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57章 以管窥豹

第657章 以管窥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再次看到隐蕃,魏霸非常诧异。听了隐蕃转达的话,魏霸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他冷眼看着隐蕃,冷冰冰的说道:“看来我对隐君的一番美意,全被隐君扔在江水里了。”

    隐蕃微微一笑:“将军,你的确是向骠骑将军如实汇报了我的所见所得,你看,骠骑将军不是给你安排了一个得力的助手吗?”

    “助手?陈到来了,是我助他,还是他助我?”魏霸勃然大怒,拂袖而去,声音远远的传来:“辛苦隐君与我同赴襄阳,当面向骠骑将军解释。”

    隐蕃一听,脸色顿时有些发白。五天之内,他来回奔波上千里,已经累得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魏霸还要拉着他去襄阳?

    隐蕃想解释一下,可是魏霸的影子都看不到了,丁奉寒着脸,挡在他的面前,显然已经把他当成了不受欢迎的人,再想进前一步都不可能。

    隐蕃无奈,只得先回驿馆呆着,抓紧时间休息,准备迎接更艰苦的挑战。他虽然年轻,平时也注意锻炼身体,可是这么长距离的奔驰也是可一不可再,再跟着魏霸跑一趟襄阳,能不能坚持住,他都不敢保证。

    好在魏霸虽然说得凶,却没有即刻起程。隐蕃在驿馆里呆了几天,又收到潜伏在临沅的细作传来的消息,这两天魏霸和吴人联系得很紧密,信使在路上穿梭不行,好像在研究什么重要的大事。

    听到这些消息,隐蕃又想起了李严无意中提起的那句话。把这些零碎的信息综合起来。再加上陈到这个人透露出一点信息,他已经大致猜到了魏霸的计划是什么。

    隐蕃又惊又喜。惊的是魏霸果然胆大包天,居然会想出这样的主意,冒险行事。可也正因为冒险,这才是真正的奇兵,正如当初曹植突入关中,险些逆转关中战局一样,魏霸如果真的借道吴境,突入魏国腹地,也可能对南阳的战局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喜的是这个计划实在太冒险了。一旦有什么差池。魏霸就有去无回。

    李严同意这个计划,恐怕不仅仅是给他一点教训这么简单,他有借刀杀人的嫌疑。

    隐蕃不反对这个计划,相反。他非常希望这个计划能够实现。他既然知道了这个计划。那魏霸就无奇可言。而魏国如果因此布下陷阱,就有很大的机会抓住魏霸这条让魏国失去关中的大鱼。

    如果想杀死魏霸,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隐蕃左思右想。写成密信,把这个重要的消息传递了出去。为了表示重要,他用了最紧急的通道。

    三天后,魏霸带着三千亲卫营起程,他们坐着船,由沅水转入洞庭湖。在洞庭湖的时候,船队停了两天,魏霸没有告知隐蕃任何理由,甚至都没有见隐蕃一面。两天后,当魏霸再次出现在隐蕃面前时,他的脸色非常难看,眼神像饿狼似的,让隐蕃提高了警惕。

    根据地理位置,隐蕃估计这两天魏霸是在和吴人接触,做了什么重要大的决定,而这个决定可能对他很不利,让他非常不爽。

    离开洞庭之后,魏霸转入长江,溯江而上,在江陵上岸,见到了奉命前来支援的陈到。陈到只带了三千人马,其中有一部分是当年的白眊军。人数虽然不多,军容却非常整齐,特别是耳边垂下那条白牦牛皮制成的饰物,给人的印象非常深刻。

    白眊军以西羌人为主,与野史记载的不同,这是刘备进入益州之后才建立的一支精锐近卫营,来自益州西部的西羌,耐苦寒,身体壮实,再加上以战死为荣,以病死为耻的风俗习惯,作战时非常骁勇。汉中之战是白眊军最闪光的时刻,夷陵之战也亏得白眊军奋勇厮杀,刘备才能死里逃生。不过那一战之后,白眊军损失惨重,再加上刘备不久病死,这支精锐人马就迅速的失去了应有的地步,现在只剩下千余人,跟着陈到驻守永安,根本机会护卫新的皇帝陛下。

    在此之前,陈到曾经让白俭率领两百白眊军支援魏霸,白眊军的骁勇给魏霸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再一次看到魏霸,陈到毫不掩饰自己的羡慕之情。“两年不见,子玉如潜龙腾渊,雏凤试声,文长老弟有子若此,羡煞旁人。”

    魏霸不敢怠慢,连忙上前给陈到施礼。他是镇南将军,外放的一方重将,可是陈到却是护军,是禁军系统的人,论权利可能不如他大,论贵重却丝毫不亚于他。何况陈到和赵云、魏延都曾经担任刘备的亲卫将,陈到的资历不如赵云,却比魏延要老得多。

    “将军依然强壮如昔,可喜可贺。这一次劳动将军,真是惭愧。”

    “哈哈哈……”陈到爽朗的大笑:“老夫在永安呆得快生白毛了,能出来活动活动,也是好的。”他转身看着那些白眊兵,叹了一口气:“这样的壮士,不死在战场上,却死在床箦之上,是最大的悲哀。将军给这样的机会,他们都非常感激将军。”

    “咳咳!”魏霸尴尬的咳了一声,转身从人群中拉过隐蕃,向陈到介绍道:“这位便是青州俊杰,骠骑将军的口舌,隐蕃隐元丰。”

    陈到目光一寒,微微颌首,却什么也没说。隐蕃知道自己是个降人,又是李严一系,不受这些人待见也是正常的,行了礼,默默的退到一旁。看着魏霸拉着陈到上了车,两人交头接耳的说个不停,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第二天,魏霸再次起程,陈到却没有随行,他暂时留在江陵。原因是什么,魏霸没说,隐蕃也不好问,只能跟着魏霸向襄阳赶。

    一路无话。过了宜城,便进入原本由魏军控制的地界。虽然襄阳已经被李严攻克,但这里依然有大量的魏军细作出没。魏霸带了三千亲卫营,却依然不敢大意,他提前通知了李严,要求派赵统率军前来接应。当他到达宜城的时候,赵统已经扎好了大营在等他了。

    一见面,魏霸就进了赵统的中军大营。隐蕃没资格进去,只能不动声色的远远的看着。过了一会儿,他又看到一个衣着华贵。神色骄矜的年轻女子在数名甲士的护卫下。径直走进了中军帐。

    隐蕃心中一动,突然笑道:“这女子好漂亮,不知是谁家的女眷。”

    旁边的一个卫士听了,厉声喝止:“这是赵将军的妾室。真正的吴国公主。小心自己的舌头和眼睛。”

    隐蕃微微一笑。脸上却一脸的凛然,连忙躬身谢道:“多谢提醒,险些闯了祸。”

    那卫士也缓和了脸色。看了隐蕃一眼,没有再说什么。隐蕃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亲随,转身进了帐。时间不长,亲随走了进来,低声说道:“有使者出营,向东去了。”

    隐蕃点了点头。向东而不是向南,自然是由水路向武昌,再联系到吴国公主孙鲁班的出现时间,这显然是魏霸和孙权之间的联络。

    隐蕃笑了起来,魏霸、李严虽然极力隐瞒,可是他终究还是看出了蛛丝马迹。他立刻又写了一封密信,找机会送了出去。

    ……

    樊城。

    司马懿将先后到达的两封密信摊在案上,看看左边的,又看看右边的。

    司马师兄弟坐在他的面前,一声不吭的看着他。

    “子元,子上,你们觉得这件事有几分真,几分假?”

    司马昭沉吟不语,似乎不太有把握。司马师却笑道:“这种冒险的战术,的确有几分像是魏霸的主意。而借这种机会向诸葛亮、李严讨赏,趁机取利,也像他的性格。不过,诸葛亮、李严都不是善与之辈,一个派来了赵云,一个派来了陈到,都是当年追随刘备的老将,我看魏霸这次是作茧自缚,反受其咎了。”

    司马懿目光闪了闪,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司马师。

    “当然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司马师继续说道:“陈到是汝南人,对汝南的地形熟悉,李严把陈到拨给魏霸,除了牵制魏霸之外,恐怕也有利用陈到成事的可能。如果陈到借道江夏,进入豫州,对我屯田之所大加掳掠,为祸不浅。从这个角度来看,陈到的出现,恐怕也不是随意为之,的确有为这个计划做准备的可能。”

    司马懿点了点头,却还是不说话,司马昭却突然涨红了脸说道:“可是豫州平坦,无藏身之所,一旦被我军发现,那就是有来无回。”

    “有来无回有什么不好?”司马师浅笑道:“魏霸死了,你以为李严会落一滴泪?你以为诸葛亮不会松一口气?他也许会因此责难李严,却不是为魏霸着想。魏霸自不量力,想以小搏大,却不知道无论诸葛亮还是李严,都不是他能撼动的。不知道隐忍以待时机,一意横行,只会遭来不测之祸。”

    “这么说,你觉得这件事可能是真的?”

    “至少有七成把握。”司马师皱起了眉头,沉吟半晌:“照这么说,江淮很可能有战事起。长达数千里的战线,对我军非常不利。这一战若不能大胜,我们……”

    “我们不仅可能失去关中,还有可能失去南阳。”司马懿抹着胡须,淡淡的说道:“魏霸是弃子,你我父子也可能是弃子。如今的形势与当年关羽侵我襄阳相仿,可是我大魏的国力却大不如前,陈王刚刚战死在关中,曹真病重不起,于禁被先帝气死了,徐晃、张辽、乐进都病死了,陛下手中只剩下张郃这口利剑,只可惜,这口剑杀伐太久,不复往日锋利了。”

    司马懿的目光从两个儿子的脸上扫过:“守住樊城,我们就是这场战事的最大功臣。至于追杀魏霸的功劳,就让给张郃吧,算是我们送他的礼物,能不能成功,就看他有没有这样的运气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