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66章 毋丘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霸从来不相信孙权会因为宠爱孙鲁班而干扰自己的决定。作为一个二十岁起就在权力旋涡中心的人,孙权的大方向一直把握得很好。他对孙鲁班的宠溺不用怀疑,但是绝不会因为孙鲁班的请求而出兵江淮。

    让他出兵江淮的原因只可能是他有不得不出兵的理由,要么是威胁,要么是利益。

    威胁来自于曹睿安排在江淮一带的重兵。他利用隐蕃送出假消息,利用曹睿对自己的警惕,诱使曹睿加强了对江淮地区的警戒,又利用魏军的形势让孙权生疑,反过来再用孙权的反应加剧曹睿的疑惑,以小搏大,以一个小小的契机,终于把一件不可能的事变成了现实。

    魏吴双方都在江淮地区安排了重兵,以他们之间那点可怜的信任,他们会相信对方的说辞吗?

    当然不可能。

    不过,魏霸绝对不能仅仅满足于此,魏吴双方陈兵江淮,并不代表他们就能打起来。曹睿、孙权都不希望打,而满宠、陆逊也都不是鲁莽之人,他们相必会尽可能的保持克制,不首先挑起战争。

    所以魏霸还要放一把火。

    这把火,就是对孙权威逼利诱,用天下形势变化来逼孙权在汉魏之间做一个选择。就算他们不打起来,至少也可以牵制魏国的一部分兵力,为李严争取时间,更为诸葛亮争取时间。

    魏霸虽然人在当阳,不在前线。但是他却是几方势力的交汇点,重要性不亚于正在前线指挥战事的诸葛亮和李严。说得更实际一点,如果不是他从中周旋,诸葛亮和李严根本没有合作的可能。

    现在,江淮之间的形势像滚雪球一样,渐渐的脱离了孙权和曹睿的控制,向着魏霸希望的方向发展,这时候让孙鲁班出面去求孙权,不过是给孙权一个台阶下而已。

    孙权的选择并不多。在激烈的讨论之后,他只得答应了魏霸的要求。同意赵统率兵万人。打着吴军的旗号进入江夏,赶往大别山和陈到会合。不过,他要求赵统不得轻举妄动,理由也简单。我不能让我的女儿再一次成为寡妇。没有必胜的把握。你不得擅自行动。

    这当然只是托词,只能说明孙权还没有完全认命,他还想尽可能的拖一拖。魏霸对此也有准备。相信最后能让孙权就范。接到孙权的回复之后,他不再在当阳停留,立刻让赵统起程,他自己带着三千亲卫营,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襄阳。

    看到魏霸,李严笑了:“魏子玉啊,你可把我害惨了。”

    魏霸也笑了:“怎么,区区几万人,将军还能控制不住?苍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嘛。”

    “算啦,我下次再也不听你的了。”李严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再不来澄清一下,那帮小子快要造我的反了。依我看,只有你魏子玉才能指挥他们。”

    “将军言重了。”魏霸惶恐之极,连忙说道:“将军受先帝重托,统内外军事,他们还敢违抗先帝遗诏不成?再说了,军中自有军规,谁不敢从?不过,军中之人重军功,谁能带他们打胜仗,他们就信服谁。只要将军这次北伐大捷,以后他们自然唯将军之命是从。”

    “有子玉相助,我才有建功的可能啊。若此次能够攻克南阳,完成当年关侯未竟的心愿,子玉当是首功。”

    “将军言重了,能和将军一起征战沙场,兴复汉室,是我莫大的荣幸。”

    李严若有深意的看了魏霸一眼,非常满意。他说这些话,无非是敲打提醒魏霸,魏霸很识相,拿出先帝的遗诏说事,那就是站在他一边,隐晦的表达对丞相诸葛亮的不满了。虽然李严不可能完全相信魏霸,但是他相信魏霸和诸葛亮之间不可能像传言的那么亲密无间。诸葛亮宁可重用培养降将姜维,也不肯培养魏霸便是明证。若不是魏霸自己有能力,他就算不死在关中,也死在武陵了。

    敌人的敌人就有可能成为朋友,李严未必听过这句话,但是他懂这个道理。论起权谋,中国人绝对的早熟,两千年后的权谋也不出《孙子兵法》、《战国策》、《韩非子》等经典的范畴。

    几句对话之间,魏霸就和李严互相表明了心意,至于有几分是真的,就凭各人自己去判定了。但是有一个事实毋庸置疑,如果这一仗打赢了,当然是皆大欢喜,如果打输了,那就难说是什么后果了。胜利,有时候可以掩盖很多分歧。为了胜利,诸葛亮能和李严联手,李严为什么不能和魏霸合作。

    李严随即召集众将议事,当众将看到魏霸在座,和李严谈笑风生的时候,不禁目瞪口呆。等魏霸把事情的原委一讲,他们这才如梦初醒。

    “将军,子玉,你们……”孟达有些尴尬的哈哈大笑,指着魏霸道:“你这个小竖子,果然奸滑似鬼,瞒得我们好惨。若不是骠骑手段高明,只怕现在已经出事了。”

    魏霸微微一笑:“若非骠骑手段高明,若非有镇东从中斡旋,我也不敢行此险策。兄长……”魏霸起身,给魏风递了一个眼色:“还不为那天的鲁莽向骠骑赔个不是?亏得骠骑宽容大量,要是遇到小鸡肚肠之人,还能让你活到今天?”

    魏风连忙上前给李严赔罪。李严也不点破魏霸的提醒,摆摆手:“罢了,既然是一计,些许言语上的冲撞又有什么大碍。不过,下次你要是对老夫挥拳,可得提前通知一声。老夫年纪大了,禁不住你这少年一拳。”

    魏风尴尬的笑笑,众人也哄堂大笑,原本有些压抑的气氛一扫而空。

    李严随即宣布了作战方案。魏霸在当阳和孙权谈判的这段时间,李严已经重新加固了襄阳的城防,做好了攻击襄城的准备,只等魏霸完成调动东吴大军的铺垫,就开始发动对南阳的攻击。

    他用的方案,正是魏霸当初提出的上策:先取南乡,再谋攻宛城,迫使樊城的司马懿后撤。虽然慢一些,却更稳妥。这是他执政以来的第一次统兵作战,一切以稳为上。

    攻击樊城的任务当然由李严这个主将来完成,孟达身为副将,是当仁不让的攻城主力,攻击南乡的别部就由魏霸来率领。只不过因为魏霸的旗号还在豫州,所以他只能悄悄前往,名义上的指挥官是他的兄长荡寇将军魏风和汉中水师副将,偏将军傅兴。

    分配完了任务,李严站了起来,眼神冰冷,杀气凛凛:“回去之后,都给我把嘴闭紧了。如果有人敢将镇南将军在此的消息透露出去一言半语,我认得你们,我的刀认不得你们。”

    “喏。”众将轰然应喏。

    魏霸驻留当阳的时候,伏波将军冯进已经将战船转移到了南乡郡。南乡郡名义还是魏军控制,实际上自从李严出兵襄阳之后,汉水以南就成了蜀汉水师的控制范围,失去了水师的魏军只能龟缩到顺阳。顺阳是均水注入丹水的所在,也就是后世的丹江口。要想从水路进入武关道,这里是必经之路。

    荆州刺史毋丘俭就率军驻扎在这里,燕王曹宇则在南乡郡治,顺阳向北十多里的南乡县。顺阳在丹水北岸,而南乡则在丹水南岸。两城之间是一道峡谷,现在是冬天,丹水水位下降,两侧的河滩地可以行军。毋丘俭在顺阳和南乡两地拦水架起了浮桥,不仅可以阻断船只,还方便两城之间互相援救。

    很显然,毋丘俭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不打算给蜀汉军夺取武关道或者袭击宛城的一点机会。

    毋丘俭这么做,一方面是形势需要,武关道不容有失,另一方面也是想证明一下自己。毋丘俭的父亲毋丘兴曾经做过武威太守,因平定河右之乱,讨伐张进和叛胡有功,封高阳乡侯,官至将作大匠,是以战功起家,而毋丘俭是袭爵而入仕的,所以他虽然是河东闻喜人,却不被乡里人看重。

    可是毋丘俭的学问并不差,他和夏侯玄、李丰等人交往甚密,曹睿还是太子的时候,他就是曹睿身边的近臣。也正因为此,他才没有被浮华案牵连,反而步步高升,由尚书郎而洛阳典农,又一封劝农奏疏而升任荆州刺史。

    在蜀汉强势崛起,南阳再次成为热点地区,前任荆州刺史胡质战死的时候,曹睿把他这样一个没有战场经验的人一下子提拔到这样的一个位置,足以说明对他的器重,也足以引起其他人的非议。

    荆州战区原本是司马懿负责的战区,武关道更是司马懿直接掌管的,现在曹睿不仅让毋丘俭担任荆州刺史,还让他负责监护武关道,简直就是从司马懿的身上割了一块肉,岂能不引起人的侧目而视。

    毋丘俭明白这些,但是他没有退缩,他要用一场无可非议的胜利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证明天子曹睿的决定是英明的,堵住那些人的嘴。

    他不怕蜀汉军来,他就怕蜀汉军不来。

    结果蜀汉军来了,而且来的人还不少,步卒、水师近万人。唯一让毋丘俭遗憾的是统兵主将是荡寇将军魏风,官职虽高,份量却不够重,远不及他的父亲镇北大将军魏延和他的弟弟镇南将军魏风。

    “唉,先拿此子试试刀,也是好的。”毋丘俭站在高高的瞭望台上,看着逶迤而来的蜀汉军水师战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慢慢的握紧了拳头,眼神微微眼起,似乎不耐刺目的冬日暖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