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42章 玉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现在蜀汉朝堂之上有三股势力,正如天下三分一般,丞相诸葛亮和骠骑将军李严较力,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强者,而魏霸则是刚刚崛起的新生力量。论根基,论实力,他都无未能和前两者相提并论,目前也只能在两者之间选一个作为依附对象。魏霸之所以现在能两面逢源,只不过是因为两个强者胜负未分,一旦分出胜负,他是无法和胜利者分庭抗礼的。

    魏霸的实力虽然不是最强,但是他也掌握了一部分力量,在两强相持不下时,他倒向谁,谁就有更多的胜算。这就是诸葛亮和李严都对魏霸非常客气的原因之一。魏霸本来是不偏不倚,恭顺而谨慎,既让人抓不住把柄,又进退自如,可是现在他试图建议李严出成都,亲自率兵攻击襄阳,这已经有些反客为主,想以小搏大的意思了。

    这当然是野心。

    狐忠不能不小心应付,魏霸如果甘心当一个顺从的跟随者,决战将只在李严和诸葛亮之间展开,如果魏霸主动出击,那情况就复杂了。他决定帮哪一个,在某种程度上能决定最终的成败。

    狐忠沉吟着,他并不是考虑魏霸的这个建议是对还是错,他是在考虑魏霸这个建议背后的用意:他是真心想帮助李严立功,还是想诱惑李严离开成都?

    成都没有战事,无疑却是朝堂之争的最后战场。刘备去世之后,诸葛亮为什么不让李严回到成都?因为控制了朝廷,控制了皇帝,在朝堂之争中就占据了主动。这么多年来,李严一直想要回到成都,却始终无法如愿。如果不是诸葛亮进驻关中北伐,离开了成都,魏霸又不肯回成都督运粮草,李严又哪有这样的好机会。

    让李严离开成都去新城,这会不会是魏霸的一计,或者是诸葛亮授意的?

    狐忠无法判断。

    “狐参军?”魏霸见狐忠沉吟不语,眼神闪动,不免诧异的叫了一声。狐忠一惊,连忙掩饰的笑道:“将军此策。的确计高一筹,相信骠骑将军见了,也会为之动容。将军对骠骑将军可谓是推心置腹啊。也不枉骠骑将军对你这么器重。”

    魏霸笑笑:“我不过是秉公而论,要论忠心,狐参军才是真正的忠臣啊。骠骑将军才能卓著。可是我听说这脾气可不好相与,你能在他的幕府中呆这么久,可见一斑。”

    狐忠笑而不语。

    ……

    经过艰苦的谈判,孙权终于接受了蜀汉的条件,同意出兵江淮,牵制魏国的军队,并允许赵统率兵一万。进入南郡,在吴军的监视下完成督运粮草的重任。为此,孙权也提出了要求,那就是魏霸不能留在荆州。如果魏霸本人在荆州。孙权将在荆州保持重兵,以保证武昌的安全,就没有足够的兵力出兵江淮了。

    魏霸答应了,他决定前往交州。不过他没有立刻就走。赵统迎娶孙鲁班,他要在这里做客。

    在孙鲁班的纠缠下。孙权勉为其难的同意了魏霸的要求。在谈判的条款完成之后,张奋作为技术图纸的验证人,与建武中郎将胡综一起来到了临沅,与魏霸再一次见了面。

    魏霸热情的接待了张奋,一见面,看着张奋瘦削的脸颊,魏霸关心的说道:“你太劳累了,要注意休息。”

    张奋苦笑一声:“能浅任重,不得不驽马加鞭,岂能和将军相比。”

    魏霸笑了起来:“既然这么累,不如来帮我吧。我们一起探讨,岂不更好?”

    胡综笑眯眯的说道:“将军,你这可就不对了。你手下那么多精通机械的人,何苦再来撬我们大吴的墙角,若是我们吴王对赵将军说这样的话,你会怎么想?”

    “良禽择木而栖,若是赵统愿意归吴,我不会反对的,我相信我师父赵老将军也不会反对。想当年,你们大王可是动心招揽过我家丞相的,你身为吴王近臣,不会一点也不知道吧?”

    胡综一愣,诧异的看着魏霸。孙权动心招揽诸葛亮这件事比较隐秘,知道的人不多,魏霸一个年轻人居然能知道这件事,难道是诸葛亮告诉他的?这也不对啊,诸葛亮可不是那种喜欢炫耀的人,没必要在一个年轻后辈面前提这样的往事来抬高自己的身价。

    莫非是因为魏霸是诸葛亮的亲信,所以他才会知道这样的事?

    魏霸不知道胡综一下子想了那么多,他只是随口一说而已,这件事在后世只要对三国感兴趣的人都知道,更何况他对诸葛亮的事迹那么了解呢。

    魏霸越是泰然自若,胡综越是狐疑。魏霸也不管他,命人拿来一堆准备好的图纸交给张奋。张奋一看到图纸,原本有些疲惫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也顾不上和魏霸寒喧,扑在图纸上就研究起来。

    过了大概半天时间,张奋抬起头,给正在和魏霸闲扯的胡综递了个眼神。胡综这才放了心。他们最担心的就是魏载耍诈,把一些没什么意义的图纸给他们,所以这才要求在签订正式协议之前要看一眼图纸。如果是这样,那孙权可就丢脸了。

    “将军坦诚,我们心领了,一定会如实转报吴王。”胡综欠身施礼,起身就要走。魏霸抬起手,声音虽然不高,却带着不可抵抗的威严:“且慢!”

    胡综一愣,又坐了回去,略带紧张看着魏霸:“将军还有什么要求?”

    “我没有什么要求。”魏霸严肃的看着胡综:“你们应该知道,我这次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大的让步。”

    胡综点点头。

    “我希望你们能信守承诺,不要节外生枝。”魏霸摆摆手,丁奉拿过来一支玉如意,魏霸接过玉如意,摩挲了一阵,推到胡综面前。

    胡综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如此重礼,综不敢受。”

    “这不是送给你的,是送给吴王的。”魏霸说着,突然用力在案上一击,玉如意“啪”的一声折为两段。胡综大吃一惊,不知道魏霸是什么意思。魏霸将两截玉如意推到胡综面前,淡淡的说道:“烦请胡君将此玉如意转呈吴王,希望他能言出必行。莫欺天,莫欺人,莫欺心。”

    胡综的脸色顿时失去了血色。魏霸这可是非常严厉的警告,如果孙权反悔,魏霸不惜玉碎,也要向孙权讨个公道。他沉下了脸:“将军,你这是威胁么?”

    “是什么,随你们怎么想。”魏霸又摆了摆手,丁奉捧过来一个锦盘,盘上捧着五支碧绿的玉如意。“这也是我为吴王准备的礼物,愿意收哪一个,由吴王决定。”

    魏霸的眼神逼视着胡综,胡综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一颗晶莹的汗珠从额头滑落。他不仅是惊讶于魏霸的强横,更是惊讶于魏霸的琢玉技术。琢玉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手艺活,玉器又是重器,普通人家根本用不起,所以最好的玉工都在宫里,以前江东根本没有手艺高超的玉工,直到汉末大乱,宫里的一些玉工逃到了江东,江东这才有制作高级玉器的能力。

    中原常用软玉,已经如此困难,现在魏霸摆在他面前的却是从交州来的翡翠。胡综见过翡翠,知道这种玉的硬度极高,就是老玉工看到这种玉也会非常头疼。而魏霸一下子摆出了六支同样造型的玉如意,可见魏霸已经掌握了这种硬玉的琢玉工艺。

    这可以从另一个侧面证明魏霸的实力又有了进步,与口头威胁相比,这种无声的威慑显然更具杀伤力。

    胡综嚅嚅而退。

    ……

    孙权看着那柄断裂的玉如意,眉头拧成了川字形。他看着跪伏在面前的胡综:“那些图样有问题吗?”

    “张奋再三保证,绝无问题。”胡综抬起头,肯定的说道:“不过,臣同样相信,这绝对不是魏霸手中最好的技术。”

    孙权皱了皱眉,脸色更加难看。他本来对魏霸的条件就有所怀疑。魏霸就算再担心魏风的安全,又怎么可能把连弩车、霹雳车这样的利器交给他。他原本担心是魏霸耍诈,所以才让张奋去查看一下,现在证明了魏霸的诚意,却也知道魏霸的实力正在迅速提升,这让他非常不安。

    相比于曹魏和蜀汉,魏霸对孙权的威胁无疑更大一些。如果让他有时间充分发展,对吴国可不是什么利好的消息。有这样一头茁壮成长的幼虎在侧,孙权以后怎么能睡得安稳,又怎么敢放心大胆的做手脚。真要惹急了魏霸,不惜一切代价的报复,那可怎么办?

    孙权拿起半截玉如意,握着光滑温润的玉柄,摩挲着粗糙的断口,决断难下。他犹豫了良久,起身道:“备车,去辅国将军府。”

    孙权来到辅国将军府,把那柄玉如意递给陆逊,陆逊拿着玉如意端详了半天,沉吟道:“大王,曹魏是不是有使者来?”

    孙权眼神一缩,沉默了片刻,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么说,襄阳是个猎场,想要在这里逐鹿的人不少啊。”陆逊眉毛一挑:“大王何不让魏霸进入南郡,一起狩猎?”

    “我怕他来了就不肯走。”

    “南郡交战多年,已经荒残,何妨与南阳并作一处,做一个更大的狩猎场。”陆逊无声的笑了起来:“也许,借此良机,能够一石数鸟,防患于未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