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78章 兄弟聚首

第678章 兄弟聚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自从孟达当初请求出兵襄阳开始,车骑将军,兼领汉中都督的吴懿就告病了,他把大部分兵力都交给了孟达,自己只留下了五千多人,然后龟缩在南郑看戏——当然名义上是养病,至于是什么病,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不点破而已。

    狐忠笑了笑,嘴角撇了撇。“吴懿只有五千人,能改变战局吗?”

    法邈不以为然,坦然的迎着狐忠略带嘲讽的目光。“如果去襄阳,这五千人不过是杯水车薪,的确改变不了战局,可是如果来顺阳,那情况就很难说了。镇南将军现在只有不到一万人,如果有这五千人助力,别的不敢说,拿下顺阳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拿下顺阳之下,就有可能打通武关道。我相信,武关道吃紧,曹睿多少会有些压力,骠骑将军那里也会轻松一些。叔直,你说是不是?”

    狐忠收起了笑容,明白了法邈的用意,同样也明白了整个战局可能的变化。他思索了片刻,自嘲的笑了笑:“骠骑将军一直想把镇南将军作为别部,没想到最后还是成了镇南将军的别部。”

    法邈摇摇头:“叔直,你这么想就不对了。你应该能明白,拿下南阳,对骠骑将军的意义远远超过镇南将军。镇南将军已经是少年成名,谤书满箧,他根本不想这么做。我现在说的不过是我自己的想法罢了,还不知道镇南将军能不能同意呢。谁让我曾经也是骠骑将军的属下呢,这也算是我报达骠骑将军的一片情意吧。叔直。你冷静下来想一想,是不是这么回事?”

    狐忠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脸色有些扭曲,显示出内心的挣扎。法邈看在眼里,却不露声色。

    “那就有劳伯远在将军面前美言了。”

    “应该的,应该的。”法邈笑眯眯的拍拍狐忠的肩膀,一副我不帮你谁帮你的架势。狐忠脸上在笑,却又像是在哭。

    有法邈求情,魏霸勉为其难的接见了狐忠,一见面。他就是一通抱怨。说狐忠和李严把他害惨了,这个任务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和当初的约定也大相径庭。当初说好的,他只负责牵制魏军。不参与主要决战。现在打顺阳已经是步履维艰了。哪里还有实力进南阳腹地。

    魏霸抱怨了一阵之后,让法邈和狐忠一起返回襄阳,向李严进言。希望他取消这个任务。这个任务太过冒险了,基本上没有实现的可能。

    狐忠看看法邈,法邈也无可奈何的耸耸肩,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可是镇南将军还是觉得机会不大,不愿意答应。

    狐忠不知真假,又不好当着魏霸的面问,只好和法邈一起起程,以最快的速度赶回襄阳。

    目送狐忠和法邈离开,魏霸的嘴角挑起一抹笑意。他笑得很阴险,关凤看得一阵阵不安,用手指捅了捅他:“怎么了?”

    “狐忠。”魏霸轻声说道:“这只狐狸尾巴藏不住了,不知道李严会怎么处置他。”

    关凤不解的眨了眨眼睛:“狐忠怎么了?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法邈说,从各种迹象来看,他应该是丞相安排在李严身边的人。”魏霸咂了咂嘴:“我真是对丞相佩服得五体投地,单从狐忠的履历看,我一点也看不出狐忠有什么可疑之处。不过,我现在有九成的把握肯定他是丞相的人。”

    关凤倒吸一口凉气,情不自禁的用手捂住了嘴。狐忠很久以前就到了李严的身边,现在是李严的参军,参与了无数的机密,像隐蕃这件事,除了李严和魏霸之外,就只有狐忠知道。李严绝对是拿他当心腹看的,如果这样一个人却是诸葛丞相安排的人,那李严还有什么秘密能瞒得住丞相?

    李严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这么说,狐忠死定了?”

    “别急,如果李严简单的杀了狐忠,这个人就不值一提了。”魏霸笑笑:“你别忘了,这种罪名是无法指证的,如果用这个罪名来杀狐忠,无异于和丞相决裂,而巴西的大族也会对李严很失望,李严想以三巴为根基的愿意岂不是落空了。我相信李严不会这么傻。”

    关凤想了想,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黯然道:“我明白先父当年北伐为什么会失败了。”

    “朝堂远比战场更凶险。”魏霸安慰道:“你父亲的委屈,总有一天会解的。现在,你还是先考虑考虑眼前的战事,如何把郭立收拾掉。”

    关凤抽出手绢,揩去眼角的泪痕,应了一声。

    郭立的攻击已经持续了好几天,因为魏霸的阵地守得严实,郭立一直没有能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不过,郭立虽然名声不显,却也不是庸将,他的攻击很有章法,就算一时半会攻不破魏霸的阵地,也没有给魏霸留下多少反击的机会。双方在双狐岭僵持着,魏霸在等顺阳的结果,而郭立同样在等更多的援军。

    原本魏霸只要守住这道山岭就行,可是现在形势有了新的变化,他就不能再在这里和郭立对峙了,必须想办法解决掉郭立才行。要想达到这个目的,仅靠他这两千人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魏风和傅兴一起出手才行。

    ……

    顺阳。

    奇袭南乡城得手之后,蜀汉军士气大振。魏风率军顺着河道追击到了顺阳城下,和傅兴联手,经过几天耐心的战斗,逐步清除了毋丘俭部署在城外的几个据点,包围了顺阳城。

    顺阳城这块骨头却不好啃,尽管蜀汉军控制了丹水,但顺阳城的身后却是石山,虽然不算高大,却无法行军,要想发动攻击,只能从东南两个方向。有了南乡城的前车之鉴,再想玩空中飞人,大概只会成为毋丘俭的靶子,被射成刺猬。

    曹宇丢了南乡,可他身边还有千余亲卫,一起带进了顺阳,现在顺阳有近五千人的兵力守护,足以将小小的顺阳城守得固若金汤,魏风和傅兴虽然有近两倍的兵力,一时半会的也拿毋丘俭没什么办法。

    在这个时候,他们接到了魏霸的消息。魏风立刻赶往双狐岭,亲自和魏霸商讨战术。一见面,魏风就搂着魏霸的手臂,歉然道:“子玉,这次我能立功,多亏你派去的人。可惜,三十一个精锐武卒,个个都是好汉子,却被我折在南乡了。”

    魏霸叹了一口气:“兄长,你看你说的,武卒是魏家的武卒,为你出力和为我出力不都是一样的吗?我听说你的善后做得很不错,我相信他们一定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的,阿爹和阿母听到了,也会非常欣慰。征战沙场,难免有伤亡,我们这些为将的,只要不让他们因为自己的愚蠢而死,那就不易了。”

    “话虽如此,我这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过。”魏风招了招手,把王徽叫了过来:“他以前跟着你一段时间,对你印象不错,我现在将他和他麾下的一百武卒送给你。”

    魏霸刚要推辞,魏风按着他的手,很严肃的说道:“子玉,你不要推辞,这是我的一片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魏霸苦笑道:“你身边总共才两百武卒,几次征战,又损失了不少。再给我一百,你还剩下几个人?万一你有什么损伤,我将来如何向阿爹、阿母交待?不用给这么多,一个补一个吧。”

    魏风哈哈一笑:“我知道,阿母一样有些偏心,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和她计较了。这些武卒也都是好汉子,不过我练兵的水平不如你,和你手下的那些武卒相比,他们的脑子不够灵活,你还要多多教导他们。多出来的人,就算是我请你代训的,我需要的时候,再向你要就是了。”

    魏霸也笑了。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要是不收的话,魏风肯定会不高兴。他把魏风拉进大帐,两人坐下,刚要说正事,帐门一掀,魏武大步闯了进来,还没说话,先放声大笑。他张开双臂,作豪情万丈状。

    “二位兄长,我来啦。”

    魏霸、魏风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迎上前去,一人拉着魏武的一条手臂,欣喜若狂。

    “阿武,你怎么来了?”

    “臭小子,怎么也不通知一声,我好去接你。”

    “接什么接,接什么接?”魏武得意洋洋的连声说道:“我有胳膊有腿的,还要你们派人去抬吗?唉呀,我可告诉你们啊,阿爹让我来帮你们打仗。听说这里有仗打,我马不停蹄的从陇右一路狂奔到长安,又从长安奔到这里,只用了半个月啊。快不快?快不快?”

    魏霸和魏风面面相觑,从陇右到长安有千里之遥,从长安到这里又有近千里,魏武居然只用了半个月就赶到了,平均每天急行一百多里,简直和当年的急先锋夏侯渊一样啊。难怪魏武这么得意,一个劲儿的得瑟。

    不过,魏霸更关心的是魏武说的另一句话,这里有仗打,难道了陇右就没仗打?诸葛亮正在攻取陇右,为此特地将老爹从长安调往陇右,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让魏武离开?

    “你到这里,是老爹的命令,还是丞相的命令?”

    “这话说来长了。”魏武四处一看,抓起案上的水杯,也不管是谁的,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是马长史的建议,老爹请示了丞相,丞相认可的。”

    听魏武把大概情况一说,魏霸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未完待续……)

    ps:  第三更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