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23章 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第623章 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两千骑兵,三千匹战马,像一只藏在鞘中的利剑,终于露出了锋芒。

    他们原本就一直躲在大军的后方,步卒将士们先后倒在了战场上,也就给他们腾出了冲锋的空间。此刻,他们沿着空荡荡的军营,催动战马加速,却仿佛能感觉到战友的亡魂就在自己身边。

    他们很悲伤,很愤怒。

    他们很沉默。

    没有人嘶喊,甚至连战马都不嘶鸣,他们没有举火,战场上的火光虽然和白天的阳光无法相比,却足以让他们看清方向。

    只要这些就够了。

    原本就是死里求生,死了是应得的结果,没死就是上苍的恩赐。

    将一切都交给上苍吧。

    两千骑士催马急行,三千匹战马慢慢步伐一致,杂乱的马蹄声变成了整齐的轰鸣,化作一道惊雷,沿着汧水西岸,向蜀汉军的左翼冲杀过去。

    诸葛亮并没有忽视这支魏国骑兵,相反,他一直对这支魏国骑兵保持高度关注。他在汧水东岸准备了三千人,阵前有拒马,还挖了壕沟,足以挡住魏国骑兵的第一波冲击。在汧水西岸,他也为魏军骑兵准备了前后两个方阵,足有五千人。

    如果是在白天,魏军骑兵一发动,他就能看到形势的变化,及时做出反应,可惜现在是夜里,他的眼前一片模糊,根本看不清具体的形势。也正为此,他才怀疑魏国骑兵去了别的地方,比如陇关,比如渭水。在他看来,骑兵在夜里根本无法冲锋,只要有一匹战马摔倒。就有可能导致无法估量的损失,曹植就算把骑兵留在这里,当作最后一击,也要等到天亮以后才有出手的机会。

    现在离天亮还有两三个时辰,而曹植显然支撑不到那个时候。

    诸葛亮的思维是缜密的,可是他忘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曹植也好,夏侯霸也罢,他们都是疯子。

    再聪明的正常人也无法准确把握疯子的思维。诸葛亮是聪明,可是他无法打破自己的思维习惯。他做不出这样疯狂的决定,当然也不相信曹植会这么做。

    虽然曹植的举动一直就很疯狂。

    这完全是思维惯性,与是否聪明无关。相反,越是聪明的人,越是坚信自己的正确。思维惯性越强大。正因为诸葛亮足够聪明,能够将每一种可能的利害都计算得很清楚,所以他才不相信曹植会这么做。

    而黑夜又让他变成了半瞎,长年累月的伏案工作严重伤害了他的身体。他不仅视力不佳,听力也好不到哪儿去。

    当比他年长十余岁的向朗都清晰的听到了马蹄声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丞相,骑兵——”杨仪听出了骑兵冲锋带来的震动声。大惊失色的叫了起来。

    诸葛亮顿时面色煞白,他转向左翼,终于看到了从黑暗中冲出来的影子,可是他却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骑兵冲锋带来的震动让他手中的羽扇在簌簌颤抖。

    刹那间,他终于明白了曹植的用意。曹植的骑兵从来不是为他准备的,而是为两百里外的姜维准备的,从头至尾。曹植只有一个目标:接应张郃进入关中。为此,曹植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

    曹植疯了。夏侯霸也疯了,为了夺回关中,他们不惜一切代价。

    因为疯狂,他们从不可能中找到了一丝可能。而这一丝可能却是他亲手送给曹植的。如果不是他将左军调到阵前支援中军,包抄曹植,这些骑兵根本没有机会连冲两道阵。

    现在,左军的阵地空虚,根本挡不住急速冲锋的魏军铁骑,而后面的军阵以为有左军在前面挡着,根本没什么准备,面对突然杀出的魏军铁骑,他们不崩溃就算不错了,哪里还来得及堵截。

    一丝沮丧从诸葛亮的眼中一闪即逝,他随即恢复了平静,叹了一口气:“曹子建以为凭这些人就能引张郃入关?他也太异想天开了。”

    向朗诧异的看了一眼诸葛亮,不知道诸葛亮在这个时候怎么还能这么平静。事起仓促,两千骑兵眼看着就要和后军接触,他不赶紧通知后军戒备,尽可能的拦住魏军,怎么还有心情替曹植惋惜。

    “传令,包围曹植。”诸葛亮摆了摆手,镇定自如的下达了命令:“立即派快马通知姜维,小心后路。”

    传令兵纷纷离去。

    魏军铁骑来得极快,也极隐秘,他们几乎和正在往前阵赶的蜀汉军左军擦肩而过。被马蹄声惊得心正在奔跑的蜀汉军士卒看着数十步外飞驰而过的骑兵,惊骇莫名,下意识的向右侧跑去,险些冲撞了中军。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想到自己应该冲向魏军铁骑,哪怕是用手中的弓弩射几箭,都有可能对魏军造成不可估量的打击。

    魏军来得太快,根本没给蜀汉军离下多少考虑的时间,就像一阵风似的卷了过去,直奔留在最后的三个蜀汉军方阵之间宽约二十步的空隙。

    这三个预备兵力方阵虽然没有休息,却也没什么防备。在他们面前有近两万的主力,血战到此,中军还没有接战。而左右两军正向前包抄,想来曹植快被包围,马上就要授首了。斩杀魏国的一个王,这可是一场大功啊,可惜他们这一次只能旁观,没有立功的机会,到时候只能看人家吃肉,他们连汤都未必有得喝。

    就在他们自怨自艾的时候,谁会想到黑夜中会冲出两三千骑兵。等有人感受到骑兵冲锋的地面震动时,夏侯霸已经冲到了他们面前,在他们面前呼啸而过。

    狂奔的战马带着无可匹挡的力量,将那些反应最快,冲过来堵截的蜀汉军士卒撞飞。锋利的战刀舞成一团光影,劈在蜀汉军的战甲上,砍出一溜溜火星,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长矛捅在蜀汉军的胸口,将结实的胸甲刺破,将惨叫的蜀汉军挑起,甩向远处。

    一触即溃。几乎没有任何悬念,夏侯霸轻易的就穿过了蜀汉军的后阵,如果他愿意,他甚至可以将基个方阵的蜀汉军士卒斩杀大半,可惜他没有时间,他只能率领着杀气腾腾的骑兵向北飞奔而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直到此刻,后军的这两个方阵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们吓得心跳如鼓,一边加紧防备,以免魏军去而复返,一边向中军发出警告。

    听到后军的战鼓声,杨仪和向朗面面相觑,只有诸葛亮脸色平静,比刚才还要轻松一些,仿佛有一个压在心头的重担终于放下了似的。

    “丞相?”杨仪战战兢兢的叫了一声,他怀疑诸葛亮是不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魏军骑兵已经冲破了后阵。

    “没事。”诸葛亮摆了摆手:“他们跑不远的,不过多活几日罢了。他们走了,我们就可以放心的围杀曹植了。”

    杨仪下意识的哦了一声。向朗皱了皱眉,看向诸葛亮的眼神中露出不加掩饰的钦佩。事已至些,愁亦无益,不如做好眼前的事。道理当然没错,可是身临其境,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大概也只有诸葛亮。

    曹植虽然被困在阵中,心神却全部落在远处的马蹄声中,凭着那微弱的感觉,他估计夏侯霸十有八九是破阵而出了,自己创造了这个机会,而夏侯霸成功的抓住了这个机会,不禁心情大慰。

    “杀——”曹植推开两个挡在他前面的亲卫,冲向围过来的蜀汉军。他怒吼着,挥舞战刀,劈开一柄长矛,战刀顺着矛柄滑了过去,一刀削掉了那个士卒手指,割开了他的咽喉,也切断了他的惨叫声。接着又挥刀扑向另一个蜀汉军士卒。

    两柄长矛刺了过来,曹植大喝一声,挥刀磕开左边的长矛,借着反弹之力,战刀砍在了右边那个士卒的脖子上。

    “扑”的一声闷响,他砍中了那个士卒的脖子,同时也被那个士卒手中的长矛刺中了肋骨。他闷哼一声,伸手握住长矛,用力推开,捂着肋,踉跄了两步。

    “殿下!”亲卫们大惊失色,纷纷冲了过来,而蜀汉军士卒看到曹植倒下,个个欣喜若狂,争先恐后的杀了过来。

    曹植长啸一声,再次冲了上去,挥舞长刀,左砍右劈,连杀两人。与此同时,他也被两口战刀砍中,紧接着,三柄长矛不分前后的刺到,洞穿了他的身体。

    “哈哈哈……”曹植的嘴里涌出血沫,他紧紧的握着其中一杆长矛,眼神中却充满了快慰。“马革裹尸,死得其所,死得其所,哈哈哈……”话音未落,他圆睁双目,发力前冲,同时挥起了手中的战刀。

    长矛从他的身体穿过,那个刚刚为立了功而狂喜的蜀汉军士卒却吓得惊叫失声,他的手臂被曹植紧紧的抓住了,曹植手中血淋淋的战刀就架在他的脖子上,只要曹植轻轻的一拉,他就会血洒当场。

    “死得其所,快哉快哉!”曹植忽然笑了笑,松开了手,紧紧的握住矛尾,仰面喷出一口血箭,缓缓栽倒。刺穿了他身体的长矛顶在地上,支撑住了他的身体,让他看起来似乎不是倒下,而是持矛长啸。

    ……

    宛城,曹睿忽然坐了起来,对着摇曳不停的灯火,冷汗涔涔。

    当值的燕王曹宇听到声音,匆匆的从侧殿赶了过来,见曹睿面色惊惶,一头冷汗,连忙问道:“陛下,又做梦了?”

    “彭祖……”曹睿还没说话,泪水就夺眶而出,他紧紧的拉着曹宇的手,泣不成声:“王叔……可能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