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50章 疑神疑鬼

第650章 疑神疑鬼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李严按部就班,先下令冯进率领水师清除浮桥,切断襄阳和樊城之间的联系,再各个击破。

    这个任务一点儿也不轻松,魏军的水师虽然实力不如汉军水师,可是在襄阳、樊城还有浮桥的掩护下,依托事先部署好的防线,还是给冯进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魏军在汉水中栽了不少木桩,只在中间离下宽约十余步的空档,汉军战船进入这个空间,只能单船前进,还要小心应付,一不小心就会撞上木桩。这种阵型正利于魏军发动攻击,两侧城墙上的霹雳车可以准确的攻击战船,这长不过百余步的通道就成了战船的死亡通道。

    通过这条死亡通道,汉军水师才能和魏军水师对阵。面对魏军水师的优势兵力,再加上两岸的弓弩阵地,劫后余生的汉军水师处于绝对的劣势,打得非常艰苦。

    首战失利之后,冯进祭出陆地行舟的绝招,花了几天时间,再次绕到汉水下游,反过来攻击魏军的身后。魏军没有料到这一点,仓促之下,被冯进堵个正着。这时,那条死亡通道反而成了魏军水师逃生的致命障碍,魏军逃生无望,一部分上岸逃进了城,其他的人和船全成了冯进的战利品。

    冯进又花了几天时间,才清除浮桥,并将魏军栽在汉水里的木桩一一清除。这些事在技术上都不难,需要的是时间和耐心,更有应付魏军抛石机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好在冯进缴获了不少魏军战船,多少弥补了一些损失。

    控制了汉水之后,李严正式包围了襄阳城。

    然而攻击襄阳城却绝对不容易。

    作为魏军荆州战区最前端的重要堡垒,襄阳城墙高大坚固,又是双重城,城池本身固若金汤。再加上准备多时,粮食充足,将士们士气高昂,要想在短期内攻克襄阳,显然不太可能。

    李严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他并没有急于攻城,而是下令在城外筑起了数十座比城墙还要高的土堆,然后把连弩车架在上面,居高临下。向城内进行射击,负责瞭望的士卒站在土堆上,观察城上的形势,指挥霹雳车进行攻击。在霹雳车、连弩车的掩护下,再用巨型盾车保护士卒。逼近城墙,再筑土堆,一步步向襄阳城逼近。

    这种办法虽然笨拙,却更稳妥,城上的魏军除了用霹雳车进行还击,抛砸那些连弩车之外,对藏在巨型盾车后面的士卒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看着蜀军越来越近。只要给李严足够的时间,让他把土堆堆到城墙下,蜀汉军就能沿着这些土堆攻上城墙。

    围绕这些土堆,双方展开了攻击。

    魏军有城墙保护。汉军却胜在人多,李严摆出五百多架霹雳车、连弩车,一万多人,日夜不停的攻击。五千辎重营的工兵夜以继日的运土筑城,还有大量的士卒伐木打造云梯、攻城车等攻城器械。

    现在李严缺的只是时间和因此带来的粮草消耗。只要有足够的粮食,让他能坚持下去,如果没有援军到来,襄阳城的陷落是迟早的问题。

    水师再一次全军覆没,李严包围襄阳城的消息传到新野之后,司马懿很是吃了一惊,他想起了上一次与吴军联合作战时出现的诡异情况,不免怀疑从襄阳西另有水道能够到汉水下游,可是他翻遍了地图,问了不少荆襄本地的将士,也没有找到这条水道。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司马懿只好先把这件事放在一边,率领两万主力赶往樊城,同时把襄阳的情况报与宛城的天子曹睿,请求骑兵支持。司马懿现在也没有多少骑兵,为了关中之战,大部分的骑兵都抽调到张郃麾下了。不过魏军在战马资源上要比蜀汉雄厚得多,像司马懿这样的一方重将还保留千余骑作为亲卫骑,只是这一千余骑要保护主将还行,要用来攻战却达不到效果,司马懿只能向曹睿请求支援。

    李严得知司马懿赶到,命令魏风率本部人马五千,配合冯进的水师沿岸堵击,不让司马懿有过河的机会,同时命令孟达率兵一万,在襄阳城的东南方面设下阻击阵型,防止司马懿突破汉水之后,长驱直至襄阳城下。又命赵统率本部一万人驻扎在襄阳城西南的岘山之上,他自己统领剩下的三万多人,继续攻击襄阳城。

    襄阳城的地理很有特点。汉水从西而来,在襄阳城北流过,然后拐了一个大弯,向南面去。襄阳城的北面和东面都被汉水环绕,城南就是南北走向的岘山,西南方向则是东西走向的望楚山,列山如屏,群峰对峙,地势险峻。由南方来的敌人要想逼近襄阳,只能通过两山之间的狭长通道。

    除了南面的陆路这外,襄阳只通过浮桥和汉水对岸的樊城联系,互为犄角,原本是万无一失,可是魏军水师再一次全军覆没之后,襄阳就成了孤城,只能寄希望于援兵渡过汉水,直抵城下。

    没有了水师保护,面对刚刚大胜一场的汉军水师,以及河对岸虎视眈眈的魏风等人,司马懿一时也找不到破解之策。不过他也不着急,他非常清楚,襄阳城不是那么好破的,别看李严现在忙得欢,他可能连城墙还没碰到呢。

    但是司马懿的军报却写得很急,几乎每天都要向曹睿求援,仿佛襄阳破城在即。

    ……

    张郃率领一万精骑赶到了宛城,曹睿第一时间接见了他。君臣二人相视良久,异口同声的说道:

    “将军,你瘦了。”

    “陛下,你瘦了。”

    两人一愣,随即展颜而笑。曹睿赐了座,问起了关中的情况。张郃压制着一肚子怨气,把关中的情况说了一遍,虽然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嘴,说道:“这一次臣辜负了陛下的信任,未能一举攻克关中,半途而废,关中恐非我所有。诸葛亮只要再用一两年时间,关中的屯田就能自给自足,到时候足兵足粮,自守绰绰有余。”

    曹睿轻叹一声,解释道:“这些情况,朕也知道,只是李严兵出襄阳,没有将军至此,朕心不安。”

    张郃又感激又遗憾,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陪着皇帝叹了一会气。他在来的路上,已经想到了一些原由,现在看到皇帝又是这么的无奈,还委婉的向他解释,就是有再大的怨气,也只好闷在肚子里了。他的脸上虽然看不出有多少怨气,但眼神中却也看不出多少轻松,整个人看起来很压抑。

    “将军对南阳的战事如何看?”曹睿换了一个话题。

    “李严不自量力,为一己之私,不助诸葛亮守关中,反而攻襄阳坚城,必败无疑。”张郃吐了一口气,仿佛把所有的不快都吐了出去,专心致志的分析起当前的战局来。“不过对我大魏来说,这却是一个好机会。若能重创李严,歼灭这五六万人,则益州空虚,诸葛亮若想保住益州,必然要抽调主力回援汉中,届时或许关中会再出现机会。”

    “如何才能重创李严?”

    “李严既是争功而来,不攻克襄阳,他大概不会轻易离开。既然如此,让他去攻击襄阳,待其久攻不下,主力出击,一举歼灭之。”

    曹睿微微颌首,他也是这么想,只是这两天被司马懿一天一个军报催得有些心烦意乱,现在听了宿将张郃这么说,他这才心安了。更让他安心的是,有这一万精骑赶到,就算李严攻克了襄阳,他也未必能有余力进攻南阳,更别说威胁宛洛了。

    一想到此,他不免又有些后悔。原本他对关中的情况只停留在情报上,并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只当张郃固守萧关是进攻无力,现在听张郃一说,才知道张郃是在等待诸葛亮来救援陈式,要以逸待劳,击破诸葛亮主力后再进入关中。是自己的诏书生生打断了张郃的计划,也浪费了一个大好机会,一个曹植用生命换来的大好机会。

    想到这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曹睿的心情非常不安。曹真病重,曹植战死,宗室的力量已经薄弱得不堪一击,他一直严加防范的世家越来越大胆,居然开始干扰他的决策了。为了争权夺利,置收复关中如此重要的大局于不顾,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曹睿也清楚,不管司马懿等人在这件事里起了多大的作用,毕竟最后决策是他做出的,而且大战在即,君臣不和,只会给敌人机会。他下令张郃进驻新野,居中策应,同时让满宠小心东吴的情况。

    魏国虽然和孙权有协议,可是孙权这个人的脾气曹睿是知道的,谁也不能保证孙权不会化虚为实,变假为真。孙权习惯了脚踏两条船,他一边和魏国暗通款曲,一边又和蜀汉保持着联盟关系,赵统能够进入南郡就是一个明证,而有消息传来,魏霸本人也将率领大军进入南郡,直抵襄阳,为李严助阵。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魏国露出虚弱的破绽,孙权肯定会趁机出手,也许是独自出兵江淮,也许是与魏霸一起出兵南郡,要看他和魏霸之间的信任能到什么程度。别看孙权的女儿刚刚嫁给了赵统,孙权和魏霸之间的仇恨却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孙权愿意让魏霸通过南郡北上,未尝不是祸水北引,推波助澜的一个策略。

    曹睿不放心孙权,孙权同样也不放心曹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