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72章 重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战胜田豫后,蜀汉军士气大振,总算一扫被曹植杀入关中,横行千里带来的阴影。更重要的是,击溃了田豫这支有生力量,陇右的魏军主力就只剩下冀县的郝昭所部,只等攻克冀县,整个陇右就是蜀汉的了。美好的愿景带来了澎湃的热情,整个蜀汉军大营都沉浸在喜悦之中。

    姜维也是如此想,当他大步走进诸葛亮的大帐时,他的脸上带着如释重负的笑容。

    “丞相,此役过后,陇右已经有一半入手了。”

    诸葛亮一手举着灯,一手拿着笔,站在地图前,削瘦的身体如风中翠竹,原本很贴身的绵袍像是挂在竹杆上一样。他回过头,看了一眼姜维:“是伯约啊,损失如何?”

    “微乎其微。”姜维笑道,解下了腰间的战刀挂在一旁的兰锜上。“奉丞相之命,未曾出力阻击,所以伤亡不大,收获却颇丰。魏军已经被打破了胆,无法再给我们找麻烦了。”

    诸葛亮轻轻的吐了一口气:“不是不想全歼他们,只是上次失利之后,军心未固,需要有一个胜利来提升士气。若是损失太大,难免影响士气。伯约,你来看看这个。”

    姜维收起了笑容,拿起案上的一封文书,他只看了一半,就不禁勃然大怒:“丞相,魏霸好大的胆,他居然敢……”

    姜维说到一半,看到诸葛亮的眉头皱了皱,连忙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他知道诸葛亮这个神情的含义。这往往说明他没有得到希望得到的答案。在诸葛亮面前,姜维从来不敢像马谡那样自认为是一个可以互相讨论的对手,而是自认为学生,诸葛亮的每一次询问,都是一次考试,而不仅仅是咨询。

    “丞相,莫非……这是丞相允许的?”

    “当然不是。”诸葛亮摇摇头,眼中透出说不尽的疲惫。“只是事已至些,若是处置他,南阳战事必然半途而废。一旦李严从南阳撤退……”

    “一旦李严从南阳撤退。魏军主力就会重新移向关中。而我们攻取陇右的战略就可能受到影响。”姜维接着说了下去,脸色越来越难看:“所以魏霸趁这个时候告诉丞相,与其说是他承认错误,实际上是要挟丞相。让丞相无法处置他。丞相。这是先斩后奏。罪不可恕。再者,若李严攻克南阳,以后将越发不可制。朝堂之上,一分为二,内且不安,如何攘外?”

    “我知道,我知道。”诸葛亮搁下笔,放下灯,轻轻的揉着眉头,松驰的皮肤在苍白的手指上蠕动。“可是,如果真能拿下南阳,对兴复汉室的大业非常重要啊。如能控有荆襄,不仅能威胁宛洛,而且能掩护益州,那该多好?”

    诸葛亮抬起头,看着姜维,目光中有痛苦,有挣扎,有愤怒,有无奈。姜维看在眼中,不由得心一软,鼻子一酸:“丞相,可是如此一来,不仅李严坐大,而且魏霸也会尝髓知味,将来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样的事来,如之奈何?”

    “魏霸是胆大妄为,可是当年若不是他胆大妄为,我们又怎么可能得关中?如果今天为了惩戒于他,白白的损失了夺取南阳的机会,将来我去见先帝,又怎么对他解释?”诸葛亮长叹一声:“这件事,说来也是我的错,当初若是将他留在身边,多加教导,也不会让他走到今天这条邪路上去。”

    姜维眼神眯了眯,无声的笑了起来:“丞相用心良苦,只怕魏霸未必就领情。他在这个时候向丞相请罪,大概正是看破了丞相权衡利弊,不会戳破他的阴谋。可是丞相难道就不怕他变本加厉,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所以我才希望你尽快成长起来。”诸葛亮转过头,盯着姜维的眼睛,声音虽然不大,却字字千钧:“内忧外患,如蜀道千里,艰难险阻,不一而足。我已经年过半百,不知道哪一天就会追随先帝而去,接下来的重任,就要落在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身上。伯约,魏霸才智有余,德行不足,若有人能制之,则为良材,若无人能制之,则足以祸国。伯约,你能担起这个重任吗?”

    姜维凛然,向后退了一步,单腿跪倒在地,大声道:“愿为丞相效犬马之劳。”

    “错了。”诸葛亮叹息道:“你应该为大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喏,愿为大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起来,听我对你仔细的说说这里面的利害。”诸葛亮招了招手,把姜维叫到跟前,一一分析起来。

    ……

    魏延看着面前谢广隆,威严的目光上下扫了两下,沉声问道:“你不在长安,怎么到这儿来了?”

    谢广隆拱了拱手,微微一笑:“我是奉马长史之命赶来的。”

    “马长史?”魏延迟疑了片刻:“他有什么话,居然要你不远千里的来到陇右?”

    “是因为镇南将军的一封信。”谢广隆顿了顿,又道:“是因为镇南将军写给丞相的一封信。”

    魏延的眉头拧成了疙瘩。魏霸给丞相写了一封信,结果马谡却派谢广隆千里迢迢的来到陇右,又隐藏身份,悄悄的进入他的大营,这事儿实在太诡异了。他知道魏霸和马谡之间有些不明不白的关系,可是说实在的,他也搞不清他们俩个究竟在搞什么。

    他相信魏霸,但是他不那么相信马谡。

    “马长史说,镇南将军正在协助骠骑将军攻南阳,如果顺利,有可能收复荆襄,事关重大,不容有失。不过镇南将军兵力不足,又兵分两处,恐怕很难建功。所以,他想将将军留在长安的精锐部曲转给镇南将军,助他立功,并且下令折冲将军邓伯苗出上洛,与镇南将军夹击武关,收复武关道。”

    魏延目光一闪,哼了一声,却什么也没说。诸葛亮北伐之前,他是镇北大将军,关中都督,是关中的第一负责人,赵云、邓芝都是辅助他的。后来马谡来了,任镇北大将军长史,分走了他一部分权,现在他追随丞相作战,长安已经交给了马谡负责,但是他在长安还留了两千部曲,虽然不是武卒这样的精锐,却算是他的力量。如果马谡把这些人都支走了,那长安一带他就失控了,全成了马谡的天下。

    魏延怀疑马谡这么做别有用心,恐怕不是仅仅要支援魏霸这么简单。他有些恼火,他看不清马谡,是因为魏霸从来没有对他明确的说过他和马谡之间的关系。说起来,他们父子也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

    魏延沉吟了很久,谢广隆一直静静的站着,脸上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意思。

    魏武从外面走了进来,打破了帐内的沉默,他一张嘴,刚要说话,一眼看到了谢广隆,不禁笑道:“咦,听说你也是什么剑派的?”

    谢广隆躬身施礼,笑道:“少将军说也,莫非还看过其他剑派的?”

    “嗯哪。”魏武嘿嘿一笑:“我上次回成都,听嫂嫂说过,敦武的婆娘就是什么蜀山剑派的,听起来很神秘的样子。你不会是和她同门吧?”

    谢广隆瞟了魏延一眼,笑道:“蜀山剑派如林,弟子更是多如繁星,是不是同门,要见过面才知道。不过,就算是同门,也有追随不同主人的,并不会因为同门而区别对待。”

    魏武笑道:“你们这些游侠,倒是奇怪,为了忠,连同门之义都不顾。不过话说得也是,要不然的话,马长史也不敢用你。”

    谢广隆笑笑,不置可否。

    魏延目光一闪:“你和那个姓韩的女子是同门?”

    “有可能。”

    “我知道了。”魏延摆摆手:“我不在长安,马长史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吧。既然我儿子相信他,我就相信他。”

    谢广隆笑了,拱了拱手,转身离去。魏延看着谢广隆挺直的背影,不知道嘟囔了两句什么。他转过身对魏武说道:“你有什么事?”

    “没什么。”魏武沉下了脸:“丞相是什么意思,把我们父子从长安调来,不仅领别部的机会不给,就连打头阵的机会都没有,却让王平那个文盲出阵,还让他领无当营?”

    “闭嘴!”魏延喝了一声,脸色也却变是阴沉起来。诸葛亮这一仗打得漂亮,却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这着实让他有些不舒服。可是他自己虽然口无遮拦,却不认为魏武轻轻的就有资格说三道四,特别是指责丞相的不是。

    魏延想了想:“你真想作战吗?”

    “嗯。”魏武委屈的应了一声。

    “那我去和丞相请示一下,你到子玉那里去吧。他那里肯定有仗打。”

    “好啊。”魏武眉开眼笑,随即又挠挠头:“那我走了,阿爹这里怎么办,没个贴心的人……”

    “老子还没老到要你照顾的时候,再说我身边还有几百个武卒,能不如你一个小竖子?”魏延抬手拍了一下魏武的后脑勺,嘿嘿笑道:“到子玉那儿,你用心点学,子玉虽然兵法不如我,可是教学生却比我强多了。”

    魏武翻翻白眼,作无语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