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38章 人心隔肚皮

第638章 人心隔肚皮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诸葛亮接连收到了两封与魏霸有关的信。一个是由蒋琬写来的。蒋琬与魏霸私下里的接触失败,魏霸不肯在秋收以后给诸葛亮更多的支持,蒋琬觉得自己非常失职,向诸葛亮请罪。同时,他提到了魏霸的那个担心,他自己猜不透魏霸的目的所在,只是提请诸葛亮自己参详;另一封却是魏霸写给魏延的亲笔信,由魏延转到诸葛亮手中的。这份信名义上是写给魏延的,但是看作魏霸隔空向诸葛亮传话也无妨。

    在这封信里,魏霸再一次陈述了自己的意见,关中战场宜守不宜攻,目前实力不济,还需要时间来积聚实力。另外,他也正式的提出了对诸葛亮身体的担忧,担心诸葛亮一旦死去,将因为没有合适的人选继承他的事业而导致蜀汉朝堂的巨烈震荡。

    诸葛亮将两封信并排摆在案上,面前并排跪着两个人:马谡和姜维。

    马谡是来向诸葛亮汇报长安附近的工作事宜的,魏霸写给魏延的信也是他带来的。

    “幼常,你觉得魏霸的方略如何?”

    马谡恭敬的点了点头:“谡以为魏霸发人所未明,丞相的健康的确比关中的战事更重要。”

    “区区一身,奈何重比国家。”诸葛亮轻声叹息道:“子玉少年心性,类比不当,你年近不惑,怎么也说这样的话。”

    马谡严肃的说道:“谡以为魏霸胆气过人,知人所不知,言人所不敢言,我虽然年长,却多有不及。丞相若以为类比不当,则不仅魏霸会失望。朝廷也会失望。”他看着诸葛亮的脸,痛心不已。“丞相,数月不见,丞相头上的白发却是多了不少呢。丞相年不过半百,可是如今看起来,却形若花甲,平日里的辛劳连远在荆州的魏霸都为丞相担心,丞相自己怎么能不放在心上呢?”

    诸葛亮眉心颤了颤,抬起手。揉了揉眉心,沉吟不语。

    姜维跪坐在一旁,却听出了马谡隐含的指责。连魏霸都在关心丞相的身体,他们这些在丞相身边的人却不能为丞相分忧,若是说别人。那还可以理解成诸葛亮独擅大权呢,可是现在帐中除了马谡和诸葛亮,只有他一个,而他却是诸葛亮信任的亲信,不是说他还能说谁?

    偏偏姜维无言以对,别看马谡也曾经败在曹植手下,损失了四千多人。可是他并没有乱了阵脚,与魏延一路追击到郿坞,而他却一败涂地,两万精锐大军损失殆尽。诸葛亮落到现在这么窘迫的地步,和他的失败有直接的关系。而导致他失败的原因却不是敌人的强大,而是他的紧张。事后得知,在他身后的只有夏侯霸两千多人时。姜维险些把自己的胸口捶烂。

    此刻面对马谡的指责,姜维非常难受。倒不是因为被马谡指责,而是觉得自己没能为丞相分忧,反而让丞相面对各方面的压力。兵败之后,诸葛亮迫于压力,已经免了他的奉义将军,降为奉义都尉,削户二百,几乎只剩下一个空爵,但并没有因此就被别人原谅,对诸葛亮不知兵,不知人的质疑并没有因此减少。

    诸葛亮的压力有多大,姜维最清楚不过。

    “魏子玉言过其实,幼常你也如此?”诸葛亮笑了起来:“我的身体是不太好,可是怕什么,你马幼常正当壮年,伯约年近而立,魏子玉刚刚弱冠,哪一个不能担起大任?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徒惹人笑话。幼常,你来说说看,长安附近的筹备情况如何?”

    马谡咳嗽了一声,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丞相,长安附近的情况要略好一些,曹植入关之后,一路急行,并没有多少破坏。程安到了冯翊之后,与赵素一起,安抚民众,又征发了五千多人帮助戍守。秋收之后,还可以征发万余人,长安附近的兵力足够。”

    他顿了顿,又道:“汉中传来消息,车骑将军吴懿病体未复,他向孟达提出让魏风率兵支援关中,却被孟达拒绝了。丞相,孟达要出襄阳之意甚坚啊,若不加以申斥,恐怕……”

    诸葛亮摇摇头,打断了马谡的话。“无妨,孟达出襄阳,孙权出江淮,的确能牵制魏国的一部分兵力,真能成事的话,对我们的反击有好处。幼常,东部损失既然不大,秋后能不能多征一些兵力?”

    马谡皱了皱眉:“我争取吧,现在还不能断言。这些人就算征集上来,也需要较长时间的训练,急切之间是不上了阵的。丞相,以谡之见,最合适的兵源还是魏霸手下的蛮夷,魏霸一直在训练,足堪征战之用。”

    诸葛亮微微颌首,脸色沉郁。

    ……

    马谡从诸葛亮的大帐里出来,径直去了向朗的大营。看到马谡进帐,向朗收起了手中的书简,笑道:“精神不错啊,看来鸿门之败对你没产生什么影响。”

    马谡嘿嘿一笑:“鸿门比于木门,小巫见大巫而已。若非曹植亡命,胜负尚未可知。”

    “损失的人马补足了?”

    “早补足了。”马谡的脸上却看不出一点笑意:“向公的损失大么?”

    向朗抚着胡须,淡淡的说道:“你进来的时候,没看到我的大营么?”

    在与曹植大战时,向朗的人马就部署在前阵,在曹植的攻击下,几乎全军覆没。现在他的大营只有当初的三分之一,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给他补齐。

    “我看到了。”马谡忧心忡忡:“如果征发天师道众,也许能补足损失,可是这样一来,我们以后难免被汉中人控制。向公,我这次来,正是想向你请教一番,究竟该如何做。”

    向朗淡淡的说道:“我们荆襄人什么时候有属于自己的子弟兵了?就是现在这些人,不还是各地征发的蛮夷。唉,荆襄征战多年,人口稀少,就算是拿下荆州,也很难组建多少子弟兵。正因为如此,你要警告魏延,让他把自己手下那些部曲守紧点,不要轻易送上战场。”

    马谡叹了一口气,苦笑道:“魏延的损失这么大,当初不还是我们几个定的计,没想到时过境迁,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向朗沉吟良久:“魏霸可用么?”

    “可用。”马谡微微一笑,把刚刚转交给诸葛亮那封信告诉向朗。向朗仔细的琢磨了片刻:“这么说,魏霸大有进步啊。这个建议提得时机很准确,方式也无可挑剔。”

    “嗯,我也觉得他出手的时机非常老到,这和向公的教诲分不开啊。”马谡意味深长的看了向朗一眼:“我荆襄人有此后生,可喜可贺。”

    “后生更可畏啊。”向朗感慨的长叹一声:“幼常,丞相是什么意思?”

    “丞相说,有我、姜维、魏霸三人可托后事。”

    向朗眉毛一挑,无声的笑了起来。马谡看了,也笑了。两人笑了一阵后,向朗摇摇头:“看来丞相还不死心,非要把姜维塞进来。只是姜维不争气,刚刚打了一个败仗,要想让他抢在魏霸前面,魏霸恐怕不会满意。”他顿了顿,又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马谡笑道:“我支持魏霸的建议,关中当以守为主,应以孙权出兵江淮,牵制魏国兵力为上。”

    “这的确是个稳妥的方略。”向朗颌首附和:“守住关中,积聚个三五年,魏国东西奔波,必然疲惫,到时候再出兵,可事半功倍。”

    “向公也这么说,我就更放心了。”

    ……

    “马谡去了向朗的大营。”杨伟气喘吁吁的说道,紧张的看着诸葛亮。诸葛亮默默的点了点头,挥挥衣袖,示意杨伟先出去。杨仪不明所以,却不敢多说,悄悄的挥了挥手,杨伟会意,退了出去。

    “丞相,马谡去见向公……”

    “向公是前辈,幼常去拜见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你又何必这么紧张。”诸葛亮打断了杨仪:“你查过了没有,屯田的损失有多大?”

    曹植战死之后,诸葛亮就派杨仪到各地屯田点清查损失。杨仪这两天可是吃了不少苦头,一回来就向诸葛亮汇报。

    “损失在三成左右。”杨仪眉飞色舞的说道:“各地屯田损失最大的还是屯田戍所和士卒的损失,田里的庄稼损失并不大。秋收之后,应该能支持五万大军半年的口粮。”

    “半年,还是不够啊。”诸葛亮眉头轻蹙:“冀县也好,榆中也罢,城池坚固,没有半年时间围困,很难攻克。如果有羌人来附,粮食的需求还要更大一些。”

    “丞相,成都和荆州没有粮运来吗?”

    “那些粮,都不是白给的。”诸葛亮苦笑道:“李严在想什么,我不太清楚,可是魏霸在想什么,我大致上还是猜得到的。粮食也许会有,可是要想满足我们的要求,却不太可能。”

    “这竖子敢不听丞相的?”杨仪勃然大怒。“他难道也想倒向李严?”

    诸葛亮摇摇头,目光投向天际一缕不绝的南山,眉心掠过一抹淡淡的不安:“他终究还是不愿对我推心置腹,戒心甚重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