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86章 司马三策

第686章 司马三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赵统脸色平静,脑海里却已经是翻江倒海。

    目前所有的人中,对魏霸这次出师的目的最了解的人大概就是赵统。从李严要求魏霸协同出兵的那一天起,魏霸就和赵统多次推演战术,分析战局的可能。当时魏霸并没有把握说动孙权,但是今天的局面却也是当初预料的诸多可能之一,只不过当时魏霸、赵统都没有对此抱什么希望而已。

    发展到这一步,可以说是出人意料的顺利,是当初所有构想中最顺利的情况。当时魏霸说有这种可能的时候,赵统根本不相信。

    不过,赵统记得魏霸说过,如果要想取得南阳,除了老天保佑,一切顺利之外,就是要及时的堵住昆阳。用意和陆逊现在所说的大致相同,一是截断南阳境内魏军的退路,一是阻击魏军的援军。

    昆阳是荆州、豫州交界处的一个关隘,是南阳和颍川之间的要道,和义阳三关一样,是中原的门户,位置比义阳三关还要靠近洛阳。

    如果说南阳是中原的门户,那昆阳就是进入中原的大门。进了这道门,就进了洛阳的前庭,可以直接登堂上室,洛阳虽然有八关守护,却相当于门户洞开。正因为如此,当初关羽攻击樊城,水淹七军之后,曹操就考虑要迁都。因为襄樊失守,南阳就等于丢了,南阳丢了,天子所在的许县就直接暴露在关羽的兵锋面前,不迁都不行。

    如果能攻占昆阳,无疑要比关羽当时的形势还要有利。

    现在还没到那一步。但是陆逊却点出了关键,这和当初魏霸提出这个方案的时候一样,都属于超前思维,是在事情还没有发生的时候,就预先看到了枢机所在。

    这么说来。陆逊一开始没有主动性,大概也是对整个局势,甚至魏霸的全盘计划有所把握,所以才不愿意积极推进。因为如果按照这个局势发展下去,蜀汉攻占整个南阳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而吴国在荆州的影响力却会受到限制,到时候他们仅仅占有江夏、南郡、宜都、长沙诸郡,面临李严和魏霸的南北夹击,形势相当不妙。

    陆逊现在主动建议他攻占昆阳,赵统反而有些不安起来。就和下棋一样。万一对方掌握了你的棋路,洞悉了你的企图,随时都可能因势利导,将计就计,而你却猜不透他真正的用意。你能不紧张吗?

    赵统沉吟良久。也没有给陆逊一个答复。孙鲁班急得快要跳脚了,可是见赵统不吭声,倒也不敢放肆。她对别的事也许不太在意,可是对赵统的情绪却非常在意,就算有什么分歧,她也不会在陆逊面前和赵统发生争执。

    “这的确是个不错的建议,不过要实施起来也有难度,我回去和陈将军商量商量,然后再给将军一个答复。”

    “如此甚好。”陆逊微微一笑:“不过,将军最好能当机立断。时不可失。时不再来,连升三级的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赵统笑了笑,不动声色的说道:“军机大事,岂能因个人私利而妄动。图利者,必被人所图,这个道理,将军不会不懂吧。”

    陆逊目光一闪,随即轻声笑了起来:“赵老将军号称不败,看来你得了他的真传。伯仁,你太多心了。谨慎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却也会失去机会。”

    “多谢将军教诲。”赵统躬身拜了拜,起身告辞。他出帐之后,陆逊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心情显得有些沉重。陆岚送赵统回来,看到他这副表情,问道:“将军,怎么了?”

    陆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赵统中人之资,却能紧守阵脚,不露破绽,便让人无从下口。又有公主在侧,我们要想从中取利是千难万难。魏霸安排他来和我军合作,大概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由此可见,魏霸不仅自己用兵有方,而且排兵布阵也颇有见地,对我们来说,这可不是好事啊。”

    陆岚皱了皱眉。

    ……

    樊城,司马懿小步急趋,撩起衣摆,跪倒在曹睿面前,朗声道:

    “舞阳侯,骠骑将军臣懿,拜见陛下。”

    “司马公,平身吧。”

    曹睿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精神不足。司马懿抬起头,看了一眼曹睿的脸色,又立刻低下头,沉声道:“陛下是一国之君,一军之主,应该保重身体,不可操劳过度。”

    曹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司马懿未经允许,如此直接的看他,这本身就是一个冒犯,但是此时此刻,司马懿是在关心他,而他也需要司马懿出力,对这种行为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司马公,顺阳失守了。”曹睿把曹宇带回来的消息对司马懿说了一遍。司马懿愕然半晌,却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听着。曹睿见此,暗自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司马懿会趁机抨击一番呢,没想他居然这么平静,原本准备好的解释之词也用不上了,反倒让他有些失落。

    “司马公,朕……真的很失望。”

    “陛下,如果攻顺阳的真是魏霸,那就没什么好失望的。”司马懿安慰道:“从陛下所述来看,燕王和毋丘俭的举措并没有什么不当之处,只不过魏家兄弟对南乡地形熟悉,魏霸又精于机械之术,这空中飞人听起来匪夷所思,对魏霸来说却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毋丘俭出城夹击,在兵法上来说也是正常举动,只是魏霸太奸猾,毋丘俭初领兵,被他算计,也是难免的。”

    曹睿静静的听着,司马懿对三个责任人表现了不同的态度。对曹宇,他认为是魏霸太厉害,对毋丘俭,在承认魏霸高明的同时,也委婉的指责毋丘俭经验不足,可是对郭立,他却是一个字的评价也没有。这并不是说他对郭立没有指责,相反,他是连谈都不愿意谈。

    曹睿只好装听不出来,直奔主题:“司马公,我们与李严在此对峙,江淮之间又僵持不下,宛城空虚,魏霸夺取顺阳之后,很可能会攻击宛城,南阳危甚,国家危甚,公有何教我?”

    司马懿沉思良久,躬身道:“陛下,形势虽然于我不利,却不过是疥癣之疾,只要应对得当,尚不至于影响国本。臣有三策,请陛下定夺。”

    曹睿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脸上也看到了笑容。他摆摆手,轻声笑道:“赐座,请司马公一一道来。”

    一旁的孙资连忙取过席来,恭恭敬敬的送到司马懿的面前。身为中书令,他对曹睿目前的困境最清楚不过,听到曹睿称司马懿为公,也知道曹睿已经方寸乱了,不得不向司马懿这样的老臣请教用兵之道。曹睿虽然从小就在曹操的军帐里听谋士们议事,对用兵之道并不陌生,眼界也非常人可比,可是他毕竟没有亲历战场,这种时候,还是需要司马懿这样的将领来出谋划策的。

    现在樊城的战事要靠司马懿,而援军却要依靠陈群,世家卷土重来,冲破曹睿的压制已经在所难免。他不趁这个时候向司马懿套近乎,更待何时?

    “陛下,这次我军陷于困境,一是因为关中战事旷日持久,损失惨重,导致兵力不足。二是因为吴蜀联合出兵,在兵力上占有优势,且战线迁延千里,我军顾此失彼,这才陷入被动。不过,吴蜀不能同心,世人所知,不论哪一方得势,都必然会引起另一方的猜忌,因此,他们的联合不会太久,正如当年孙权袭杀关羽一样,孙权此刻只怕也对李严虎视眈眈。若我军收缩兵力,退守昆阳,以一重将守宛城,让出南阳大部,孙权、李严必然会因此反目。如此,吴蜀之盟必破,我军作壁上观,待其两败俱伤,再突然出击,收渔翁之利。此臣之上策也。”

    曹睿眼神一紧,点了点头,又道:“那中策呢?”

    “攻守之势所异,所需兵力悬殊。此刻我军主力五万尽在樊城,攻襄阳则力有不足,守樊城则力未全施,反而加重了粮草辎重负担,并且导致后方空虚。不若臣以两万人守樊城,与李严对峙,陛下回宛城,居中策应,以万余人为游兵,东复江淮,西援武关,与敌僵持,以待转机。此臣之中策也。”

    曹睿有些不喜。当初的局面就是如此,司马懿以两万人守樊城,却频频告急,否则他也不会亲率大军赶到樊城来,现在司马懿又主动请缨,要以两万人守樊城,和李严对峙,让他再回宛城去,那和之前的区别只在于现在他更需要司马懿了。

    “那下策呢?”

    “吴国与魏霸纠缠多时,损兵折将,元气已伤。逆蜀以一州之地,同时出兵关中与襄阳,已是竭泽而渔,难以为继。若陛下发全国之兵,集全国之粮,与吴蜀战于襄阳、江淮,若天佑大魏,则可一战而定天下。”

    曹睿惊愕不已,半晌没说话,这就是孤注一掷的意思啊。赢了,同时重创孙权和李严,不仅保住江淮和南阳,还有可能进取南郡,把战线推到长江边上。可要是输了,那就全完了,除了退守河北,将大河以南拱手相让之外,没有其他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