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43章 各有心机

第643章 各有心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李严放下信,以手托额,手指揉捏着酸胀的眉心。(文學馆)

    魏霸的建议让他怦然心动。

    李严自己非常清楚,襄阳之战与其说是争战功,不如说更是一个借口,一个不让诸葛亮建功的借口。就凭孟达等人手下的那两三万人,想要攻克襄阳是不可能的,更别提撼动宛城了。能牵制一部分魏军,让关中这个主战场变成旁观者,他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这就是他为什么不自己领兵征战,而是把机会留给孟达的原因。

    可是魏霸的建议却给了他另外一个选择。

    如果他亲自出兵襄阳,可以从成都和永安再带两万人走,加上新城的驻军,就有近五万人。魏霸再从旁协助,不用太多,派一万人,再加上充足的粮草,他完全有可能攻克襄阳,直捣宛城,化虚为实,实实在在的大战一场。

    这无疑要比孟达出兵所能产生的影响更大。

    “魏霸是真心的吗?”李严又一次问道。

    “我看像是真的。”狐忠耐着性子回答道。“魏霸对襄阳之战非常不看好,他认为孟达等人出师风险极大。为了能让赵统深入南郡,为大军后援,他对孙权做出了非常大的让步,连霹雳车、连弩车的技术都转让出去了。尽管如此,我看他战事前景也不看好,提出这个建议,也在情理之中。若骠骑将军亲自出征,可以调动魏霸策应,兵力增加,粮饷供应也会更充裕,胜算会大大增加。”

    李严眼神闪烁,狐忠说的这些,他都清楚。要不然他也不会心动。可是他同样担心魏霸这么做是别有用心,他好容易才回到成都,如果根基未稳,又要离开,诸葛亮突然回来了怎么办?

    “隐君,你看呢?”

    隐蕃笑了笑:“计的确是好计。这位镇南将军少年成名,风头太劲,他若参战,他的不败战绩又多一个襄阳大捷。上一次和陆逊联手就险些攻克襄阳。这一次和骠骑将军联手,襄阳还不是手到擒来。”

    李严眉梢一颤,从中听出了其他的意思。上一次魏霸攻襄阳时是丞相府参军,却成了襄阳之战的最大功臣,如今魏霸已经是战功赫赫的镇南将军。岂不是要将他的风头抢得一干二净?

    而隐蕃提到的襄阳攻城战,更让他心生警惕。为了攻克襄阳城,陆逊被魏霸摆了一道,结果东吴损失惨重。如果这次魏霸再摆他一道,他岂不是和陆逊一样倒霉?如果是这样的话,魏霸提这个建议可就是居心不良了,说不定是受人指使。

    可是。没有魏霸助阵,李严还真没有必胜的把握。

    诱惑很大,风险也很大,李严很纠结。和隐蕃、狐忠商讨了很久。他决定还是先开始准备工作,一边撺掇人上书陛下,要求亲自率兵出征,一边又派人通知孟达。让他加紧刺探南阳的魏军动向,看看魏军究竟有多少兵力。如果魏军实力不足。不需要魏霸也有很大的成功机率,无疑是最佳选择。

    就在李严为要不要亲自出征而纠结的时候,诸葛亮的军报又到了。陈式被张郃围于萧关,若不及时求援,萧关有失守的危险,陈式率领的一万精锐也有可能因为断粮而全军覆没,希望李严能够尽快拨付粮草,确保关中无虞。

    李严没有太多犹豫,立刻同意了诸葛亮的要求。他自己也非常清楚关中的重要性,一旦关中失守,就算诸葛亮背了这个责任,他也不能原谅自己。

    当然了,李严非常有分寸,他拨付的粮草仅够诸葛亮解萧关之围,要想趁机出陇右,那肯定是不够用的。他还给诸葛亮写了一封信,现在镇南将军魏霸提出了一个新的战略,我觉得很有道理,特地提请丞相共议。

    为了表示对这件事的重视,李严派参军狐忠亲赴关中,当面和诸葛亮商议。

    ……

    新野,司马懿站在一个土坡上,看着田野里渐渐泛黄的庄稼,眉头轻锁。再有一个多月就要秋收了,秋收就意味着有粮,有了粮,就意味着大战即将再起。关中已经快僵持了一年,因为曹植的搏命一击,关中的形势现在对曹魏有利。张郃围住了萧关,等着诸葛亮前去救援,以诸葛亮目前的实力,双方可能还有一场惨烈的厮杀,而厮杀的结果将使蜀汉在关中的兵力更加薄弱,更加无法应付接下来魏国的攻击。

    不过司马懿并不因此感到高兴。

    曹植虽然死了,天子重用宗室的意愿却更浓,从曹植的身上,他看到了同一血脉的力量,暂时压制住了对宗室的警惕。如果张郃再取得大捷,那么那些宿将子弟必然也会得到重用,世家在军中的利益会受到更近一步的挤压。

    除了宗室和武人之外,世家内部也有不谐之音传出。镇守河北的振威将军吴质死之前给天子上书,盛赞他司马懿是社稷之臣,而与他同为辅政大臣的司空陈群不过是从容之士,非国相之才。这给了他一个重新进入天子视线的机会,却也和陈群产生了隔阂。在陈群的影响下,天子一边接受了吴质的建议,一边给了吴质一个“丑”的谥号。

    这让吴质的儿子吴应无法接受,不肯将吴质下葬,上书申辩,并向他求援。这让司马懿非常为难。这件事背后分明有陈群的影子,但更重要的是天子的态度,他如果上书为吴质说情,不仅会和陈群翻脸,而且会引起天子的不快。可是如果他不为吴质说情,那吴家肯定会和他翻脸。

    司马懿哭笑不得,知道自己上了天子的当。很显然,天子对他和吴质之间的事非常不高兴,借着这个机会让他难堪。

    为了这件事,司马师这两天和吴氏发生了严重的冲突,吴氏痛斥他们父子忘恩负义,收下了两千多精锐部曲的陪嫁,恢复了实力,在这个时候却不肯为她的父亲出头申辩。

    这让司马懿非常头疼,也为当初为司马师迎娶吴氏的决定非常后悔。吴质就是个无赖,他女儿也是个悍妇,嘴上不带把门的,迟早一天要惹出事来。

    “父亲!”司马师纵马奔到坡前,翻身下马,递上一份密报:“成都密报。”

    “隐蕃有消息了?”司马懿吃了一惊,连忙打开密报,仔细的看了两遍,眼神变得凝重起来:“魏霸有可能参战?”

    “嗯,据说是担心他的兄长魏风,所以不惜血本,对孙权做出了巨大的让步。”司马师擦了擦额头的汗,脸色也有些难看:“怪不得孙权最近没什么消息送来,我看他大概是动了心,要让魏霸进入南郡。”

    “魏霸如果进入南郡,我军的实力可就不足了。”司马懿曲指弹了弹手中的密报,沉吟道:“李严、魏霸联手,总兵力有可能达到五万甚至六七万,不仅襄阳城危险,宛城都有可能不保。战事一起,恐怕比关中还要危险三分。”

    司马师沉吟片刻,忽然说道:“如果能把张郃统领的大军调过来就好了。”

    “那怎么可能,陛下花了这么大的心血,一心想夺回关中,眼看成功在即,怎么可能把张郃撤回来?”

    司马师笑了起来,朗声道:“父亲,陛下当初是信任张郃,可是张郃自己不争气啊。你看他快打了一年了,粮食消耗无数,却还没能进入关中。我看陛下对他大概也失望了,只是不好意思收回在自己的话罢了,现在趁着李严出兵南阳的机会,放弃关中,何尝不是给陛下一个机会?”

    司马懿低下头,看看手中的密报,又看看司马师:“子元,你是不是太急于报仇了?”

    司马师诧异的看了司马懿一眼:“父亲,你是这么觉得的?”

    司马懿不说话,刚刚赶到的司马昭却接了上去:“兄长,你难道不是这么想的?魏霸抢走了你未过门的妻子,逼得你只好娶了吴家那个泼妇,又多次打败你,你难道就不急着报仇?”

    “你懂个屁。”司马师又好气又好笑的敲了司马昭一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是那么心急的人么?襄阳之战,也许是我打败魏霸的机会,可我却不会为此而乱了方寸。”

    司马昭揉了揉脑门,反驳道:“你嘴上说不急,心里却急得跟什么似的。”

    “我急,是因为魏霸的实力增长太快,如果不能趁他羽翼未满之时扑灭他,到时候我们就更不是对手了。”司马师收起了笑容,转向司马懿,非常严肃的说道:“父亲,把魏霸拉入战场,于国于家都是有利的。现在开战,在他之上还有李严,通过隐蕃,我们能间接的控制他。等他独当一军,我们又有什么先机可言?你真以为隐蕃能在蜀汉内部扎下根来?”

    司马懿眼神一紧,沉吟片刻:“既然如此,那就把彭氏兄妹先除掉吧,留在身边不太平。”

    司马师摇摇头:“不然,我知道彭珩已经变了心,不过他还有利用价值。我们可以通过他送一些真假难辨的情报过去,帮隐蕃做个掩护。”他冷笑一声:“纵使骗不过魏霸,能骗过李严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