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26章 狡兔三窟

第626章 狡兔三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的儿子,魏霸当然有资格取名字,不过有魏延这个封建家长在,魏霸还没有胆量敢把自己太当回事,长孙的取名荣誉还是留给了魏家的家主魏延同志。没曾想魏延又把这件事委托给了丞相,特地写信去向丞相请教,而丞相居然也不厌其烦,给魏延的长孙挑了这么一个好名字。

    当然,丞相的意思大概不是夏侯徽的意思——夏侯徽聪明过人,可惜在儿子的事上总有些耿耿于怀,难免有些小家子气。王者之师——如果的确有这个意思在里面的话——当然指的是这次北伐,丞相为魏霸的儿子取名为征,是希望魏霸记住谁是正义的,谁是非正义的。

    这里面的微妙含义,又岂是取个名字那么简单。

    魏霸一边看着信一边往屋里走,小魏征急了,哇哇哇的叫着,两只小胳膊搂着魏霸的脖子不放。夏侯徽居然拉不开他,刚要训斥,魏霸伸手将孩子接了过来,扛在肩上,小魏征这才咧着嘴乐了,口水沿着下巴,一直滴到魏霸的头上。

    “别给宠坏了。堂堂的镇南将军,这么宠孩子算怎么回事。”夏侯徽一边笑着一边伸手来抢,魏霸笑笑:“没事,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谁要笑谁就笑去吧。”

    夏侯徽本来就没真心想拦着,小严关驻的三千多人全是魏霸的贴身亲卫,来自于荆州、交州还有豫章一带的蛮族最精锐的战士,由魏家武卒统领。毫无疑问,这些人里面将走出一批中高级将领,让他们习惯这一幕,将来对小魏征的生存、发展有莫大的好处。

    魏霸进了屋,将小魏征从肩上挪了下来,铃铛一边笑着一边拿来毛巾,替魏霸擦去头上的口水。魏霸单手拿着信纸,看了一眼,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他把儿子交给铃铛,柔声道:“去骑会儿马。阿爹有正事要办。听话!”

    刚才还死活不肯松手的小魏征听了,乌黑的大眼睛眨了眨,虽然有些委屈,却没有哭。乖乖的跟着铃铛走了。

    “曹植这么能打?”魏霸将信放在案上。拉过地图。他上次接到了消息还只是曹植进入关中。没想到曹植居然在鸿门击败了马谡,又一路长驱直入,吃掉了马岱的四千骑兵。

    夏侯徽没有说话。用毛巾细心的擦着魏霸的头发。魏霸能将来往公文这样的事交给她处理,当然是对她的信任。可是这件事涉及到她的故国,她实在不知道怎么评论。

    “可惜了。”魏霸抬起头,松了一口气。

    “可惜什么?”夏侯终究没胜过好奇心。

    “可惜用得不是地方。”魏霸笑道:“用兵当奇正相依,魏国在关中战场有张郃这个奇,再有曹植这个奇也不会增色多少。而且曹植孤军入关中,曹真又被我父亲击败,无法威胁潼关,司马懿退守襄阳,魏国有奇无正,又怎么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你觉得陈王入关中不会改变战局?”

    “至少说可能性不大。”魏霸的目光在地图上来回逡巡着:“魏军几路突击,围攻丞相一路,若是换了旁人,恐怕会疲于应付,百密一疏,就足以前功尽弃。可惜丞相虽然不擅用奇,正兵却是天下无敌。这几路魏军若是集中一处,丞相也许会因为兵力悬殊不敢拼命,分兵而攻,却正好让丞相各个击破。我觉得吧,虽然情况对丞相不利,却还不至于一败涂地。如果败,可能最后不是败在战场上,而是后勤上。”

    夏侯徽狐疑的看着魏霸,很显然,她不太认可魏霸的论断。诸葛亮正兵天下无敌?

    “你不相信?”

    “我怎么会不相信夫君的眼光。”夏侯徽笑笑,“可是陈王既然抱必死之心,以万人突击关中,就算不能战胜丞相,也能让丞相大伤元气吧。”

    “这可不容易。”魏霸笑道:“陈王自投死地,他那些部下未必就肯死。就算他们肯死,丞相的阵也不是那么好破的,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更重要的是,陈王的选择其实并不多,奇兵最后必然会变成正兵,游击不彻底,最后只能被迫变成攻坚战。说到底,还是君臣猜疑,互不信任啊。否则,早些让曹植领兵,或者不要逼得这么紧,让曹植从容应对,多给他几个月,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夏侯徽眼神一黯。她虽然对战术上的事不太精通,战略大势却也清楚。曹植突入关中的时机不对,她自然是一眼就看得出来。如果晚上两个月,待关中麦熟前后,进入关中可以抢收屯田的成果,情况可能就完全两样了。之所以这么急,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曹睿不敢放手重用曹植,如果不是曹真病重,战事又久拖不决,曹植肯定不会有带兵的机会。

    “夫君,你还是多想想自己吧。”夏侯徽岔开了话题,“既然丞相能守住关中,关中屯田又被破坏,粮食必然是各方的焦点,到时候,你肩上的压力不会小呢。”

    “我怕什么,我是君子坦荡荡,有多少收获,那是摆在明处的,他们怎么用,那是他们的事。”魏霸歪了歪嘴角,坏坏的笑道:“他们两个斗,最后谁能搞得定谁,我反正都不吃亏。他们斗得越凶,我的日子就越好过。我这两天琢磨着,怎么让李严把阿母和兰儿他们几个也给我放到荆州来呢。”

    夏侯徽斜睨了他一眼:“还有关姊姊。”

    “哈哈哈……”魏霸不好意思的笑道:“知我者,媛容也。”他搂着夏侯徽的纤腰:“夫人,捉个刀如何?”

    “我替你捉刀没问题,你也得给我一个保证。”夏侯徽顺势坐在魏霸怀里,手指理着魏霸的衣领,低声说道。

    “什么事?”魏霸眼神闪了闪:“我们之间,还用这么严肃吗?”

    “你别害了我兄长。”夏侯徽企求的看着魏霸:“我在这儿,只有兄长一个亲人了。”

    魏霸佯作不快的沉下了脸:“这什么话,我和阿征不是你的亲人?”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夏侯徽扭了扭身子,撅着嘴道:“你别跟我打岔,今天我一定要得你一个准信儿。”

    魏霸嘿嘿笑了两声:“真是个傻女人,我怎么会害太初呢。你放心吧,这件事严实着呢,谁都抓不到把柄。再说了,你夫君我实力这么强,就算出点庇漏,谁还敢来查我?”

    “我兄长没事?”

    “肯定不会有事。”魏霸一本正经的说道:“要是有事,那也是他自己找的。”

    “你……”夏侯徽刚刚松了一口气,被魏霸这么一说,心又提了起来。魏霸得意的大笑着,将下巴搁在夏侯徽的肩上:“你放心吧,我向你保证,行了吧?天塌下来,我顶着。”

    “那倒不至于。”夏侯徽得了魏霸的承诺,这才放了心,风情万种的瞟了他一眼:“想关姊姊来,是不是因为我侍候得不好?”

    “那倒不是。”魏霸收起了笑容,“狡兔三窟,我只是觉得成都那一窟太危险了而已。两虎相争,别让我们这些善良可怜的小白兔遭了殃。”

    ……

    日南,曹馥下了海船,看了一眼负手而立的夏侯玄,不由得扑哧一声笑:“太初,你这张脸,现在就算用一斤粉也敷不白了。”

    夏侯玄本来虎着一张脸,听了这句话,也忍俊不禁,啐了一口:“你不远万里跑来,就是为了说笑?”

    “当然不是,不远万里,只为求财。”曹馥一摊手:“你也知道的,我文不成,武不就,只能做做生意了。听说这里遍地珍宝,我就来求你太初老弟了。”

    夏侯玄以手遮额,看看远处的帆影。“走吧,回府里说话,反正一时半会的你也走不了。”

    “怎么,没粮?”曹馥吃了一惊:“我还等着粮食回去救命呢。”

    “你得了吧,你就是现在赶回去,也正好赶上秋收,你能卖出个好价钱?”夏侯玄瞪他了一眼:“听我的,没错,好好在这儿守几天,再过两三个月,新米出来,价钱最低,你运到洛阳,正是新年前后,不管是稻米还是珍宝,都是最值钱的时候,包你卖个好价钱。”

    “咦,你怎么对做生意这么精通。”曹馥诧异的说道:“这可不像你四聪之首的夏侯大名士会说的话啊。”

    夏侯玄撇了撇嘴,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那几个人现在情况如何?”

    “不好。”曹馥叹了一口气:“战事紧张,陛下重用行伍之人,又接受了陈王的建议,逐步提拔宗室、宿将子弟,他们几个没有根基的,哪里还有什么机会。”

    夏侯玄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曹馥看了看夏侯玄:“太初,你不会是想他们引到这儿来吧?”

    “不行吗?”夏侯玄哼了一声:“反正陛下又不打算用他们,让他们来祸害蜀汉岂不更好。”

    曹馥呲了呲牙:“得了吧,你明明知道这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你到魏霸这儿来,陛下是准了的。可是你招他们来,那可就授人话柄了。到时候司马父子再弹劾你,你可怎么办。哦,对了,吴质死了。”

    “吴质死了?”夏侯玄吃了一惊,突然停住了脚步。曹馥猝不及防,呯的一声撞了上去,顿时泪水长流.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