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73章 群策群力

第673章 群策群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魏风伏在一块巨石上,看着山崖下的南乡城,浓眉紧锁。

    他率领六千精锐潜行到南乡城外已经四五天了,可是还没有找到破城的机会。曹宇不愧是那个神童曹冲的同母弟,小时候大概也没少跟着曹操行军,虽然是第一次上阵统兵,城却守得颇有章法,至少魏风是没看出什么大的破绽。

    他成功的绕到了南乡城前,却无法找到入城的机会。南乡城里有三千多守军,如果强攻,他没什么机会可言。

    他这时候知道魏霸为什么让他宁可不带帐篷,也要多带一些粮食了。山里到处都有山洞,哪儿都可以猫一夜,可是没有粮食的话,他现在做不到这么从容。

    魏霸没有限定他攻克南乡的时间,所以时间只决定于他带的粮食。他这次出来,带的都是精壮士卒,每人负一石粮,大约能吃半个月,就目前而言,他还有大约十天的时间。

    不过,魏风心里有些急了。好容易单独行动一次,如果连一个小小的南乡城都无法攻克,他还有什么面目回去见魏霸和傅兴?难道他要被别人说一辈子,只能靠自己的弟弟加官进爵?

    魏风很清楚,他能取到习家的女子,是因为诸葛亮要给魏霸补偿,他能做上荡寇将军,也不仅仅是因为在樊城一带袭击曹睿的大营,这里面还是有魏霸的原因。同僚们借着玩笑的机会,或真或假的都表示过类似的看法。这让魏风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很愿意看到魏霸有成就,但是他不愿意自己成为一个只能靠分弟弟功劳才能晋升的无能之辈。

    他一直想着凭自己的战功升职,他非常希望自己有独立领兵的机会,一战成名。

    魏霸满足了他这个愿望,可他却无法做到一战成名,反而有束手无策的感觉。这让他非常沮丧,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没用,要不然怎么一点办法也没有。

    魏风忽然警觉,他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不动声色的转过头,正好看到丁奉把头转了过去。魏风灵机一动。走到丁奉面前。拍拍他的肩膀:“承渊,你来一下。”

    丁奉跟着他进了旁边隐匿的山洞,客客气气的说道:“将军有何吩咐?”

    “别客气,坐。”魏风拉过两个包袱。扔给丁奉一个。自己坐了一个。又拿出一个面饼,撕了一半递给丁奉。部曲将王徽递过水壶,两人边吃边聊起来。

    “承渊。你跟着子玉很久了吧?”

    “时间不算短了。”丁奉淡淡的应道。

    “你原本就有作战经验,又跟着子玉这么久,对用兵一定有些心得。就眼前的情况而言,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

    丁奉灌了一口水,一抹嘴,笑道:“将军是想说,镇南将军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做吧?”

    魏风尴尬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将军听说过战术推演吗?”

    魏风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我当然听说话,我自己还参加过。”

    “遇到这种情况,镇南将军都会召集将领们讨论,进行推演。”丁奉不紧不慢的说道:“推演战术有两个好处,一是防止自己的遗漏的地方。不管多聪明的人,都会有一定的习惯,习惯于从某一个角度看问题,这样就难免有遗漏的地方。可是几个人一起看,就能看得更全面一些。二是大家坐在一起讨论,有时候会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好点子。”

    魏风若有所悟:“我明白了,怪不得以前子玉让我们随便说,不要有顾忌呢,原来他是这个用意啊。”

    丁奉笑笑:“看来将军果然和镇南将军兄弟情深,这思路倒是非常相近的。”

    “嘿嘿,你不要臊我了。”魏风一摆手,叫过一个武卒:“去,把军侯以上的人都叫来开会。”

    丁奉连忙提醒道:“将军,还是先把校尉、都尉叫过来吧,如果不成,再叫军侯们也不迟。根据镇南将军的经验,人太多了未必就好。如果还是找不到解决办法,不妨再发动军侯以下的将士商议。”

    魏风从谏如流,立刻更改了命令。

    武卒去了,时间不长,五个校尉,十二个都尉全部赶到,围着火堆坐成一圈。魏风把目前的困难一说,然后说道:“今天请大家一起来,就是想请大家议一议,看看如何才能攻破南乡城。大家不用担心,可以随便说,说错了无罪,谁也不准笑,谁笑我收拾谁,说对了有赏。嗯……”

    魏风拖长声音,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当初魏霸召开战术推演时经常说的话,这才接着说道:“缺钱的赏钱,不缺钱的赏个漂亮姑娘。现在虽然没有,不过攻破南乡之后,俘虏你可以先挑。曹宇是魏国的王爷,想必身边应该有几个好货色的,你们不眼馋吗?”

    众人听了,不禁哄堂大笑。对这些没资格带家属的普通将领来说,能到辎重营找官奴婢泄个火就不错了,那些漂亮的女人想都不要想,就算有俘虏,那也是高级将领们的禁脔,哪里轮到他们享受。现在魏风给出这个赏格,的确正中他们下怀。

    既然说错也没关系,说对了有重赏,那就敞开了说。有的说强攻的,有的说截断丹江,把南乡给淹了的,有说让人像鸟一样飞进南乡的,有说骂阵,骂曹家的祖宗八代,激曹宇出来应战的,不一而足。

    魏风耐着性子,静静的听着,希望从里面找出一个有用的办法来。若不是他曾经多次见过魏霸这么做,他甚至觉得这是浪费时间,这都是些什么主意嘛,根本没一个有可行性。

    时间就在这些人的说笑中慢慢的逝去,真正有用的主意却一个还没有找到。

    王徽凑到了魏风身边,轻轻的碰了一下眉头已经皱得越来越紧的魏风:“少主,我觉得有个主意是不错。”

    “什么主意?”

    “刚才那个飞进南乡城的主意。”

    “这个主意?”魏风差点笑出声来,随即又想起自己说过不准笑的,连忙憋了回去。“你会飞?”

    “我不会飞,可是,我当初和子玉少主一起攻安桥塞的时候,试过用绳子。”王徽瞟了一眼一直坐在那里不说话的敦武:“敦武也参加了,你不信问问他。”

    魏风眉头微微一挑,心里有些不高兴,可他还是按捺着自己的性子,招手把敦武叫了过来。一问敦武,敦武点点头,当初夺安桥塞的时候,的确用过绳降这种战术。

    “可是现在没法用,安桥塞旁边就是绝壁,我们可以降下去。南乡城旁边虽然也有丹崖山,但是丹崖山离城太远,没法进去。”敦武解释道。

    魏风顿时大失所望。

    一个名叫王忠的中年校尉听了,突然问道:“绳降是怎么回事?”

    敦武把绳降的技术解释了一下,又有些得意的说道:“这是我们魏家武卒的一项技能,很多人都会。”

    “那你们会飞不?”

    敦武脸一沉,反问道:“你会飞不?”

    王忠有些尴尬,魏风见了,连忙打圆场道:“敦武,不要这样,我们说好,说错了也不计较的。你说,你想的意思是什么?”

    敦武现在虽然不归魏风管,却也不能不给魏风面子,只得咳嗽了一声,勉强笑了笑。

    王忠接着说道:“我虽然不会飞,但是我家是山里的,我见过一种山鼠……哦,敦校尉,我不是拿你开玩笑,真是一种山鼠……”

    敦武本来还绷着脸,反被王忠的紧张逗笑了。“没事,你说吧。”

    “我们山里有一种山鼠,四条腿之间长有薄薄的皮,它从高处跳下时,可以借着这层皮滑出好远,看起来就和飞一样。我们那里有人这么学,也能飞上几十步,不过要身手灵活的才行。我想,武卒们既然能绳降,想必身手了得,也许能做得到。”

    王忠一边说一边画了个草图,敦武看了,眉头一皱,突然一拍大腿:“我明白了。”

    魏风大喜:“你也能这么飞?”

    “现在是不能,可是给我三五天时间练习,从丹崖山上飞到南乡城里应该不行问题。不过,能做到的人不会太多,强攻肯定不成。如果把握得好,也许能打开城门。”

    “能打开城门就够了。”魏风大笑道:“哪怕是城门打开一条缝,我们就能杀进去,你们说对不对?”

    “对对对。”众人连连点头,都觉得不可思议。魏风拍拍那个王忠的肩膀,眉开眼笑:“行,这南乡首功不能给你,但是我答应你,破城之后,曹宇的娇妻美妾你先挑,如何?”

    王武没想到自己随意提出的一个方案居然真有实现的可能,而且真能得到奖赏,不禁欣喜莫名,听了魏风的许诺,连连点头。

    众人听了,也艳羡不已。不过眼看着有机会攻破南乡城,也都比较兴奋,对这次漫无边际的胡侃能得到这样的效果都觉得有些意外。魏风也感慨不已,搓着手道:“子玉做事常出人意料,不过也确实能收到出人意料之功效。我虽然是个兄长,以后还要多向他学习才对。”

    丁奉和敦武互相看了一眼,会心的笑了,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