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94章 有备无患

第694章 有备无患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石涧山,魏霸和魏武并肩站在一块巨石上,菊水从他们的脚下潺潺流淌,虽然已经是寒冬腊月,曾经繁茂的菊花丛早就只剩下残枝败叶,可是空气中依然飘浮着若有若无的菊花清香,让人心旷神怡。

    这是湍水的一条支流——菊水的源头,越过身后的熊耳山,就可以进入弘农境内。不过要想翻过这道山,就算是魏霸改进过的滑翔翼也做不到,所以只能老老实实的先攻宛城。

    要攻宛城,就先要突破湍水防线。

    曹睿退守宛城,以宛城为中心布下重兵,摆出一副以守代攻,顽抗到底的架势,如果不能率先在西线打开局面,不仅与司马懿对峙的李严不可能有什么进展,随着时间的推移,还会让孙权动摇。一旦孙权再像上次袭击关羽一样搞李严一下,那笑话可就大了。

    对付像孙权这样的人,只有用一个个胜利来坚定他的信心,让他相信与你为敌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才能压制他那颗时刻都有可能蠢蠢欲动的心。

    马谡和邓芝在郦县严阵以待,准备攻城器械,魏霸则带着魏武和五千精锐步骑潜行到湍水上游来寻找机会。

    南阳盆地是一个马蹄形的地形,东西北三面都是山,只有南面是江汉平原,地势相对平缓。魏霸现在虽然也有两千骑兵,可是这些骑兵战斗力还不足,如果遇到同等数量的魏军骑兵,他们未必能占到便宜,难免会遇到和马岱一样的遭遇,所以魏霸一直沿着山脚前进,随时准备退入山区,利用步卒的山地战优势取胜。

    他可不想再把这两千还没有完全成熟的骑兵轻易的送进魏军的血盆大口中。

    “从这里越过菊水,再向东走三十多里,然后转折向南,大概一到两天的路程,我们就可以绕到郦县的背后。”魏霸指着远处在山峦间若隐若现的山路:“只要不遇到大队的魏军骑兵,我们就可以以步卒破阵,以骑兵穿插,击垮魏军的战阵,先解决郦县背后的阵地。”

    “行,没问题。”魏武大大咧咧的拍拍胸口:“到时候我率步卒破阵,唐千羽率骑兵扩大战果,你坐镇中军就行了。”

    “就这么简单?”

    “啊,这有什么复杂的?”魏武看看魏霸,声音越说越低。他已经意识到,魏霸对他的豪迈不以为然,而且有些不高兴。他连忙换上笑脸:“阿兄,那依你的意思?”

    “你忘了我的一个前提:不要遇到大队的魏军骑兵。”魏霸又好气又笑的瞪了他一眼:“现在我们是深入敌境,你怎么还一点警惕姓也没有?如果张郃已经从豫州回到了南阳,这方圆几百里都有可能是他的战场,一旦被他缀上,你觉得你还有多少机会活着回去?”

    魏武摸摸鼻子,嘿嘿笑了两声,有些不以为然。

    “子烈,勇者惧。你现在不是一个斥候,可以凭着胆气做决定,你是一个统领两千人的将领,你要为手下人的姓命负责。”魏霸语重心长的说道:“我们潜行而来,没有大型军械,粮食也有限,别说被大量的骑兵追杀,就算是遇到数量两倍于我的敌人,都有可能陷入困境,你如果不时刻保持警惕,不如回到大营去,到时候和马长史一起攻城,也许更对你的胃口。”

    “别,我听你的就是了。”魏武嘟囔了两句,他觉得魏霸好像有教训他的瘾,一说起来就跟老太婆似的,啰啰嗦嗦的一说就是半天。

    见魏武这副模样,魏霸也有些挠头。魏武现在就是严重的叛逆期,说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实在让人头疼。说得多了,他虽然不反驳,可显然也没听进去,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全部随风吹散。有时候急起来,真恨不得踢他两脚。

    “走吧。”魏霸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跳下巨石,向前走去。敦武跟了过来,笑了笑,轻声说道:“少主,该给他找个女人了。”

    魏霸一边走,一边侧过脸看了敦武一眼。敦武的身体强壮得出奇,上次飞夺南乡城,他至少被人砍了七刀,可是半个月一过,他又活蹦乱跳了,一点儿也看不出当初像个血人似的。

    “找女人能治他这驴脾气?”

    “男人有了女人,才能真正长大。”敦武笑道:“你看看风少主,现在不就沉稳多了?”

    魏霸耸耸肩,他真没看出来,魏风原本就是几个兄弟中最沉稳的一个,婚前婚后似乎没什么区别。

    敦武又道:“那少主你看看我。”

    魏霸眉毛一挑,不禁笑了起来:“这个例子更有说服力。行,我留心这件事,不过,要想找个合适的人把这头驴拴住,那可不容易。”

    “这倒也是。”敦武也跟着笑了起来。跟在后面的魏武见他们说得开心,也赶了上来,好奇的问道:“你们说什么呢,这么开心,也让我听听。”

    “我们说某驴呢。”

    “母驴?”魏武一头雾水:“哪来的母驴,我怎么没看见?”

    “噗!”旁边一个武卒正仰头喝水,听了魏武这句话,将一口水全喷在前面同伴的脖子里。

    魏霸率军在丘陵间蜿蜒前进,又派敦武带了一些精干的武卒在前面打探消息。深入敌后,他不敢有任何大意。小心行得万年船,他还没出山,就收到了敦武的警告。魏军非常谨慎,斥候一直派出五十里,前锋甚至深入了山区。由此可见,他们对魏霸和马谡这支人马非常重视。

    得到消息,魏霸下令停止前进,全军隐蔽在山中待命。他现在和敌军相距五十里,骑兵可以在一个时辰内赶到,步卒却不可能这么快,就算武卒强悍,一口气走出五十里,体力必然也会大受影响。

    更何况他身边真正的武卒并不多,几次大战,魏家最精锐的武卒损失非常大,这可不是短期内就能补充得起来的。一想到这件事,魏霸就非常不爽。损失最大的那次,应该就是第一次北伐时的潼关大战,有超过千人的武卒战死在潼关。

    现在能达到武卒标准的魏家部曲总数不超过两千人,老爹魏延身边有五百多人,魏风身边有五百多,剩下的全在他这里。如果不是老爹让魏武带着这些部曲赶到,他还不敢实施这次深入敌后的行动计划呢。

    魏霸把魏武、唐千羽等人叫了过来,一起商量战术,经过仔细讨论之后,就连最好战的魏武都觉得仅凭他们自己的力量发起突然袭击,并且击溃湍水东岸的魏军的可能姓微乎其乎。于是,魏霸派人赶回郦县大营,通知马谡准备发动攻击,吸引魏军的注意力,为他突袭创造机会。

    ……

    马谡盯着那个送信的武卒,看了又看,沉声道:“镇南将军准备好了?”

    武卒摇摇头:“镇南将军是不是准备好,我不太清楚,我的任务就是把消息送回来。”

    马谡嘴角一挑,转头看看魏风:“你们家的武卒口风都这么紧吗?”

    魏风不紧不慢的接了一下:“军情紧要,还是紧一点的好。”

    马谡摆了摆手,示意武卒出去。他打开了手中的信,盯着信纸看了一会儿,就把信纸摊在案上,轻轻的拍了拍:“魏军戒备很严,子玉离郦县还有五十里,我们必须给他创造机会,否则,他很难悄无声息的接近郦县。”

    他看看邓芝和魏风:“我们是正兵,在把握好进攻的节奏,既要对魏军有压力,又不能损失太大。”

    邓芝点了点头,扫了一眼案上的信纸,不禁暗自心惊。魏霸送来的军情并不是明文,而是暗语,如果只看文字,不对照约定的密码本,根本无法明白其中的意思。马谡看着密码就直接把意思读懂了,他竟然是将密码本直接装在了脑子里,这份聪明果然非同凡响,难怪当初诸葛亮那么器重他。

    诸葛亮是个绝顶聪明的人,能入他的青眼,当然也是个聪明人,可是他还没想到马谡的脑子好到了这种地步。

    他们三个人中,魏风的军职最高,不过根据魏霸的建议,他主动让出了指挥权。邓芝虽然年龄大些,可是他的军职不如魏风,魏风都让了,他当然也不能和马谡争,因此马谡以镇北大将军长史的身份担任了主将,邓芝和魏风为副将。马谡既然做了决定,邓芝和魏风又没什么反对意见,攻击方案就这么定了。

    看到这一幕,马谡非常满意,心里对魏霸又多了几分信任。如果不是魏霸主动让魏风把指挥权让出来,他还真不好开口要,到时候魏风军职最高,邓芝年龄最大,他不上不下的最尴尬。

    商议已定,魏风起身去了魏霸的大营。魏霸不在营中,营里就由关凤做主。按说大伯子和弟妇不好直接见面,不过既然在军营,也就讲不了那么多规矩了。

    一见到关凤,魏风就严肃的说道:“子玉有什么方案?”

    “见机而动,随机应变。”关凤平静的说道:“兄长,为防万一,我要给子玉、子烈准备一条逃生之路,人手不够,你和马长史说一声,让他把辎重营的工匠给我一部分。”

    魏风不假思索的点点头:“行,我马上去说。”……(未完待续。)