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85章 反客为主

第685章 反客为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曹宇到樊城之后不久,李严也收到了魏霸的消息,得知魏霸攻克顺阳,李严松了一口气.他原本还担心魏霸有心无力呢,毕竟以他的兵力攻城并不容易,没想到魏霸果然出手不凡,不仅攻克了顺阳城,而且一口吃掉了郭立的五千步骑,一下子有了两千骑兵。

    这一点不由得李严不佩服,甚至有点妒嫉。两千匹战马啊,这得是多大的一笔财富?诸葛亮为了筹集四千骑,花了多少心思才得手,结果魏霸一出手,曹睿就送他两千匹。

    这真是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啊,人跟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不过,就目前而言,李严对魏霸也就是有点小眼红而已,毕竟他还指望着魏霸抄曹睿的后路,逼着曹睿从樊城退兵。魏霸的实力越强,对他来说越好。

    也是出于这个考虑,对魏霸要先夺武关道的想法,李严也非常支持。一来武关道攻取起来更方便,可是影响却不小,对曹睿的触动想必也不小,二来如果能打通武关道,让镇守长安的马谡一起进攻南阳,那魏霸成功的机率就更大了。虽然他不喜欢马谡,可是把诸葛亮曾经的心腹拉到自己身边,对诸葛亮的人气绝对是一个重创。

    这种好事,李严怎么肯放过。

    因此,李严不仅完全赞同魏霸的方略,而且派停驻在南乡郡南部,均县一带的冯进给魏霸运一部分粮过去。他给魏霸传话,你慢慢来,不着急,我对你有信心。

    李严随即把魏霸胜利的消息传给了费祎,让他通报给孙权。费祎以前一直和魏霸联系,现在魏霸去了南乡,他只好和李严联系。不管他和诸葛亮是不是最贴心,可是他和李严绝对不贴心,偏偏这个时候他还不得不从大局出发,全力以赴的帮李严维持和孙权的关系,心里这个憋屈就别提了。

    孙权收到魏霸取胜的消息,心情也非常复杂。一方面,魏霸在曹睿后方折腾得越欢,他攻取江夏的机会越大。另一方面,魏霸也曾经这么折腾过他,以后肯定还要继续折腾他,所以现在看到魏霸顺风顺水,他心里难免有些不是滋味。

    这种欲其生又欲其死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孙权再不愿意,也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汉吴之间的分歧是必然的,不过那是以后的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抓紧时间抢地盘,谁抢到就是谁的。

    孙权随即把南阳的战况转达给了陆逊,随着魏霸在宛城附近打开局面,魏国守住南阳的可能姓越来越小,曹睿也许不会轻易放弃,这样一来,汉魏在南阳必然有一场恶战,你做好准备,一旦有机会,就要迅速出动,能不能抢占江淮,这也许是最好的机会。

    ……

    六安……

    陆逊站在土坡上,看着远处的魏军大营,再看看另一个方向的蜀汉军大营,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陆岚站在他身后,听到他叹气,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这件事居然真的有了可能。”陆逊喃喃的说道:“仲山,你说他会不会一开始就是有谋划的?要不然当初怎么会那么顺从的去顺阳?”

    陆岚苦了苦脸,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陆逊这个疑问。当初就能料到现在的情况?这也太离谱了吧。战局多变,谁能预料到这么多。

    “他这么年轻,心机有这么深沉吗?”陆岚沉默了半天,才有些不情不愿的答道:“再说了,他以前也没有一点神童的征兆啊。”

    “谁知道呢。”陆逊苦笑道:“只听说过天妒英才,神童大多不得高寿,这次倒是怪了,一个凡夫俗子,病了一场,却突然变成了天才。你说这不是天意,什么是天意?”

    陆岚皱起了眉头,沉默不语。他对天意这两个字特别反感,尤其是从陆逊的嘴里说出来。

    “你去一趟汉军大营,就说我请他们过来商议军情。”陆逊转过身,看着一脸无奈的陆岚:“现在看来,夺取江淮也不是一点机会没有,我们的确应该早做准备,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陆岚应了一声,转身去了。听说陆逊有请,要商议军情,陈到和赵统商量了一下,由陈到守大营,赵统和孙鲁班来到了吴军大营。

    在此之前,陆逊一直觉得孙权是上了魏霸的当,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目标派出几万大军,最后只能被魏霸利用,起一个牵制魏军主力的支军作用。所以陆逊对主动进攻一直不是很热心,他守在六安城下,和张郃、满宠对峙,随时都准备撤退,根本没有真正攻击六安的想法。现在陆逊主动提出要商讨军情,自然是认可了魏霸的计划有实现的可能,对孙鲁班来说,这简直和自己占了上风一样开心。

    进了大帐,孙鲁班笑盈盈的看着陆逊:“辅国将军,这次下次决心,要取江淮了?”

    陆逊平静的行了一礼:“公主,我收了大王的命令,自然要做些准备。我想,赵将军也收到了相关的消息了吧?”

    赵统点了点头:“是的,我也收到了魏霸收复顺阳的消息。如果他真能进入南阳腹地,甚至攻击宛城,那魏军主力必然后撤,我们的机会的确就来了。不过,如果我们一直像现在这样按兵不动,任由张郃全身而退,就算是魏霸再善战,也未必有多少成功的机会。”

    陆逊笑了笑,对赵统的指责恍若未闻。孙鲁班看在眼里,不禁哼了一声。她对陆逊最大的不满就是这种表情,不阴不阳的,不管你怎么说,他都没什么反应。在她看来,战局之所以僵持,就是因为陆逊的不作为,否则他们早就打败张郃、满宠,挥师进入豫州腹地了,哪里还会在六安和满宠纠缠。

    没有大的战功,赵统还怎么连升三级?

    陆逊轻轻的敲击着案几,沉默了半晌,这才慢慢的抬起头,静静的看着赵统:“赵将军,我想问一个问题,你出发之前,魏霸究竟和你怎么说的,关于这场战事,他有没有一个总体上的方略?”

    赵统思索片刻,没有立刻回答陆逊。魏霸当然和他交过底,但这些他不能全部对陆逊讲,讲多少,这里面的分寸非常重要。讲得太少,双方没办法配合,讲得太多,又可能引起陆逊的警觉,甚至让他猜到魏霸的真正用意,顺其意而用之,反过来对蜀汉不利。

    “将军莫非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讲当面。”赵统微微一笑:“你这么一问,我还真不知道从何说起。魏霸和我是师兄弟,他和我说过的话太多了,我一时不知道应该告诉将军什么。”

    陆逊点了点头。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非常清楚赵统的姓格,要想从他嘴里套点话出来,那是千难万难。就算是孙鲁班,恐怕也未必真正知道她这个夫君心里究竟藏了多少秘密。

    陆逊招了招手,让人拿过一张地图来摊在案上,看着赵统:“以赵将军之见,这场大战的关键会在哪里,决战又会在这里?”

    “决战当然是襄阳、樊城,南阳是颍洛门户。襄阳却是南阳门户,如今魏军主力尽在樊城,连魏国天子都在樊城,其对魏国的重要姓已经很明白了。”

    孙鲁班没好气的插了一句嘴:“可不是,如果不是李严在樊城拖着曹睿,父王能这么从容的攻江夏,将军能坐在这里闲谈?”

    陆逊无动于衷的摇了摇头:“我不这么看。”

    孙鲁班眉毛一挑,刚要发怒,赵统冲她使了个眼色,摇了摇头,平静的问道:“那将军以为呢?”

    “魏霸的确善战,不过他却不是狂妄之人。以我们的实力,要想在襄樊和魏军决战,恐怕还不足以取胜,况且,真要在樊城决战,他又何必迂回到樊城以北,他又何必让将军出豫州,集中兵力,在樊城和魏军决战就是了。”

    赵统淡淡的说道:“仅以我军的力量,当然有所不足。只有集合汉吴双方的兵力,我们才有优势可方,可是汉吴这些年来虽然一直是盟约之国,互相之间的分歧也不少,若是合兵一处,怕是不仅不能同心协力,反而为敌所间,出现一些不该出现的悲剧。”

    陆逊的眉毛跳了跳,他当然知道赵统说的悲剧是指什么。不过,他随即又恢复了平静:“不错,吴汉之间利益冲突是不小,别的不说,魏霸对我吴国就多有摧折,我们可是记忆犹新啊。不过,我却不认为这是魏霸这么做的唯一原因。”

    陆逊笑了笑:“我相信,与在襄阳决战相比,他更希望把战场放在宛城附近。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我们的总兵力和魏军的总全兵力相近,正面决战,于我不利,所以不如分之。以李严牵制魏军主力,而我等与魏霸两侧包抄,袭曹睿后路。曹睿为保宛城,必然后撤,所以,最后的战场应该是宛城。”

    赵统沉默良久,既没有肯定陆逊的分析,也没有否定。

    “如果要想尽快完成北伐大业,最佳的方案就是在南阳歼灭魏军主力,如果可能,那就击杀曹睿。曹睿现在尚无成年子嗣,一旦他死在南阳,魏国必然大乱。”

    “而要想把魏军主力歼灭在南阳,就要控制这里。”陆逊伸手在地图上点了点:“占领这里,就是卡住魏军的咽喉,可以阻止南阳的魏军撤退,也可以阻挡洛阳来的援军。”

    “昆阳?”赵统眼神一紧。

    “对,昆阳。”陆逊轻声笑了起来,有意无意的看了孙鲁班一眼。“在适当的时机攻占昆阳,扼住魏军咽喉,将军不仅有机会连升三级,甚至可以改变天下局势,立下不亚于魏霸的赫赫战功。”

    孙鲁班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