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67章 鸡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知道我们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吗?”

    魏霸看看魏风,又看看傅兴,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魏风和傅兴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有些诧异。魏霸的这个态度似乎有些过于严肃了。他们兄弟旧友相逢,一起担任别部的任务,并肩作战,原本一路聊得挺开心的,现在魏霸突然提出这么一个看似不是问题的问题,自然让他们感到非常意外。

    “子玉,你的意思是……”

    “从兵力的配置上,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魏霸脸色很平静,心里却非常着急。现在的形势这么微妙、危险,这两人一路走来却是轻松得像郊游似的,实在让人着急。魏风是他的兄长,兄弟情深那是不用怀疑的,可是对两人目前的地位差距,要说魏风一点想法没有,那也不切实际。话要是说得重了,难保魏风心里会有抵触情绪。

    他原本不打算提醒他们,希望他们自己能够意识到这其中的关窍,可是行军几天以来,他们一点感觉也没有,哪怕他提醒过几次。现在开战在即,他不得不把话挑明了。

    傅兴意识到了魏霸的用意,眼中闪过一丝羞愧。

    魏霸加入之后,除去攻击襄阳战损的兵力,李严统领的大军总共有五万六千人左右,但是李严只给他们一万人,其中魏风本部五千人,魏霸的亲卫营三千人,傅兴只有两艘楼船,十余艘中小型战船,再加上补给船,总共不到两千人,也全是他的本部。

    在魏霸派出一万主力进入豫州,牵制魏军主力的情况下,李严居然没有给魏霸增加哪怕一个兵。

    很显然,在李严的眼中,这支人马和赵统的人马一样,都是牵制魏军的诱饵,只有他自己率领的四万多人才是真正的主力,他要执行的攻击樊城的任务才是真正的核心任务。

    如果这次的战略计划能够顺利执行,李严连克襄阳、樊城,他的功劳无疑是最大的,而那些能够跟着一起分享胜利的人当然也是跟着他作战的人马,像魏霸等人只能分到一点残羹冷炙。

    在之前攻克襄阳的战斗中,魏风担任的就是阻击的任务,而司马懿并没有真正渡河作战,所以魏风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实质性的功劳。相比之下,傅兴还略微好一些,至少有汉水之功。

    只要肯用心去思考,不难发现李严的用意。而他们偏偏就没有注意到这些,这不是能力的问题,这是态度的问题。难怪魏霸会不高兴。

    “子玉,李骠骑……有点**道啊。”傅兴讪讪的说道。

    “不能说李骠骑**道,只能说你们运气不好,一个是我的兄长,一个是我的好朋友。”魏霸尽量用最缓和的口气说道:“李骠骑这么做,并不是专门针对你们,而是针对我,你们不是过被殃及的池鱼罢了。”

    魏风的脸顿时胀红了,怒声道:“岂有此理,你给他做了这么多贡献,他还这么对你,太不像话了。”

    魏霸淡淡的反问道:“那照你这么说,丞相又算什么?”

    “丞相……”魏风再鲁直,也听出魏霸的意思了,不禁有些讪讪。

    李严只是把魏霸从主战场支开,诸葛亮却是让魏霸去武陵执行更危险的任务,相比较而言,李严还算是厚道的。可是魏家父子和丞相一向亲近,魏延虽然和丞相常有分歧,私下里也常常发一些牢骚,但是对丞相的敬重却是毫无疑问的。他如果说丞相不是,只怕老爹魏延也不会答应。

    “不要怪丞相,也不要怪李严,对我们父子有意见的人远不止是他们。”魏霸捻着手指,神情出奇的平静。他这么平静,倒也不完全是安抚魏风和傅兴,事实上,他对官场上的那些潜规则并不陌生,非常能理解诸葛亮和李严现在的做法。

    这年头虽说起家二千石的事也不少,但那些都足以记入家谱的威风事,甚至可以记入青史。像魏霸这样二十刚出头就升任镇南将军,凭着战功封侯的人,大概也只有历史上甘罗十二为相可以媲美。廖立不到三十岁担任太守,就已经是骄傲的资本了,更何况魏霸。

    谤随誉生,获得荣誉的同时,必然会带来非议。这一点魏霸很清楚。人家都是慢慢熬资历出来的,你凭什么一个愣头青一下子就出头?在这种时候,有几个人愿意平心静气的想一想魏霸的镇南将军是怎么得来的?他们只会看到你与年龄不相衬的地位。

    连魏风这个兄长都有不服气的心理,更何况其他人。

    妒嫉之心,人人有之。

    “子玉,我现在才明白你为什么会接受这样的安排。”傅兴长叹了一声:“你的气量越来越大了,我们都不如你。将来,我们还要你多指点。达者为师,你就是我们的老师。”

    “老师不敢说,大家都是知心人,互相揣摩吧。”魏霸看了魏风一眼。魏风一愣,连忙用力的点点头,尴尬的摸了摸脑袋:“子玉,我这人只知道上阵杀敌,不会这些弯弯绕,以后有什么不对的,你就直接说。”

    “其实做人简单一些未尝不好,只是有时候你想简单,别人却不肯简单。”魏霸无奈的笑了笑:“这一次,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自己立功,而是为他人做嫁衣。一是为丞相夺取陇右争取时间,二是为李骠骑夺取樊城牵制魏军主力,所以……”

    “等等。”傅兴眉头一皱,打断了魏霸:“李骠骑还排在丞相之后?李骠骑有这么好的心思?”

    魏霸赞赏的看看傅兴,要论脑子灵活,他显然要比魏风更胜一筹,从似乎不经意的一句话中就听出了关键。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这顺序可是一点也不能乱的。

    “没有丞相的默许,你以为我能做出这么多事?”

    傅兴想了想,无声的笑了起来:“我明白了,子玉,你接着说。”

    “你们都说什么呢?”魏风茫然的看看魏霸,又看看傅兴。

    “这件事,等会儿再说,先说这次任务。”魏霸不想把话题扯得太远,要开导魏风,可不是开导傅兴这么简单,要掰开了,揉碎了,慢慢对他解释才行。现在他可没这么多时间。“所以,我们的任务其实就是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只要能牵制住魏军的注意力,就算是完成了任务,能攻克几个城池其实并不重要。就算是李骠骑,这次如果能顺利攻克樊城,在荆州插进一只脚,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傅兴沉吟道:“的确如此,六七万多大军出征,这粮食消耗就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就算江南、交州今年丰收也不可能支持太久。你当初说是半年,现在已经过去三四个月,留下的时间最多两个月。两个月,能攻克樊城就算是不错了。李骠骑脾气虽然差了点,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仲简说得对,李骠骑要想与丞相争锋,他就不能冒险。”魏霸笑了笑,“更何况,他也不敢在外面太久了,如果不能在丞相夺取陇右之前回到成都,他再想回去,就没那么容易了。所以从几个方面来看,这场战事都不会持续太久,因为……丞相那边也不会拖得太久。”

    “这么说,我们这一趟没什么意思了?”魏风有些沮丧的说道。

    “不然。”魏霸摇摇头,收起了笑容,略带责备的看看魏风:“以强凌弱,谁都会,在实力不足的情况下出奇制胜,避实击虚,以弱胜强,这才是用兵的最高境界。就和打架一样,你一个成年汉子,打赢了一个小孩,那不算本事。可是如果你打败了一个比你更强的人,这才是本事。”

    魏风连连点头,笑道:“那你说说,我们该怎么打,才能以弱胜强?把这个鸡肋任务变成一块大肥肉,让那些家伙大吃一惊。”

    魏霸招了招手,让人拿过地图,对魏风笑道:“说起来,这一次的任务还真要落在你的身上。兄长,当年父亲镇守汉中的时候,你跟他的时间最长,想必对这一带的地形也最了解吧?”

    “那当然。”魏风一拍胸脯:“我那时还和敦武他们一起到这里打探过呢。对了,要论这里的地形,敦武比我还要清楚,你把他一起叫来研究吧。”

    “他就在外面,马上就来。不过,我还是想先听听你的意见。为将者,要知天文,晓地理,我今天先考考你,看你有没有偷懒。要是考得不好,我今天就拿出镇南将军的威风来,把你送回家去,让嫂嫂监督你多读几天书,再放你出来统兵。”

    傅兴哈哈大笑:“有道理,我也赞成子玉的这个想法。”

    “别,不立点功,我怎么有脸回去。”魏风满脸通红,低头看着地图,手指从地图上慢慢划过,在顺阳西点了点:“顺阳南依丹水,西依石山,依山立城,易守难攻。就以我们这些兵力,要是强攻,着实不易。子玉,仲简,依我看,要想成功,只能智取。”

    魏霸和傅兴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问道:“如何智取?”

    魏风摩挲着短须,沉吟片刻,忽然一拍大手:“先取南乡,再取顺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