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36章 公与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色中,蒋琬不紧不慢的下了车,双手拢在胸前,走进了镇南将军府的大门,在门口站住了。他现在的身份虽然是镇南将军长史,可是他身上还有一个看不见的职务,那就是丞相府参军,因此没几个人会真把他当成纯粹的镇南将军长史,看门的门卒都不能让他随便进去。而蒋琬对此情况心知肚明,他也不愿意让人为难,每次来,都要在门外等候通报。

    镇南将军长史要在镇南将军府门外等着通报,这大概也只有蒋琬能忍受得了。

    蒋琬刚刚站定,一阵清脆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不一会儿,赵统带着两个亲卫赶到了门前,翻身下马,一眼看到蒋琬,不由得一愣。

    “公琰先生,你这是……”

    不等赵统把话问完,蒋琬接上去说道:“我来见将军,你也是?”

    赵统会意,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是啊,我也来见将军,有些……小事。”

    蒋琬立刻明白了。他不动声色的说道:“将军身在前线,与吴国接壤,责任重大。如今关中胜负未分,可不能与吴国再起争端。”

    赵统心领神会,默默的点了点头。他拉着蒋琬一起进了门,直接向后院走去。赵统是魏霸的师兄,魏霸身边的人都知道,也没有人敢拦他。他把蒋琬一直带到内堂前,这才停住了脚步,躬身道:“公琰先生请。”

    蒋琬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将军先请,我离得近。不着急。”

    赵统笑笑:“先生是公事,我是私事,当然应该先公后私。还是先生请。”

    蒋琬没有在说,对赵统点了点头,便走了进去。丁奉扶着战刀,站在内室门口,看到蒋琬进来,便向里面招呼了一声。话音刚落,魏霸从里面迎了出来,老远的就笑道:“公琰先生来了。怎么也不让人通知一声。我好去迎你。”

    蒋琬心里苦笑,脸上却无动于衷。他拱了拱手:“将军军务繁忙,岂敢有劳。”

    魏霸微笑着把蒋琬迎了进去,分宾主落座。上了酒。开门见山的问道:“先生还有未尽之言?”

    蒋琬放下酒杯。正襟危坐,态度谦恭。“将军日间的决议,我是赞同的。只是仅此而已,却远远不够。丞相、镇北大将军在关中,虽然暂时没有战事,情况却未必周全。以琬揣度,魏军暂时停止攻击,无非是兵粮不足。秋收在即,魏军征集粮食和征发兵役之后,必然会再次发起攻击。仅凭关中的实力,怕是不能保关中万全,将军还是要提前做好准备才行。”

    魏霸反问道:“以先生之见,我应该做怎样的准备。”

    蒋琬说道:“一是粮,二是兵。今年屯田初有成效,将军练兵也成果斐然。若能全力支持,关中战事自然不在话下。不仅守住关中绰绰有余,就算是收复陇右也是有机会的。这可是大功一件,将军娴于军事,难道没有想过吗?”。

    魏霸收起了笑容,沉吟不语。他明白了蒋琬的来意。蒋琬对他的态度并不满意,只是在众人面前无法说得明白,这才特地来找他,希望他私下里能给诸葛丞相更多的支持。与表面上的公议相比,私下里的接触也许更能表达他所代表的丞相府的意思。

    魏霸眼皮一抬,淡淡的说道:“先生是要我竭泽而渔吗?”。

    蒋琬一愣,怔怔地看着魏霸。他完全没有想到魏霸会这么直接的拒绝他,丝毫没有缓和的余地。这让他非常意外,各种迹象表明,魏霸一直希望维持和诸葛丞相的关系,但是他今天的表现却大相径庭。莫非魏霸有了其他的想法?如果真是这样,对诸葛亮来说可是一件大事。

    魏霸将蒋琬的神情尽收眼底。他笑了笑:“先生,我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白了。我想丞相也会明白我的用意。魏强汉弱,我们更需要时间来积聚实力,岂可仓促行事。就以目前的实力而言,能够守住关中,就是莫大的胜利。谁都能看得出,我们暂时不具备向外拓展的实力,勉强为之,只会影响大局。丞相英明,一定明白其中的道理,也会体谅我的苦心。公琰先生就不必为我担心了。”

    蒋琬叹了口气,非常沮丧,他知道自己很难改变魏霸的决定,无法完成丞相交付的任务。

    “当今最大的危机,不在于兵与粮。”魏霸咳嗽了一声,正色说道:“正如公琰先生所说,屯田练兵,已经初见成效,再给我一段时间,肯定能给丞相更大的支持。可是丞相的身体却无人能帮,他若是真的鞠躬尽瘁了,谁来主持大局,公琰先生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蒋琬不解的看着魏霸。魏霸这句话,究竟是关心诸葛亮的身体健康,还是想取得更大的好处,要取代马谡和他,成为诸葛亮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没有人!”魏霸斩钉截铁的说道:“就目前而目,若丞相有所不讳,没有人能够接替他。所以,我希望公琰先生寄语丞相,让他为国家保重自己的身体。如果他能活到七十岁,我想他一定有机会看到汉室重兴,否则,天下事难料。”

    蒋琬心里七上八下,他不知道魏霸这句话的真实意义是什么,但是他很清楚,魏霸这句话至少表明,他和诸葛亮之间的书信来往,他是一清二楚的。

    蒋琬嚅嚅而退,赵统站在门外,见蒋琬眼神游移不定,不免有些诧异,却又不好多问。蒋琬出门去了,赵统进了内室,跪坐在魏霸面前,还没说话,脸上就浮出一抹羞惭之色。

    魏霸瞥了他一眼,撇了撇嘴:“孙大虎?”

    赵统尴尬的点点头。

    “那女人有什么好?”魏霸不解的问道:“克夫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我就不说了。就她那脾气,你把她弄回来,岂不是自找麻烦,以后家室还能安定吗?”。

    “我知道,可是我得接回我儿子。”赵统无奈的苦笑着:“这是我赵家的第一个孩子,我不能……就让他在吴国长大。正如你所说,鲁班不是个能教好孩子的人,若是由她养大,那岂不是……”

    “这么说,你还是想把她弄回来?潘家嫂嫂那么好,你这么欺负她,是不是没良心……”

    “就是她让我来求你的。”赵统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双手送到魏霸面前:“这是她亲笔写的,写的什么,我也不知道。”

    魏霸有些诧异,迟疑了半晌,才接过来,打开看了一遍。和赵统说的差不多,潘子瑜希望魏霸能通过和吴国的谈判,把孙大虎和孩子接过来,那个孩子是赵家的子嗣,孙大虎也是赵统的女人,不能一直留在吴国。她和孙大虎也是姊妹情深,以后还要做一辈子的姊妹云云。

    魏霸倒有些不好说了,收下信。“我想想办法,不一定能做到,孙权现在虽然老实了,可是他还没服气,不一定就能听我的。”

    赵统如释重负,笑道:“子瑜说了,如果有人能办行这件事,只有你了。等下次你有空去辰阳,她要亲自下厨,给你准备一席潘家的私家菜。”

    “我怕是宴无好宴啊。”魏霸冷笑道,立刻转入正题:“行了,说说辰阳的情况。吴军有什么动向?”

    赵统把他了解到的情况说了一遍。目前吴蜀双方虽然没有战事,可是大家都清楚,这场战事还远远没有分出胜负。孙权当然在整兵备战,不过并不顺利。

    魏霸在江南屯田,主要人力来源于山里的蛮人部落,孙权同样有人口不足的问题,以前解决方法是掠夺山越,强者补兵,弱者补民,现在情况有所变化,如果他给的条件不好,那些山越就会向魏霸控制的区域跑。这样一来,孙权屯田的成本大大增加,收获却小得多。

    无奈之下,孙权也只能学魏霸,大量利用各种机械。要想获得这些技术,一方面他派细作进入武陵地区偷学,另一方面也召集了一些人进行研制,像张昭的侄子张奋现在就是大匠,现在忙得不可开交。

    不过,孙权没能像魏霸一样开办学堂,特别是工学堂,据说他原本也是打算效仿的,不过遭到了世家的强烈反对,最后不了了之。

    “世家连这个都反对?”魏霸非常诧异。

    “当然了,官职就那么多,多一个人争,就少一个机会。”赵统谈到这些,显得从容多了。“开办培养工匠的工学堂,那倒没什么,可是要办工学堂,就要办经学堂,经学生出来之后怎么安排,却是个大问题。大汉当初在洛阳办太学,三万太学生不能正常入仕,结果在洛阳呼朋唤友,成了清流倚靠的力量。殷鉴不远,孙权岂能不小心从事。”

    魏霸苦笑不已,他这才明白自己在荆南、交州还占了这么大的便宜,原来世家不仅仅意味着实力,也意味着改革的阻力啊。

    送走了赵统之后,魏霸回到内室,夏侯徽正坐在案前看着潘子瑜那封信,听到魏霸的脚步声,她抬起头看了魏霸一眼:“夫君,你怎么接下了这么麻烦的一件事?”

    “麻烦吗?”。魏霸不以为然:“她自己主动让步了,还有什么不好办的,我相信孙权会非常愿意,说不定还要送一份厚厚的嫁妆。”

    “孙大虎愿意做妾?”

    “做什么妾?潘子瑜不是同意让出大妇……”魏霸迎着夏侯徽似笑非笑的神情,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我的天,这潘子瑜也够坏的啊,她说得好听,可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