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61章 图穷匕首现(上)

第661章 图穷匕首现(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风这一闹,魏霸彻底没有了退路。在李严的催促下,他随即离开了襄阳。大概是对隐蕃恨到了极点,他居然没有通知隐蕃,自己就走了。等隐蕃接到通知的时候,魏霸已经走了大半天。

    好在魏霸不是一个人轻车简从,他不仅有三千亲卫营,还有赵统的一万大军和冯进率领的几艘水师战船,速度并不快,隐蕃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应就赶上了。他走进魏霸的大帐时,魏霸和赵统、冯进正围坐在一起,看到他进来,魏霸三人一个也没看他,也不说话,直接把他当空气。

    隐蕃睁着一只眼睛,静静的看着魏霸。

    大帐里的气氛有些诡异,魏霸皱了皱眉,寒声道:“骠骑将军信任你,我可不信任你。我现在正在军议,有什么事,等我议完事再来。”

    “喏。”隐蕃欠身施礼,转身退了出去。他刚走到门口,魏霸又道:“你不要以为有骠骑将军护着你,你就可以肆意妄为。军中自有法度,要是你不守规矩,我一样杀你。”

    隐蕃眉毛一挑,点了点头:“我知道,军法这种事,我在骠骑将军那里已经听过一些了,无须将军提醒。”

    魏霸大怒,长身而起,厉声喝道:“你敢威胁我?”

    赵统大惊,一把抱住魏霸,低声劝道:“子玉,子玉,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为子柔着想,你也应该忍耐一时。”

    “哼!”一听到魏风的名字,魏霸顿时气短了三分。他恨恨的一挥手:“滚!”

    隐蕃微微一笑,转身大步走开,气宇轩昂,心里却是一阵酸楚。魏风为了魏霸可以和李严面对面的较量,魏霸为了魏风甘冒奇险,他们兄弟之间的情意真是让人羡慕。要是有这样的兄弟,便是死也值了。

    可惜,我不仅是个寒门,而且是个独子,若不是为了家门兴盛。摆脱寒门的地位。我又怎么会冒这么大的险呢。

    隐蕃回到魏霸安排给他的帐篷,想起魏氏兄弟,不免暗自神伤。过了好一阵,他才回过神来。将最近的消息写成密信。魏霸显然恨极了隐蕃。安排了好几个人监视隐蕃。隐蕃把密信藏在袖缘里几天,直到跟着魏霸赶到当阳,和陈到会师。才找了个机会,把密信送了出去。

    隐蕃随着魏霸在当阳停了几天,虽然魏霸看得很紧,不让隐蕃随处走动,隐蕃还是注意到了一些情况。首先是使者来往非常频繁,方向不仅有武昌方向,还有西陵方向。魏霸身处南郡,东有武昌的孙权,西有西陵的步骘,是处于吴的夹击之中,难怪他非常谨慎。稍有不慎,他就有可能遭遇灭顶之灾。

    其次,是公主孙鲁班非常忙碌,她在大营里耀武扬威,不可一世,所有人看到她都毕恭毕敬,很显然,她在最近的行动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也因此获得了很特殊的地位。

    最后,陈到、赵统等人经常出没于魏霸的中军大帐,一呆就是半天不出来。隐蕃猜测应该是在议事,讨论即将展开的战事。一旦行动开始,大家各有各的任务,就很难再这么面对面的讨论战事了。在此之前,做好充分的沟通自然非常必要。

    也正因为如此,隐蕃才更加密切的注意这些人的行动,他要尽可能的准确把握住魏霸行动的时机,以便把消息传给司马懿。

    功夫不负有心人,隐蕃的坚忍终于有了收获。一天早上,他发现陈到的大营消失了,又过了一天,汉水的水师也不见了。魏霸的主力虽然还没有动,但是隐蕃知道,魏霸的行动开始了。

    隐蕃按捺不住自己的喜悦,立刻写成一封密信,以最快的速度传了出去。他必须抓紧时间,战事一旦开始,魏霸就会加强控制,潜伏在周围的细作将很难接近他。

    当隐蕃藏在暗处,看着细作取走了密信,他轻轻了吐了一口气。

    他能做的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密信能不能送到司马懿的手中,就要看天意了。

    隐蕃刚刚回到大帐,有人来通知他,镇南将军要见他。隐蕃听了不禁一愣,魏霸这么多天都没理他,就像是大营里根本没他这个人一样,就是他求见,魏霸也借口军务繁忙不肯见他,今天怎么主动邀见?

    隐蕃揣着一肚子的疑问,来到了魏霸的中军大帐。魏霸神态平静,斜倚在案前,一手端着水杯,一手在大腿上轻轻的叩击着。听到隐蕃的脚步声,他缓缓的转过头,看了隐蕃一眼,笑了。

    看到魏霸的笑容,隐蕃却没有任何喜悦,心里反而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他强自镇静的行了礼,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说道:“不知道将军召我前来,有何贵干。”

    “没什么贵干。”魏霸摆了摆手,有武卒拿过一张席,摆在他的对面。魏霸示意隐蕃道:“坐吧。”

    “谢将军赐座。”隐蕃在席上坐好,借着整理衣摆的机会,稳了稳心神,然后抬起头,用恭敬而不失尊严的笑容看着魏霸。

    魏霸脸上的笑意更浓,意味更丰富。

    “敢问隐君年庚几何?”

    “有劳将军关心,蕃今年二十有三。”

    “这么说,隐君还比我年长一岁。”魏霸将一杯水推到隐蕃面前,笑道:“兵者,死生之事,不敢饮酒,只能以水代酒,敬隐君一杯。”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杯向隐蕃示意。

    隐蕃接过水杯,浅浅的呷了一口,笑道:“多谢将军。”

    “不客气。”魏霸将水杯放在案上,双手交叉在一起,拇指飞快的互相绕动着。“隐君是青州人?”

    “正是。”

    “家里还有什么人?”

    “还有老母,弱妹。”

    “原来隐君是独子啊。”魏霸感慨道:“隐姓虽然古老。却非常少见,隐君又是独子,说不定就是隐姓的单传,你来行间,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

    隐蕃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但他强行压制着这种不安,反而抬起头,迎着魏霸的目光,笑道:“将军,这个问题不用再说了吧?”

    魏霸微微一笑。果然没有再说。“你知道吗。从骠骑将军准备襄阳之战开始,到现在已经四五个月了。在刚刚过去的这几个月中,魏国已经将主力从关中战区调到了南阳战区,目前南阳有樊城司马懿的两万人。比阳张郃的一万精骑。宛城曹睿的两万禁军。南乡郡有曹宇、毋丘俭的六七千人。向东去,扬州军团的满宠两万余人驻扎在六安,扬州刺史王凌的万余人在淮阴与孙韶对峙。”

    魏霸一边说着。一边用蘸着水,在案上画了一个草图。

    “这是魏国的动向,我再对你说说吴国的动静。”魏霸接着又画了起来:“孙韶刚才已经说了,我们向西说。张承率军万余,正驻在皖县,前锋已达潜山一带。陆逊率军三万,目前驻扎在柴桑。隐君,你看出来没有?”

    魏霸又蘸了一点水,将几个点连接起来。“这是一个口袋,是一个陷阱。”

    隐蕃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脸色也有些发白。魏霸对曹魏双方的兵力部署这么清楚,并不意外,毕竟大军的驻扎不是几百人的小部队,只要花时间,总是可以搞清楚的。这当然是个陷阱,是专门为他魏霸准备的陷阱,可是魏霸依然这么轻松,那就有问题了。

    如果他早就知道这个陷阱的存在,那他派陈到、冯进去干什么?或者,陈到、冯进根本不是去豫州?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送给司马懿的消息就是假消息。

    “你是不是担心误导了骠骑将军?”

    隐蕃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人扼住了,呼吸困难。他强自镇静的苦笑道:“骠骑将军的军令说得明白,你兄长魏风还在襄阳,你就不怕害了自己的兄长?”

    “我说的不是襄阳的骠骑将军,我说的是樊城的骠骑将军。”魏霸无声的笑了起来,加重了语气:“我说的是司马懿。”

    隐蕃的脸更白了,他颤抖着抗声道:“如果将军还想试探我,那恕我无意奉陪,告辞。”

    “你不要急。”魏霸摆摆手:“等我说完,你再走不迟。”他戏谑的看了隐蕃一眼:“我告诉你吧,这个陷阱是专为我准备的。如果不是为了诱杀我,曹睿不会让司马懿轻易的放弃救援襄阳,如果不是为了诱杀我,哪怕有孙公主的面子,孙权也不会让我通过江夏,进入豫州。他们都想杀我,所以很默契的布下了这么一个口袋阵。孙权那里,是我故意放的疑雾,而司马懿、曹睿那里,却要借隐君的手来完成。到目前为止,隐君的任务完成得非常好,简直是完美。”

    魏霸打了个响指:“半个时辰前,你送出去的那份密信就是一个完美的收宫之作。恭喜你,隐君,你圆满的完成了骠骑将军的任务。”

    他顿了顿,又一字一句的说道:“当然,是李骠骑,而不是司马骠骑。”

    听魏霸提到半个时辰前的那份密信,又听到魏霸直言他的联系人是司马懿,隐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跳了起来,厉声道:“不可能,骠骑将军不可能这么做。”

    “你是说李骠骑,还是司马骠骑?”魏霸哈哈大笑:“你觉得是李骠骑会在乎你,还是司马骠骑会在乎你?”

    魏霸站了起来,绕过案几,走到惊惶失措的隐蕃面前,收起了笑容:“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他们都不在乎你。在乎你的人,也许只有我。”

    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因为只能有我,才能体会你的感受。”。(未完待续……)

    ps:  加更到,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