径庭。他的从容让魏延非常惊讶,要知道曹植突入关中是不可能带太多辎重的,就算从马谡手里抢了些辎重粮草,可以多撑几天,却也非常有限,容不得他如此温文尔雅。

    事实上,走到现在这一步,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他不急着攻克陈仓。还能这么慢条斯理的赶路,着实让人惊讶于他的冷静甚至冷酷。

    只有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的人,才能做到这么冷静。这和印象中的风流才子可是判若两人啊。

    可见传闻有时候并不可靠。

    得知魏延没有追上来,曹植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多少也有些失望。不过他并不气馁,反而多了几分慷慨悲壮。行军途中,居然还有兴致写诗作赋,到了陈仓之后,他也没有急着攻城。反而让人先在城北、城东两个方向设立防线,做好阻援的准备,同时命令部下伐木,打造攻城器械。

    陈仓在渭水之北,汧水在城东汇入渭水。是个三面临水的小城。陈仓原来没有城,诸葛亮进驻关中之后,才在陈仓筑城。

    由陈仓向南,可以入散关,经故道入汉中;向西,可以逆水而上,直至临渭。穿过箕谷,可以进入陇右;向北,则可以溯汧水而上,直到萧关和六盘山;向东。则可以沿渭水直至长安。

    陈仓的地理位置之重要可见一斑。可以这么说,关中东部以长安为中心,关中西部则以陈仓为中心,诸葛亮下令在陈仓筑城。无疑是一个极其英明的决定。现在,陈仓还守护着临渭附近的屯田。临渭的屯田规模不大。和汧水的屯田不可同日而语,可是在汧水两侧的屯田遭到了夏侯霸的大肆破坏之后,临渭附近的屯田就显得弥足珍贵。

    更何况陈仓城里还储备着不少的粮食。

    曹植攻打陈仓的意图也非常明显,拿下陈仓之后,他不仅可以得到粮食的补充,还可以得到临渭的屯田成果,切断诸葛亮支援陇右的路径,上邽一旦落入魏军手中,郝昭就可以顺水而下,与他相联络。

    这样,关中和陇右就重新勾通起来了。

    曹植还有另外一个打算,如此重要的地形,诸葛亮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他不急着行军,就是要给诸葛亮足够的时间赶来救援。只要诸葛亮移兵陈仓,那他就无法顾及北面,张郃就有了机会。

    他相信以张郃的老练,不会抓不住这样的机会。

    三天后,曹植正式开始攻城。可是,他的注意力并不在陈仓城,而在汧水方向。汧水方向一直很安静,丝毫没有看到援兵的影子,诸葛亮似乎还没有救援汧县的计划。这一点让曹植非常不安,不过这也坚定了他攻克陈仓的决心。既然诸葛亮不上当,那他就强攻陈仓,拿下陈仓之后,看诸葛亮究竟着不着急。

    陈仓是新城,也不大,再加上三面临水,无法部署兵力,所以曹植虽然只有一万五千人,依然有足够的兵力发动攻击。

    陈仓有兵三千,守将二人,一个是霍弋,一个是廖化。

    霍弋是奉丞相诸葛亮之命,率兵两千增援陈仓的。廖化原本不带兵,他是扶风太守,驻在雍县,负责汧水两岸的屯田事宜。曹植来了,马岱又意外的大败于夏侯霸之手,就凭他那点屯田兵根本守不住雍县,所以诸葛亮就命令他放弃了雍县,带着三百多屯田兵和所有的粮食撤到了陈仓,配合霍弋守城。

    此刻,霍弋和廖化并肩站在城墙上,看着城外正在列阵的魏军,看着那些高大的霹雳车,廖化皱了皱眉:“马钧难道也在军中?”

    霍弋沉默着,他不知道廖化说得对不对。从魏军正在部署的军械来看,这些军械的水平都不差,比起蜀汉军不遑多让,这难免让人会联想到魏国那个能和魏霸媲美的机械奇才马钧。

    “应该不是。”功曹马遵也站在城墙上,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想起了那一年的上邽之战。不过现在颠倒了过来,他是蜀汉人,而攻城的却是魏国人。马钧是他的同宗,他对马钧的情况比较熟悉,听到廖化怀疑自己的族人可能在城外,他连忙出言解释。

    “马钧在潼关以东,魏帝……曹睿下令,他不可参与任何军事行动。”马遵有些尴尬的看看霍弋和廖化:“曹植孤军深入,显然是自寻死路,这样必死的行动,他不可能带上马钧。”

    “这么说,你的这位族人还是蛮受魏国皇帝的重用嘛。”

    马遵勉强的笑笑:“匠人嘛,在这种时候当然更吃香一些。说起来,这也是因为魏霸,如果不是他在襄阳的大捷。大概也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他在洛阳的时候,也就是做一些小玩意取悦贵人罢了。”

    霍弋的眼角抽了抽,他忽然想起一句从不同渠道转述过来的话,据说是魏霸诸多的奇谈怪论之一。

    魏霸曾经对人说,哪怕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举动,在经过各种因素的层层叠加之后,也有可能产生一个难以想像的后果。成都的一只蝴蝶扇动一下翅膀,就有可能引起东海的涛天巨浪。

    他大概没想到,他现在就成了那只蝴蝶。马遵这话说得一点也不错。他在襄阳,因为改装战船的技术异军突起,以一艘楼船连夺魏军十余艘楼船,几乎是白手起家的重建了汉中水师,这对魏吴双方的冲击都非常明显。魏国重用马钧,吴国重用张奋,都和他有莫大的关系。

    而影响最大的还是蜀汉,丞相诸葛亮对技术改造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心血,亲自负责军械的设计制造,蜀汉的装备质量之高,在三国之中是当仁不让的魁首。

    “魏国只有一个马钧。可是我们大汉却不仅有魏霸。”霍弋轻声笑了笑,拍拍身边的大弩:“丞相设计的这些守城弩,今天要尝尝血肉的滋味了。”

    马遵打量着那具杀气腾腾的守城弩,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曹植是亡命之徒,一旦攻城开始,必然是雷霆一击。霍弋和廖化都没有打过仗,他们能守住陈仓吗?按理说。如果诸葛亮的主力赶来支援,曹植别说攻城。不死就算不错了。他想不通现在为什么还没看到援军的影子,是诸葛亮对霍弋、廖化有信心,还是因为他想放弃陈仓,以确保张郃不能进入关中?

    马遵惴惴不安。

    就在马遵提心吊胆的时候,诸葛亮也面临着不少人的质疑。他们想不通诸葛亮为什么不立刻赶往陈仓,他们的兵力是曹植的两倍,完全有实力击杀曹植,去除这个心头之患,而不应该让陈仓置于曹植的威胁之下。一旦陈仓失守,后果可能比马岱战败的后果还要严重。

    诸葛亮对此无动于衷,他每天都工作到深夜,有时候甚至是彻夜不眠。斥候像穿花的蝴蝶一样,日夜不停的出没于大营,他们像一根根丝,编成了一张大网,而诸葛亮就是盘踞在网中央的那只蜘蛛,正静静的等候着猎物的上网。

    关兴忍不住了,他主动求见诸葛亮,要求领兵支援陈仓。不料,他还没开口,诸葛亮从案上抬起头,一张疲惫憔悴的脸上,一双眼睛却目光灼人。

    “定国,你来得正好,我正要派人去找你呢。”

    “找我?”关兴一下子愣住了,随即觉得后背发凉:“丞相有任务给我?”

    “是的。”诸葛亮笑着点点头:“有一个非常重要,也非常危险的任务,我觉得非定国难以胜负。”

    “丞相……”关兴糊涂了,下意识的认为诸葛亮这是拿他开心。什么时候丞相对我这么重视了?不错,以前丞相夸过他,可那也只是嘴上说说罢了,这么多年,诸葛亮可没把他当成亲信。在襄阳,他和魏霸成为朋友之后,丞相对他就更疏远了,关凤率领部曲出成都,暗中帮助魏霸取武陵,那更等于是和丞相决裂,关家和诸葛亮之间的那层布已经彻底的撕破了。

    也正因为如此,关兴对眼前的境遇才没有太多的怨言,这才是正常的,而丞相今天的表现则有些不正常。

    感受了关兴的狐疑,诸葛亮将一份军报递了过来。关兴接在手中,更加不敢相信。诸葛亮会将这么重要的军报给他看?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啊。这种待遇以前只有马谡,现在只有姜维能够享受到,向他这样的人知道这样的消息时,大多是已经最后一批了。

    “快点看看,我还需要你的建议呢。”诸葛亮对关兴的诧异报以宽容的微笑,温和的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