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93章 一语惊醒梦中人

第693章 一语惊醒梦中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深夜,诸葛亮跪坐在大帐里,火堆里的火烧得很旺,却依然挡不住寒冬的腊气。摇曳的火光照在诸葛亮苍白的脸上,闪耀着一层不祥的灰暗。

    诸葛亮看着火堆,久久沉默。他的手边摆着几个小模型,做工精致,设计精巧。

    诸葛亮看着这些模型,眼中露出痛苦之色。

    一个脚步声在帐外停住了,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进来。诸葛亮一惊,清咳了一声:“是伯约吗?”

    “是我,丞相。”姜维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很低沉,还有些飘忽,听起来不是很清楚。

    “进来吧。”诸葛亮直起了腰,面色恢复了平静。

    帐门轻轻一响,姜维走了进来,和他一起进来的除了寒风还有一个人。桥月捧着一个布包袱,怯生生的站在姜维身后,眼神在诸葛亮的脸上扫了一下,立刻收了回去。她低着头,下巴抵在破旧的羊皮袄上,缩成一团,就像是一个大包袱。

    诸葛亮诧异的看了一眼姜维,他知道姜维身边多了一个小婢女,是跟着他一起从六盘山逃出来的,其他的他就不太清楚了。不过,他对姜维把这个小婢女带到他的大帐里来有些不解,这里可不是随便谁能来的。

    “桥月,把肉粥拿出来,给丞相装上一碗。”姜维没有先解答诸葛亮的疑问,而是轻声对桥月说道。桥月应了一声,有些慌乱的跪坐在火塘边,打开怀里的包袱,露出一个大陶罐和两只木碗,一只木勺。她打开陶罐,一股热腾腾的粥香味就溢了出来,充满了整个大帐。

    诸葛亮嗅了一口,精神一振,忽然觉得有些饿了。

    桥月舀了一碗粥,双手递到诸葛亮面前,她离得远远的,手臂根本够不着,只是尽力的向前伸,粥碗在她手里摇摇晃晃。姜维连忙接了过来,双手递给丞相。诸葛亮接过来,喝了一口,顿时觉得一股**沿着食道流到胸口,落在腹中,又慢慢的向全身晕化开来。

    “不错。”诸葛亮点了点,不紧不慢的将一碗粥吃完,身上的寒气一扫而空,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红晕。他看看姜维,又看看紧紧的咬着薄薄的嘴唇,两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姜维的桥月,轻声笑道:“熬得好粥,有劳伯约费心了。”

    姜维笑了笑:“丞相,再来一碗。”他一边说着,一边又让桥月装了一碗,不由分说的塞到诸葛亮的手中。诸葛亮有些为难,他的饭量一直很小,刚刚喝了一碗,已经觉得饱了,再来一碗,那可就有些撑着了。可是姜维盛情难却,他又不好直言拒绝。

    见诸葛亮为难,姜维叹了一口气:“丞相,你事务太重,吃得却太少,曰见消瘦,如此以往,怎么能让人放心?丞相,再吃一碗吧,这粥里不仅有羊肉,还有一些药草,能强身健体,安神益气。喝了之后,好好睡一觉,明天好指挥攻城。”

    诸葛亮眉头一皱,目光瞟向了那些模型:“伯约,攻城……怕是不易啊。”

    “就因为马钧的这些模型?”

    诸葛亮点了点头:“不错,我仔细研究过了,马钧这些模型都是守城的利器,可以极大的克制我们的攻城器械。如果强攻,恐怕损失不会小。唉……有这样的人才在城里,实在是个不幸的事。”

    “马钧再有才,还能超过丞相?”姜维不以为然的说道:“丞相,先喝粥,喝完粥好好睡一觉,也许明天就有办法了。”

    他顿了顿,又道:“如果这些器械真的有效,恐怕郝昭就不会让靳祥带出来了,到时候给我们迎头痛击岂不更好?他这是内心虚弱,才要故意示强,丞相莫被他哄了。”

    诸葛亮看看姜维,没有再说什么,端起碗,慢慢的喝了起来。两碗粥下肚,他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姜维又和他说了几句闲话,这才领着桥月出了帐。

    一出帐,姜维脸上的笑容就不见了,他忧心忡忡的向前走,桥月抱着陶罐,一路小跑的跟在后面,仰着小脸看着姜维,想问什么,却又没敢说。姜维放慢了脚步,却没有说什么,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大帐。桥月放下罐子,手脚麻利的给姜维铺好了行军榻,却发现姜维坐在火塘边出神,一点睡觉的意思也没有。

    “将军,子时快过了,你还不休息吗?”桥月小心翼翼的问道:“明天还要大战呢。”

    “唉——”姜维长叹一声:“阿月,我是不是真的不如魏霸?”

    桥月眨了眨眼睛,用力的摇了摇头:“不,我觉得将军才是丞相最好的学生。”

    “可是我不通机械之术。”姜维双手抱脸,声音从指缝里挤了出来,仿佛带上了哭腔。“如果魏霸在这里,以他的机械之术,肯定能压制马钧。如果我能为丞相分担大部分的事务,让他多点时间研究机械之术,他也肯定能压制马钧。可是我不能,我既不通机械之术,也无法为丞相分担重任。”

    “魏霸能吗?”桥月不解的问道。

    “他能,他的机械之术与丞相不相上下,他的用兵之能也能为丞相分忧。”姜维放下手,眼神中有些羡慕,又有些嫉妒。“他的父亲是镇北大将军魏延,荆襄系的文武对他很亲近,向朗对他非常器重,马谡和他称兄道弟,关兴、张睎等人都以和他并肩作战为荣,可是我……我只有自己一个人。”

    姜维的眼中落下泪来,抽噎道:“我只有一个人,除了丞相,他们都不愿意和我接近,就连马岱和王平都不愿意和我坦诚相待。我是一个人。”

    “将军……”桥月伸出手,轻轻的拍着姜维的背:“将军,你还有我啊。”

    姜维抬起头,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桥月:“你?你除了会熬粥之外,还会干什么,是能打仗,还是能打造机械?你连魏霸身边的那个彭小玉都不如。”

    “我除了会熬粥,我还会放羊,我还会……”桥月不服气的看着姜维,小脸涨得通红,似乎被姜维的轻视激怒了。她鼓着嘴巴,想了很久,又说道:“我还会种地,你们攻城的时候,我可以种地,种出粮食给你们吃嘛。我可以放羊,羊长大了,也给以吃。”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姜维忍俊不禁,破涕为笑,忽然一愣,他噌了一下子站了起来,面露惊喜之色:“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阿月,你……你真是太聪明了,哈哈哈……”

    说着,姜维伸手将桥月抱在怀里,用力的搂了搂,桥月大惊,伸手想推开姜维,没想到姜维又松开了她,转身向大帐外面冲去,声音从外面远远的传来:“等着我,回来赏你。”

    桥月捂着红扑扑的脸,愣在那里。

    姜维冲进了诸葛亮的大帐,诸葛亮还在摆弄那些模型,不过精神不错,不像之前那么憔悴了。看到姜维冲进来,他愣了一下:“伯约,你这是……”

    “丞相,我有办法了。”

    “你有攻城的办法了?”

    “不。”姜维摇摇头,“丞相,我们不攻城,我们屯田。”

    “屯田?”诸葛亮眉头一挑,沉思片刻,眼神也慢慢的亮了起来。他放下模型,拍拍手,笑了一声:“不错,屯田,这才是正理。”

    诸葛亮转过头,抬起手,轻轻的拍着自己的额头,笑容满面的对姜维说道:“伯约,你可真是一语惊人啊。我一直想着怎么破解马钧的防守,却把这件事给忘了。屯田,这才是万全之计,我看郝昭还能守到什么时候。”

    张郃奔赴南阳战场,田豫在显亲被诸葛亮击败,现在魏国在陇右只剩下不到两万人马,其中冀县城里五六千人,城外由田豫统领的步骑一万多人,这些人不可能正面和诸葛亮对决,只能袭拢粮道,让诸葛亮不能全力攻城。大小城池中,也只有冀县和榆中还在魏军手中,其他的,要么已经被诸葛亮占领,要么只要诸葛亮想取,随时都可以手到擒来。

    在这种情况下,诸葛亮可以从容的选择屯田之所,同时也可以从容的考虑破解马钧的防守技术。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冀县只有一种可能:不攻自破。诸葛亮甚至可以把围攻冀县的任务交给别人,自己随时可以返回关中或者成都。

    诸葛亮在帐里来回踱了一会,又有了新的想法。他兴奋的对姜维说道:“伯约,明天让尹赏再进一趟城,告诉那几家,他们如果不出城投降,那他们在城外的土地,我就拿来屯田了。羌人来了不少,我正愁地不够分呢。”

    姜维忍不住笑了:“丞相,由此一来,他们还不疯了?说不定马上就会提着郝昭的首级来投降了。”

    “若果真如此,那你就是首功。”诸葛亮微微一笑:“不管怎么说,且留着冀县,我们先将陇右的其他地方收入囊中,然后再慢慢和郝昭比耐心。”他转过头,满意的看着姜维:“伯约,你的思路越来越灵活了,有赶超魏霸的趋势。努力!”

    姜维尴尬的咂了咂嘴,心头却有些说不出的酸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