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32章 锐士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张合立于阵前,发动了开战以来最猛烈的攻势,迎着蜀汉军的反击,魏军将士在大盾的保护下,将连弩车、霹雳车尽可能的往前推,双方展开了激烈的对攻。

    箭矢如云,石弹如雨,如同群鸦在山谷间往来飞驰,在双方将士的头顶发出不祥的呜叫,即使是夏日的阳光也无法完全穿透。

    到处都是血。

    在军械上,蜀汉军原本有优势,不论是连弩车的轮式上弦,还是霹雳车的配重发射,都是魏军不具备的有利条件。不过随着战争的进行,即使姜维极力保守这个秘密,张合还是通过种种渠道了解到了这些秘密,并运用到魏军的军械上。

    如今,双方的军械已经相差无几,而随着战斗的进行,消耗的增大,魏军的兵力优势却逐步的体现出来。张合率军步步紧逼,摆出一副义无反顾,决一死战的架势,让姜维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姜维不想和张合拼命,也不敢和张合拼命,他的目的是胜利,而不是骄傲的战死。他同样清楚,他率领的这些士卒都是蜀汉的主力,是丞相完成陇右作战计划的希望所在,如果全部损失在这里,丞相的计划必然要大打折扣。

    双方国力的差距在这时表现得淋漓尽致。魏国损失三四万人,只要用几年的时间就能补回来,而蜀国如果损失三四万人,补齐的时间将是魏国的两倍到三倍,甚至更多。

    所以张合可以不惜代价,而姜维却不能。

    张合显然早已洞悉姜维的这个心理弱势,也紧紧的抓住了这个破绽,不停的压榨着姜维的心理底线,等待着姜维崩溃的那一刻到来。他号呼酣战。一直站在阵地的最前端,大戟士整装待发,虽然还没有真正踏上战场厮杀,却已经对姜维造成了足够的压力,鼓舞着一批又一批的魏军将士奋勇上前。

    双方苦战半日,张合连夺姜维两道阵地,将战线向前推进了三百步,在姜维的中军面前,只剩下了两道阵地。如果张合攻破这两道阵地。姜维要么将中军后撤,要么就只能和张合正面决战。

    没有其他的选择。

    中午短暂的休息时,姜维死死的盯着远处张合的战旗,游移不定。他很想正面击败张合,却又怕万一失手。全军崩溃,辜负了丞相的希望。更让他担心的是,他身后的敌人究竟有多少,究竟是谁,究竟什么时候会出击,他一无所知,这让他的心头总是盘踞着一团挥之不去的阴影。

    姜维快要崩溃了。

    下午。张合继续猛攻,魏军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冲锋,不停的撞击着蜀汉军的阵地。蜀汉军奋起反击,倚仗着阵地和精良的甲胄与魏军争夺每一寸阵地。双方的伤亡比例一直操持在一比二左右。可是魏军却根本没有退却的意思,他们无视巨大的伤亡,奋勇向前。

    夕阳西下,张合终于攻破了姜维的最后一道拒马阵。一万多具尸体堆积在山谷中。流淌的血液汇成一条条小溪,顺着地形向姜维的阵地流淌。像一条条血色的长蛇,蜿蜒前行。

    姜维脸色煞白,手足冰凉。

    他领出来的两万步卒只剩下了一半,今天一天就损失了近四千,阵地丢失了一半。张合还在阵地上,一点也没有退却的打算,看样子是准备夜战,大戟士还在阵前,正在吃晚饭,也许这将是他们的最后一顿晚饭。

    姜维进退维谷。

    为了防备身后的敌人,他在山谷里安排了四千人,这样一来,他身边就只剩下了不到六千人的中军。四道阵势被张合攻破之后,他的优势已经不多,只能和张合短兵相接,伤亡会更大。张合身边只剩下一万多步卒,可是他还有一万铁骑一直没有出现,姜维不知道这些铁骑是不是就藏在张合身后。

    一旦铁骑出动,顺着河谷冲杀,没有了拒马阵掩护的蜀汉军绝对抵挡不住,损失必然惨重,甚至可能全军覆没。

    姜维承担不起这个损失,可是又不愿意就此放弃。他不想弃阵而走,更希望和张合决一胜负。如果能击败张合,甚至击杀张合,魏军士气必然大坠,他也许可以挽回战局。

    姜维犹豫不决,张合却雷厉风行,就在阵前吃过晚饭,稍作休息后,他再次发起了攻击。

    这一次,他亲自率领大戟士冲杀在前。

    闻名天下的大戟士终于出手了,他们组成了个矢形阵,张合和他的战旗就在矢形阵的中后部,既有严密的保护,又能及时的根据战场情况做出调整。如果说大戟士的战阵是一把短刀,那他就是握着这把短刀的手。

    张合挥起这把短刀,狠狠的扎进了姜维的战阵。

    大戟士举着手中的大戟,迈着整齐的步伐,踏过一具具的尸体,大步向前。大戟闪闪发光,战靴踩着被血水浸得松软的土地,哗哗作响。

    “平戟!”张合一声怒吼,大戟士们放平了手中的大戟,加快了步伐。他们每三人一排,三柄大戟长度不同,放平之后,却是齐头并进,组合在一起,就是一排戟林。而后面两排大戟士手中的大戟就搁在第一排大戟士的肩部两侧,舞动时,第一排的大戟士几乎是和锋利的戟刃一起起舞,即使有重铠护体,依然让人看得心惊肉跳,没有多年的配合,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他们就这样冲进了姜维的阵地,展开了杀戮。锋利的大戟刺、啄、勾、砍,三柄大戟配合默契,像镰刀收割庄稼,毫不留情的收割着蜀军的性命。蜀军虽然有精良的战甲护体,相互之间也能配合,可是面对这些身着重铠的大戟士,他们却失去了往日的骁勇。

    战刀砍在重铠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长矛刺在重铠上,顶得重铠凹陷,却无法刺穿,可是他们如果被大戟士手中的大戟勾住,却很难脱身。他们的战甲虽然精良,可是脖子却挡不住大戟的勾刺,头盔虽然能挡住大戟的啄击,却无法抵消大戟的力道,大戟的每一次啄击,都让他们头晕眼花,双耳轰鸣。

    两百余大戟士,势不可挡的杀入了蜀汉军阵地,魏军紧随其后,蜀汉军很快就面临着崩溃的危险。

    姜维知道了张合为什么一直不让大戟士上阵。这些大戟士太需要互相之间的配合了,如果有拒马阵,这些大戟士只能化整为零,威力将大大削落,现在没有了拒马阵,在大戟士力竭之前,几乎没有人能挡得住这些大戟士。

    “给我把十石弩推上来。”姜维怒吼道:“子修,锐士营准备出击。”

    强弩营一阵骚动,将数十架十石强弩推动了阵前,十石弩射程是单射弩,射程四百步,一般军阵中不会出现这样的强弩,就连普通的城池都没有资格用,只有都城或者地位特殊的要塞才有可能装备。按理说,姜维的军中也不应该出现这种利器,不过丞相要配给他,谁又能说些什么。

    “射!”一声厉喝,十石弩“轰”的一声震颤,一支如步矛般的利箭飞了出去。

    一支巨箭轻易的洞穿了一名大戟士的重铠,带着大戟士飞了起来,撞在了第二个大戟士的身上,箭头刺破了他的重铠,余劲未消,带着他们两个人向后直退。第三个大戟士不退反进,弓步侧身,用肩膀接住了同伴,向后让了一步,然后用力一顶。

    两个被巨箭串在一起的大戟士居然站住了,第一个大戟士已然气绝,第二个还没死,他松开大戟,双手用力握住同伴胸前的巨箭,大吼一声,用力折断箭杆,然后双手按着同伴的肩头,缓缓将他推开。

    巨大的箭头从他的小腹中拉了出来,倒勾上挂着一截肠子,鲜血泉涌。他狂吼一声,用力将同伴推开,倒在了地上。

    片刻之间,十余支巨箭射到,第一排的大戟士倒下一排。

    张合眼神一紧,大喝一声:“散!”大戟士们立刻九人一组,向两侧散开。

    张合的命令下得非常及时,大戟士刚刚散开,又是数支巨箭射到,不过因为大戟士没有聚在一起,杀伤效果大减。

    “进!”张合厉声大喝,再次下达了命令。大戟士开始奔跑,他们撞入蜀汉军的人群,大肆杀戮。这样一来,十石弩顿时失去了威力。面对和袍泽们撑在一起的大戟士,他们很难准确的射中目标。倒不是怜惜同伴,而是十石弩的威力虽强,射击速度却是个大问题,一旦失手,就是一个极大的浪费。

    张合以自己的经验迅速压制住了十石弩的威力,大戟士越战越勇,他们驱赶着蜀汉军,向十石弩围了过去。见此情此,姜维大吃一惊,如果这些十石弩落到张合的手里,那麻烦就大了。

    “锐士营,上前!”

    “喏!”一声怒喝,蜀汉军向两侧分开,露出了一个大约五百人的方阵。这些人身上的甲胄与众不同,不是普通士卒的札甲,而是甲片更小更密的两当铠,手臂上也有筒状的甲袖,一直沿伸到手肘。腰部以下有腹甲,有腿甲,保护着大腿以上的身体。

    他们左手握盾,右手握矛,腰间佩刀,左胸和盾牌上都有“锐士”二字。

    正是姜维的锐士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